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32章 艰难的会面 三

第32章 艰难的会面 三

  “是你?”钱宁慧震惊里,甚至还有些被愚弄的懊恼,“你要招聘我工作么?”

  “你的催眠术只学到了一点皮毛,还不够资格为我工作。”子启明毫不谦虚地回答,“当然,你如果想学,我可以指点你一下。”

  他大剌剌的语气与年龄颇不相称,也让钱宁慧殊无好感,只是考虑到欠了他一个天大人情,不得不捺下性子应付:“谢谢你,不过我已经有老师了。”

  “你说的是长庚么?”子启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引得咖啡馆里那对情侣都侧目望了过来。“过来,我给你看样好东西。”他朝钱宁慧招了招手,将她引到自己先前坐的角落里去,又给她点了杯卡布其诺咖啡,看样子是打算和钱宁慧长谈了。

  “我发现你很怕见光。”大中午的坐在光线阴暗的咖啡桌旁,钱宁慧不无双关地讽刺了一下这个把自己骗来的墨镜少年。

  “我只是不愿意引起别人的注意。”子启明说着,将墨镜摘下,看了钱宁慧一眼。

  一眼就足够了。

  钱宁慧忽然想起当日这个少年将自己从车轮前撞开后,也曾经远远地朝自己摘下墨镜。不过那时离得太远,除了感受到对方强烈的眼神外,无法看清更多。然而此刻他们之间只隔着一个小小的咖啡桌,所以钱宁慧能够察觉他眼睛的特异之处——子启明的眼球,比常人的要往外凸出一些,虽然没有金鱼眼那么夸张,甚至也并不影响他清秀的面容,但总是会让人觉得异样,忍不住想要多瞧上几眼,怪不得他即使在室内也戴着墨镜。

  “我的眼睛,能看穿你的心思。”子启明重新戴上墨镜,抿了一口咖啡。

  “什么意思?”钱宁慧猜不透这个自负的少年拐弯抹角把自己约出来,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

  “我要再救你一次。”子启明说完这句话,在唇边竖起一根手指,示意钱宁慧安静地听自己说完,“当然,我救你除了不忍伤及无辜之外,还有一个目的是拆穿长庚的阴谋——因为他是我的敌人。”

  “长庚能有什么阴谋?”钱宁慧的脸色沉了下来。既然子启明自称是长庚的敌人,那谁能保证他不是在挑拨离间?

  “你还挺信任他的嘛。或者说,他的催眠术很成功,让你潜意识里对他无条件信任。”子启明似乎早已料到钱宁慧的反应,不慌不忙地笑了。

  “他没有对我催眠。”钱宁慧坚定地回答,然而她握住咖啡杯的手却微微颤抖了一下。为了加强自己对长庚的信心,钱宁慧一推椅子就想站起来,“如果你只想告诉我这些,那么我先走了。”

  “就那么急着证明自己的愚蠢吗?”子启明微微仰起脸,漫不经心地笑道,“你有没有想过,成百上千人参加了死亡瓶心理实验,而长庚却能实时掌握他们的自杀信息,他哪有那么大的能力同时监控那么多人?”

  “是伊玛告诉他的……”钱宁慧说到这里猛地省悟到自己的轻率,就算是伊玛、甚至整个北京大学心理系也不可能有这个能力。可是当初长庚却号称用手机查询数据库就能获悉最新的自杀信息,甚至仅仅发生在几小时之前……这个明显的疑点,当初自己心烦意乱无暇顾及,如今一旦被子启明点到,立刻就像一个早已存在的泡沫一样砰地炸裂开来。“你怎么会知道心理实验的事情?”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钱宁慧反问。

  “我是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长庚从一开始就在骗你。”子启明观察到钱宁慧表情的变化,知道自己一举击中了要害,“实际上,长庚根本不知道那些被试者究竟如何,他之所以要编出一条又一条死亡消息,就是为了把你绑在身边,逐渐了解你的弱点,想法获取你的信任。”

  “我信任不信任又有什么关系?”先前得知长庚对父母催眠后那种恐惧的感觉又浮了上来,钱宁慧站在桌子前,勉力支撑着自己的冷静。

  “很简单。只有你完全信任他,他才能在你的精神世界里畅通无阻,最终获取你最深的秘密。”子启明伸手拉了拉钱宁慧的衣袖,示意她重新坐下,“我猜,虽然长庚对你已经了如指掌,你却对他一无所知……比如,他吸毒的事?”

  “长庚吸毒?”钱宁慧一惊,随即下意识地反驳,“不可能!”

