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26章 玉璧的影响 三

第26章 玉璧的影响 三

  在钱宁慧的同意下,长庚又给她实施了几次催眠。但这些催眠的主题,却与以前截然不同。

  由于钱宁慧的内心对长庚已经不再设防,长庚可以轻易地跨过她当年拼命关闭的记忆之门,走进钱宁慧更遥远的过去。

  “你现在就如同漂浮在时间河流中,逆流而上,越往上游时间越早。”看着安然平躺眼睫微颤的钱宁慧,长庚用他催眠师独有的语调慢慢诱导着,“告诉我,你现在看到了什么?”

  “很多泡泡,在身边飞来飞去……”钱宁慧低而清晰地叙述着,“是妈妈,她在吹泡泡,我就去追那些泡泡……它们飞得好高,我追不上……”

  “那就不要追了,我们继续往河的上游漂。”长庚打断了钱宁慧婴幼儿时代的回忆,将她的思绪继续推向记忆的最深处,“现在,你又看到了什么?”

  “水,我被水淹没了……”钱宁慧的语调依然很平静,与她叙述的内容似乎并不协调,“周围都是水,很黑,什么也看不见……不,前面有了一点亮光,水流带着我朝那里去……啊,太亮了!我,我害怕……”

  “别怕,这只是你出生时的记忆。”长庚听出钱宁慧的声音渐渐有些慌乱,连忙安慰她,“不要理会周围,我们继续沿河上溯,然后你会看见更多的东西……”

  “我上溯不了。”钱宁慧沉默了一会,忽然说,“河干了。”

  “河干了?”这个回答令长庚一愣,“不会的,你再往前找一找,每一条河流都有它的源头。”

  钱宁慧的掩藏在眼皮下的眼球快速地转动起来,似乎她真的很听话地在寻找着什么。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长庚的呼吸有些急促,却始终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回答。

  “我找不到。”终于,钱宁慧颓丧地回答,“我不想找了,我好累。”

  “再找找,你一定能找到的。”汗珠从长庚的鼻尖沁了出来,显示在这场催眠中他耗费的精神力并不比钱宁慧要少,“既然已经到达这里了,你一定要把河流的源头找到!”他取出那块溶洞内得到的平安扣,在钱宁慧眼前晃动,“看看这个,你就有力气了。”

  钱宁慧依言睁开眼睛,定定地凝视了一阵平安扣上盘曲的花纹,然后继续闭上眼睛去探索记忆之河的源头,却依然一无所获。就这样反复了多次之后,钱宁慧终于按捺不住地哭了起来:“不行,我找不到,我不要再找了,让我回去,回去!”

  “醒来吧。”每到钱宁慧力竭崩溃之时,长庚自己也坚持不住了。他颓然地坐在地上,伸手抱住作痛的头颅,汗水打湿了他后背的衬衫。

  “对不起。”钱宁慧虽然不知道长庚究竟想让自己回忆起什么,但看到长庚精疲力竭的模样,还是对自己的无能感到内疚。

  “别跟我道歉,那不是你的错。”长庚苦笑地看着她,忽然觉得像她这样懵懂下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然而总有人比他们更为急切。距离那个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安赫尔教授几乎每天都要打电话催问进展,而他的语气,也一天比一天更为烦躁。

  “这次怎么样?”

  “进行了催眠,但是没有更多的发现。”长庚疲惫地回答。

  “又是这样!”电话那头的安赫尔教授不再掩饰自己的不满,“你不是说现在已经取得了她的完全信任,可以随意获取她潜意识中的任何秘密吗?虽然说基因记忆的获取比较困难,但她是圣城祭司家族的后裔,与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你研究了那么多年的玛雅遗本,怎么可能不知道如何激发她的记忆?”

  “对不起,父亲。”面对安赫尔教授的责备,长庚只能如此回答。

  “我不需要听‘对不起’,我需要的是成果,成果!”安赫尔教授截住长庚的话,“刚才蒙泰乔家族的人又来找我了,他们说如果耽搁了日子,他们就要把我以前做非法人体实验的事抖出去,让我再也做不成学术研究!该死的,这个家族从来就是一群恶棍!”

  “我明白……”

  “不,你不明白!这个项目对我来说就像生命一样重要!”安赫尔打断了他,却陡然转换了口气,“加百列,你是我最重视的孩子。你拥有和大天使加百列一样的名字,就拥有掌握人类精神世界的力量,你一定可以做到你想做的一切!对此,你自己有怀疑么?大声告诉我!”

