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12章 类似的案例 三

第12章 类似的案例 三

  长庚似乎早已料到,扔下纸张伸臂接住了田原,将她放在沙发上。“现在,醒过来吧。”长庚说。

  下一刻,田原刷着防水睫毛膏的眼睫开始颤抖起来,慢慢睁开了眼睛。

  “感觉怎么样?”长庚微笑着问,“你看,你把小宝藏起来的东西都找出来了。”

  “还好……”田原盯着那一堆卡片和玻璃球眨了眨眼睛,似乎自己丢了什么东西却又想不起来,疑惑地问,“奇怪,难道我请你们来,只是为了找到小宝那些不值钱的玩具?”

  “不,你说你有自杀倾向,所以想和我们聊聊天。”长庚面不改色地回答。

  “哦,大概是我这些日子太烦闷了。”田原说到这里,展颜一笑,又恢复了初见时颠倒众生的自信舒展,“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谢谢你。”

  “没什么,只是轻微的产后抑郁症,刚才我给你做了催眠减压,以后多出去晒晒太阳多运动,就会没事的。”长庚说到这里站起身来,“那我们先走了,如果你以后还有什么不适,请继续给我们打电话。”

  “别急着走,我一会儿给瑞福楼订个座,晚上一起吃饭吧。”田原殷切地挽留。

  “真的不用了,告辞。”长庚有些急切地开门走了出去,而钱宁慧则匆匆跟着长庚跑进了电梯。

  “你为什么要消除她的记忆?”等到电梯向下降落,钱宁慧终于宣泄出自己的不满,“就算你是为了根治她的心理创伤,你也没有权利替她做主删除记忆!你毕竟是人,不是神!”

  “谢谢你的提醒。”长庚面无表情地回答。

  “我知道你为什么能治得好别人,却治不好我了。”钱宁慧恨不得狠狠踩长庚一脚,好让他对自己能够有一点表情,“如果我这些天不小心就死了,那也是因为你渎职造成的!”

  “对不起,对你的症状我确实无能为力。”

  “不,是你不用心给我治!”钱宁慧继续血泪控诉,“催眠和消除死亡幻想主要靠你的眼神、表情和语言的诱导对不对?可你根本不正眼看我,对我漠无表情,死样活气,根本就是没有用心给我治!难道是……”她忽然住了口,因为这个时候电梯半途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因为有外人在,电梯内两个人不便开口说话,可是等走出电梯后,钱宁慧刚才好不容易积累的气场却又消散了。她只是气鼓鼓地加快脚步,赶在长庚身前走向了公共汽车站。

  “别闹了,一起打的。”这一招果然有效,长庚追了上来,无奈地解释,“我确实是拿你没有办法。”

  “不是的,你对田原的态度比对我亲切多了!”钱宁慧对这个没有职业道德的心理治疗师怒斥,“你就是看人家田原长得漂亮,连她一开始吹嘘自己在西班牙旅游,说了那么多常识性错误你都不反驳!”

  “我无法反驳。”长庚皱眉,“因为整个西班牙除了父亲居住的小镇,我哪里都没有去过。何况——”他顿了顿,还是说了出来,“我在西班牙的十多年,几乎一直住在地下室里。”

  “真的?”钱宁慧愣住了,“你……”

  “再说,谁说你不漂亮了?”长庚打断了钱宁慧,以一副大人教训小女孩的模样说,“你只是化妆技术不如田原,犯不着嫉妒她。”

  “瞎说,我干嘛要嫉妒她?”钱宁慧嘴上不承认,却只能不甘地噘了噘嘴,跟着长庚坐上了出租车。

  “双榆树,青年公寓。”听长庚报出地名,钱宁慧一愣,“这不是我住的地方吗?你不打算再去访问病人了?”

  “嗯。”长庚淡淡地应了一声,没有更多的解释。

  “你的精神不太好。”钱宁慧观察着他的侧脸,“催眠是个很耗费精神的事吧?”

  “只是有些饿了。”长庚说。

  “哦,那你一会儿先上楼休息,我去打包点吃的当晚饭。”钱宁慧见长庚脸色有些发青,不敢再多说什么,等到下了车就把钥匙给了长庚,自己冲到一家批萨店买了两个批萨一包鸡翅,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大门没锁,洗手间却是关着的,显然长庚正在里面。钱宁慧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长庚出来,不由有些着急地隔着门喊了一声:“你没事吧?”

