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24章 玉璧的影响 一

第24章 玉璧的影响 一

  在钱宁慧的记忆中,云峰堡之行无疑是最快乐的一段回忆。哪怕长庚承认,他打着为别人治疗的幌子行挖掘她记忆之实,也没有影响钱宁慧的好心情。即使回到了初冬的北京,她也始终觉得自己身周暖融融的,就像走出天龙洞后长庚为防她感冒而拥着她下山时的感觉。

  相比而言,长庚的心情就没有那么放松。那天回到客栈之后,钱宁慧回自己房间洗澡换衣,长庚则独自走到空无一人的城墙上,拨通了安赫尔教授的电话。

  他故意走得远远的,即使钱宁慧听不懂西班牙语,他也不愿让她知道自己在做例行汇报。

  虽然由于时差,此刻是西班牙的午休时间,安赫尔教授却在第一时间接听了长庚的电话。“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他迫不及待地问出这个问题,显然已经等得有些焦急了。

  “很顺利,在洞中发现了一些玛雅文化特征的文物,证明钱小姐的祖先确实与玛雅人有关。”长庚言简意赅地回答,却有意无意地隐瞒了那枚平安扣的特殊功能。“相关照片我已经发送到您的电子邮箱里了,有进一步发现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告诉您。”

  “实物呢?”安赫尔教授追问。

  “我只带出一枚小玉璧,其余的暂时都留在洞穴内,如果觉得有价值可以随时取出。”

  “干得很好,加百列。”安赫尔教授称赞了一句,随即又严肃地叮嘱,“接下来就是要唤醒钱小姐的基因记忆了,时间有限,你一定要加紧行动。”

  “是。不过……”长庚的声音出现了一丝犹疑,“可是所谓基因记忆毕竟是接近于传说中的东西,您真的相信我能做到么?”

  “基因记忆听起来玄虚,其实就接近于本能,比如人类天生就会吮吸乳汁,小羚羊一出生就会奔跑。根据记载,圣城祭司家族是第四个太阳纪的幸存者,而死亡瓶则是第四个太阳纪的遗物,所以他们天生与它联系在一起,不能用普通人类的标准来衡量——我想这些不用我再跟你重复了吧?”似乎对长庚的踌躇颇为不满,安赫尔教授加重了语气,“所以要对自己有信心,孩子,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是的,父亲。”长庚习惯性地点了点头,“钱小姐现在已经彻底对我拆除了心理防线,我想我能轻易地进入她的潜意识深处了。”

  “很好,一旦成功了立刻通知我,我会亲自与蒙泰乔集团的人前来中国。”安赫尔教授深吸了一口气,“毕竟,我们只有一天的机会。”

  “明白了,父亲。”长庚顿了顿,又说,“不过钱小姐现在想要知道更多信息,我也认为提供必要的背景资料有助于激发她的基因记忆。”

  “嗯,我会把适当的资料发到你邮箱里,你酌情向钱小姐展示。”

  “谢谢父亲。”长庚照例答应下来,结束了通话。

  飞机到达北京机场后,钱宁慧故意问长庚:“你晚上还要住在我那儿?那我要开始收房租了!”虽然舍不得长庚离开,但钱宁慧却觉得等死不如找死,自杀好过他杀,干脆自己问出来。

  “我没别的地方去。”长庚垂下眼睛,低低地回答。

  “那你认识我之前住北京哪儿?地下通道?”钱宁慧笑着抢白。

  长庚没有回答,默默地推着自助推车去领取托运行李,只留下钱宁慧一个人站在原地,仿佛明白了什么。

  她忽然想起了那次她侵入长庚潜意识的情景:空无一人的小镇,酷似长庚的塑料模特和人物形象,墓地里为每一天死去的长庚树立的墓碑,还有教堂神龛上安赫尔教授的塑像……那个时候她还不能理解这些怪异的景象代表什么,现在她却仿佛一个靠近糖果的盲人,虽然还是无法看见,却已经能够伸出舌头轻轻一舔——

