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36章 扩大的裂缝 四

第36章 扩大的裂缝 四

  眼看他真的坐下来开始倒腾电脑,钱宁慧的心稍稍放下,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先看点图片吧。”长庚转头看了一眼钱宁慧,见她神色紧张,微微一笑解释,“一些关于玛雅文化的照片。虽然你已经听过《西洋余生记》,但文字的描述还是不如图像直观。”

  “要放什么就放吧。”钱宁慧思忖既然一切与玛雅历法有关,那么自己作为圣城祭司后裔,确实应该多了解一些玛雅的知识。

  “好。”长庚答应着,打开了一张照片。那是一个古铜色皮肤的男人,没有穿衣服,只在下身围了一块精致的用玉石和贝克装饰的布片。而他的身上也披挂着其他玉器和木制骨制的饰物,头上还佩戴了一顶价值不菲的羽冠,黄金打制的羽冠正中是一个玉石镶嵌的兽头,狰狞地张着长满尖牙的嘴。

  “美洲豹的头骨,象征勇气和神圣。”长庚指着那繁重的头饰解释。

  “这是……圣城祭司?”钱宁慧疑惑地问。

  “是。”长庚没有多解释什么,轻轻按了按鼠标,切换到下一张图片。那是一个巨大的天然石灰石圆坑,有点像钱宁慧在旅游广告里见过的天坑,不同的是,这个坑里贮满了水。

  “奇琴伊察的圣井,袁恕和索卡相遇的地点,也是玛雅人投掷祭品和祈雨的地方。”长庚介绍。

  “哦。”钱宁慧决定多看少说,等着长庚继续往下介绍。“这张是奇琴伊察的球场。”长庚打开一张新图片,看着钱宁慧笑了,“回想袁恕当年在此大展英姿,有没有点激动的感觉?”

  “有一点。”钱宁慧原本不想搭理长庚,但看着绿草如茵的球场,还有球场侧墙上雕刻精美的石环,还是不由自主地应了一声。当年自己的祖先袁恕,就是在这里大展球技,不仅保全了性命,还获得了玛雅人上至国王祭司,下至平民奴隶的爱戴。想到这里,尽管事隔数百年,钱宁慧还是心潮澎湃,恨不得亲临其境了。

  长庚察觉到钱宁慧表情的变化,知道她已经渐渐进入自己营造的世界,开始切入正题:“这是球场侧面墙上雕刻的壁画,你仔细看看。”

  钱宁慧果然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上的石刻——那是一个颇为奇怪的场景,一个玛雅男人坐在地上,左手握住自己的右臂,可他的脖子上却没有脑袋,而是九条放射状排开的长蛇。他的右边,站着另一个玛雅男人,那人一手握着一把黑曜石短剑,另一只手中,却攥着一个人的头颅!

  “这是什么?”她问,没有感到自己的语调有些迫切,与先前已经截然不同。

  “按照圣城奇琴伊察的规矩,球赛结束后胜方的队长要被负方队长杀掉祭神。”长庚慢慢地说,“因此这不仅是比赛,还是玛雅人最喜欢的杀人祭祀仪式之一。”

  原来,左边那个人的头正是被他的对手砍掉的,他脖子上喷涌出的不是长蛇,而是鲜血!意识到这一点,钱宁慧心中一惊,眼神迅速偏转,转到了图片的右上方——那里雕刻着一个比赛用的橡胶球,可是橡胶内包裹的,乃是一个人类的头骨!

  是的,胜方队长的脑袋被砍下来后,会被制成球供后人比赛,而他的献身也被看作羽蛇神赐下的无上荣耀……钱宁慧的脑袋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一时也分不清这是从《西洋余生记》中听来的,还是自己潜意识深处想起来的。她轻轻□□了一声,感到自己的脸颊火一般地烫手。

  “古代玛雅人和阿兹特克人一样,都是嗜血的民族,每当祭祀的日子来临或是有重大事情发生,他们都要杀死人牲向羽蛇神或其他神灵献祭。”长庚说着,图片已经切换成了一座雄伟的石砌建筑,“奇琴伊察的库库尔坎金字塔,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也是当年圣城祭司屠杀大量人牲的地方。”

  虽然过去曾经在电视和网络上看过玛雅金字塔的照片,但这一次钱宁慧的感觉却大不相同。大概是认同了自己圣城祭司家族后裔的身份,她越发觉得这座棱台形的建筑宏伟壮观,散发着神秘古老的诱惑,让她恨不得立刻飞越千山万水,去墨西哥亲眼看看昔年玛雅人建造的奇迹。

  屏幕很大,图片的像素也高,所以整个库库尔坎金字塔的细节都一览无遗,钱宁慧甚至可以看到塔顶手捧石盘的神像和沿着台阶铺陈而下的羽蛇神雕塑,那个造型,和中国商周时青铜器上的龙纹颇有相似之处……

