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31章 艰难的会面 二

第31章 艰难的会面 二

  “什么?”钱宁慧吓了一跳,“你没有开玩笑吧?”

  “是你要求我一定要你父母满意。”长庚终于从马路的滚滚车流中转回视线,带着几分无辜地为自己辩护,“除了给他们做一个短时的催眠,我没有别的办法。”

  “怪不得你急着让他们走,是怕催眠效果很快就没了吧?”钱宁慧的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愤怒来,这种愤怒掺和着恐惧甚至超过了她预想的程度,“长庚,你,你太过分了!”

  “这是最好的办法。虽然浅度催眠很快就会解除,但你父母回家以后,还是会在潜意识里对我留下好印象……”长庚试图解释,他的表情落在钱宁慧眼中,如同一个选择最佳程序的机器人一样理所当然。然而机器人永远只能选择最有效最直接的方法,永远不会理解人类还有“感情”或者“孝道”这类的考量。

  “你以为自己很聪明么?”钱宁慧看着长庚无辜懵懂的眼眸,忽然生出巨大的无力感——毕竟长庚这二十多年过的几乎是与世隔绝的生活,他究竟懂不懂人与人之间该如何相处,特别是中国人之间该如何相处?

  “唉,跟你说不清楚!”最终,钱宁慧跺了跺脚,懊恼地越过长庚往前走去。

  看着钱宁慧的背影,长庚原本纯澈的目光黯淡下来。他不会告诉她,安赫尔教授在最近一次电话中对他的毫无进展相当不满,甚至已经怀疑他在故意拖延。因此,教授已经处理完手头的事务,很快就要乘飞机来到中国,亲自督促他的工作了。

  安赫尔教授没有说明他具体到来的日期,但是长庚知道距离那个日子只剩下一个月了,教授和他背后的蒙泰乔家族必定心急如焚,说不定会不惜一切代价采取某种极端的手段。

  也就是说,他偷来的这些天快乐日子,已经走到了尽头。今天的聚餐,就算是一个虚假却完美的句号。

  作为直系血亲,钱妈妈体内的圣城祭司家族血统甚至是钱宁慧的两倍,一旦她落入蒙泰乔家族的视线,长庚只怕自己的能力无法同时回护母女二人。他能做的,就是让她尽快离开这片漩涡渐起之地。

  北京十一月底的寒风顺着街道吹来,让长庚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他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忽然想起万里之外的西班牙小镇。毫无疑问,那里的天远比北京的更湛蓝、更透亮,但是那里的蓝天不属于他,他永远只是蜗居在图书馆地下室里的鼹鼠,永远体会不到除了学习和训练,还有别的可以深入肺腑的东西。

  就像这冬季的空气,冷,却让人有活着的感觉。

  他想,是自己该做出决定的时候了。虽然这个时刻他一直在逃避,但这一生中最艰难的抉择,必定要由他亲手完成。

  钱宁慧在发抖。

  她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在街道上走着,试图用运动产生的热量抵抗笼罩全身的寒意,然而那寒意却是从内心深处散发而出,无论她怎样做都无法忽略。

  确定长庚并没有追上来,钱宁慧在一个拐角处停下脚步。她深深喘了几口气,闭上了眼睛。

  长庚既然可以对自己的父母实施催眠,从而改变他们对他的态度,即使是他的缺陷也能被他们认作优点,那么自己呢?自己这些天来对长庚恋慕有加,甚至可以说达到意乱情迷的程度,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露出什么表情,自己都觉得可爱无比,哪怕一想到他的名字脸上就会不由自主地露出幸福表情,恨不得一头溺死在他营造的温柔乡中——这种全身心的投入,究竟是爱情,还是长庚对自己催眠的结果?

  定下心神,钱宁慧力图将这个滑过脑海的思绪揪住,然后顺着它洄溯到一切的源头。然而她什么也没有找到,她甚至觉得自己非常清醒,清醒得不可能处于催眠状态之中。

  可是处于梦中之人,又怎会知道自己身在梦中呢?何况长庚的催眠术深不可测,连他自己都承认世上难有匹敌……钱宁慧掐着自己的手,悲哀地发现这份明晰的疼痛也无法驱走心中对长庚的浓浓眷念。就算已经对他生出怀疑,她依然舍不得放弃这段如梦如幻的感情。

  真的,舍不得。

  所以在墙角站了一阵后,钱宁慧还是打算放低身段,走回大路上去和长庚汇合。她不是个会被冲动烧毁理智的人,所以愿意给机会让长庚解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过可以看出是北京本地的座机,钱宁慧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您好,是钱宁慧小姐吗?”手机那头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我们在招聘网站上看到了您的简历,请问您今天有没有时间过来面试?”

