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29章 古老的记录 三

第29章 古老的记录 三

  在成千上万的玛雅人簇拥下,他们走到了距离祭祀高塔不远处的空场上。这是一片“工”字形的草场,大约长二十四丈,宽二丈四尺,两侧的石墙上是民众的看台,国王、大祭司、索卡等贵族则登上了草场尽头的精美高台,居高临下俯视众生,而阿敦修和袁恕一行却径直走进草场,分别站立在了草场两端。

  玛雅人的球赛其实更是一种宗教仪式,圆球象征太阳,比赛双方象征光明的力量与黑暗的势力。比赛规则是双方只能用头、手肘、腰臀和膝盖碰球,只要能将生橡胶制成的圆球首先送入球场两旁悬空设置的石环,就算判出胜负结束比赛。

  规则虽然有所差异,但在袁恕看来,这种比赛与中华的蹴鞠还是颇为相似。虽然明□□朱元璋因为蹴鞠影响公务军情,下旨严禁军中蹴鞠。不过军中虽禁,民间却依然乐此不疲,袁恕出身市井,从军之前便是蹴鞠好手,此番性命攸关,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当下袁恕依照往日蹴鞠的经验,对手下弟兄进行了严格分工:何人挟持对方失球,何人阻挡对方抢夺,何人掩护自己投球,一一分拨分明。

  庆幸的是,虽然明军士兵对新接触的橡胶球难以驾驭,失误频频,阿敦修率领的玛雅武士们也一样动作生疏,似乎他们真的把这种比赛当作神操控的游戏,平时从不会想到多加训练,赛时也绝不会动用明枪暗箭。因此开球之后,拥有蹴鞠底子的袁恕和其他几个明军士兵不断提高控球能力,渐渐占据了赛场上风,击中半空石环的机率也不断提高,引来两边看台上无数民众山呼海啸般的欢呼。终于在不知第若干次击中石环后,袁恕手肘一撞,那个绵实厚重的橡胶圆球腾地飞起,然后不偏不倚地飞进了雕刻着羽蛇纹的石环之中!

  “羽蛇神,感谢您的赐福!”在大祭司的带头之下,所有观看球赛的玛雅人,包括阿敦修和他带领的参赛武士都排山倒海般跪伏下来,对着天空伸出了双手,眼中充满了激动的泪水。

  然而就在袁恕等人欢庆胜利之际,大祭司和他的助手们却捧着一把尖锐的黑曜石短剑走上场来,那把短剑,正是先前大祭司将人牲挖心斩首的利器。

  “祝贺你,羽蛇神的宠儿。”大祭司向着袁恕招了招手,其他围住他庆贺的人就自动分开,让袁恕骄傲地走了出来。而阿敦修也同时出列,站在了袁恕的身边。

  “在你回归神界的时候,请记得转达我们对羽蛇神的崇敬之情:奇琴伊察的国王和祭司一定会用最后一滴血来维护羽蛇神的尊严,而有了羽蛇神的庇护,我们一定能够胜利!”大祭司说完这番话,球场看台上的人们又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脸上的表情如痴如醉,有人还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大祭司的话袁恕只听懂了一个大概,却察觉得到这句话的含义有些怪异。他还没有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几个祭司助手已经搀扶着他坐在场地正中,而一旁的阿敦修则捧起了那把黑曜石短剑,高高地举了起来——

  原来在奇琴伊察这座玛雅圣城中,球赛的规则与其他地方都不相同,率先进球的一方固然胜利,队长却要被砍头祭祀。而死者的头骨将被封铸在橡胶树的汁液中,做成下一场比赛的圣球,对玛雅武士而言,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当然,袁恕可不愿意享受这种“荣誉”。他手下的明军士兵看出情形不对,都围拢过来,将袁恕护在了当中。

  “按照你与国王达成的条约,你证明了自己是羽蛇神的宠儿,国王就同意献上粮食;如果你违反了条约,那你们都得死!”大祭司冷厉地说完这句话,大批玛雅武士便从球场边缘的暗门中冲出,手持长矛和弓箭将早已精疲力竭的明军士兵围了个水泄不通!

  自己的性命和弟兄们带着粮食回归大明,究竟哪一个重要?再度面临生死考验,袁恕心中天人交战,眼睛不由自主望向了前方的高台,那里端坐着统治这座圣城的国王和王后,还有将他带到此地的索卡。不过此刻索卡没有坐在位子上,她站在身穿绿色抹胸长裙的王后祖卡身后,关切地盯着球场的方向。