  正看得入神,图片忽然被长庚关闭了。“靠在沙发背上,放松一点看。”见钱宁慧果然听从自己的吩咐往后一靠,不复方才紧张的姿势,长庚见时机成熟,便点开了视频播放器。

  这是一段拍摄精美的视频,看样子是从某个电影中节选下来的。视频上,成千上万的古代玛雅人聚集在库库尔坎金字塔下,群情激动,载歌载舞,就仿佛过节一样兴奋。而金字塔顶端的神庙里,则端坐着一些装束华贵的男男女女,站在他们之前的,便是圣城大祭司了。

  很快,镜头离开了那群衣饰华贵繁复的贵族和祭司,移到了一群被武士们围拢在神庙角落、几乎赤身裸体的男人身上。从长相来看,他们显然也是玛雅人,鼻子和耳朵上与其他人一样穿刺着牙雕或木雕,但是他们的身体都抹上了一层奇怪的蓝色涂料,神情也紧张惊恐,与金字塔下那些狂欢般的玛雅民众大相径庭。

  蓝色的人……钱宁慧恍惚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熟悉,好像是在《西洋余生录》里面也提过,涂上蓝色颜料就表示成了祭祀仪式上的人牲……

  人牲!

  这两个字仿佛烟花一样在她脑海里炸了一炸,让钱宁慧惊出了一身冷汗。而视频里头戴狰狞面具的助祭们也走向那群涂成蓝色的人,随意将其中一个体若筛糠的男人拉到了金字塔顶的平台正中,正正地面对着塔下翘首观望的人群。

  圣城大祭司点了点头,被涂成蓝色的人牲随即被强迫着仰面躺在一块半人高的石块上,四个助手分别牢牢压住了他的四肢。下一刻,大祭司高高举起了手中尖锐的黑曜石短剑,猛地刺进了那个男人的胸膛!

  “啊!”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杀戮这么直观这么清晰地展现在眼前,钱宁慧还是情不自禁地惊呼了一声。

  然而更震惊的事还在后面。大祭司的短剑划开男人胸部的肌肉,随即将右手伸进男人的胸腔,将尚在跳动的心脏挖了出来,不顾鲜血淋漓高高举起!而塔下围观的众人,则蓦地欢呼起来。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大祭司再度挥起短剑,割下了人牲的头颅,从高塔正面的陡峭台阶上抛了下去,然后将无头的躯体也一同抛下。分离的人头与躯体一直滚落到高塔底部,鲜血一路蔓延,染红了几百级白石修筑的台阶。

  接下来,助祭们又拖出一个人牲,重复着方才的一切。剖腹、挖心、斩首、抛尸,所有的动作都是那么娴熟,就仿佛庖丁解牛,毫不费力。转眼之间,大祭司已经杀死了一个又一个人牲,而围观的民众也陶醉在这血腥的祭祀之中,不时爆发出狂热的欢呼。

  “这是梅尔吉普森拍的电影片段,虽然一贯符合他的血腥风格,但更血腥的习俗还没有表现出来。”见钱宁慧满脸震撼呆坐不动,长庚用一种特别的缓慢语气说,“比如说他们会把人皮活活地剥下来,不顾滴着血和油脂披在身上,以为这样就能获得对方的勇力;比如说库库尔坎金字塔顶上的神庙里,有一间殿堂的墙壁就是用人血一层层糊上去的,他们认为这是奉献给神最好的祭品……所以信奉天主教的西班牙人看到这些时怒不可遏,不仅捣毁了玛雅人的神庙,遗弃玛雅人的城市,杀死玛雅人的祭司,甚至连懂得玛雅文字和玛雅秘术的人都被消灭,生生地将这种文化连根拔除了——现在,你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你。”钱宁慧呆呆地回答。长庚说的话固然骇人听闻,视频里看到的杀人献祭场景也比《西洋余生记》中干巴巴的文字描述要震撼得多,但是她现在脑海里盘旋的却是另外一个场景——

  阴暗的天龙洞中,长庚将那个用绿松石碎片镶拼的人骨头饰绑在额头上,手足舞动,口中念念有词。当念完最后一个铿锵有力的句子时,长庚握拳的手掌猛地朝着面前的虚空扎了下去,然后叉开五指,在剖开的地方用力一掏,手中便仿佛捧出了一件珍贵的物品……

  那个时候,钱宁慧不知道他在模仿什么,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他是在向她展示大祭司杀人剖心的动作!

  “知道了吧,玛雅文化特别看重杀人祭祀,无论是节日、工程奠基、庆祝继承人诞生还是遇上疑难,都要杀死许多人牲来保证进展顺利。所以……”长庚顿了顿,终于说出来,“在月21日第五个太阳纪结束的重大日子里,也一定少不了鲜血和杀戮——”

  钱宁慧微微张大了嘴巴,却说不出话。视线中,身材魁梧的圣城大祭司挥动着手中的黑曜石短剑,短剑上的血迹气泡般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终充盈了她的整个世界。

  “一定少不了鲜血和杀戮。”终于,她微弱地重复了这句话,感觉自己就要被这片汹涌无极的血海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