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33章 扩大的裂缝 一

第33章 扩大的裂缝 一

  长庚的头又痛起来了。

  自从和钱宁慧在天龙洞里获得那枚平安扣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受到这痼疾的侵扰,甚至一度庆幸自己终于摆脱了对父亲安赫尔药物的依赖。可是今天,和钱宁慧因为对钱氏夫妇催眠的事争执过后,那种熟悉的疼痛又笼罩了他,甚至带着蓄谋已久的变本加厉,让他几乎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气。

  “你确定不去医院么?”热心的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乘客苍白的脸色,不由自主地问了一声。

  “谢谢,我自己有药。”长庚推了两下才将车门打开,踉踉跄跄地走进了青年公寓的大门。

  “……那就是你离开他的时候了。”脑子里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和以前几次一样,响得毫无预兆,却又仿佛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如同磨损的录音带一样模糊。长庚知道这句话之前那个声音还说了些别的什么,可是无论他怎样聚精会神去聆听去回忆,也无法听清前面的句子。

  脑海中升起的,只是一种越来越清晰的感觉,不断接近某个大门的感觉。但另一种感觉又告诉他,大门的后背,蹲伏着某种危险兽类,一旦开门,那头猛兽就会猝不及防地扑上来,将他吞噬。

  究竟什么时候离开?离开谁?长庚按了按胀痛的额头,扶着墙壁勉强开门走进了钱宁慧的公寓。

  钱宁慧去面试了,一室一厅的公寓里没有其他人。长庚打开自己的行李箱,从最底层取出了伊玛交给他的皮匣子。

  由于长久不曾注射,这个皮匣子自从他取回后就一直原封未动,十支装满蓝色液体的小玻璃瓶整整齐齐地排列其中。此刻强烈的头痛之下,他没有注意更多的细节,只是随手取了一支蓝色药剂,又拿了一副一次性注射器,走进了洗手间。

  虽然钱宁慧说去面试要晚些回来,长庚还是谨慎地锁上了洗手间的门。他坐在地上,熟练地挽起衣袖,将那支蓝色药剂从手臂静脉注射进体内。

  按照以前的惯例,长庚总是将玻璃小瓶和注射器用卫生纸包好后扔进垃圾桶,确保钱宁慧看不出端倪,然而还不待他做完这件小事,一阵强烈的晕眩却猛地攫住了他,他甚至还没能站起来就一头栽在了地上。眼前黑下去之时,脑子里最后一个念头是:刚才忘记给行李箱上锁了。

  这一次的症状,看来比以前都要严重,大概是他多日不曾犯病,所以身体的耐受性有所降低。但愿自己能在钱宁慧回来前苏醒……长庚模模糊糊地想着,身不由己地陷入了黑色的漩涡之中。

  身体越来越轻,长庚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片羽毛,飘飘悠悠地向远方飞去。不知飞了多久,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排排淡黄色的小屋,仿佛一块块新鲜乳酪放置在绿色的树丛和草地之间。而在这些宁静小屋的环绕中,一座黑色玄武岩建造的城堡如同一只巨大的雄鹰,自上而下地俯瞰着山脚下的小镇。

  佩拉隆索。长庚记起了这个西班牙小镇的名字,那是他生活了许多年的地方。但究竟是多少年呢,长庚忽然迷惑了,他究竟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小镇,来到养父安赫尔身边的呢?

  他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安赫尔教授也从来不提。偶尔有一两次大着胆子问起自己的亲生父母,只会换来教授严厉的斥责:“追问死者有什么意义?活着的人该想的是如何掌握知识,探索未知的领域!”

  每次他都是唯唯点头。对于养父安赫尔教授,长庚从来都是敬畏有加,遵循他的任何一个指令,不反对,不质疑,就仿佛一个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养父对他,就是设计师,就是制造者,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既然养父说自己的亲生父母已经死去,长庚就不再追问关于他们的一切,专心埋头于安赫尔为自己安排的诸多课程之中,心无旁骛地学习着世界上各种文明流传下来的心理密术,最终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第一流的催眠师。

  想到这里,长庚心中充满了对安赫尔教授的敬慕之情。他降落下身形,停在小镇的街道上,不出意料地没有看见一个人。

  总是这样。这么多年来,他成日呆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不停地阅读、学习,除了必要的外出几乎与世隔绝。就算有时候碰上小镇的居民,他们看他的眼神都是无一例外地惊讶和小心翼翼,就仿佛他是一个怪物,被安赫尔教授锁在迷宫之中。

  后来,他即使想要走出地下室到外面透透气,也选择在万籁俱寂的夜晚。那个时候,整个小镇就更像只有他一个人,就连路边的灯箱广告牌上,显示的也只是他自己的影像。

  “你的名字是加百列,是掌握众生精神世界的大天使,你不需要与凡人为伍。”不止一次,父亲安赫尔教授如此告诫。

  父亲说得对,他掌握了大天使的力量,就要承受大天使的孤独。长庚想通了这一层,原本滞重的脚步陡然轻快起来,沿着台阶很快爬上镇中心的小山,来到自己早已熟悉的黑色古堡前。

  古堡早已被小镇政府改造成了图书馆。长庚穿过空无一人的阅览室,正要按照平时的规律踏上通往地下室的台阶,忽然心里略略一动,收回了脚步。

  不着急,先去别的地方逛逛吧。从来不曾有过的念头忽然冒了出来,让长庚下意识地转了个身,朝着走廊的相反方向走了过去。

  走廊尽头是一块翠绿色的草坪,和阴暗的走廊比起来,那鲜绿的颜色充满了勃勃生机。长庚忍不住快步踏进那片清新湿润的空气中,深深吸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瞬间,他的好心情忽然消散了——绿色的草坪上,布满了一块块白色的墓碑,就仿佛一朵朵巨大的蘑菇,昭示着某种腐烂阴暗的气息。

  虽然没有仔细看,长庚的潜意识中却知道这些都是自己的墓碑,每一天的墓碑。每一天都有一个旧的长庚死去并被埋葬,而每一天都有一个新的长庚重生并走出坟墓——不,不是这样,其中一块墓碑上镌刻的铭文突兀地闯入眼帘,让他禁不住微微打了个寒颤:“死去的人名叫长庚,活着的人名叫加百列。”——原来,长庚都注定要被埋葬,自己只有作为加百列,才能活在这个世上。

  可是这个规则,又是谁制定的?