  “我当然有证据。”子启明从包中取出一个ipad,手指点下视频播放器的图标,放在钱宁慧面前,“你自己看。”

  视频显然是用手机拍摄的,随着拍摄者的行动镜头有些晃动,但是并不妨碍钱宁慧看清里面的场景和人物。

  视频拍摄地点是一个酒店的大堂,确切说是大堂角落里的男洗手间外。只见一高一矮两个穿夹克衫的男人冲进洗手间内,猛地一脚踹开了一个隔间门,嘴里还大声吼道:“便衣缉毒,举起手出来!”

  隔间里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个男人伸手拽出隔间,于是掉落在地上的针剂和注射器就明明白白地呈现在镜头里。下一刻,被抓住的人抬起头,一双茫然无神的眼睛正对着钱宁慧的视线——没错,那就是长庚!

  可是那绝不是钱宁慧熟悉的长庚!钱宁慧心目中的长庚,可以像执行程序的机器人一般呆板,可以像不谙世事的孩子一般懵懂,也可以像资深催眠师一样深沉甚至腹黑,但绝不会像视频上这样,狼狈万状地被义正词严的人们揪出来,面对指控显出一副苍白颓废的模样!

  钱宁慧放在膝盖上的手狠狠揪住了裙角,带着一点自虐地紧紧盯着ipad屏幕,瞬也不瞬地看着长庚被人从洗手间拽出来后押进酒店大堂,然后酒店经理、保安和住客纷纷围拢过来,画面和声音都是一片嘈杂。

  长庚一直垂着头不说话,只是当酒店经理和那两个缉毒的便衣解释一阵后,才轻轻点头说了句什么,显然是认了罪。然后两个便衣就分开人群,挟持着长庚往外走去。长庚自始至终都很老实地配合着,表情和语气都没有一丝被冤枉的激愤。

  随着视频的结束,长庚和两个便衣警察的身影定格在走出酒店大门那一幕。钱宁慧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一脸得意的子启明,尽力控制住自己的语气:“我怎么知道这个视频不是伪造的?”

  “很容易验证。”子启明胸有成竹,“你回去查看一下长庚的行李,说不定就能找到注射器和毒品。”他看着钱宁慧的表情,意味深长地又加上一句,“对于他这种旁门左道的催眠师而言,致幻毒品是必不可少的媒质。反过来,为了获取购买毒品的钱,他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他要干什么?”钱宁慧追问。

  “骗财、骗色,还有……骗命。”子启明饶有兴趣地盯着钱宁慧,虽然那双精光闪动的微凸的眼睛隐藏在墨镜之后后,但是钱宁慧知道,自己行为的每一个微小细节都落在他的眼中,就像他的眼睛不是两只,而是像蜘蛛那样有八只,可以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观察她一样。而他微笑地等待着她,就像盘踞在丝网中心的蜘蛛等待闯入网内无法逃脱的猎物。

  “骗命?”钱宁慧一惊,“骗谁的命?”

  “谁受长庚的‘关照’最多,他自然就要骗谁的命。”子启明冷笑,“玛雅死亡瓶每一次开启,必定要用活人的命来献祭……”

  “你知道死亡瓶!你到底是什么人?”钱宁慧忽然大声打断了子启明的话,试图捍卫内心中最后一道防线,“你是长庚的仇人,所以要挑拨我和他的关系!”

  “哦,你和他的关系。什么关系?是情人吗?你们上过床?”子启明哈哈笑了起来,毫不在乎钱宁慧愤怒的目光,“好了好了,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何况他还是催眠高手?还是再来看一段猛料吧——”说着,他手指一点,在ipad上打开了另一段视频。

  视频是用固定角度拍摄的,大概就是采用了所谓针孔摄像机这类偷窥用具。拍摄地点是一间酒店模样的房间,可以看到房间里摆放的沙发和梳妆台,梳妆台的镜子里映出了一个男人的背影。

  那个背影穿着一身熟悉的深灰色茄克外套,让钱宁慧的心漏跳了半拍。那是——长庚?那么子启明究竟要给自己看什么“猛料”,难道又是长庚买毒吸毒的过程么?

