笔趣阁 > 玄尘道途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味如嚼蜡

第六百一十八章 味如嚼蜡

  “圣鲸堡”建于白鲸港东侧海沿,由数十座鲸形大小宫殿,连同外面高耸城墙组成一座巨型城堡,乃是白鲸港之主兹涅家族的王宫,城堡南侧的“白鲸殿”,则是兹涅家族宴请贵宾的场所。

  今日白鲸殿显然格外隆重与热闹,洁白殿壁挂上了锦团彩带,殿口一道长长红毯一路铺出,大量年轻貌美的侍女端着银质餐盘、用具进进出出,兹涅家族正在殿内,招待从云州远到而来的贵客。

  殿内极为宽敞,内饰金碧辉煌,连排的镂空壁画,精美雕像,与吊顶垂下的巨型水晶宫灯,尽显豪气奢华,大厅已排在数十张方桌,长桌两旁皆可坐人,每桌设有十个坐席。

  此时宴席正酣,宴桌旁坐无虚席,主桌有兹涅家族大族长“怒洋鲸主”与二族长“怒海真君”两家人,还有从云州远至的贵宾,灵冰宫“寒鸾真君”与“洛尘真人”,正与两家人谈笑风生。

  客桌有兹涅家族的一些直系掌权族人,也有白鲸港各显赫家族的代表,剩下的便都是三宗之人。

  刘玉便在其他中,这等规模的宴席,以刘玉的修为本是不够资格,但三宗留驻白鲸港人数本就不多,刘玉算是身肩重任,因此也受邀赴宴。

  宴桌上各种高阶灵膳自然是琳琅满目,一盘盘大鱼、大虾,一贫贫螺、贝类灵材调制的高汤,多以海货为主,各种肥而不腻,入口即化的鲜嫩生鱼片,通过忙碌的侍女们,一盘又一盘端上桌。

  这些皆是从刚宰杀的高阶深海大鱼身上割下的,像五阶“金鳍鲭枪王”、四阶“冰海雪银鱼”等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高阶海鱼。

  晶莹剔透的鱼片,口感清凉,入腹便化为一股暖流,体内顿时生出一股极为纯净的“生灵元炁”,皆是滋补的高阶灵膳。

  而主桌就更不用说,奇食珍馐,桌上最显眼的是一大盆海鲜汤,乳白色汤汁内添加了蟹王膏、圣女蛎、玄晶鱼翅等各种顶级灵材,乃是一道七阶灵膳,浓香弥漫整座宫殿,旁边那煎至金黄的大块鱼腩,更是从兹涅冰窖中取出的六阶“北海寒鲸”的脊背肉。

  “各位,寒鸾道友与洛尘道侄从云州远到而来,一路风尘,咱们举杯,欢迎两位贵宾来到北海!”怒洋真君起身举杯,热情地向殿内宾客招呼道。

  “欢迎寒鸾真君!”宴桌旁服侍的侍女们,立即纷纷给一旁宾客的杯中添满腥红如血的灵酒,此酒名为“血月”,乃是北海五阶名酒,众宾客纷纷举杯起身恭迎道。

  “谢各位道友!”寒鸾真君起身环视,脸带浅笑,举止得体的饮了手中灵酒。

  “寒鸾一至北海,便受怒洋道友盛情款待,不甚感激,借此敬道友一杯,祝圣鲸一族,万世昌盛。”寒鸾真君再倒一杯,高声恭祝道。

  “祝圣鲸一族,万世昌盛!”从宾客接着一口同声恭祝道。

  …

  “天雪山一别,怒冬甚是想念,仙子远到而来,怒冬敬仙子一杯!”看着一侧的佳人,肌肤胜雪,一袭素色宫装长裙,有着中州女子特有的水气与温婉,怒冬真人心头不由蠢蠢欲动。

  “谢道友!”洛尘道过一声谢后,饮了手中杯,少沾酒水的俏脸上,早已挂上霞红,越发的娇艳动人。

  “北地素有冰上国度之称,连绵巍峨冰峰,万里覆雪的寒林洞窟,寒风凌冽的汹涌冰海,风光壮丽,美景胜地无数,仙子初至,怒冬这些日子定带仙子好好游览一番。”怒冬真人收起心底那点心思,身正热情地相邀道。

