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43章 隐藏的敌人 一

第43章 隐藏的敌人 一

  从中国到墨西哥距离遥远,就算钱宁慧乘坐的是蒙泰乔集团的私人飞机,也飞行了十几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钱宁慧并不知道飞机到达的具体位置,她只是在直升飞机下降时,透过舷窗看到了大片茂密的热带雨林。而在荒无人烟的雨林深处,则修建有一座白色的别墅,别墅前还专门建造了停机坪。

  看来,蒙泰乔集团真是出了大手笔。不过安赫尔教授如果是为了学术理想,那么作为出资人的蒙泰乔集团又想从死亡瓶的秘密中得到什么呢?

  虽然长途飞行令钱宁慧疲惫无比,但走下飞机时,她还是努力打起精神,仔细观察自己能看到的一切。此刻她就像是飘落到荒岛上的鲁滨逊,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不,鲁滨逊还有个伙伴星期五,她却只能孤零零地面对周围的吃人生番。

  没错,寸步不离她身边的伊玛,别墅四周蒙泰乔集团的人,在钱宁慧眼中就跟茹毛饮血的吃人生番没有两样,甚至比他们更可恶。

  “进来吧,你妈妈就在里面。”伊玛推开别墅的门,对满脸戒备的钱宁慧灿然一笑。

  “我现在就要见她。”钱宁慧走进别墅,发现这里装修得十分现代化。由于自备了发电机,一应生活设施都很齐全,完全想象不出这座建筑坐落在与世隔绝的密林之中。

  “可以。”似乎笃定了钱宁慧是瓮中之鳖,伊玛大方地满足了她的一切要求。

  她们顺着楼梯走上二楼,伊玛推开了一个房间的门。

  见门并没有上锁,钱宁慧忍不住心中一动。然而转眼间她的心又沉了下去,即使没有门锁,凭她和妈妈也无法从浩瀚无边的原始森林中逃脱。

  而更令钱宁慧沮丧的是,当门推开后,她颤抖着声音大喊了一声“妈”,背对着门坐在窗边的钱妈妈只是本能地嗯了一声,连头都没往这边抬。

  “妈,妈,你还好吧?”钱宁慧生怕妈妈受到了什么伤害,甩下伊玛就跑到了钱妈妈身边。这一次钱妈妈终于从她的世界中清醒过来,一把拉住钱宁慧:“小慧,怎么你也来了?”

  “ok,你们慢慢聊,我走了。”伊玛“善解人意”地留下这句话,带上门走了。

  “妈妈,他们没有伤害你吧?”见伊玛走了,钱宁慧一下子扑在妈妈的怀里,眼泪涌了出来。

  “没有。”钱妈妈一把搂住钱宁慧,声音也哽咽起来,“只是你爸爸估计是要急死了,我们现在究竟是在哪里啊?”

  原来钱妈妈从北京抵达贵阳机场后,在洗手间忽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她还没能回头望一眼,就失去了知觉。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飞机上。由于身边都是外国人,语言不通,钱妈妈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只是见那些外国人对她还挺客气,她也不便发作,只能等找到会说中文的翻译再做打算。自从昨天来到这栋别墅,钱妈妈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天一夜。

  “小慧你来就好了。你会英语,问问那些老外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钱妈妈着急地问。

  钱宁慧知道这件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而妈妈知道了真相说不定更担惊受怕,索性暂时装起了糊涂:“我英语也不好,问不出什么。不过好像过些时候有中国人来,到时候我就去问。”

  此刻钱宁慧已经注意到,妈妈住的这个房间颇为奇特。虽然床柜桌椅一应俱全,但房间四壁上却挂满了奇怪的图画,而刚才推门进来时,妈妈凝神阅读的,也是一本类似的画册。

  “这些是什么?”钱宁慧心中有些惊骇。那些图画有的像是彩色壁画,有的则像是石雕的照片,虽然具体内容钱宁慧不太懂,但人物造型和场景却露出奇异、神秘甚至恐怖的气氛。

  如果钱宁慧没有判断错,它们都与玛雅文化相关!

  “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很……很吸引人。”钱妈妈走到一幅壁画前,指点着描述,“你看,这幅画是一个女人在祈祷,她面前有一个瓶子,一个神灵正从瓶子里冒出来满足她的愿望。你再看这一幅,这个男人大概是土著人的皇帝吧,正坐在一棵大树上,而这棵大树长得很怪异,枝叶设计得像机器零件一样,就好象这个皇帝正在开飞机……”

  “这些有什么好看,我不觉得吸引人。”钱宁慧故意说。她虽然做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心里却着实震惊——一贯对文物没有兴趣的妈妈,居然会觉得这些玛雅壁画吸引人?这应该就是潜意识的作用,难道她源自圣城祭司的那部分血统开始复苏了?

