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40章 紧张的对峙 一

第40章 紧张的对峙 一

  死一般的沉寂中,长庚听到了一个声音。

  他使劲睁大眼睛,眼前却依然是墨一般浓重的黑暗;他用力伸开双臂,周围却依然是杳无边际的虚空。出于本能,他内心渴望一线光明,一点动静,于是不由自主地,他朝着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渐渐地,他听清了那个声音,一个年幼的男孩子的声音。

  孩子哀哀地叫着:“哥哥,哥哥……”声音恍如从巢中坠落的雏鸟,让人无法狠心离去。

  终于,他开口询问:“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孩子的声音忽然在他身边响起,他甚至感觉到一只小小的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爸爸妈妈不要我了,哥哥带我回家好吗?”孩子的声音,楚楚可怜。

  “好。”他自然而然地点头,握着孩子的手在黑暗中前行。渐渐地,光亮来临,他走回了自己最熟悉的地方——西班牙的佩拉隆索镇。

  “一定要去□□常住的地方哦。”男孩子提醒。

  此刻长庚终于看清了这个孩子的模样。只见他大概七八岁的年纪,皮肤白皙,眉清目秀。如果非要说他的五官有什么缺陷的话,就是那双比常人微微突出的眼睛,但这双眼睛却又闪动着琥珀色的光,灵气四射,真可谓瑕不掩瑜。

  “你叫什么名字?”长庚微笑着问。他对这个孩子有着本能的好感,就仿佛他是他的亲人一样。

  “我叫启明,就是天上启明星的启明!”男孩子拉着长庚的手,走在通往山顶图书馆的台阶上。“那是哪里?”他指着黑色玄武岩建造的古建筑说,“阴森森的很可怕啊。”

  “别怕,我会保护你的。”长庚摸了摸男孩子毛茸茸的头发,发自肺腑地说。

  “嗯,那哥哥有什么事情,都不要瞒着我哦。”小小的启明抱住长庚的腿,撒娇一样地哼哼,“我走累了,哥哥背我上去。”

  “好。”长庚心下柔软,只觉得无论小启明提出什么要求自己都会答应,当下将他背在背上,走进了山顶的图书馆。

  “我要去那边。”长庚正打算带他进自己呆的地下室,背上的小家伙却忽然伸手一指,语气坚定地发布了命令。

  长庚见他指的正是走廊外的草坪,心想小孩子就是喜欢光亮的地方,便不忍心将他带进地下室去,顺着启明的心意背他走进了草坪。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一到达目的地,小启明就雀跃着从长庚背上跳下,东张西望很是好奇。

  “这里是墓地,你不害怕吗?”草坪上满是雪白的墓碑,甚至有的坟墓被掘开了。长庚看着小启明,有点担忧。

  “我就是要找这里呀!”小启明说着,撇开长庚,自己往墓地深处跑去。

  长庚有些不放心,快步跟了上去。他发现小启明不断地打量身边的墓碑,一块块墓碑看过去,却又放弃地继续前行。

  “你在找什么?”长庚忍不住问。

  “找最早的墓碑呀。”小启明转脸朝长庚一笑,天真无邪,“你知道是哪块吗?”

  “我知道。”长庚点了点头,将小启明带到墓地尽头的墙边,指着一块字迹模糊的墓碑说,“就是这块。”

  “忘记一切,直到钥匙开启大门。…长庚,生于1985年7月15日——卒于1992年6月17日。”小启明仔细看着墓碑,读了出来。

  “你刚才说什么长庚?长庚的姓是什么?”长庚追问。

  “你自己知道,问我做什么?”小启明瞪了长庚一眼,蹦蹦跳跳地绕到墓碑后面去。

  “别……别去……”长庚蓦地想起什么,冲上去阻止他。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小启明蹲在草地上,已经开始刨地上的泥土了!

  “不行!”长庚想要去拉启明,却发现自己突然动弹不得,竟是从天而降一根绳索,将他牢牢地绑住了。于是长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启明将浮土一层层刨开,最终露出了坟墓中那个七岁的长庚的身体。

  “出来和我玩吧!”小启明拍着手,开心地喊道。

  七岁的长庚从墓穴中坐起来,揉了揉眼睛。

  “你是谁,为什么躺在这里?”还不等小长庚开口,小启明抢先问。

  “我叫岳长庚,我来自中国。”被小启明问到了伤心事,小长庚眼圈忽然红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躺在这里,我爸爸妈妈都不要我了……”

  “你爸爸妈妈是谁啊,他们为什么不要你?”小启明蹲在他身边,关切地问。

  “别回答!”一旁被绳子绑住的成年长庚似乎明白了什么,大声阻止小长庚。

  “别理他,大人最讨厌了!”小启明瞪了一眼成年长庚,拍去小长庚肩膀上和头发上的泥土,“你告诉我原因,说不定我可以帮你找到爸爸妈妈呢。”