  “完全没问题!”钱宁慧知道自己不能一直坐吃山空,因此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工作机会十分惊喜,“请问你们是招聘什么职位?”

  “嗯,项目管理方面的,你来了我们再详谈。”对方含糊地回答了一句,“如果钱小姐方便的话,现在就过来可以吗?”

  “可以的。”钱宁慧赶紧应承。正好,她可以借这个机会和长庚分开一下,换个心情再整理自己混乱的头绪。

  她走到和长庚分手的大路上,却没能在人群中看到长庚。于是钱宁慧只好坐进一辆的士,给长庚发了一条短信:“我去面试了,大概晚些回来。”

  长庚很快就回了短信,还是简短的一个字:“好。”这个语气平日里钱宁慧只觉得温柔可亲,此刻却觉得长庚对自己毫无好奇,甚至漠不关心,不由心中生出一股淡淡的哀恨来。

  不久之后,钱宁慧来到了预约的地点——风华大厦。这是一座外表普普通通的写字楼,楼下开着服装店和咖啡馆。她给方才通知她的男人拨了一个电话,对方却告知办公室正装修,因此在咖啡馆里等她。

  此刻是下午两点左右,这座名叫“印第安那”的咖啡馆里顾客寥寥。钱宁慧走进店堂里,东张西望却没能找到面试自己的人。她所看见的,只有窗边一对喁喁私语的情侣和一个坐在角落里戴着墨镜、身穿休闲套头卫衣的年轻小伙子。

  这几个人看上去无论如何不像招聘人员,莫非所谓面试不过是个恶作剧?钱宁慧掏出手机,打算最后确认一下。

  “怎么,不认得我了?”电话还没拨出去,坐在角落里的小伙子忽然走了过来。虽然被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但他依然显得十分年轻,甚至可以说只是个少年。

  钱宁慧本能地对这种室内戴墨镜的装酷作风有些反感,因此想也不想地回答了一句:“对不起,不认识。”

  “真是忘恩负义的女人。”墨镜少年轻笑了一声,“你忘了失业的那天,在办公室楼下的马路中间……”

  “呀,是你!”钱宁慧猛地想了起来。她从前单位辞职那天,由于死亡瓶的影响差点在马路中间被汽车撞到,危急之时正是这个墨镜少年将自己推到一旁,然后没有留名甚至没听一声“谢谢”就走了……

  “对,对不起,我一时没认出来。”钱宁慧的脸唰地红了,虽然对方看上去比她还小几岁,但此时此刻气场完全颠倒过来,倒仿佛她是个犯了错误的小女孩了。

  “没事,现在认得就好。”墨镜少年年纪虽轻,行事却颇为老道,当下伸出手来,自我介绍:“我姓子,名启明。”

  “子?”钱宁慧不由自主地伸手和他握了握,感到对方的手掌冰凉,和长庚的温暖感觉截然不同。她毕竟从未听说过这个古怪的姓氏,因此也没有刻意掩饰脸上的惊讶表情。

  “‘子’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姓氏。”子启明皱了皱鼻子,用一副科普的口气解释,“知道商朝么,商王族就姓子。”

  敢情他觉得自己是商王族的后裔?钱宁慧暗中腹诽,自己历史虽然学得不怎么样,却也知道商朝距今已经几千年了,哪有那么久的家谱可以保存下来的,都是牵强附会罢了。不过当着救命恩人的面她不敢乱说,只好胡乱应付:“商朝知道啊,纣王和苏妲己很有名的!”

  子启明弯了弯嘴角,虽然他的眼睛掩藏在墨镜里,钱宁慧还是能感觉到一阵嘲讽的冷光。她有些尴尬起来,便假装看了看表:“我还有事,得走了。”

  “是去面试么?”子启明笑了,“不用着急,因为约你出来面试的人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