  刹那间,两个人的眼光,隔着几十丈的距离碰触到了一起。

  “恕。”袁恕听不见索卡的声音,却清楚地看见了她的口型。下一刻,索卡双手画出了一个圆圈,轻轻屈膝做出了一个击球的姿势。

  福至心灵,袁恕陡然间明白了她的意思。他脚尖一勾将地上的橡胶球挑到手中,也顾不得球中包裹着死人头骨这一恶心的事实,使出浑身解数将球在身上颠动起来。

  说到明初流行的蹴鞠,除了双方对阵之外,还有一种比赛花样和技巧的单人表演,称为“白打”。袁恕是蹴鞠好手,操纵圆球的技术也出类拔萃,但见他拐、蹑、蹬、搭、捻,那笨重的橡胶球就像是长在他身上一般,无论碰触到身体哪个部位都不会落下。他有心惊世骇俗,将平生所会的花样都使了个十足,什么“玉佛顶珠”、“旱地拾鱼”、“金佛推磨”、“双肩背月”等等,不仅在场的玛雅人,连他手下的明军士兵都看了个目瞪口呆。

  他这边肆意卖弄球技,围拢在身边的明军士兵便纷纷后退,为他让出地盘,而那些玛雅武士一向视球赛为圣典,没有上司吩咐也不敢轻举妄动,顺势随着明军士兵退后。于是袁恕就得以一边控球一边移动到墙边石环之前,手肘一抬,圆球恰好从石环正中飞了过去!但他并未就此罢休,尚未等众人清醒过来,袁恕跑到石环另一侧,脚尖一颠,圆球再度穿环而过!

  生死攸关,袁恕情急之下将自己的球技发挥到了极致。要知道那石环只比圆球稍大一圈,穿过极为困难,因此以往玛雅人赛球,比上一天一夜都决不出胜负是常有之事,而每当一球得进,就无异于羽蛇神显灵,整个圣城的玛雅人都会通宵达旦地庆祝,胜方队员也会受到万民敬仰。因此上至国王王后,下至贫民奴隶,何人见过袁恕这种将象征太阳的圆球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技艺,而须臾间以球穿环如织布投梭般的事实更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这是神迹,伟大的羽蛇神在向我们昭示他的力量!”趁着大祭司尚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皇家看台上的索卡已经大声叫喊起来。在她的带领之下,球场看台上的人群再一次跪倒在地,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和祈祷。甚至包围住明朝士兵的玛雅武士们,也情不自禁地跪了下来。

  “他真的是从神界而来,来帮我们守卫奇琴伊察这座圣城吗?”看着神采飞扬的袁恕向着众人频频招手,一派天国使者从容大度的风范,就连大祭司也不禁动容。

  就是因为这场球赛,袁恕和他手下的明军士兵一夜之间成为了玛雅圣城的英雄。国王库珀和王后祖卡恭敬地将他们迎进了王宫,归还了武器,还为他们开设了酒肉丰美的宴席。

  原来索卡和王后祖卡都是圣城大祭司的女儿,和父亲一起承担着奇琴伊察这座城市的祭祀任务。而索卡之所以出现在城外的圣井岩洞中,也与大祭司在城内高塔上奉献人牲一样,其目的都在于举行仪式获得神灵的保佑,战胜即将到来的玛雅潘侵略军。

  在这片森林密布的半岛上,并不只有奇琴伊察一座城市。数百年前,玛雅人建立的大帝国崩溃后,人们放弃了南方的大片土地,退守到广阔如海的密林之中,建立起若干个新兴的城市。而奇琴伊察,就是新帝国的首都。

  可是两百年前,一场内战摧毁了奇琴伊察,帝国统治中心迁往临近的玛雅潘,然而奇琴伊察的神圣地位却因为圣城祭司家族和城内的种种神迹而得以保留。现在,玛雅潘的科科姆国王对圣城起了吞并之心,他派遣的大军已经出发,不日就会抵达。

  玛雅人不会冶炼铜铁,他们的兵刃都是用黑曜石打制,因此他们把明朝士兵们携带的金属刀剑视为神器。加上袁恕在球赛时表现出的非凡技艺,奇琴伊察的国王和大祭司都相信,他们的祭祀生效了,羽蛇神派遣袁恕等人前来,就是为了帮他们打败玛雅潘军队的进攻。

  袁恕同意了。一方面他需要圣城提供的粮食,另一方面,他发觉自己无法拒绝索卡的请求,那个精灵一般妩媚的女子越来越占据了他的心。于是他利用自己从军的经验,又与国王夫妇、阿敦修、大祭司等人商议,终于制定出了一套严密的退敌计划。

  玛雅人的城市没有城墙,大祭司又严格反对用神庙做箭楼,因此袁恕只能往改进武器的方面努力。可是他们无法短时间制造刀剑或者连弩,唯一可行的,就是建造投石车。

  当然,以袁恕等人的技术,无法制造出大型投石车,只能根据原理简化制造。不过对于从未见过这类器械的玛雅人而言,已经是叹为观止了。

  果然,当玛雅潘的军队到达奇琴伊察城边时,突如其来的石雨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尚未等他们回过神来,打扮成神灵的袁恕和其他明朝士兵已经庄严地从神庙中走到了阵前,大祭司则站在高塔上向着敌军宣布了羽蛇神派遣使者前来保护圣城的消息。

  虽然人种类似,但明朝人的形貌气质与玛雅人截然不同,他们手中所执的金属武器对方也闻所未闻,因此再度打击了玛雅潘军队的斗志。玛雅潘的科科姆国王将信将疑之下,派遣一队最为骁勇的武士前往挑战,怎奈袁恕等人都是大明军中百里挑一的武功好手,手中兵器又占了上风,心中忐忑的玛雅潘武士原本就对神灵使者心怀疑惧,各种劣势之下如何能不败下阵来?

