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22章 惊人的发现 二

第22章 惊人的发现 二

  这些东西看上去都年代久远,充满了岁月的痕迹,甚至部分有所毁损。其中大部分是一些面具,玉制的居多,造型与死去的外婆脸上所佩戴的面具风格一致,造型古朴奇异,带着远古社会特有的艺术夸张。另外还有几个利用动物的头骨甚至人的头骨作为主体,用绿松石碎片拼贴在骨骼表面后再镶嵌以木雕、羽毛、贝壳和玉珠等制成的头饰,它们是如此庞大而沉重,以至于长庚不禁佩服当年的外婆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才能用瘦弱的身躯将它们全都搬运进幽暗的天龙洞深处。

  掏出手机,长庚将这些面具和头饰拍下照片,然后一件件地仔细观察。没有错,这些东西绝非中国古代风格的傩戏道具,与其猜测它们是贵州本地少数民族特有的巫术用品,不如说……他看了一下手机,果然没有信号无法上网,但是长庚相信自己的判断,这些物品的制造工艺和装饰风格,分明就是古代玛雅文化的祭祀用具!

  远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上的玛雅古国,与中国西南深处的贵州云峰堡,果然存在某种特殊的联系。虽然这个结论是如此明显,但当长庚慢慢检视那些来自远古异域的面具头饰,仔细观察那些绿松石碎片组成的图案和玉石上刻画的花纹时,却没有更多的收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洞厅内始终沉默无声。长庚一直安静地坐在那堆古物前,不甘心地一件件摩挲着,仿佛存心要从中找出湮没已久的秘密。而钱宁慧——

  长庚一怔,猛地抬起头来。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钱宁慧在做什么?

  他转过头,赫然发现钱宁慧已经不在原地!心里霍地一跳,长庚站起身,这才发现钱宁慧不知什么时候沿着钟乳石斜坡爬到了外婆的尸体附近,正呆呆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一根半人高的石笋。此刻她对外婆的尸体不但全无恐惧,脸上竟然还凝滞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在看什么?”这丝笑意比其他表情更让长庚不安,他不由着急地开口询问。

  “看这个。”钱宁慧往身前的石笋指了指。她湿透的衣服还没能靠体温焐干,但她的情绪却很放松,甚至带着愉悦,与先前惊恐畏惧的神色判若两人。

  长庚沿着斜坡爬了上去,顺着钱宁慧的眼光往前看,果然看见面前的石笋上挂着一枚玉璧一样的东西。不过它的形状却比传统的玉璧小了许多,大概只有大衣纽扣大小,吊在一根细细的金属链子上。那链子非金非银,经过几十年依然闪动着纯白色的光泽,也不知是什么金属打造的。

  “这种造型,很像玉器里的平安扣。”钱宁慧忽然悠悠地说,“你刚才问了我很多问题,却没有问我当年在洞里怎么过的,所以我没有来得及给你讲述它。其实我那时虽然已经饿得没有力气了,却还是一直趴在地上,远远地看着它。”

  “因为看着它,我就会忘记肚子饿,忘记害怕,可以平静地在山洞里睡着,就像睡在家里的床上一样。”钱宁慧继续说,“就算是现在我看着它,也觉得心里很平静,很舒服,所以我爬上来,想要离它更近一些。”

  长庚点了点头,忽然一伸手,将那个被钱宁慧称为平安扣的小玉璧摘了下来。“其实原因很简单,”他将手掌在钱宁慧面前摊开,“你难道不觉得,这上面的纹饰和我用来破解死亡幻想的那幅图画很相像?”

  “对呀……”钱宁慧低低地惊呼。她先前一直沉浸在平安扣带来的愉悦气氛之中,倒真忘了仔细分析上面复杂的雕刻究竟是什么寓意。此刻仔细看去,那平安扣表面虽不大,镂刻的纹饰却甚为复杂抽象,只能依稀分辨出一条盘曲的龙或蛇,还有一个戴着复杂头饰的人。另外,平安扣背面还刻着一些笔画圆润的字符,仿佛中国古代的篆刻风格,却一个也无法辨认。

  “你现在闭上眼睛回忆一下,能记起刚才我们一路行进到这里的路线吗?”长庚忽然问。

  钱宁慧依言闭上眼睛,只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心清如水,进洞以来甚至被长庚催眠期间的路线都在这片水域里留下了清晰的倒影,只要她愿意去追寻,一定能看到无数曾被自己忽略的细节。这种奇妙的感觉,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她以前根本无法设想。

  “不要路标,我也能带你出去。”钱宁慧兴奋地回答,“我现在就是一台人体导航仪!”

  “那刚才你坐在这里,有没有回忆起什么事情来呢?”长庚循循善诱。

  “有吧,不过都挺乱的……”钱宁慧微笑起来,“比如小时候妈妈给我买的那条公主裙,和好朋友一起去海边散步,在天文馆看球幕电影,还有……”她忽然住了口,没有把后面那句“和你一起拍大头贴”说出来,“总之,都是挺开心的事儿。”

  “我明白了。”长庚又端详了一阵平安扣,终于在钱宁慧谦虚好奇的目光中开口解释,“如果我猜测不错,这块平安扣和死亡瓶一样,具有潜在的催眠作用。只是死亡瓶让人心中被平生最可怕的经历缠绕,从而萌发出死亡幻想,而平安扣的作用则恰恰和它相反,它激发人们最幸福快乐的回忆和生活的勇气,并搜索潜意识里的记忆作为支持。”

  “所以……”钱宁慧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却又表达不出。

  “所以,当你小时候被困在这里时,虽然没有食物,平安扣激发的求生意识却让你心境平和,摆脱了一般被困者极易陷入的精神创伤和疯狂行为,并以最节约能量的方式存活下去。所以虽然你获救时已经因为严重消耗体内物质而骨瘦如柴,身体和精神却没有受到根本伤害;所以当听见外界的救援声音时,你可以凭借本能,也就是潜意识的指引爬向洞口。”长庚解释。

  “可是,我后来却把这一切都忘记了……”钱宁慧喃喃,“如果这个平安扣真的代表生命和希望,我又怎么会忘记它呢?”

  “大概是你的潜意识觉得,平安扣带来的愉悦已经和其他可怕的经历混杂在一起,特别是宝生的死和他妈妈的诅咒,所以与其把它们全都记住,不如把它们全部忘掉。”长庚停了停,将手中的平安扣小心地放进背包,“何况你并没有把它真正忘掉,当你被死亡瓶的照片影响后,正是你潜意识中平安扣的作用才让你避免了更多的损害。由于实物比照片和记忆的威力更大,现在我相信你已经完全克服了死亡瓶照片带来的心理暗示。”

  “这么说,我已经被治好了?”钱宁慧忽然生出一种依依不舍的感觉,也就是说,长庚很快就要离开她了吗?

  “除非你亲眼看到死亡瓶本身。生和死的力量究竟谁更大,我也不知道。”长庚这话说出来,让钱宁慧的心有一丝活络:好歹他没有像执行完程序的机器人那样,说一句:“谢谢您的使用,再见。”

  “说起来,死亡瓶和平安扣倒像是相生相克的一对儿。”钱宁慧好奇地问长庚,“那你看到平安扣的时候想到了什么快乐的事情?”

  长庚愣了愣,眼中流过一丝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情绪,最终只低低说了一句:“我们下去吧。”

  讨厌,又装没有情绪的机器人!钱宁慧恨恨地跟着他爬下斜坡,心想迟早有一天自己要给他做一次催眠,将他心里的话都问个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