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30章 艰难的会面 一

第30章 艰难的会面 一

  听了祖先袁恕和索卡的故事,钱宁慧对死亡瓶越发兴趣盎然。她向长庚索要外婆的“平安扣”细细观摩,甚至利用先前见习的催眠术进行自我催眠,却没能从自己的潜意识中搜刮出什么信息来,让钱宁慧怀疑“基因记忆”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伪科学。

  相比起来,长庚倒是懒散得多。他仿佛一个完成了蒸馏的酿酒工人,将原始的酒液装进坛子埋入土中,然后就耐心地等待着,等到无数个日日夜夜过去,土坛中的液体会自动变成醇香浓郁的上品佳酿。

  因此接下来的几天,长庚主动提出要参观北京的各处名胜古迹,钱宁慧当仁不让,自然做起了免费导游。

  有生以来,钱宁慧从未有过这么快乐。不知是否是她的错觉,每当他看见她时,他的眼中会点亮一对璀璨的烛火,这让他原本略显苍白沉郁的脸焕发出温暖的生气。她甚至想,也许长庚潜意识中那座空无一人的小城,那片埋葬了每一天的长庚的荒僻墓地,也因为自己的闯入而发生了某种变化。

  可惜长庚没有给她催眠的机会。这些天来他仿佛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一心一意和钱宁慧享受着世俗的乐趣。凡是与死亡瓶有关的话题,他甚至不愿意提起。

  这样苟且偷安的快乐,是随着钱宁慧的父母旅游回来而终结的。

  因为担忧女儿的安危,钱氏夫妇旅游期间每天都要打电话来询问情况,因此对钱宁慧的行踪了如指掌。得知女儿已经摆脱死亡幻想之后,夫妇俩欣喜之余,不由对长庚继续与钱宁慧“同居”的事有所不满。

  “他没有占你什么便宜吧?”钱妈妈有些担忧地问,“这种海外华人,到时候拍拍屁股走了你上哪里找他去?”

  “长庚不是那种人。”钱宁慧本能地维护着长庚,立时又有些羞窘地解释,“再说我们又没干什么。”

  女儿羞涩而甜蜜的语气瞒不过母亲,钱妈妈当即下定决心:“爸妈有经验,等我们路过北京的时候好好帮你看看。”

  于是,为了好好“看看”长庚,在钱氏夫妇旅游回来于北京转机的空隙里,他们一家人和长庚一起坐在了某家西餐厅里。

  看得出,长庚对这次见面挺重视,特意去理了一次发,又穿了一身正式的衬衫西服,俊朗精干的模样让钱宁慧颇为满意。不过为了和长庚穿着相衬,她不得不穿了一身工作时的浅灰色套裙,因此两个人倒不像是去见父母,而是像去参加招聘面试了。

  钱宁慧之所以选择吃西餐,是为了掩饰长庚用不好筷子的细节,在父母面前扬长避短。不过当她和长庚并排坐在父母对面时,还是有一种小时候开家长会时的惶恐不安。

  很显然,钱宁慧的父母并不想将审核女儿男朋友资格的意图表现得过于明显。钱爸爸在聊了一通日本旅游的见闻后,试图打开一直微笑聆听的长庚的话匣子:“钓鱼岛问题你怎么看?喜欢中国新建的航空母舰吗?”

  “我不了解。”长庚还是礼貌地微笑着。

  “原来你对政治和军事不感兴趣。”钱爸爸对于没有找到共同语言感到有些失望,“那你有什么爱好?”

  “没有……”长庚认真地想了想,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在按照安赫尔教授编排的计划钻研各种知识和催眠技能,但是若要说什么是他所“爱好”的,那还真的找不出来。

  “那你和朋友们在一起时喜欢干什么?”钱爸爸换了个提问方式,继续努力挖掘。

  “我没有朋友。”长庚看着钱爸爸的眼睛,老老实实地说。

  钱爸爸没再说什么,只是意味深长地瞄了钱宁慧一眼,然后专心致志去切牛排。他虽然没有任何评论,但钱宁慧做了他二十多年的女儿,自然猜得到父亲想说什么:“没有朋友性情孤僻的人最容易成为变态,跟这种人交往可要冒风险哦……”

  “爸……”钱宁慧不好当面反驳,只能嘟着嘴巴哼了一声,表示对父亲的抗议。

  “你们聊。”钱爸爸眼睛盯着盘子,将谈话权交给了钱妈妈。

  “听说你是西班牙什么大学毕业的?”钱妈妈深谙循序渐进的道理,笑眯眯地问了一个自以为最简单的问题。

  “我没有上过大学。”长庚依然老老实实地回答,“实际上我从来没上过学。”

  “他虽然没上过学,但自学成才,比好多研究生都有学问呢。”钱宁慧看气氛不对,赶紧放下汤勺,顾不上矜持地为长庚打圆场。

  “文凭还是有用的。”钱妈妈轻描淡写地将钱宁慧堵了回去,继续问长庚,“那你现在在哪个单位上班呢?”

  “我为父亲工作。”长庚终于说出一句让钱宁慧满意的话来,“他在西班牙萨拉曼卡大学做教授。”

  “可你已经成年了,你父亲不会白让你干活不给钱吧?”钱妈妈瞥了一眼钱宁慧,丢给她一个稍安毋躁的眼神,“你以后打算留在中国吗?或者你在西班牙已经有了房子?”