  满满都是寂寞的滋味。

  他的唇,应该也带着淡淡的清凉苦味吧,就像掺了薄荷的咖啡。而他的世界里除了教授养父,就再也没有别人,他是否也渴望着有人走近,填满他世界的空虚……钱宁慧肆无忌惮地套用着言情小说里面的句式,直到面前响起一声:“走吧。”

  长庚回来了!钱宁慧吓了一跳,随即安慰自己长庚再厉害也没有读心术,何况就算他看出了自己的情愫又怎样?他既然说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地下室里,想必也没谈过恋爱,自己好歹是有经验的人,主动点也很正常。

  “想什么呢?”见钱宁慧还是有点神不守舍,长庚推着行李车问了一句。

  “啊,我在想……晚上吃什么。”既然下定决心主动,钱宁慧赶紧换上一副贤良淑德的模样,“我的厨艺很不错的!”

  回到青年公寓后,钱宁慧急匆匆地赶赴菜市场,买了一堆鱼肉蔬菜,打算好好地在长庚面前露一手。长庚倒也乖觉,主动跑到厨房里帮忙,穿着流氓兔围裙老老实实低头剥蒜。

  然而菜刚出锅,一阵煞风景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长庚接起来用西班牙语说了一阵,便对钱宁慧说:“我要出去一下。”

  “干什么去,饭还没吃呢!”钱宁慧惊诧地问。

  “抱歉,你先吃吧。”长庚的眼神一黯,终于什么也没说,关上门走出了青年公寓。

  “我等你回来一起吃。”他听见钱宁慧在背后回答,带着小小的固执。

  长庚径直来到位于北京大学附近的酒店式公寓,从电梯直达二十四层,轻车熟路地摁响了2409房的门铃。

  门开了,穿着酒红色睡衣的伊玛笑容可掬地看着他,手里还端着一杯红酒,荡漾的红宝石一般的酒液映红了她娇美的脸庞。

  “庆祝你的成功!”她将长庚放进房间,端起另一杯红酒递给他。

  “找我有什么事?”长庚只是将酒杯在唇边碰了碰,开门见山地问。

  “不是说了庆贺你完成任务吗?”伊玛靠着沙发坐下,从睡衣下面翘起一只腿,脚趾上的红指甲如同花瓣一般鲜艳。她斜睨了一眼长庚,见他还是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不由笑了,“怎么,不相信?”

  “现在说‘完成任务’还太早了。”长庚将杯子里的红酒一口喝干,将高脚玻璃杯放回桌上,“我很忙,有话快点说。”

  “急着走做什么,去陪那个中国小姑娘?看不出你演戏的本事还真强,演得就跟真的似的。”伊玛忽然伸手揽过长庚的脖子,脸贴脸地看着他的眼睛,“或者说,你为了完成教授的任务,自我催眠去爱上她?”

  “那是我的事。”长庚扯开伊玛的手指,后退了一步,“把东西给我吧。”

  “知道你没有那些药水活不下去。”伊玛并不着恼,在长庚面前摊开手掌,“不过你走了这一趟,不该让我也分享一下战利品?”眼看长庚僵持不动,伊玛咯咯地笑了起来,“别想瞒过我,教授可是什么都告诉我了,他知道我对玛雅文物一向很感兴趣。”

  长庚抿了抿嘴唇。养父安赫尔教授一生贡献给了他心爱的事业,从未结婚生子,甚至对女人也缺乏兴趣,偏偏这个伊玛手腕高妙,很快就突破了和教授的师生关系,取得了他的完全信赖。不过在安赫尔教授心中,与其说伊玛像年轻的情人,不如说更像娇宠的女儿。

  “不就是块小玉璧吗,拿来看看怎么了?”伊玛娇笑着,忽地倾身搂着长庚的腰,把手伸进了他胸前的口袋里,“是不是在这里?或者……在这里?”