  “没有怀疑,父亲!”似乎已经习惯了安赫尔教授这样的鼓励,长庚下意识地大声回答,“我会证明自己配得上‘加百列’的名字!”

  “既然这样,就继续好好干!”教授顿了顿,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现在是时候给她看那本书了。”

  “可是那样的诱导,恐怕会引起庞杂的联想,反倒侵扰了记忆的准确性。”长庚担忧地回答。

  “时间紧迫,只能用这个办法了。你照我说的做,明天我会问你效果。”教授用难得严厉的语气对长庚吩咐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长庚垂下举着手机的右臂,深深吸了一口气。安赫尔教授当初接下蒙泰乔家族的死亡瓶委托原本就冒着巨大风险,但是他既然愿意赌上一切,长庚自然不会劝阻。事实上,从小到大,安赫尔教授在长庚心目中就是神的地位,他从不会反驳他,从不会违背他,只要安赫尔教授让他做的事情,无论再艰苦长庚也会努力去做。

  只是这一次,似乎有点不一样……长庚心里暗暗觉察到自己的懈怠,似乎宁可用拖延战术熬过那个期限。但出于多年来无条件服从的习惯,他还是接受了安赫尔教授的指示:“给她看那本书。”

  那本书的扫描件,现在就存储在长庚的邮箱之中。

  “西、洋、余、生、记。”钱宁慧对着电脑屏幕一个字一个字吃力地念出书名,不由大惊失色,“不会吧,让我看这本书?”

  “这上面都是中国字。”长庚淡淡地回答。

  “不要把我当文盲好不好,我小学毕业时就认识三千个汉字了!”钱宁慧琢磨着长庚脸上的表情,恨恨地捶了他一拳,“可是这书是繁体竖排无标点,还黑一块白一块的,叫人怎么看啊?”

  “中国古代的书不都是这样的吗?”长庚耐心地解释,“至于书页残缺不全,是因为这本书原本就是兵火里抢救出来的古物,仔细看的话有些熏黑的地方还是能辨认出字迹来的。”

  “我又不是考古学家,为什么要看这个?”钱宁慧噘着嘴抗议,“你真要逼我看,我保证我只要半天就变成躁狂症加斗鸡眼!”

  “原来你们的学校教育中不包括看古书。”经过钱宁慧不屈不挠的斗争,长庚终于顿悟,“怪不得父亲不让我去学校,说那里只会浪费时间。”

  “喂,不要给自己不完整的人生找借口了,安赫尔教授不管在西班牙还是中国,都可以被人控告虐待儿童!”钱宁慧虽然承认长庚在地下室中学来的东西比自己十几年在学校里学的多得多,但这并不能平复她对安赫尔教授的怨念和对长庚的心疼,“比如说,你看过漫画吗——《圣斗士星矢》,《变形金刚》或者《喜羊羊与灰太狼》?”

  “我们不说这个。”长庚避重就轻地绕开话题,“这样吧,我来给你讲读这本《西洋余生记》……”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读的是安徒生童话。”钱宁慧继续闹着玩,“没有童话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我知道我的人生不完整,但我没有时间完整。”长庚打断了钱宁慧,他严肃的表情让她一下子收敛了玩闹的心思,“这本书对你很重要,因为书中的主人公就是你的祖先。如果你想知道你的血管中为什么会流着玛雅人的血,你就应该专心地听一听。”

  “好吧,我听。”钱宁慧点了点头,虽然她知道这本书会揭示她所好奇的许多答案,但看见长庚又恢复成执行程序的机器人状态,她就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和挫败感。

  钱宁慧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带着些抵触的意味将长庚一个人留在电脑桌前。而长庚也没有理会她,只是看着电脑屏幕上PDF格式的影印书页,径直介绍道:“这本《西洋余生记》从目前的情形判断,应该是一个孤本,所以被兵火焚毁残缺之处已经无从弥补。我只能给你读一读遗留下来的部分,其他的就要靠你自己去补充了。”

  “我又不写小说,不会脑补!”钱宁慧气鼓鼓地搪塞了一句。

  长庚仿佛没有听见钱宁慧说什么,轻轻握住鼠标开始把影印件中的文言文口译成现代中文,就是下面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