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21章 惊人的发现 一

第21章 惊人的发现 一

  蜡烛熄灭了。没有光,也没有声音。仿佛世界已经毁灭人类已经灭绝,无论怎样寻找都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地底的洞穴,原本就以黑暗和幽闭刺激人们的好奇,也折磨他们的神经。

  “啊!”黑暗里,终于响起一声惊恐的尖叫,那是钱宁慧的叫声。

  “你看见了什么?”长庚的声音,平缓地在黑暗中响起。

  “我什么也看不见……”钱宁慧颤抖着回答,“到处都很黑……”

  “你的同伴呢?”长庚忽然问,“就是和你在一起的小哥哥?”

  “什么小哥哥?我不记得了!”钱宁慧慌乱地恳求,“带我出去……我害怕……”

  “那个小哥哥的妈妈,今天不是来找过你吗?她说——”长庚忽然模仿起先前吃饭时那个袭击钱宁慧的疯女人的声音,“小慧,你不是和宝生在一起的吗?怎么你在这里,宝生去哪里了?”

  “我……我不知道……”钱宁慧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女孩,呆呆地聆听着大人的训诫,好半天才想起来招认一句,“他走了。”

  “他不是走了,是死了。”长庚依旧模仿着疯女人的声音,冷笑着纠正,“可为什么宝生死了,你还活着?是你害死了他,对不对?”

  “不不,不是我……”钱宁慧后退了一步,背脊却重重撞在一根直达洞顶的石笋上,痛得她哭出声来,“我们迷路了,火把也熄了,饿得实在受不了……宝生哥哥忽然就开始大喊大叫,说是要抓住我吃掉,我吓坏了,就躲在一个小洞里面,反正他也看不见我……后来他叫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再也听不到了,我才敢偷偷爬出来……”

  “然后呢?”长庚追问。

  “然后?”钱宁慧仿佛只剩下四岁时的心智,对长庚的问题一时无法反应过来,半晌才抽抽噎噎地回答,“然后我就一直爬啊爬,一边哭一边爬……然后,我就看到了仙女……”

  “仙女在哪里?”面对如此关键的信息,长庚努力保持着语气的平稳,生怕惊扰了沉浸在儿时回忆之中的钱宁慧。

  “仙女就在这个洞里……”钱宁慧想了想,不知该如何描述。

  “仙女长什么样子呢?”长庚又问。

  “我不知道……”钱宁慧瑟缩着,“她一直瞪着我,我不敢看她……”

  “带我去见仙女。”长庚提示着,“想一想你当初怎么找到她的。”

  “有一条河,我顺着河走。”钱宁慧忽然停下了叙述,半晌才轻声说,“听,那是河水的声音。”

  长庚也静默地听了听,却并没有听见别的声音,然而钱宁慧已经窸窸窣窣地行动起来。她弯下腰,伸出双臂在黑暗中摸索着,仿佛窥破了某张地图一般熟悉而轻捷地走向大厅一侧,如同一只在地底畅通无碍的小鼹鼠。

  长庚不敢亮灯,远远地尾随在钱宁慧身后,手中只用一根发出微弱光芒的荧光棒照明。眼看钱宁慧径直钻进了大厅边缘那座宽大的石钟乳瀑布后,长庚没忘了在拐角处迅速放上一红一绿两根指示方向的荧光棒。

  石钟乳瀑布后的缝隙很窄,幸而钱宁慧和长庚身材都纤瘦,才得以通过四岁小女孩曾经穿行过的缝隙。而石缝的尽头,果然出现了一条浅浅的地下河。

  长庚心中略有些放心。根据他在网上连夜查找的探洞指南,只要在溶洞中找到了水流就算是找到了生路,无论沿着哪个支流都可以顺流而下找到主河道,再从主河道走向地表。所以专业的探洞者根本不需要做路标,他们能够按照水流冲刷的痕迹轻松走出复杂的洞穴,而且水源也保证了在洞中生存的时间。

  钱宁慧一直往前走,河水越来越宽,终于没过了河边狭窄的通道。长庚跟在她身后,不得已踏进地下河,虽然河水只没到脚踝,却冷得刺骨。走着走着,钱宁慧忽然脚下一滑,摔进河水之中,长庚伸了伸手想拉她一把,最终却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什么也没有做。

  “妈妈……呜呜,我要妈妈……”钱宁慧像个稚拙的小姑娘一样扑在河水里哭起来,哭了一阵又湿淋淋地挣扎着从水里爬起。她一边抹着眼睛抽泣着一边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在河水快要没到她膝盖的地方爬上了旁边一块巨大的钟乳石。

  若她还是当年那个四岁的小姑娘,现在河水已经没到了她的腰部,需要上岸是必然的。长庚默默思忖着,也爬上那块如同盾牌一样的钟乳石,然后他惊讶地发现——钱宁慧不见了。

  打开头灯,长庚一寸寸扫视过石盾后的地形,很快发现在洞壁下端有一个天然小洞。他试了试大小,刚好可以供一个身材瘦削的成年人通过,于是他匍匐在地上,慢慢爬了进去。

  不出所料,石壁后又是一个宽敞的大洞,洞内鲜少细长竖立的石笋石芽,更多的是适合坐卧的石幔石床,而且由于洞顶有不少潜藏的缝隙直达地表,洞内不仅充满了昏暗的光线,而且空气清新,完全扫去了先前的窒闷潮热之感。加上挨近河道取水方便,这个洞厅果然是一个比较适合人类居住的所在。

