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19章 突兀的旅行 二

第19章 突兀的旅行 二

  中午的时候,他们在一家小饭馆吃饭,根据老板娘的推荐,点了屯堡的特色菜肴蛋肉卷、腌肉、腐乳黄豆等。坐在石头墙面石板房顶的四合院内,看着身穿明朝服装的屯堡女人,听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古老口音,品着江南风味的传统美食,钱宁慧恍然觉得自己穿越到了几百年前的明朝,而长庚,则是她在这段陌生旅途中唯一的同伴。因为唯一,所以无端地亲近。

  假装玩手机,钱宁慧偷偷调出了刚才和长庚拍的大头合照。照片上的自己笑得一片灿烂,而长庚也配合地笑着,任谁一看,都会觉得是一对幸福的情侣吧……

  “看什么呢?”蓦地察觉坐在对面的长庚直直盯着自己,钱宁慧赶紧关掉了照片。这家伙虽然从未显示过读心术什么的,但难保不能从自己的眼神中看出桃花朵朵,因此钱宁慧警觉地坐直了身子,先发制人地质问。

  “看你……”长庚这两个字一出口,让钱宁慧的心几乎要跳到饭碗里,然而根本没有给她喘气的工夫,长庚已接下去说,“的背后。”

  “背后?”钱宁慧刚想转头,耳中忽然听见了一阵号哭。那号哭的声音模模糊糊,听不出是在念叨什么,唯一能够判断的是,那是一个女人的哭叫,而且声音在不断靠近。

  钱宁慧所坐的位子靠近饭馆的大门,因此只一转头就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门外石板路上的情况。只见一个穿得邋里邋遢的老女人一边哭叫一边朝这边走来,花白的长发凌乱地在她脑后飞舞。而路上行走的当地人显然早已看惯了她,不仅毫无惊讶,甚至还有人开玩笑地给她打招呼:“疯孃,又出来找你儿子啦?”

  “我去下洗手间。”钱宁慧正打量间,长庚忽然站起来,离开了饭桌。

  “哦。”钱宁慧应了一声,转回头来继续吃饭。

  她没有再去关注那个疯女人,却没料到疯女人兜兜转转,竟走到了她吃饭的小饭馆门口,不顾老板娘的规劝阻拦,一心要走进客人落座的四合院里面来了。

  “我找宝生,宝生在里面……”疯女人絮絮叨叨地说着,虽然被老板娘和服务员推搡着往后退,却依然探着脖子往院子里张望。

  “对,就是她!”忽然,疯女人盯住了钱宁慧的脸,蓦地尖声大叫起来。她的力气也随着她的叫声陡然增大,三两下就甩脱了阻拦她的人,没头没脑地朝着钱宁慧的方向冲了过来!

  钱宁慧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疯女人抓了个正着。她呼喊着想要挣脱,那疯女人枯瘦的手却如铁钳一般紧紧箍着她的臂膀,满是皱纹的肮脏的脸几乎要贴在她的脸上:“小慧,你不是和宝生一起出去的吗?怎么你在这里,宝生去哪里了?”

  原本还在拼命挣扎的钱宁慧蓦地呆住了——她叫自己“小慧”,这个疯女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就在这一愣神的工夫,那疯女人抓住机会,一把揪住钱宁慧的头发,将她的脑袋往石墙上砸去,嘴里歇斯底里地吼着:“说,宝生呢?为什么宝生死了,你还活着?是你害死了他,是你害死了他!”

  钱宁慧恐惧地伸手想要将疯女人推开,头顶却传来一阵撕扯头发的剧痛,眼看自己的脑袋就要在石墙上砸个头破血流,她下意识地用自己的全部力气喊了一句:“长庚——”

  这句呼唤恍如咒语,下一刻,她已经被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别怕。”长庚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这一次她不再觉得这声音平淡冷漠,而是带着安抚人心的稳定,于是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察觉到钱宁慧情绪的变化,长庚抱着她没有动,任由她尽情地哭泣了一会儿,这才轻声劝慰:“没事了,都过去了。”

  钱宁慧抽抽噎噎地点头,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哭得如此伤心。她惊魂未定地回过头,看见那个疯女人已经被饭馆里赶来的其他人给拉扯到了一边,口中却依然不依不饶地念叨着“你害死了宝生”、“你为什么不死”之类的胡话。

  “真是怪了,以前疯孃从来不伤人的。”饭馆老板娘抱歉地朝钱宁慧陪着笑脸,“她家男人一会儿就把她领回家去了,姑娘你别怕。另外,你们今天的饭钱就免了,算是我替疯孃道歉。”

  “我们走吧。”长庚轻拍了一下钱宁慧的肩头,却发现她抖得厉害,只好用手臂将她紧紧搂在,这才支撑着钱宁慧一步步慢慢走出了饭馆。

  “我们回客栈好不好?”长庚轻声问。

  “不,我不想去逼仄的地方。”钱宁慧打了个冷战,理不清自己的恐惧从何而来,“我们还是回城墙上去吧。”

  “好。”长庚温柔地点了点头,扶着钱宁慧重新爬上了石墙。看着四周空旷秀美的景色,钱宁慧觉得自己好歹可以透过一口气来。

  “好奇怪,刚才那个疯子竟然会知道我的小名。”钱宁慧坐在石头上,抹去眼角残留的泪水,疑惑地开口,“如果是巧合,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说不定你以前认识她。”长庚不动声色地回答。

  “不可能,我是第一次来这里……”钱宁慧的声音忽然顿住了,再度朝着面前的云峰堡望了望。没错,眼前的情景似曾相识,如果她不是在电视或网上看过这里的简介,那就是——在梦里见过?

