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15章 遗忘的记忆 一

第15章 遗忘的记忆 一

  走出尹浩所在的军区大院,钱宁慧觉得自己的腿依然有些软,那是一种劫后余生的紧张和后怕。

  “你刚才太不负责任了,万一我弄砸了,岂不是害人害己?”想起给尹浩催眠到关键之处长庚却将烫手山芋扔给自己的恶劣行为,钱宁慧恨不得在他身上咬几口出气。

  “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你这方面有天赋。”长庚回答。

  “真的吗?”钱宁慧没想到他居然会表扬自己,顿时飘飘然了一把。不过她随即反应过来长庚是海外侨胞,估计把老外那套虚伪的赞扬学了个十足,顿时警醒:“不会吧,你以为夸我两句我就会傻呵呵帮你们做事?要知道中国人民都很有节操的,我坚决要求付工资!”

  “我说的是真的。”长庚这一次的神色倒颇为认真,“你刚才转动了那张纸上的图像,效果就比我昨天静止呈现给被试者看要好。现在我明白,这个图案为什么都雕刻在圆形的玉器上面了。”

  “莫非你以前没使用过这个图案?”钱宁慧奇怪地问,“那你怎么知道它有助于破解死亡幻想?”

  “是孟家远发现的。”长庚回答。

  “孟家远?”钱宁慧惊诧了,“你居然认识他?”

  “以后再告诉你。”一旦钱宁慧想要探究更多,长庚立刻就恢复成油盐不进的扑克脸,“至于‘以后’是什么时候,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我的什么表现?”钱宁慧迷惑了。

  “对于催眠术的掌握程度。”长庚再度从手机中调出下一个受访者的资料,“我之所以要让你一起去拜访被试者,就是为了让你尽快掌握催眠的方法。尹浩只是个开始,接下去我会给你更多的实践机会。”

  “我干嘛要掌握催眠术,我又不做催眠师!”钱宁慧本能地抗拒这个强加的任务。

  “你必须掌握。”长庚的口气难得地不容抗拒,“因为我不能给你催眠,只能让你通过自我催眠打开紧闭的记忆之门,破解玛雅圣瓶的蛊惑。

  钱宁慧愣了愣,但是下意识地坚持反驳:“你催眠不了就得让我自己来吗?让你老爸派个更厉害的人来代替你不就行了?”

  “没有比我更厉害的人。”长庚脱口而出。

  “不知羞!”钱宁慧嘲笑,“你没有和人比过,怎么知道?”

  “那倒是。”长庚点了点头,眼神忽然有些怅惘,“也许是有人比我更厉害的。”

  “一山更有一山高,这句中国古话知道吗?”钱宁慧终于占了一回上风,不由有些得意洋洋。她率先钻进路边停下的的士,冲着长庚意气风发地问了一句:“下一个住址是哪里?”

  也许是因为长庚的心理暗示,也许是迫于去除自身死亡幻想的压力,钱宁慧学习催眠术果然进步迅速。接下来的两天内,她跟着长庚又拜访了好几个被试者,对于催眠和解除病例的心理症结也有了不少新的体会。

  但是钱宁慧却没能再找到那种久违的得意感,甚至不敢再轻易嘲笑长庚。她发现无论她进益多快,长庚总是有层出不穷的本事隐藏在后面,她的进步并没有拉近他们在这个领域类的距离,似乎长庚就是根地平线,无论她跑得再快,也永远遥不可及。

  也许长庚是对的,他的催眠术造诣独步天下。如果不是因为担心给她造成心理损害,他早就可以强行打开她封闭的记忆之门了。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钱宁慧口头上却不肯示弱:“有本事你再给我催眠一次,我正好可以再钻进你的潜意识里,把关于玛雅死亡瓶的底细都摸清楚。”

  “会的。”电梯门打开,长庚挡住门让钱宁慧先出去,言简意赅地回答。

  “哟嗬,挑衅是吗?”完成了今天的拜访,刚在外面的西安餐馆里灌饱了羊肉泡馍,钱宁慧此刻有的是精神闹腾,“那一会儿就来,你敢吗?”

  “不敢看到过去记忆的,恰恰是你。”长庚回答。

  “跟你说过多少次,我根本没什么可挖掘的秘密。”钱宁慧莫名地感到委屈,在青年公寓的走廊上拔高了嗓音。然而她的声音蓦地顿住了,慌乱地回头确认了一下长庚的位置,压低声音叮嘱了一句:“呆会不管我说什么,你都得配合我!”随即大步朝前面奔去,口中大叫了一声——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此刻站在公寓防盗门外的,是一对五十来岁的中年夫妇。他们看见钱宁慧到来,脸上都露出了慈爱的笑容,而钱妈妈的眼睛,更是向钱宁慧身后的长庚多打量了几眼。

  “我们报团去日本旅游,在北京转机,晚上没事就来看看你。”钱爸爸一副要给女儿惊喜的得意神色,晃了晃手中的大包,“看,里面都是你喜欢吃的。”

  “好呀好呀。”钱宁慧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暗叫苦。父母都在等着她开门,可她却知道房间里很多地方都留着长庚的痕迹:睡衣、拖鞋、毛巾、牙刷,还有晾在阳台上的换洗衣服……这一切,该怎么跟父母解释?要知道他们看上去随和,实际上却是观念最保守的那种类型,肯定不能接受什么未婚同居之类的现象。可如果跟他们说实话,有关死亡幻想的话题又绝对会让他们寝食难安,白白打乱他们的平静生活……

