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20章 突兀的旅行 三

第20章 突兀的旅行 三

  “你……你开玩笑的吧。”钱宁慧难以置信地摇着头,长庚的话对她而言实在太过荒谬了,“这个洞里,怎么可能有什么影响我的东西?”

  “是的,我原先也觉得这个想法太过大胆,但自从和你的父母谈过之后,我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长庚拿出一个头灯戴在额头上,将装满探洞工具的双肩包背好,朝钱宁慧伸出手来,“无论如何,进去看看总不会错。”

  “你那天出去,是去找我爸妈了?”钱宁慧无端地紧张起来,“他们给你说了什么?”

  “他们给我说了这个溶洞,还说……你进去就会想起来了。”长庚抓住钱宁慧的手,塞给她一把手电,笑着问,“怎么,不相信我?”

  “相……相信。”钱宁慧呆呆地看着长庚的笑颜,只觉得就冲他这个笑容,前面就算刀山火海自己也要跟着他去。何况这个溶洞她虽然模糊地感到恐惧,但既然以前进去过又平安出来了,再进去一次又何妨?

  就在这恍惚之间,长庚已经拉着她的手,走进了天龙洞中。

  这个天然溶洞外面看着洞口不大,里面却曲曲折折恍如一个巨大的迷宫。每当有岔路出现,长庚就会取出一红一绿两根萤光棒,红色指示去路,绿色指示来路,这样就算他们万一转起了圈子,也有足够的指示可以平安出去。有了这种比较专业性的路标,钱宁慧的心总算又安稳了一些。

  洞中空气潮闷,两侧石壁和脚下都渗出水滴,踩上去颇为湿滑。幸而开头一段路途不算太艰险,长庚所带的攀援绳和安全挂钩都没有派上用场。最困难的地方,只要攀住长庚的胳膊,钱宁慧也可以顺利度过。

  这个地方,似乎和自己屡次梦见的那个溶洞颇为相似,那么洞中的那个小男孩,是不是也真实存在过?既然父母对长庚说自己来过这里,那当年她进来的时候,那个小男孩是否也像长庚这样,拉着她的手爬过那些嶙峋的岩石?想起梦中小男孩最后变成干尸一般的可怖情形,钱宁慧好几次想要挣脱长庚的手退出洞中,但她却更害怕自己一旦放开了长庚的手,就再也无法被他牵起。

  因为她知道,他做这一切只是为了消除她的死亡幻想。如果她连自己的过去都不敢面对,又怎么能奢望这个阅遍了世间百态的心理治疗师的……尊重?

  她不愿在他面前懦弱。

  洞里已经完全摒弃了天然光线,长庚的头灯和钱宁慧的手电只能带来影影绰绰的光亮。终于,他们穿越了狭窄的通道,来到一个宽阔的石厅之中。一幅巨大的石钟乳瀑布从大厅侧面垂下,恍如舞台上垂下的大幕,遮蔽了台后更多的秘密。

  相比起钱宁慧参观过的贵州织金洞、龙宫等溶洞公园,这个大厅的石钟乳和石笋造型并不出众,这也是天龙洞未能引来旅游开发的原因。她走得累了,便找了一块干燥平整的石头坐着休息,而长庚在厅内巡视一圈后,也坐在了她的身边。

  “有好几条通道,不知道呆会儿应该走哪一条。”他放下背包,取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递给钱宁慧。

  钱宁慧喝了一口水,觉得那份清甜直浸润进心田里。在这个绝对隐秘的空间里,只有她和长庚两个人,于是她终于壮起胆子提出要求:“给我唱首歌吧。”

  “唱歌?”长庚一愣,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不会。”

  “什么歌都可以,儿歌也行。”钱宁慧推测他常年蜗居钻研催眠术和其他知识,对流行歌曲什么的没有了解,便把要求放得低低的,“像《小星星》、《两只老虎》什么的……”

  “我不会唱儿歌……”长庚的神色有些萧索,就仿佛他从未拥有过普通孩子的童年。不过这种萧索一闪而过,在手电筒昏暗的灯光下几乎没有被钱宁慧察觉。“我只是偶尔在网上听过一首歌,然后记住了几句……”

  “几句也行啊。”钱宁慧拼命鼓励,“我觉得你的声音唱起歌来肯定很好听的。”

  “是吗,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唱过。”长庚略有些羞涩地笑了笑,果真开口唱了起来:

  “那里湖面总是澄清

  那里空气充满宁静

  雪白明月照在大地

  藏着你最深处的秘密

  或许我不该问

  让你平静的心再起涟漪

  ……

  应该是我不该问

  不该让你再将往事重提

  只是心中枷锁该如何才能解脱……”

  他的歌词漏掉了几句,曲调也不是很准,但钱宁慧还是鼓励地鼓起掌来:“伍佰《挪威的森林》!唱得不错,这几句歌词就是给你这种催眠师写的!”

  “嗯,藏在你心里最深处的秘密,就是让你的心门无法敞开的枷锁。”长庚忽然深深地注视着钱宁慧的眼睛,郑重地问,“你愿意把这个枷锁打开吗?”

  “打开了能做什么?”钱宁慧预感到他不同寻常的暗示,紧张地回答。

  “打开你心中的枷锁,我才能进去。”长庚指了指身周寂静的溶洞,“这里,就是离钥匙最近的地方。”

  “你想做什么?”钱宁慧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给你再做一次催眠,就在这里。”长庚关掉手电和头灯,让两人沉浸在一片地底的漆黑之中,“你愿意吗?”

  “上次你都被我反催眠了,难道这一次你就有信心成功?”骤然失去了光线,钱宁慧坐在原地不敢乱动,只是口头上徒劳地挣扎。

  “我靠的不是信心,而是你的信任,信任地不再抗拒我的靠近。”黑暗中无法判断距离,就连长庚的声音,也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接下来,一枚小小的火苗在黑暗中点亮,那是长庚握在手里的蜡烛,“如果你信任我,愿意将回忆的大门向我敞开,就把这根蜡烛吹灭。”

  钱宁慧呆呆地盯着眼前黄色的火苗,又抬头看了看火苗后长庚的脸。他的脸上仿佛镀了一层金粉,平和安详,带着天使般让人心醉的美,于是她点了点头,一口吹灭了蜡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