  “嗯。”小长庚感激地看着同龄的小启明,继续说,“我爸爸叫岳与伦,我妈妈叫子玉衡,我从小就和他们生活在中国。可是有一天,爸爸不在家,几个人来到了我家,妈妈让我喊他们舅公和舅舅。舅公舅舅们和妈妈谈了一阵,妈妈就带着我和他们走了。我说要等爸爸回来,妈妈也不同意。

  “我们坐上了火车,又坐汽车,我问妈妈要去哪里,妈妈却不说话,只是一直发呆,而舅公和舅舅他们也不喜欢我。后来我们终于到了一个地方,有很多古老的房子,当晚我们就住在房子里。就在那天半夜,爸爸忽然出现了。

  “妈妈看见爸爸就哭了起来,然后他们俩带着我偷偷离开了房子,躲进了路边的山沟里。我们正一路往前跑,后面舅舅他们已经追了过来。眼看就要被追上了,妈妈说他们是冲着她来的,让爸爸带我躲了起来,然后她就跑上另外的方向,把舅舅他们引开了。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妈妈……”小长庚说到这里,揉了揉眼睛,开始哭了起来。

  “那你爸爸呢?”小启明似乎对前面这些内容兴趣不大,性急地追问。

  “我爸爸带着我离开了那里,后来就带我来到了西班牙。他把我交给安赫尔伯伯,让我当他的儿子。然后爸爸就不要我了……”小长庚说到这里,哭得越发伤心了。

  “你爸爸究竟去哪里了?快说啊。”小启明看不得小长庚老是哭,有些气恼地扯住了他的胳膊。

  “别,别告诉他!”眼看小长庚擦干眼泪又要开口,一旁被绑着的成年长庚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挣脱了绳索。他一步跨到两个孩子面前,伸手将小启明拉到一旁,有些惊恐地问:“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

  然而小启明并不回答,他只是用力地想要甩开成年长庚,跑回小长庚那里去。

  成年长庚预感到某种危险,奋起最大的力气,将小启明从墓地里拽了出去。而小启明的力气也骤然增大了许多,完全不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于是他们俩就这样互不相让,从草坪一直扭打到城堡围墙上。最终,长庚仗着环境熟悉,一把将小启明从山顶的围墙上推了下去!

  眼看小启明消失在茫茫雾气中,长庚一个激灵,从催眠状态中惊醒过来。

  “居然有力气把我踢出来,够厉害啊你。”一个略带怒气的声音在长庚面前响起。由于催眠被强行中断,作为施行者的他也遭到了反噬。

  长庚用力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脸上一副大墨镜遮住了半边脸。不过从鼻子和嘴巴的形状,长庚知道自己以前从没有见过他。

  既然没见过,也谈不上有什么仇怨,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长庚试着动了动胳膊,终于确认自己并没有产生幻觉——他的双臂,果真被绳子牢牢地吊在半空,就像他刚才在催眠状态中一样。

  “不认得我?我就是子启明。”少年摘下墨镜,笑了笑。长庚幻境中那个小启明长大以后,就是这个模样。

  “你姓子。”长庚忽然说。

  “对,我姓子。”子启明戴好墨镜,从衣领里取出一个挂坠,凑到长庚眼前,“既然你已经全都想起来了,那么这个东西,你也应该认识吧?”

  子启明的手上,握着的是一块龟甲片。甲片应该很古老了,边缘被无数代人的手摩挲得光滑无棱。而甲片的正中,刻着两个笔画弯曲的古文字。

  “你觉得这样的待客之道,有品评古董的气氛吗?”长庚晃了晃手腕上的绳子,淡淡嘲讽。

  “这上面的两个字是‘梦帝’。”子启明将甲片挂坠重新戴好,轻轻咬牙,“连这两个字都不认得,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争?”

  “我和你争什么了?”长庚微微一笑,这个表情,就仿佛面对一个害怕大人和他抢糖果玩具的小孩子。

  “少装傻了!”子启明有些恼怒了,“你叫长庚,我叫启明,长庚星和启明星原本就是同一颗星,所以我们争的就是同一个位子!”

  “长庚星和启明星都是金星的别称,出现在早晨时叫启明,出现在傍晚时叫长庚。”长庚收敛表情,开启了机器人加百列的百科全书模式,“另外,金星还有别名‘太白’,你还可以抗议李白也想和你争夺同一个位子。”

  “看来你这个姿势很舒服嘛,还有心情说笑话。”看着长庚被吊得笔直的身体,子启明冷笑起来,“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和你耗,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先去睡了,明天再慢慢陪你。”说着,他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见子启明真的走了,长庚脸上终于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他的双臂已经被吊得酸痛无比,而北京冬季的夜更是难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