  “你当然没兴趣,我却想起了你外婆给我讲过的故事。老实说,那些故事我小时候听后就忘记了,居然现在想了起来。”钱妈妈似乎被这些壁画引发了兴趣,拉着钱宁慧坐下,神色间竟有些兴奋。

  “外婆说了什么?”钱宁慧想起了天龙洞中外婆的遗骸,毫无疑问,外婆知道死亡瓶的秘密,莫非她曾经告诉过妈妈?可惜外婆不识字,躲进天龙洞中时,大概也没有料到自己不能再活着出来……

  “都是些哄小孩子的故事,说起来很幼稚的。”钱妈妈见钱宁慧一副渴望的模样,就继续说下去,“外婆说,我们的祖先,是从天上来的,是神仙。他们原本住在一颗叫什么什么星的星星上,生活非常幸福,不料有一天,那颗星星毁灭了,神仙们只好各自飞出去找新的地方住。其中有一个女神仙的宝物是玉瓶,她就坐在那个玉瓶里来到了人间,教大家耕田织布、天文地理。神仙在人间过得很幸福,还嫁给了一个凡人男子,生儿育女。当她想念失散的亲人时,她就钻进瓶子里,可以看见他们的模样。可惜,每隔五千多年,她才能和他们相会一次……”

  “后面呢?”钱宁慧问。

  “没了。”钱妈妈摇了摇头,“哄小孩子的故事,当然不会太复杂。”

  那个瓶子,莫非就是死亡瓶?钱宁慧困惑了,可是这和长庚所说“死亡瓶是西芭芭的通道”好像联系不上啊。

  “维拉科嘉!”别墅的监控室里,伊玛注视着钱宁慧母女对话的场面,脸上绽放出笑容来,“看来我之前装作不懂中文是对的,她们果然放松了警惕,现在居然开始商量怎么逃跑了。”

  “是吗,我来看看这个中国老女人究竟说了什么让你兴奋的话,居然比我更能让你兴奋……”一个男人走过来,亲昵的揽住了伊玛的腰肢。他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虽然是白种人,却又带着某种混血儿的特质,就仿佛尤卡坦半岛的热带雨林里矫健的美洲豹。而伊玛望着他的眼神,明明白白地写满了爱慕。

  “别开玩笑,要不是因为你的伟大计划,我也不至于跟安赫尔那个糟老头子周旋了两年。”伊玛撒娇,“要知道,每次他色迷迷地盯着我,我就想吐。特别是这次我为了拿到地下室的密码……”

  “好了好了,宝贝儿,其实就算你拿不到密码,我也可以用炸药把地下室大门炸开。不过安赫尔还是要靠你拴住的,否则我们怎么能利用蒙泰乔集团的财力找到圣城祭司的后裔呢?”叫做维拉科嘉的男人安抚地捏了捏伊玛的脸,“等计划完成,我会好好地补偿你……现在告诉我,你监听到了什么?”

  “首先,那个老女人居然能看懂墙上壁画的含义,甚至看出帕卡尔王坠落世界树这幅画中,世界树的模样更接近于飞船的操作舱。”伊玛指着屏幕上的钱妈妈对维拉科嘉说,“这说明她身上的圣城祭司血统比任何人都纯正,对玛雅遗画有更强的认同感。”

  “可惜血统再纯正也被稀释了太多代,不足以想起死亡瓶的真正操作方法。”维拉科嘉泼冷水。

  “那可不一定。”伊玛不高兴地反驳,“而且,她还说了一个故事,映证了我们从墓室刻本中发现的传说。要知道,那可是你一切伟大计划的根源。”

  “她的故事怎么说?”维拉科嘉的兴趣果然提高了。

  “她说,圣城祭司家族的祖先果然是来自外星。虽然她不记得那颗行星的名字,但应该就是卓尔金星。而且那个祖先是女性,她是乘坐死亡瓶来到地球上的,死亡瓶中记录了她的基因密码,只能由拥有这个基因的人操作。更重要的是,每当一个太阳纪结束的那一天,她就可以通过死亡瓶与亲人相会……”伊玛将钱妈妈的故事用另一种方式说了出来。

  “每一个太阳纪结束那天,当圣城祭司的血灌满死亡瓶,西芭芭的通道就会打开。”维拉科嘉不由自主地背诵出了一句箴言,那是在玛雅最伟大的国王帕卡尔的坟墓中发现的。帕卡尔国王一定是向往天上卓尔金星的美好生活,才将自己墓穴顶端的世界树雕刻成了圣城祭司记忆里外星飞船的模样。

  “很快就要到第五个太阳纪结束的那一天了。”伊玛忽然想起什么,问维拉科嘉,“圣城祭司另外的后裔们呢?已经到了吗?”

  “旅游团估计很快就到墨西哥城。”美洲豹一样机敏矫健的维拉科嘉笑了笑,带着兽类特有的骄傲和凶残,“由于不确定钱小姐和她母亲是否遗传到了能操控死亡瓶的那个基因段,最保险的方法就是把能确定的后裔们都弄到奇琴伊察来。毕竟,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

  “那安赫尔和蒙泰乔集团这边,我们也要采取行动了吧。”伊玛说,“毕竟,我们跟他们的目的截然不同。”

  “是的。只要旅游团一到,我们就动手。”维拉科嘉一把搂住伊玛,在她唇上印上一个吻,“肯定要赶在安赫尔他们到来之前。我再也不会允许那个糟老头用色迷迷的眼光来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