  而钱宁慧,此刻正呆呆地伫立在洞中,浑身被泥水浸得狼狈不堪。

  “仙女在哪里?”长庚走近她,照例不动声色地问。

  “仙女在那里。”钱宁慧朝着前方一指,声音中隐含着恐惧,“妈妈说过人死了就会变成仙女,只要我乖乖的,仙女就会保佑我。”

  “那她保佑你了吗?”长庚见钱宁慧用力点头,继续追问,“她怎么保佑你的?”

  “我不知道……”钱宁慧垂下头,惊恐地回答,“反正我一直乖乖地呆在这里,没有吵她……”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靠着一块石头蜷缩起身子,不住地发抖,不知是因为内心的恐惧还是被河水湿透的衣服。这样无助的神情让长庚的心如同被一只手揪了一下,疼得发紧,却依然将问题追问下去:“那后来你怎么出去的?”

  “我听见了爸爸的声音,可是我使劲喊他也听不见……”钱宁慧吃力地搜索着被埋葬多年的记忆,“后来我就一直爬一直爬,终于看见了灯光,然后我就累得睡着了……”

  “那你怎么能找到出去的路呢?”

  “因为我记起怎么进来的了。”钱宁慧自己似乎也有些惊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全都记起来了。”

  长庚轻轻出了一口气,看样子再也无法从钱宁慧四岁的记忆中榨取什么出来了。于是他蹲下身子,轻轻握起钱宁慧的双手,看着她迷蒙空茫的眼睛,低声说了一句:“醒来吧。”

  钱宁慧的手一抖,涣散的视线重新聚拢,落在长庚的脸上。“我刚才就像做了一个梦。”她低低地说着,语声里还带着“梦”中残余的惊惧,可见那段回忆虽然有关逃生,却比死亡更为恐怖。

  “你现在还站在梦境里。”长庚感觉钱宁慧的手一抖,连忙补充,“但是别怕,我和你在一起。”他脱下外套,用它将钱宁慧被河水湿透的身体包裹住,又拂开了她脸上的乱发。

  “嗯。”钱宁慧不由自主地弯下腰,用脸颊蹭了蹭长庚的手掌,似乎要确认他活人的体温。下一刻,她借着长庚的拉力,从地上站了起来。

  “看清楚,那就是你口中的仙女。”虽然已经站稳,长庚依然扶着钱宁慧,似乎要鼓舞她的勇气,“别怕,我猜她就是你的外婆。”

  “外婆。”钱宁慧重复了一声,鼓足勇气望向洞厅前方。只见那里是一面钟乳石形成的斜坡,上面布满了细小的石笋石芽,如同一片小小的树林。而在斜坡之上,却是一个宽大的凹槽,形成了一把天然的宽大座椅。就在那张“椅子”上,一个人正端坐着,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

  那个人穿着云峰堡内女子日常的大襟长袍,由于年深日久,深蓝色的布料已经泛黑,原本五彩精美的花边也开始朽烂,露出衣袖下萎缩干枯的手臂,仿佛悬挂在村民屋檐下隔年的腊肉。然而更可怖的是,那个人的脸上戴着一个奇怪的面具,遮住了她的本来面目。

  在洞穴微弱的自然光线下,面具发出淡淡的绿光,仿佛是用上好的玉石打造。而那个面具的造型却极为古朴,乍一看只是平实地刻画出五官,并无任何雕琢之处,但看得久了却觉得那张平平无奇的面具蕴含着某种魔力,仿佛无声地宣示着某种来自上古的咒语,不懂的人只觉得诡异可怖,懂得的人却能参透无上的秘密。

  毫无疑问,面具后的女人已经死了,死在几十年以前的□□岁月中。可是这根本不能解释当四岁的钱宁慧无意中闯入这个洞厅时,是如何在饥饿与惊骇之中熬过至少二十几个日夜,并最终成功爬向天龙洞的出口。

  见钱宁慧仍旧呆呆地凝望着外婆的身影,长庚默默移开了步子。他在洞厅的角落里发现了几个土坛,那原本是用来盛放食物和饮水的,但早已空空如也。何况就算当年里面还有残存的食物,也早已变质无法食用,不会是曾经救下钱宁慧性命的东西,否则只会给她带来致命的疾病。

  突然,长庚的视线落在一个不起眼的麻袋上。那麻袋材质早已腐朽,用手指轻轻一碰就碎成粉末,上面依稀还可以看到某某公社的字样。他伸手将麻袋扯开,顿时露出里面一堆令人眼花缭乱的物件来。

  看来,自己的推测果然是正确的……长庚将麻袋中的物品一件件在地上陈列好,终于明白当年钱宁慧的外婆为什么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住这些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