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34章 扩大的裂缝 二

第34章 扩大的裂缝 二

  钱宁慧用钥匙开门进来的时候,公寓里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响,让她不禁怀疑长庚并没有回来。

  在一室一厅里巡视了一圈,钱宁慧最终停在洗手间前。门从里面锁上了,长庚十有八九就在里面。

  努力在脸上做出若无其事的表情,钱宁慧敲了敲洗手间门:“我回来了,你在里面么?”

  没有应答,任凭她将门板拍得砰砰作响也没有回音。长庚究竟在不在里面?或者,在里面做什么?

  想起子启明说过的话,钱宁慧的心突突地跳起来。她忽然记起这间公寓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洗手间的木板门上一直裂着长长的缝隙,长庚刚搬进来时,自己为防走光,特地用不透明的封箱胶给贴上了。于是她找出一把锋利的裁纸刀,将刀刃对准木板缝隙,无声无息地就将那层胶带划破了。

  凑在透出微光的木板缝上,钱宁慧压制下自己偷窥的羞耻心,睁大眼睛往里看去。卫生间里没有开灯,光线显得有些阴暗,但是足够她看清室内的一切——

  长庚伏在地板上,脸朝下看不清神情,仿佛睡死过去一般一动不动。他的衣服穿得很完整,衣袖也拉到手腕处,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行为,钱宁慧甚至开始庆幸子启明所说长庚吸毒的事都是污蔑。

  然而当她的视线从长庚身上移开,幽幽的冷意就如同毒蛇一般从钱宁慧的后背爬上来——长庚身后的地板上,赫然丢弃着一副简易注射器和一个空的小玻璃瓶!

  生怕自己看错了眼,钱宁慧使劲往前凑了凑,恨不得将眼珠子挤进门缝里去。然而任她瞪得两眼发直,躺在地上的注射器和小空瓶都不曾改变,证明它们并不是钱宁慧的幻觉。

  如果真的是吸毒的话,陷入昏迷会不会有生命危险?想起以前一鳞半爪听来的知识,钱宁慧只觉得汗水噌噌地冒了出来。而几个电话号码也争先恐后地浮出脑海,让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外套口袋,捏住了装在里面的手机。

  犹豫了几秒钟,钱宁慧终于决定该打的是物业电话,先找保安帮忙把门打开再说。然而就在她搜索通信录的时候,伏在地板上的长庚忽然动了动,翻了个身,口中喃喃地似乎还说了些什么。

  钱宁慧没有听清长庚的低语,却看清了他的脸。在卫生间昏暗的光线中,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痛苦,甚至可以说是平静,平静得就像是睡着了一般。钱宁慧可以肯定,他的身体并无不适,大概药劲过了就会自动醒过来。

  确认了这一点,钱宁慧放弃地后退几步,离开了卫生间门,无力地瘫坐在客厅沙发上,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

  看起来,子启明说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如果长庚注射的只是普通药品,他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躲在卫生间里,又为什么从来不曾对自己提起过?

  正犹豫要不要等长庚醒来后直截了当地询问,钱宁慧的眼睛蓦地瞥向了墙根。那里原本一直放着长庚的行李箱,平时都用密码锁锁好了竖在一旁,可现在这个黑色的行李箱却放倒在地上,虚掩的箱盖显示着长庚来去匆匆,并没有及时将它锁好。

  钱宁慧咬了咬牙,起身走到行李箱前蹲下,颤抖着手打开了箱盖。

  一旦有了开始,后面的事情便顺理成章。她仔细地翻检起长庚箱内的物品,在一叠换洗衣服下面,果然发现了一个黑色的皮匣子。

  匣子里,是一排装满蓝色药水的玻璃小瓶,一共九支,看得出有一支已经被取走了。

  取出一支小玻璃瓶,钱宁慧拿在手中仔细查看。小瓶子设计得很朴素,瓶身上没有任何文字说明,让对药剂一窍不通的钱宁慧拿不到任何佐证。

  或许,只是普通药物。这跟电视上看到的毒品长得一点也不一样……

  就在她内心深处又开始为长庚辩解时,钱宁慧发现小玻璃瓶底部印着两个小小的黑色字母:M.A。

  M、A。钱宁慧暗暗默念着这两个字母,只觉它们就是宣判长庚命运、也是自己命运的判词。她小心地将密封的玻璃瓶放回皮匣子里,又将皮匣子原封不动地放回行李箱,这才拎起随身的挎包,轻手轻脚地走出公寓,关上了房门。