  “不确定吗?要不要我给你做一次催眠?”长庚忽然提议。

  “不用了,我以前应该来过这里。”或许因为“催眠”这个词打破了钱宁慧先前一直营造的浪漫气氛,让她心里生出一种反感,她宁可承认那个疯子认识自己也不愿接受长庚的建议。“或许,我小时候爸妈带我来过,只是我不记得了。”钱宁慧为自己解释。

  “没关系,想不起来就算了。”长庚伸出手,将钱宁慧从石墙垛口上拉起来,行若无事地问,“还想不想接着玩?这附近还有个有趣的地方。”

  “嗯。”钱宁慧用力点了点头,长庚手心的那一点暖意,很快就压过了疯女人带来的阴影。

  他们首先回到了客栈,长庚取出一个鼓鼓囊囊的旅行双肩包背上,这才往外一指,示意出发。

  “这里面是什么?”钱宁慧知道这个背包是他在贵阳的时候新添置的,不过那时她负责在火车站买票,也没弄清长庚外出逛了两个小时究竟买了些什么。

  “到时候就知道了。”长庚说着,领着钱宁慧径直走出云峰堡的门洞,然后沿着弯弯绕绕的小路爬上了旁边的山峰。期间他不断用手机上的GPS软件校正着方向,而钱宁慧则轻松惬意地在他身边跑来跑去,尽情享受从高处俯瞰云峰堡的乐趣。她没有问长庚要去哪里,反正只要和他在一起,哪怕最普通的山路都让人愉快。

  “就是这里了。”终于,长庚在一处山岩上停下,将手机揣进了口袋。

  “这就是你说好玩的地方?”钱宁慧疑惑地随着长庚走到岩壁前,发现在一丛开得正灿烂的野菊花后有一个一人多高的山洞。她试探地往洞内走了两步,就听一阵呼啦啦的声音,无数黑影从里面蹿出,越过她的头顶飞出洞去,吓得钱宁慧本能地抱住脑袋弓下了身子。

  “别怕,是蝙蝠。”长庚安慰着,蹲下身在地面上抓了把什么东西,“不信你看这个。”

  钱宁慧睁开眼睛,看见长庚手上是一些亮晶晶的东西,仿佛褐色的沙砾。她忽然反应过来,嫌恶地大叫:“蝙蝠屎!你还不扔掉?“

  “这有什么?”长庚将手中的颗粒洒回地面上,“网上说这东西在中药里叫做夜明砂,病人还要熬来喝呢。”

  “就你会上网查资料!”钱宁慧揶揄了一句,见长庚往山洞深处走了几步,慌忙一把拉住他,“你要进去?”

  “是啊,听说里面景色不错。”长庚轻描淡写地回答,“既然来了云峰堡,不探天龙洞就太可惜了。”

  “我,我不去……”钱宁慧放开他的衣服,后退了两步,“这洞都没有开发过,我们会迷路的。”

  “我保证不会迷路。”见钱宁慧仍然一脸惊惧地盯着自己,长庚笑着打开了背上的双肩包,借着洞口昏暗的光线展示里面的装备:头灯、手电、蜡烛、荧光棒、攀援绳、安全挂钩,甚至还有急救包和净水壶,完全是一副专业的探洞装备。

  “原来你早就准备来这里了。”钱宁慧惊诧,“为什么?”她可不信长庚是户外运动的发烧友,他将她带到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来,肯定有特殊的考虑。

  “我们在中国进行了将近一年的潜意识实验,参与初测的人员有七千多人,只有二百八十七个样本顺利进入到复测。”长庚脸上的笑容不知什么时候收敛了,口气又恢复成平淡的说明模式,“经过各种筛选,有效样本一共十四个,其中除了远在英国的孟家远,剩下的十三人无一例外地打了求助电话。”

  “而你,则是这十四个有效样本中评分最高的,也就是说,你受到玛雅死亡瓶照片的影响最大。”长庚看着钱宁慧,继续说,“可是奇怪的是,你的死亡倾向反倒不是特别高,你自己不觉得奇怪吗?”

  “谁说我倾向不高,我也闹过好几次事故!”钱宁慧莫名其妙地有些不服气,“我曾经梦游打开过煤气,走到窗口边就想着往下跳,还差点被法拉利撞死……”

  “但是和我们拜访过的那些被试者相比,你死亡倾向程度低太多了。”长庚冷静地分析,“我记得你说过,你梦游那次是被手机铃声惊醒的,才没有酿成大祸,但实际上,处于梦游中的人一般不会被手机铃声强度的声音惊醒;而走到窗边想往下跳和心不在焉遇见车祸则更是普通人都有的状况,甚至不能归咎于死亡瓶的潜意识暗示,更何况事实上你根本毫发无损,无论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非常健康……”

  “你的意思是……我根本就没必要要求心理救助?”钱宁慧心里陡然一凉,长庚难道是在暗示——他已经不需要日夜守护着她了吗?那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呆在一起?

  “不,我是觉得,有什么因素阻止了玛雅死亡瓶对你的影响,就像我画在纸上用来给求助者做心理治疗的那个图案一样,甚至比那个的效果更强烈。”长庚说着,忽然伸手向天龙洞深处一指,“我猜,那个东西,就藏在这个洞的深处,就是它赋予了你无尽的生的力量,让你得以逃脱以往一切死亡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