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17章 遗忘的记忆 三

第17章 遗忘的记忆 三

  头痛欲裂,长庚走到宾馆大堂时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坚持。他折过身走进大堂侧面的公共洗手间,将隔间门关上后迅速从随身携带的背包中取出了一管蓝色药剂和一副一次性注射器。

  然而还不等他将药剂注射进手臂的静脉血管,外面忽然响起一片嘈杂,竟是有人大张旗鼓地闯进了洗手间。下一秒钟,隔间门猛地被人踹了开来,两个男人冲着错愕的长庚大吼:“便衣缉毒,举起手出来!”

  “这不是毒品……”长庚刚想解释,膝盖处便被人狠狠踢了一脚。

  “闭嘴,出来!”见长庚没有动,一高一矮两个男人伸手拽住了他的胳膊。

  长庚的体格原本就不强健,加上此刻严重的头痛,几乎毫无反抗就被两个男人押了出来。酒店保安和值班经理闻讯也赶了过来,不断解释长庚并非他们的客人,出现吸毒事件不能算酒店的责任。而来来往往的客人也纷纷侧头瞩目,不少还聚拢过来围观事况。

  照这样下去,万一被钱宁慧的父母看见,只怕一切都会前功尽弃……长庚想明白这点,再也不作抵抗辩解,反倒配合着两个男人对酒店经理说:“一切都是我的个人行为,与酒店无关。”而两个自称便衣警察的男人似乎也不愿多加耽搁,随口向值班经理承诺不做进一步追究,便拉起长庚驱散人群,将他塞进一辆小型面包车中,离开了酒店。

  “你们不是警察。”等车开动之后,长庚忽然淡淡地开口。

  “算你聪明。”坐在他旁边的矮个男人笑了笑,“有人想见你,识相的话就跟我们走一趟。”

  “你看我这样子,能不识相吗?”长庚苦笑了一下,抹了一把额头上沁出的冷汗,虚弱地闭上了眼睛。此时此刻,他只能尽力休息,为应付即将到来的变故储蓄精力。

  面包车七拐八绕,渐渐驶离了灯火通明的街区,在一片黑漆漆的地方停下。两个冒充警察的男人当先走下车,前方是一片废弃的工地,由于没有照明,他们不得不打开了手电。

  当他们将长庚从车内拽下来时,发现这个年轻人已经完全瘫软无力,如果不靠他们搀扶根本无法行走半步。“妈的,怎么真跟犯了毒瘾似的?”矮个男人不满地在长庚背上拍了一掌,长庚却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晕过去一般。

  “怪不得客人说只要赶在他注射以前,抓住他就容易得很。”一旁的高个男人笑了,“不过看这小子弱不禁风的样儿,就算等他注射了那蓝水儿又能怎么样?”

  “或许会变身成……那个他妈的叫什么来着……狼人?”矮个子终于想出了这个名词,不由得意地哈哈大笑。

  他们架着长庚一路往前,绕过工地上废弃的水泥桩子,走进了一间低矮的简易房。这间简易房原本用作工棚,却不知为何没有拆走,里面堆满了碎石烂砖。两个男人将长庚架进房内后,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将长庚捆了个结实,又将绳头系在一根架梁用的钢管上,确保长庚再也挣脱不开。

  “要见我的……人呢?”见两个男人转身就要离开,躺在地上的长庚虚弱地问了一声。

  “你他妈的还真信有人要见你啊?”矮个子男人笑骂了一句,“人家只花钱让我们教训你,没揍你一顿算是可怜你小样儿了。”

  “居然还能出声,那还是要保险点。”高个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卷胶带,撕下一截蹲在长庚身边。

  “没错,客人说过要小心和他说话,最好也别看他的眼睛。”矮个子见同伴将长庚的嘴巴用胶带封死,又提醒了一句,“送佛送到西,干脆把他的眼睛也封了。”

  “嗯,客人是说这小子有些邪乎。”高个男人手一动,见长庚紧闭的双眼一颤,似乎立刻就要睁开,慌忙一把捂住他的眼睛,又扯下一截胶带封了上去。“趁这里清净好好想想,你他妈的到底得罪了谁。”他假装好心地提醒了一句,检查了一下长庚封口蒙眼,五花大绑,绝无逃脱的可能,这才放心地站起来,和同伴想要离开这漆黑寂静的简易工棚。

  轻轻松松就赚到了客人承诺的一万块钱,两个街头混混心中都是一片欢喜。

  然而还没等他们走出房门,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就像飓风来临前海水的低鸣,又像成群结队的杀人蜂从身后袭来,更像上古部落里巫师绵长的吟唱,那是——长庚从鼻腔内发出的哼声!