  长庚俯下身,凝视着自己前方的一块墓碑,看见上面写着:“不能让他惊扰我的生活。长庚,生于月23日——卒于月24日。”

  月24日,不就是昨天吗?可这个“他”又是谁,冥冥中对自己说话的那个男人吗?

  猛地回过头,长庚仿佛觉得那个男人就站在自己身后,他甚至可以闻见对方身上传来的味道。然而背后一个人也没有,有的只是一座崭新的墓碑。

  今天的墓碑。最后的墓碑。

  上面镌刻的铭文只有四个字:“不要掘墓!”

  不要掘墓!这句话虽然无头无尾,长庚却能想象出养父安赫尔决然的语气和表情。于是他习惯性地缩回手,朝着墓地外后退了两步。

  “拜托,难道你一点也不好奇的吗?”钱宁慧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带着疑惑,也带着些恨铁不成钢一般的惋惜。

  长庚愣住了。钱宁慧的话语就仿佛一个锤子,一下一下地敲在他的心上,也一下一下地敲在冥冥中紧闭的大门上。而守在大门前阻挡他前往的,正是养父安赫尔……于是长庚只能站在原地,无所适从,进退两难。

  “挖吧,是时候了。”那个陌生而熟悉的男人声音又响了起来,仿佛还有一只手从后面推了他一把,让长庚踉跄几步,跪倒在墓碑组成的丛林中。

  鬼使神差地,长庚伸出双手,十指如铁锨般挖掘起离自己最近的一块墓碑下的泥土。莫名的感觉告诉他,时间距离现在越近的墓碑下尸体埋藏得越浅,果然没挖多久,他就看见泥土中出现了一具青年的尸体。那个青年皮肤苍白,头发漆黑,就是他自己在镜中见到的模样。

  尸体上浮土除净,长庚一用力,将尸体从坟坑中扶坐了起来。就在这一瞬间,尸体紧闭的双眼霍然睁开,口中吐出了一句话:“她就是钥匙。”

  长庚手一抖,尸体又立刻跌回坟坑中,闭上眼睛再无声息。然而那毕竟就是他自己,说出的话虽然无头无尾,长庚却蓦地明白了意思:“她”就是钱宁慧,“她”就是开启他记忆大门的钥匙。可他们不是不久前才第一次见面吗?她和他幼年被遗忘的记忆怎么可能扯上关系?

  他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来到另外一块墓碑前。这块墓碑上镌刻的内容是:“怀疑即是犯罪。长庚,生于2009年4月8日——卒于2009年4月9日。”于是长庚蹲下身,又开始挖掘起来。

  这次的坑比先前那个要深,但长庚还是很快将坟墓中的尸体挖了出来。躺在里面的青年依然面色苍白,头发漆黑,神气比如今要稍显阴郁一些,正是他三年前的模样。当长庚将尸体从坟坑中扶坐起来后,尸体睁开眼睛,开口说道:“不可怀疑父亲。他就像上帝一样给了加百列的一切,没有上帝就没有掌控人类精神的大天使。大天使应该永远飞翔在上帝周围,怀疑上帝的指令就是十恶不赦的罪过,应该永远被埋在泥土之下。”说完,尸体自动躺回坑中,就像他从未醒来过一样。

  长庚想起来,三年前,因为父亲安赫尔卷入了与蒙泰乔集团的交易,自己对他的做法产生了一些疑虑,却未敢向他提出来。他将这份疑虑深深隐藏在脑海中,强迫自己忘记了它,依然按照多年的习惯对父亲的安排言听计从。那么这具尸体,就是那个时候埋下的记忆吧?

  心里恍惚明白了什么,长庚扶着墓碑站起身,不再继续挖掘坟地,反倒认真查看起一个个墓碑来。2007年……2004年……2000年……越往草坪远处走,墓碑上的生卒日期就越遥远,终于,当来到草坪尽头时,在一堵围墙下的几块残破石片里,长庚找到了最早的一块墓碑。

  “忘记一切,直到钥匙开启大门。…长庚,生于1985年7月15日——卒于1992年6月17日。”残缺不全的碑面上刻着这样的话。

  果然是它!长庚伸手摩挲着石碑,力图从模糊的刻字上找出缺省的关键信息——他的中国姓氏究竟是什么,他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可无论他怎样睁大双眼,用力触摸,都无法找出他想要的答案。

  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这里埋葬的,是七岁时候的自己。

  跪在地上,长庚再次在泥土上挖掘起来,比前两次更加用力。一种迫在眉睫的焦虑如同鞭子一样抽打着他,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汗水从额头上沁出,然后沿着鬓角不断滚落,一滴滴地打在身下的泥土中。

  这一次的尸体埋葬得特别深,长庚用尽全力,挖得全身虚脱头痛欲裂,才终于看到了泥土下面的那个小孩子的面孔,稚嫩的纯真的面孔,自己七岁时的面孔。

  七岁的长庚从泥土中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