  军心溃散之际,无数奇琴伊察武士又在国王库珀和阿敦修的带领下从埋伏之处杀出,跟随着勇往直前的明朝士兵,将玛雅潘侵略军杀了个落花流水,让科科姆国王再也不敢对圣城生出觊觎之心。

  这一场圣城保卫战,奇琴伊察方以极小的损失获得了胜利。唯一令人遗憾的是,国王库珀在战斗中丧失了性命。虽然接替他担任国王的阿敦修宣布前国王是因为英勇战斗被敌军杀害的,但袁恕却亲眼看到,是阿敦修将黑曜石短剑刺进了兄长库珀的后心……

  “《西洋余生记》原书的完整部分到此为止,后面的几页被战火烧坏,只能拼凑出一个大概的意思。”长庚讲到这里,关上了电脑屏幕上的PDF影印书页,言简意赅给钱宁慧讲下去。

  “阿敦修即位之后,想要立索卡为王后,然而虽然圣城里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桩天经地义的婚姻,索卡却偏偏不同意。她借口要依照契约为明朝来客筹集足够的粮食,对阿敦修国王避而不见,反倒每天与袁恕呆在一起,甚至私下要求袁恕带她一起离开圣城,前往大明。

  “作为圣城祭司家族的后裔,索卡离经叛道的做法不仅引来了阿敦修的嫉妒,也引发了大祭司的不满。终于,这两个圣城最有权势的人达成了一致意见——杀掉袁恕。反正当初袁恕在球赛胜利时就应该死去,此刻杀掉他也不会引来羽蛇神的震怒。

  “然而袁恕毕竟是圣城众人皆知的神使,明朝士兵们也处处自称来自‘□□’——也就是天上的国度,阿敦修和大祭司并不敢公开加害。于是大祭司不得已开启了封存已久的玛雅圣瓶,袁恕受到了死亡意念的影响,很快产生了自杀的举措。然而他被索卡救了过来,索卡说她要找妹妹祖卡来帮忙……”

  “没了?”钱宁慧等了一阵子,见长庚还是不说话,不由奇怪地问,“这明显是个坑啊,太坑人了!”

  “这本书的最后几页完全被烧毁了,所以我们猜不到结果。”长庚说。

  “我猜,这里面的袁恕和索卡就是我的祖先,后来索卡找到了那枚平安扣,解除了袁恕的死亡幻想,并和他一起回到了大明。他们虽然结为夫妇,但因为索卡的奇怪身份,袁恕不得不离开南京,带着家人远赴贵州云峰堡屯垦安居,那枚平安扣也就一代代地传了下来,最终到了我的外婆手中。”思索了一会,钱宁慧做出这番自以为合情合理的解释。

  “我不需要你做任何推断。”长庚坐在电脑椅上转过一百八十度,深邃的眼睛正对着钱宁慧,“作为圣城祭司家族的后裔,听了这段有关你血缘来历的记载,你难道没有什么联想吗?”

  “我……”眼看钱宁慧的脸上露出了焦虑困惑的表情,长庚忽然在唇边竖起食指,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不用急着否认。既然死亡瓶注定与圣城祭司家族联系在一起,你迟早能够发现它最大的秘密。”

  “死亡瓶不就是给人心理暗示么,还有什么秘密?”钱宁慧不解。

  “如果袁恕遭遇的仅仅是我告诉你的这些,你不觉得他的遭遇虽然离奇,却绝对谈不上匪夷所思空前绝后么?”

  “古代人见识少,所以夸张一些吹吹牛也是可以理解的。”钱宁慧分辩。

  “不,他没有吹牛。”长庚摇了摇头,“拥有死亡瓶的蒙泰乔家族曾经聘请过许多学科的专家来做鉴定,却没有人能说清死亡瓶的材料构成。甚至有人断言,它建造于公元前四千年或者更早,可是那个时候,地球上根本没有哪个文明能具有这种工艺。”

  “听起来怪神秘的啊。”钱宁慧忽然燃起了兴致,“要是有机会亲眼看一看这个死亡瓶就好了,反正现在我们手里有了平安扣,不怕被它害死了。”

  “肯定会有机会的。”长庚掩饰地笑了笑,往沙发上一靠,掩去了眼中矛盾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