  “多谢道友,洛尘过些…”洛尘真人不加多想,便要开口拒绝,此次虽是受邀前来,但师尊带她前来的目的是拜访冬焰岛的南宫世家,不会在白鲸港多做停留。

  “是啊!这几日便让冬儿,好好陪仙子先在城里逛逛,看上什么,让冬儿买就是!”怒冬的母亲蓝薇夫人,未等洛尘开口,便接过话说道,这位看洛尘的眼神,就好似在看自家儿媳。

  蓝薇夫人原本是风息寒原银狼家族的二小姐,因与圣鲸家族联姻,嫁给了怒海之前,就已是北海州出了名的美人,她从一旁洛尘那冰肌莹彻的绝美玉脸上,竟看到了一丝自己年轻时的风采,是越看越满意。

  “寒鸾道友,吾儿上次从云州返回后,暗生倾慕,便时常将洛尘道侄挂在嘴边,洛尘道侄天姿秀丽,夫人她看来也甚是喜欢。老朽还是那句话,若道友答应,怒海定携重礼,即刻上门提亲。”怒海见此,趁机说道。

  “不满道友,此事贫道也做不了主,这些年上天雪山提亲者甚多,其中正一道的炎罡道友,天海宗的天晨道友,先后携子登门,但皆被洛儿婉拒,洛儿她暂无意双修,这男女之事,做为长辈,贫道也不好多说,只能任其自然了。”寒鸾早料到会有这一幕,来的途中便已想好借口,随即装做无奈地摇头说道。

  “多谢前辈厚爱,晚辈独身修行惯了,暂不考虑双修道侣,还请前辈见量!”洛尘立马接话说道。

  “世俗皆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洛尘道侄无父无母,寒鸾道友做为师尊,怎能不管?且修行一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阴阳交融,才利吾辈修行,道友…”怒海立即开口劝说,但还没说过完,便被自己大哥怒洋打断。

  “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乃世俗之人的陋俗,吾辈修士男女之情,自然是两情相悦,既然洛尘道侄暂不考虑双修道侣,怒海你也无需多说,冬儿与洛尘往后多接触,若真有缘分,自然会水到渠成。”

  怒洋及时打断怒海的话,同时传密音告之二弟怒海,莫要操之过急,心急,话也不可如此说,那寒鸾一生未嫁,你在她面前提什么阴阳交泰,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吗?

  “大哥说的对,吾辈行事,确不能以世俗陋习而论,是贫道心急着相了,道友莫怪,怒海自罚一杯。”怒海举杯自谴道。

  “无防!怒洋道友所说甚合贫道之意,若洛儿与怒冬道侄真有缘分,贫道自不会反对!”寒鸾淡然说道。

  “别说这些了,我相信冬儿与洛尘仙子今后定能成,来多喝些汤,此汤滋阴养颜,尤其对皮肤好。”蓝薇夫人亲自给洛尘盛了一小碗汤,亲切说道,同时缓解了方才微妙的尴尬。

  …

  刘玉不时抬头远远偷瞧一眼,主桌那道令他魂牵梦绕的倩影,气若幽兰,佳人依旧,刘玉心中顿时五味杂陈,一桌的山珍海味,吃入口中也如同嚼蜡。

  尤其当看到佳人与怒冬交谈时,内心更是焦急,恨不得冲上前,大声告之,这怒冬就是一道貌岸然的人渣,千万不可轻信。

  直至宴席结束,刘玉也未能与佳人说上一句话,甚至不知她是否注意到自己也在场,散场后,刘玉魂不守舍得回到舍院,一头倒在木床上。

  脑中皆佳人的倩影,还有以往的一幕幕,倒塌的洞窟,湖边营帐内,天雪山洞府。

  这些皆令刘玉忍不住想找一理由前去拜访,哪怕见上一面也好,但又觉得自己很可笑,自己是何身份?有什么资格去拜访?

  但刘玉下定决心,还是要找机会与洛尘前辈见上一面,不为其它,就为告之其怒冬这淫贼的真面目。

  刘玉也知道自己与洛尘前辈修为相差极大,心中所憧憬的,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想,洛尘前辈应会从同辈之中,挑选一位德貌双全的佼佼者结为道侣,但这人决不能是怒冬这畜生。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