  “拿去。”长庚推开她四处摸索的手,将贴身携带的平安扣取出来交给伊玛。他深怕伊玛感受到这枚平安扣不同寻常的暗示力,只待伊玛把玩了几秒钟,就猛地伸手拿了回来。

  “很普通的玩意儿,没什么意思。”他把平安扣放回贴身衣袋,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声,“快把东西给我吧。”

  “真小气。”伊玛笑着调侃,“这种东西,地摊上可以买一大堆。”

  长庚抿紧嘴巴,没吭声。他看得出来,伊玛已经受到了平安扣的影响,所以情绪十分愉悦,只是她自己没有觉察到原因。

  其实长庚自己也沉浸在这种力量带来的愉快情绪中,可惜就算在他和钱宁慧欢快地做饭时,模糊的阴影依然蛰伏在角落里不肯完全退去,仿佛提醒着他的快乐记忆无非都是虚假易碎的气泡。

  他伸手揉了揉眉心,心中一时间有些恍惚——自己这一生,究竟是否有过,纯粹的快乐?

  “过来……”一个魅惑的声音忽然在长庚耳边响起,带着让人血脉贲张的温热气息。“今晚留下来吧,我想你了……”伊玛不知何时来到长庚的身边,挑逗地轻舔了一下他的耳垂,“那个疯狂的夜晚,真是令人着迷……”

  平安扣发出的微光似乎穿透了衣服,让长庚轻轻一颤。他记起了那个夜晚——在图书馆地下室昏暗的光线里,他和伊玛滚倒在洒满资料纸片的地板上,是她让青涩的禁欲的他第一次体会到男女欢爱的快乐。那样单纯的肉体的快乐是那么真实,让长庚怀疑自己刚才的思虑都是杞人忧天,他不由自主地轻叹了一声,反手抱住了伊玛。

  他们倒在了沙发上,竭力想要寻找某种更快乐的境地。“吻我……”伊玛微眯着双眼,一边呢喃着一边将嫣红的嘴唇向长庚凑过去。

  “不行不行,重拍,这张我的脸显得太大了!”

  “尝尝看,味道不错吧?”

  “我等你回来一起吃。”

  意乱情迷之间,忽然,一个声音在长庚脑海中响起,虽然不大,却如同火焰一般将他烧得一个哆嗦。眼前又出现了云峰堡城墙上钱宁慧开心的笑脸,厨房里她握着锅铲一脸认真的模样,如同一波波潮水将长庚心中的□□冲刷得一干二净。他一把推开伊玛,攥紧自己的衣领站了起来。

  “怎么了?”伊玛不满地问。

  “我马上就走。”长庚扣好衬衫扣子,恢复成初进门时的冰冷,“把东西给我。”

  “坏人兴致的家伙!”伊玛气恼地转过头,但由于平安扣的残留效果,她很快就嗤地一声笑了起来,“你是怕被那个小姑娘察觉吧?为了完成教授的任务,你可真是苛待自己啊。”

  “她不是小姑娘了。”长庚忽然说。

  伊玛愣了一下,忽然大笑起来:“你不会告诉我,你有点爱上她了吧。你不觉得,这跟狼爱上他注定要吃的羊一样,是个笑话吗?”

  “我不是狼。”长庚分辩。

  “你是不是不重要,但安赫尔教授是,还有他身后的项目赞助人蒙泰乔家族,全是一群垂涎三尺的狼。”伊玛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他们不仅吃羊,必要时还会吃人。”

  眼看长庚不再开口,伊玛笑嘻嘻地从沙发上站起,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皮匣子,打开来,里面是十支装满蓝色药水的玻璃小瓶。

  “就这么多?”长庚似乎有些不满。就算偶尔几天他可以忍住不用药,这些最多只够他维持半个月。

  “教授就寄了这一包。”伊玛撩了撩长发,斜睨着长庚,“估计他怕给多了,你就不会抓紧时间。要知道,距离那个大日子可不远了。”见长庚不说话,她眨了眨眼睛,“你的脸色不好,要不要我现在就帮你注射一针?”

  “不用了。”长庚拎起皮匣,径直走向门口。

  “关于钱小姐的事,想不想听听我的建议?”伊玛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说。

  “你愿意说吗?”长庚停下了脚步。

  “你今晚留下来,我就说。”伊玛笑了,半真半假地说。

  长庚不再回答,打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