  她不能让长庚觉察自己回来过。

  走出公寓大楼,钱宁慧迅速拐进街角,走进一家网吧。平时她从来不会进入这个充满二手烟味的场所,但是如果要查找资料并躲开长庚,这里是最合适的地方。

  打开搜索引擎,钱宁慧输入MA这个缩写,结果发现这个缩写含义太广,从地质年代到数学符号,从学位名称到金融并购,林林总总有几十个含义,根本无法提供小玻璃瓶和瓶中药水的一点线索。她不死心,又轮流输入各种关键词,如“药剂MA”、“毒品MA”等等,几乎翻遍了所有的百科网页和问答网页,终于在喉干口燥、头晕眼花之际,从浩瀚无边的网络海洋中,打捞到了她苦苦追寻的一点信息。

  甲基□□,英文缩写的其中一种就是MA。而甲基□□则有一个更通俗也更可怕的名字:□□。

  仿佛在漆黑的深海中抓住了一根海草,钱宁慧立刻顺着这条线索搜寻下去。周围嘈杂的人声、窒闷的空气仿佛都不存在了,她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击,一个个与甲基□□相关的页面也次第打开。

  “甲基□□是液体,很不稳定。非法市场查到的甲基□□多是其硫酸盐或磷酸盐,多以片状、胶囊、糖浆和针剂形式出售。其颜色可以是白色、粉色、黄色或者其他颜色,这取决于某些杂质的掺入和存在……”

  “摄入甲基□□能使人思维活跃,敏感性提高,注意力集中,产生幻觉,然而症状过后却会显得抑郁,衰弱,身体功能失调……”

  “长期服用,容易产生耐受性和依赖性。慢性中毒可造成体重减轻和精神异常(即□□精神病,或称妄想障碍,出现幻觉、妄想状态,酷似偏执性精神分裂症)。同时,也会发生其他滥用感染合并症,包括肝炎、细菌性心内膜炎、败血症和性病、爱滋病等……”

  网页上的医学术语钱宁慧并不都能明白,却觉得它们就像一块块的冰雹,劈头盖脑地砸在她身上,引起一阵阵的寒意和疼痛。既然长庚吸毒的事情已经得到了证实,那么子启明所说长庚和伊玛的暧昧关系也应该是事实了。钱宁慧呆呆地盯着电脑屏幕,等到她终于筋疲力尽地往后一倒,瘫靠在网吧的椅背上时,这才惊觉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三个小时,外面天已经全黑,到了晚饭的时间了。

  确认了长庚是一个吸毒者,而且他还欺骗了自己的感情,钱宁慧忽然不知道这些可怕的事情自己可以向谁倾诉。她在北京有朋友,在贵阳有父母,但是她都不敢跟他们说。必须承认,她喜欢长庚,事到如今也不想将他的隐私对外公布,但是她确实需要一个可以商量的人,不,哪怕是一个树洞能让她倾吐发泄一下也好。

  她打开了很久未曾登录的MSN,忽然发现有一条留言信息,竟是好久不曾联系的孟家远在几天前发来的——

  维尼熊(月19日):千万不要出国!小心!

  千万不要出国?自己本来就没出过国啊。钱宁慧看着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皱了皱眉。不过“小心”她还是看得懂的,看起来,孟家远现在也遇上了某种麻烦,说不定跟自己一样,都是被那个心理实验给害的……

  心里蓦地泛起同病相怜的感觉,钱宁慧知道自己现在急需和孟家远互通声气。虽然孟家远每次留言都行色匆匆意犹未尽,但钱宁慧还是言简意赅地将自己的遭遇写了出来,一写才知道自己和长庚之间发生了那么多事,却不知道远在异国他乡吉凶未卜的孟家远什么时候能够看到。

  等到终于走出窒闷的网吧,室外冬夜的空气让钱宁慧发烫的脸感到针扎般的寒意。虽然早已过了饭点,她却丝毫没有饥饿的感觉。

  寒冷让她昏沉的头脑渐渐清醒起来。钱宁慧走到一家饼店,买了一个肉夹馍,想了想,又给长庚买了两个。虽然她也产生过落荒而逃的念头,但毕竟狠不下心不给长庚任何一个解释的机会。何况,青年公寓的房间是她租的,就算他们要分开,也应该是长庚离开。

  她走回租住的公寓,因为手里提着打包的肉夹馍,就用脚不轻不重地踹了踹防盗门。这样正好也可以试探一下,长庚究竟有没有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