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35章 扩大的裂缝 三

第35章 扩大的裂缝 三

  门开了。长庚不仅已经醒了,还将屋里有关吸毒的一切情景毁尸灭迹。他一见钱宁慧就伸手接下她手里的袋子,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脸笑了笑:“怎么,还在生气?”

  “生什么气?”乍听这句话,钱宁慧忽然懵了。经过与子启明的会面和自己在网吧的搜索,她已经把午饭时因长庚对自己父母催眠而引起争执的事情给忽略了。

  “不生气了就好。”长庚并没有追究钱宁慧是真傻还是装傻,转身走进厨房里去,“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打你手机也没接。”

  “面试呗,人太多,等了半天。”钱宁慧搬出早已想好的措辞,佯装无事一般坐在沙发上,“你吃饭了没,我买了……”

  “我给你煮了面条。”厨房里传来“叮”地一声,长庚打开了微波炉,“可惜都凉了……”

  “你给我煮面?”钱宁慧惊讶地放下了手里的肉夹馍,冲进厨房,“我看看……哎呀,放了这么久,面条都糊了,怎么吃啊?”

  “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长庚看着钱宁慧将那碗凝成疙瘩的面条从微波炉里揪了出来,不由有些歉然,“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怎么煮面条就别乱动,大少爷!”钱宁慧蓦地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急躁,而长庚的神情也有些惊讶,顿时无奈地和缓下口气,“不怪你,你不知道我会回来这么晚。”或许是因为想起了长庚和伊玛不堪入目的视频,钱宁慧觉得自己对长庚的感觉有些变了味。要是平时,从小啃面包长大的长庚别说是殷勤地给她煮了碗面,就算只是为她烧壶开水,她都会开心得跟喝了蜜一样。

  然而此时此刻,她不得不一再打压自己的欲望,那种抛开一切,狠狠地对长庚质问、控诉、批判,然后再狠狠地大哭一场的欲望。因为她知道,这种方法虽然能缓解她如山的压力,却绝不能从长庚的嘴中掏出任何秘密。要破解机器人的控制程序,只能像解数学题一样循序而行,每一个步骤都不能出错。

  “面试不顺利吗?”长庚也意识到钱宁慧的变化,关切地问。

  “不好说。”钱宁慧掩饰着继续去啃肉夹馍,下意识地补充了一句,“明天还得去看看。”

  “哦。”长庚默默地在沙发另一角坐下,似乎有意无意地拉开和钱宁慧的距离。他垂下眼,不再说什么。

  钱宁慧也没再说话,假装专心致志地啃肉夹馍,眼角的余光却偷偷地瞟了瞟长庚。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钱宁慧觉得此刻的长庚比平时分外憔悴——苍白的脸上,眼圈下的乌青特别显眼,就像是别人熬了好几夜的模样,甚至他放在膝盖上的手,也无意识地微微颤抖。如此心力交瘁、情绪消沉的长庚,和中午与自己父母娓娓而谈、温和优雅的长庚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摄入甲基□□能使人思维活跃,敏感性提高,注意力集中,然而症状过后却会显得抑郁,衰弱……”网页上的几句话蓦地闯入钱宁慧的脑海,惊得她倒吸一口气,顿时被嘴里的食物呛着了,惊天动地地大咳起来。

  “我给你倒水……”长庚先前还像省电待机的机器人一样不言不动,此刻却蓦地跳了起来。

  “不用,咳咳,我自己来!”钱宁慧赶紧摆手,冲到饮水机前狂喝了几口水,终于把这口气缓了过来。

  长庚僵在半途,就算他再迟钝也觉察出钱宁慧对自己的疏远。“怎么了?”他看着她,漆黑的眼中充满了探究。

  “没什么。”钱宁慧生怕他从自己脸上看出什么来,情急之下赶紧掩饰着解释,“大概因为……我想起什么来了。”

  “你想起了什么?”长庚果然有些紧张起来,“怎么想到的?”