  “来了。”原本靠墙坐在洗手间地上的长庚猛地睁开眼睛,迅速地收拾起身边装着蓝色药水的玻璃瓶和注射用具,将它们塞进自己的手提箱里。然后他用冰凉的自来水洗了洗脸,强行将脑中的昏沉感驱散,这才走出了洗手间。

  “我还以为你掉进马桶里去了呢。”钱宁慧说出这句话后才意识到不雅,吐了吐舌头,“快吃吧,都快凉了。”

  “谢谢。”长庚拿起一块批萨,虽然仍旧毫无胃口,却逼迫自己一点一点吃下去。

  “对了,我一直想问你,”见长庚精神好了些,钱宁慧挑起话头,“那些被藏在屋子各个角落里的玩具,是不是田原自己藏起来的?”

  “能想到这点,算你资质不错。”长庚点了点头,“实际上田原有轻微的精神分裂症状,她自己一直在扮演着那个失掉的孩子,然后折磨自己。如果不及时救治,她以后会真的疯掉。”

  “所以你才选择消除关于那个孩子的记忆……”钱宁慧觉得自己有点原谅长庚的举措了。“那么,这上面画的是什么?”她从沙发上拿起一张纸,正是先前长庚消除田原记忆时使用的。

  “你觉得画的是什么?”长庚反问。

  “好像是一个人从一只怪兽嘴巴里爬出来,旁边还有一些篆刻一样的符号。”钱宁慧刚才已经研究了半天这幅画,发现它是用签字笔画在一张撕下来的笔记本纸页上的,而那个人和那个怪兽的造型都非常奇特,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

  “这是我在大英博物馆从一枚玛雅玉盘上临摹下来的。”长庚审视地盯着钱宁慧,“你看了以后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吗?”

  “没有。”钱宁慧赶紧摇头,她才不要长庚借机消除自己某段记忆什么的。

  长庚没再说什么,只默默地和钱宁慧将批萨和鸡翅吃了个干净。然后他从行李箱中取出一套睡衣,毫不掩饰自己的疲惫,走向洗手间:“那我先去洗澡了。”

  “喂喂,你干什么?”钱宁慧吓了一跳。早上长庚将手提行李箱放在她公寓里时,她以为他不过是暂时存放就没说什么,这会儿看他的架势,竟是要在她这里过夜!虽说现在社会风气已经开放了许多,可中国毕竟比不了西方资本主义的西班牙,她是万万不能接受长庚在这儿蹭地方睡的!

  “我睡客厅。”长庚简洁地回答。

  “不行,晚上有人约了来看房子的,我在网上招了合租!”钱宁慧看着长庚疑惑的眼神,气得一个靠枕就扔了过去,“是女生!”

  “跟她说不用来看了,我要住这里。”长庚见钱宁慧不动,伸出手来,“要不我来给她打电话。如果你不愿意承认我要住这里,我就解释说你有梦游症,还有自杀倾向,让她自己决定来不来。”

  “长庚,加百列,你这个混蛋!你的外国老爸没钱给你住店吗?”钱宁慧将剩下的两个靠枕也接连扔了过去,气得跳脚。亏她一开始还以为这人是个行为古板却心地纯良的海外侨胞机器人,却没想到他原形毕露后竟是这么腹黑!

  “我只是履行诺言,在激发你的潜意识前时刻保护你没有性命之忧。这也算是职业道德吧。”长庚说着,关上洗手间打开了淋浴器。

  听着哗哗的水声,钱宁慧站在客厅里,欲哭无泪。

  青年公寓对面的马路拐角处,一个戴着墨镜的少年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望着钱宁慧房间窗户亮起的灯光,嘴角轻轻抽动了一下。

  “那句中国话怎么说来着?”身材高挑的伊玛出现在少年身边,用英语笑着问,“螳螂和鸟什么的……”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少年回答着,冷冷地补充了一句,“不过螳螂都知道为自己捕食,他却只是安赫尔一条忠心的狗罢了。”

  “狗倒不一定,安赫尔叫他‘加百列’,那可是大天使的名字。”伊玛依然笑得妩媚。

  “加百列?那安赫尔是不是还养了其他十一个分别叫拉斐尔米迦勒什么的家伙?”少年藏在墨镜后的眼中现出一丝揶揄,“别惊讶我对你们天主教的熟悉程度,这种天使的设定好多漫画和游戏里都有。”

  “没有,安赫尔只有加百列一个养子。”伊玛说,“而且好像这个名字也不是安赫尔取的。”

  “不是安赫尔取的,那就是‘那个人’取的了。”少年轻轻咬了咬牙,“长庚、加百列……取这样的名字,‘那个人’的野心可真是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