  “小慧,怎么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就在钱宁慧纠结万分之时,好奇的钱妈妈已经笑眯眯地盯着长庚问了出来。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钱宁慧心慌意乱之下打开门锁,脱口说出一句话:“他是机器人!”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钱爸爸不满了,一边责备钱宁慧一边拉开了公寓门。

  “你们好,我是机器人加百列。”长庚忽然平平稳稳地开口,还伸出手和钱爸爸握了一下。

  “你真是机器人?”钱爸爸震惊了。

  “我是有机芯片高仿真人工智能机器人,还处于研发调试阶段,很高兴认识你。”长庚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而钱爸爸和钱妈妈则惊讶地对望了一眼。

  钱宁慧转过脸去捂住嘴巴,才没有“噗”地一声笑出来,心里却恨得发痒。可恶的长庚,她不过就说了一句让他配合,他就故意“配合”成了这个样子!这下好,弄得她骑虎难下了。

  “小慧,他真的……”钱妈妈撇下长庚,过来搂住女儿,眼中满是讶异和关切。

  “是啊,他是西班牙萨拉曼卡大学刚研制出来的。我们单位不是高科技企业嘛,所以帮着做一下全天候测试,这周刚好轮到我。”钱宁慧怒瞪了一眼长庚,心说“你要装就让你装个够”,索性顺着他的话演绎起来。

  “你怎么证明他是机器人?”钱爸爸瞄了一眼仍旧摊在沙发上的枕头和枕头上叠得整整齐齐的男式睡衣,表情严肃地问。

  “加百列,证明给他们看看。”钱宁慧恶作剧地将皮球踢给长庚。

  “我内嵌了八种语言的操作系统,无论你们用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汉语、日语、德语还是玛雅语发出指令,我都可以听懂,也可以进行及时口译。”长庚继续面无表情地用平板的语调叙述,“另外,我的蓄电池内只剩下10%的电量了,请允许我现在就去充电。”

  “哦,快去吧。”钱妈妈赶紧点头,钱宁慧则得寸进尺地加了一句,“充电前请先打两杯水过来。”

  “是,主人。”长庚果然倒了两杯水放在钱爸爸钱妈妈面前,平板地加上一句“请慢用”,然后走进钱宁慧的卧室关上了门。

  “哎……”钱宁慧刚想阻止,却也发现这间单身公寓没别的地方可躲,总不能让他一直呆在厨房或者洗手间吧,那也太虐待机器人了。于是她赶紧转回头,笑眯眯地去开父母带来的大包:“我看看你们给我带了什么好东西……呀,麻辣豆干和牛肉干!这个牌子的我最喜欢吃了……”

  她故作兴奋地念叨着,心里却一直在等着父母追问长庚的情况。偏偏他们再也不提到长庚,反倒开始问她工作顺不顺利同事关系好不好之类的问题,就像是根本没有长庚这个人存在一样。而钱宁慧也不敢主动提到长庚,不敢告诉他们自己因为死亡幻觉丢了工作,只好假装自己一切如常,费尽心思地应付着父母的问题。

  “如果不行就回去吧。贵阳虽然比不上北京,找个工作也不难。”钱妈妈忽然说。

  “什么?”钱宁慧刚想表达不满,钱爸爸已经接过话头,“小慧不是工作得挺好的嘛,你说这个干什么?”

  “干什么?我自己的女儿,当然是放在身边才放心!”钱妈妈有些恼怒地盯着丈夫,“你看孟家远,有出息吧,结果去了英国就懒得和家里联系了,真是不懂事!幸亏当初小慧没和他好上……”

  “孟家远怎么样了?”钱宁慧赶紧打岔。

  “就那样。”钱妈妈一副不满的模样,“除了刚到英国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后面就只偶尔发发邮件,短得只有一两句话那种,还都是要钱的。他爸妈都气死了,却又不能不给。”

  “听说资本主义国家黄赌毒挺猖獗的,别染上什么才好。”钱爸爸忽然说。

  “不会吧,他从小到大都是我的榜样呐……”钱宁慧虽然这样说,心里还是有点犯嘀咕。她后来良心发现,在MSN上给孟家远回复了留言,但对方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们明天一早的飞机,现在得回宾馆了。”闲聊了两个小时后,钱爸爸带头站起来,“那个机器人呢,不来送送我们?”

  “加百列,你充好电没有?”钱宁慧推开卧室门,朝里面唤了一声。

  “好了。”长庚乖乖地走了出来,低眉顺眼地问,“主人有什么吩咐?”

  “送我们下楼。”钱爸爸说。

  长庚点了点头,果然帮忙打开门又摁好电梯,不声不响地护送着钱宁慧一家三口下楼。

  出了电梯,钱妈妈和钱宁慧走在前面,讨论从日本带什么礼物回来,而钱爸爸则默默无言地和长庚走在一起,趁钱宁慧和妈妈聊得兴起,迅速塞给长庚一张卡片。

  送走父母,钱宁慧回到公寓走进洗手间,直到这时长庚才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卡片。那是酒店常见的联系卡,上面除了印有酒店的地址和电话,还有一行匆匆写下的字:139xxxxxxxx,今晚一定要给我电话!

  用手机拨通卡片上的号码,长庚不声不响地离开了青年公寓,没有让正在洗澡的钱宁慧觉察。经过白天的两个催眠案例,熟悉的头痛并没有因为一个多小时的休息而消失,反倒越来越尖锐。然而长庚不敢进行例行注射,因为安赫尔教授专门为他配置的药剂虽然能够缓解精神力损耗带来的头痛,却势必引来一场深重的睡眠。

  但是钱宁慧的父母明天一早就要坐飞机离开,长庚耽搁不起今天晚上仅剩的几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