  “鬼哼什么,信不信老子把你的鼻子也封住!”高个男人心烦意乱地吼了长庚一句,却莫名其妙地没有动手,只是与同伴急匆匆地离开了工棚。

  他们钻进开来的小面包车内,长庚刚才的哼唱声仍然一直萦绕在脑海内,就算明知道距离已远不可能再听得见,两个男人还是觉得长庚就近在咫尺。“邪门!”坐在方向盘前的高个男人下意识地用手在耳边扇了一下,发动了引擎。

  面包车一路奔驰,很快就驶离了那片废弃的工地。“按说这一笔生意做得挺容易的……”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矮个子咂了咂嘴,“可是我怎么还是觉得……靠!……”

  他话音未落,面包车已是一个急刹,堪堪躲过了一辆装满建材的重型卡车,不过因为习惯性没系安全带,两个人的头都重重地砸在挡风玻璃上

  “你丫的开的什么车?”副驾上的矮个子揉着额头怒骂,“我们刚才差点就没命了!”

  “我他妈的怎么知道!”开车的高个儿没好气地回答,“刚才那个小子的哼哼声一直在我耳边转啊转,就跟和尚念经一样烦人,老子怎么还能够安心开车?”

  “原来你也听得见?”矮个子惊讶地附和,“我也是,一直觉得那小子的声音跟着我们,而且哼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烦得老子好想砸东西揍人!”

  “算了,我不开车了,再开下去准出事。”高个子颤抖着手,勉强把面包车停在了路边,立刻抱住了脑袋,“见鬼,那声音好像越来越大了……不行,我要疯了,这鬼声音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消停?”

  “齐哥,我们不会是惹到不该惹的人了吧?”副驾座上的矮个子也是满面痛苦难忍的神情,“要不那客人怎么会叮嘱我们不要听他说话,不要看他的眼睛?”

  “可他没说要把鼻子也封住!”被称为“齐哥”的高个儿烦躁地大吼。

  真要连鼻子都封住那小子就活不成了,自己虽然是拿人钱财□□,但杀人的胆子倒还没有……矮个子的心里刚闪过这个念头,耳边嘤嘤哼唱的声音就压倒了他的神智,让他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抱住脑袋,指尖用力抵住头皮,下意识地想要把那个哼唱的声音给抠出来。而他身边的齐哥,则已经不受控制地用脑袋砸着车窗,似乎这样就可以把那个深藏在脑中哼唱的人撞死。

  “不行了,快给……给那个客人打电话……”高个子齐哥嘶声喊道。

  “好……”矮个子强忍着歇斯底里的烦躁,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好不容易拨通了电话:“喂,是明少吗?……我们已经办妥了……不不,不是说钱的问题……那个,我们好像中邪了……对对,眼睛和嘴巴都封住了的……不行了,再过一阵我和齐哥都要疯了……好好,就这样……”

  “到底要怎样?”见同伴拖拖拉拉说了半天,齐哥已经不耐烦地吼了出来。

  “明少说,去放了那小子。”矮个子喘息着说,“钱他照付。”

  “妈的不早说!”高个子齐哥气愤地撞开车门,连车也来不及锁,和同伴撒腿往那个废弃的工地跑去。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电话那头,被称为“明少”的少年抿紧了薄薄的嘴唇。虽然是在室内,他依然带着戴着一副墨镜,只略出白皙秀气的鼻梁和下颌。“蒙住了眼睛和嘴巴依然可以给人造成幻觉,他的力量果然不容小觑。”后面这句话,他是用英语说的。

  “所以我才建议你先试探一下加百列的底细,这样才好计划未来。”坐在一旁沙发上的拉丁美女伊玛笑着点起一支烟,“不过加百列深不可测,恐怕连一手培养他的安赫尔教授也不够了解。”

  “那你说的蓝色药水又是怎么回事?”少年有些怨怒,“就算他没有注射,照样可以使用精神力!”

  “但会吃力很多,对自身的损害也会更大。”伊玛胸有成竹地笑着,“据我猜测,因为加百列小时候安赫尔在他身上进行的精神实验太多,才造成了加百列的头痛症状。”

  “拔苗助长?”少年讥讽地用中文概括。

  “说不定是安赫尔故意的,可以在客观上造成加百列对他的驯服依赖。”伊玛继续说,“所以我们还是能在这方面找到突破口。”

  “比如说……换掉那个药水。”少年停顿了一下,忽然笑了笑,“不过这就要靠你了。”

  “没问题,谁让我们是合作关系呢。”伊玛爽快地吐出一个烟圈,“不过,还是先等他把最重要的事情办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