  就在这时,镜头里出现了一个窈窕的女子身影。她穿着一件酒红色的睡裙,大片裸露的肌肤白得耀眼,亚麻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端的是风情万种。此刻她走到长庚身边,脸上满是娇媚的笑容,浑身上下包括涂得鲜红的脚趾甲都散发着性感迷人的气息。

  虽然与以前见面的形象迥然不同,钱宁慧还是毫不困难地认出了这个女人的身份——伊玛,那个为她和孟家远进行死亡瓶实验的危地马拉美女,安赫尔教授的硕士研究生。毫无疑问,他们是先于她互相认识的,可是在看到这段视频之前,钱宁慧几乎要将长庚与伊玛之间的关系给忘记了。

  视频上的伊玛走过去抱住了长庚,虽然说的是西班牙语钱宁慧无法听懂,但那甜腻的声音还是让钱宁慧如同掉进了蜜窟,难受得几乎窒息。不过视频上的伊玛却不会理会钱宁慧的反应,她鲜艳的红唇顺着长庚的胸膛和脖子一路向上,最终挑逗地轻舔着他的耳垂,口中犹自沉迷般地呢喃。

  “听不懂吧,我给你翻译一下。”子启明适时地插进话来,故意模仿着视频上伊玛亲昵的语调,“今晚留下来吧,我想你了……那个疯狂的夜晚,真是令人着迷……”

  “不用了。”钱宁慧吃力地发出这三个字,觉得自己的嗓子已经噎住了。而视频上的长庚,则发出了一声沉醉般的叹息,反手抱住了伊玛,两个人双双倒在沙发上。

  眼看两个人的嘴唇如同正负极磁铁吸向一处,钱宁慧预想得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觉自己再也无法忍受,终于失控地闭上眼睛转过头去:“我不看了!”

  “不看就算了。”这回子启明倒是没有强迫她看下去,适时地关上了视频,如同偷到鸡的狐狸一样笑眯眯地问,“怎么样,你还相信长庚吗?”

  钱宁慧没有回答,这一瞬间,她的心里涌出了无数种滋味:震惊、愤怒、嫉妒、伤心,还有与长庚接吻的羞耻……原来,他的情人一直是伊玛,他对她,真的只是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而——逢场作戏。

  “可是,我还是不能相信你。”过了半晌,钱宁慧终于可以抬起头来直面子启明,“我会当面去问他。既然连你都知道我喜欢他,那我就不会像肥皂剧中那样,不给他任何一个解释的机会。”

  “随你的便。”子启明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长庚演技高超,你愿意再被他骗一次跟我没关系。”

  “肯定跟你有关系,否则你不会煞费苦心绕这么大的圈子。”钱宁慧理清思路,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你就那么有自信他会说实话?”子启明在背后叫住她,“或者……你想给他催眠?”

  钱宁慧微微一惊,这个子启明莫非能看穿自己的心思么?“你怎么知道我也会催眠术?”

  “我什么都知道。”子启明脸上又露出了高深莫测的表情,“不过你的催眠术修为太浅,想要对付长庚可不容易。”

  “他第一次给我催眠时,就被我反催眠了。”钱宁慧反驳。

  “那是因为他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让你进入。”子启明冷笑,“否则这么容易就让你突破防线,长庚也就不配做我的对手了。”

  “那我怎么办?”钱宁慧的语调中,终究带上了求助的意味。

  “用这个。”子启明打开抽屉,取出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面是几粒白色的小药片,“给他水杯里扔一颗,他喝了就容易被催眠。这是一些低级别催眠师的辅助用药,没别的副作用。”

  “是吗?”钱宁慧盯着子启明手里的小瓶子,没有动。

  子启明笑了。他随手倒出一粒药片,看也不看地扔进了嘴里:“这下你放心了吧?”

  “不,我不要。”钱宁慧犹豫了一会,最终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微微的骄傲来,“我要询问他的意思。如果长庚不愿意被我催眠,那么我就请他搬出去,以后再来骚扰我我就报警。”

  “好吧,随便你。”子启明收起小药瓶,看着钱宁慧离开了“印第安那”咖啡馆,没有再试图留下她。

  钱宁慧很快就找到了公共汽车站。就在她等车的时候,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息,虽然来自于一个陌生号码,钱宁慧却一眼就看出是子启明发出的。

  “送给你一句咒语,你可以假装是自己想起来的:13.0.0.0.0。”

  13.0.0.0.0,这是什么意思,和长庚苦苦要激发自己的基因记忆相关吗?钱宁慧凝视着这排神奇的数字,呆住了。

  给钱宁慧发完短信,戴着墨镜的少年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语言也换成了英语,“伊玛,她不肯要我的药,你确定你配的注射剂分量足够吗?……那就好。对了,安赫尔是明天上午到?嘿嘿,他以为他来得猝不及防,却没想到我们早已有了准备……放心,我只要长庚,别的都不管你……好,就这样。”

  挂上电话,子启明伸手从衣领里掏出一个挂饰,手指轻轻摩挲着,眼神渐渐变得冷酷:长庚星,启明星,注定只能有一个存在于天空之上。那么长庚哥哥,就别怪我狠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