  “妈——”钱宁慧觉得自己快崩溃了。为什么平时看上去一切正常的妈妈忽然变得跟电视剧上的刁钻丈母娘没有两样了?亏她也是圣城祭司家族的后裔呢。

  偏偏长庚诚实得像有问必答的机器人,钱妈妈的问题他一个也没落下:“父亲除了给我旅费,平时不给我钱,估计他不会允许我留在中国。我在西班牙没有房子,平时都是住在图书馆的地下室里。”

  “那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规划吗?”钱妈妈脸上原本强撑出来的笑容已经不见了,钱爸爸更是死命切着盘子里的牛排,仿佛深恨那把餐刀太不锋利一样铁青着脸。

  “没有想过。”偏偏长庚对钱氏夫妇的表现毫无所动,依旧用他诚实得有些不谙世事的语气回答,“父亲从小将我抚养长大,没有他就没有我,所以他吩咐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去下洗手间。”钱宁慧觉得自己再听下去就要抓狂了,赶紧从饭桌上逃了开去。她跑到洗手间里,掏出手机给长庚写了一条短信:“你不该回答得这么老实。”,刚想发出却立刻预料到长庚无辜的回答:“难道你让我对你父母说谎吗?”于是为了避免自己再度崩溃,钱宁慧将短信删掉,重写了一条方便机器人执行的指令:“你得让我爸妈对你满意。”然后点了发送键。

  她等了一会儿,果然收到了长庚的回复,只有简短的一个字:“好。”

  无法一直躲在洗手间里,钱宁慧硬着头皮走回餐桌,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父母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挂上了一副笑容,似乎与长庚相谈甚欢。

  “真是孝顺的好孩子,现在的年轻人像你这样的可不多。”钱妈妈笑眯眯地盯着长庚,“谁要是做了你的岳父母,肯定高兴死了。”

  “妈,你在说什么呢?”钱宁慧见父母脸上的笑意不再像先前那么僵硬,望着长庚就像是他的脸上开出了一朵花似的。

  “说到长庚自幼没有父母,所以对养父非常孝顺。”钱妈妈继续赞不绝口,“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她用手肘碰了碰旁边的丈夫,轻轻扬了扬下巴,“你看长庚这孩子还专门把餐巾递给小慧,心可够细的。”

  “不是心细,是对小慧好。”钱爸爸乐呵呵地纠正。

  “爸,妈,你们刚才吃什么了?”钱宁慧有些担心,自己只离开了一小会儿,爸妈怎么变化这么大?

  “你这丫头说什么呢?小心让长庚笑话你。”钱妈妈沉下脸训斥女儿,仿佛生怕她给长庚留下什么不良的印象。

  “其实现在社会上虽然看重文凭,更看重实力,外语能力尤其重要。”钱爸爸终于不再继续对付牛排,惬意地抿着高脚杯中的红葡萄酒,“长庚不是会八门外语吗……”

  “除了中文,是七门‘外’语,不是八门……”钱宁慧嘟哝着纠正。

  “不管七门八门,总之很厉害就是了!”钱爸爸挥了挥手,“博士生也达不到这个条件呢,所以长庚以后要找个高薪工作易如反掌,房子又算得了什么?”

  “是啊是啊。”钱妈妈附和,“用你们炒股的术语说,长庚就是……对,潜力股!”

  “所以你们批准我投资了?”钱宁慧抓紧时机问。

  “好股票当然要买,而且不能轻易抛掉!”钱爸爸是老股民,虽然多年奋战亏损连连,讲起股票经来还是眉飞色舞,“要抓牢,做长线知道吗?”

  听老爸讲得这么直白,钱宁慧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转头去看旁边的长庚,见他依然微笑着听他们一家人说话,并没有插一句嘴。感受到钱宁慧的目光,长庚转过头来,冲着钱宁慧眨了眨眼睛,似乎在问:“这回你满意了吧?”

  于是除却最开始的不快,这顿饭吃得其乐融融宾主尽欢。长庚一直面带微笑,虚心听取钱氏夫妇对自己的夸奖,直到最后大家准备离席之时才问了一句话:“伯父伯母打算什么时候回贵阳?”

  “因为是旅行团统一订票,今天晚上就要走,不过我和她爸爸打算改签机票,在北京多玩两天。”钱妈妈回答。

  “还是不要改签了吧,你们不是说回去还要上班么?”长庚淡淡地建议,“在家里多休息几天,才不会影响身体。”

  “嗯?”钱宁慧扯了扯长庚的胳膊,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你这孩子还真是关心我们。”钱妈妈果真犹豫起来,转头向丈夫询问,“要不我们就别改签了吧?玩了这一趟日本我还真是累了。”

  “我不是早说别折腾吗?”钱爸爸一副埋怨的口气,“你啊,就应该多给年轻人留点自由相处的空间。”

  “伯母回家之后要注意安全,尽量不要一个人走到偏僻的地方。”长庚又特地叮嘱。

  “好,真是细心的好孩子。”钱妈妈笑得合不拢嘴,“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走了,省得一会儿堵车,耽搁了航班。”钱妈妈说完,和钱宁慧拥抱了一下,又破天荒地跟长庚拥抱了一下,高高兴兴地和钱爸爸一起打车走了。

  看着的士车消失在汽车洪流之中,钱宁慧依依不舍地埋怨长庚:“他们那么喜欢你,你干嘛急着赶他们走?”

  “他们留下来,会妨碍我们。”长庚回答。

  他这句话语带双关,不过钱宁慧并不想去深究。她仰起脸望着长庚雕塑般的侧面,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我不在的时候,你究竟是怎么让他们喜欢你的?”

  “很简单,催眠。”长庚依旧望着钱氏夫妇消失的方向,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