  “其实,也不是因为什么想起来的,就是无意中冒出了一个念头。”钱宁慧不敢说得太多露了马脚,赶紧切入正题,“我觉得脑子里老是回响着一个数字,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什么数字,你写下来。”长庚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很慎重地找出纸笔,放在钱宁慧面前。

  钱宁慧拿起笔,在纸上写下“130000”这个数字,写完后还特地数了数,确保一共是四个零。“呶,就是这个十三万。不过到底是十三万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这不是十三万。”长庚凝视着钱宁慧写在纸上的一排阿拉伯数字,忽然拿起笔,在数字之间点了几点,于是那个“十三万”就变成了“13.0.0.0.0”。

  “这才是正确的表达方式。”长庚将纸推到钱宁慧面前,“你看看是不是顺眼了很多。”

  “应该是吧。”见长庚所写的果然和子启明短信里写的一模一样,钱宁慧小心地询问,“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是玛雅人的长计历。”长庚缓缓地说,“玛雅人有着当时世界上最精确的历法系统,由于不同的用途分为卓尔金历、哈布历和长纪历,其中长计历描述的时间最久远。每一个长计历周期为5125年,称为一个太阳纪,每一个圆点间不同的数字就具体代表这个太阳纪中的某一天。”他拿过笔,在纸上写下“0.0.0.0.0”的字样,“比如说,这一天表示公元前3113年8月11日,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第五个太阳纪的开始。而第五个太阳纪的结束时间,就在13.0.0.0.0这一天。”

  “……”钱宁慧脑子里灵光一闪,拿起笔列了个减法算式,很快算出两者差额等于2012。“也就是说,这个太阳纪结束的这天位于2012年……天!”她蓦地反应过来,惊讶地大叫,“‘十三万’这天不会就是月21日吧——第五个太阳纪结束,世界末日!”

  “你信世界末日?”长庚问。

  “哈,我才不信,大多数人也不会信。”钱宁慧满不在乎地摇了摇头,“既然世界没有在公元前三千多年前毁灭,第四个太阳纪后紧接着第五个,那我们就等着到第六个太阳纪去过日子好了。”

  “你说得对,玛雅历法只是会出现不断的循环,旧循环结束新循环开始,并不意味着什么世界末日。”长庚点了点头,“但是,在玛雅人的文明中,新旧循环间并非毫无关联,过去、现在和未来会在对应的历法循环中重现,圣城祭司家族就擅长利用这种循环来进行占卜和预言。”

  “难道你们指望我能预言什么东西?”钱宁慧不知不觉用了“你们”这个称谓。子启明的出现让她终于记起,长庚不是一个人,他的后面有教授,有财团,甚至还有她所不知道的庞大势力。长庚只是站在台前的演员,真正的导演和编剧们都站在幕后,甚至——长庚这个演员只是被毒品操纵的木偶罢了。

  “这个……你可以和我父亲谈一谈,他急切地想要见到你。”说到这里,长庚疲惫地按了按额头,“对了,忘了告诉你,我父亲安赫尔教授现在已经上了飞机,明天一早就到达北京。”

  “什么?”钱宁慧猝然吓了一跳。如果说长庚只是小鬼,那个西班牙教授就是阎王,而且还是洋阎王!此刻她就像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哪里敢让一个接一个心怀叵测的陌生人闯入,到时候别被卖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吧。

  怪不得长庚中午的时候急着把自己父母赶走,还说“他们留下来,会妨碍我们”,原来他们就是希望自己无依无靠才好摆布……钱宁慧想到这里,心里又是委屈又是怨恨,只觉得再也没精力和长庚敷衍下去,当下站起身来往洗手间走:“今天面试折腾得挺累的,我打算去洗洗睡了。”

  “不……我还有事。”长庚忽然拦住了她,“父亲明天早上就要来这里,我们今晚必须做一些准备。”

  “什么准备,怕什么都没从我这里掏出来没脸见你养父?”钱宁慧冷笑着说。

  “就算是吧。”长庚不知道钱宁慧这次出去遇见了什么,从回来后就一直像只竖着刺的刺猬。但是他此刻有更重要的事情萦绕在心,实在没有精力再去追问钱宁慧面试的细节。

  “好吧,我就看看你要做什么。”钱宁慧说着,挺直脊背,双手抱臂,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过来坐下。”长庚指了指沙发,却发现钱宁慧没有动。“怎么了,你觉得我要做什么?”他关切地问,认识这么久,钱宁慧从来不曾用如此疑虑的眼光盯着他。

  “你要给我催眠。”这个氛围太过熟悉,钱宁慧用力攥着自己的手指,肯定地回答。她原本对催眠颇有好感,但经过长庚催眠自己父母的风波,她对催眠这件事已经感到莫名的恐惧和抵触。

  “不,我不是要给你催眠。”长庚温和地回答,“我只是要给你看一些资料。”说着,他打开了钱宁慧的电脑,将屏幕移到最适合坐在沙发上观看的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