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11章 类似的案例 二

第11章 类似的案例 二

  “你有确实的证据吗?”长庚并没有急着否认田原的叙述。这个女人头脑很聪明,逻辑也很清晰,如果她说的不是事实,只能说明她不是个好对付的病例。

  “有。”田原顿了顿,似乎在整理自己的思路,“小宝一直都很乖的,最近却经常无缘无故地哭闹,而且他一哭起来,就……”她叉开手指在脸部比划了一下,“就哭得青筋暴露,面红耳赤,那个样子是你们想象不出的狰狞,就像……就像以前那个孩子被强行打掉的时候那样挣扎和痛苦……”

  “你并没有见过以前那个胎儿,是吧?”长庚问。

  “是的,我那时候怎么会有勇气去看?但是后来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医生说,她把一个胎儿强行引产后,发现那个孩子的手心里抓着一小块肉,那是孩子临死时痛苦不堪从自己身上抠下来的……所以那个医生马上辞职了……”田原说到这里,看了一眼面露惊恐不忍之色的钱宁慧,“小妹妹,你没有做过母亲,或许理解不到这种锥心之痛,所以我想以前那个孩子是要通过小宝,一遍遍地给我展示他的痛苦……”

  “还有其他证据吗?”长庚轻轻地问。

  “有。”田原缓过情绪,继续说,“小宝有时候会无缘无故地盯着屋子的某处虚空看,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或者哭了起来。都说小孩子比大人通灵,更容易看到大人看不见的东西……另外,小宝玩的玩具也常常会无缘无故地消失,有时候就在我和保姆的眼皮底下,两个玻璃球就变成了一个,而他也没有任何吞咽异物的迹象……”

  “哦。”长庚垂着眼睛,似乎有点兴味索然,“这件事对你的压力很大吗?”

  “当然大,难道你不觉得那个孩子是来报复的?”田原似乎被长庚这个问题激怒了,“他的力量太弱,无法直接伤害成年人,所以只能附上小宝的身,抢夺小宝的玩具,然后他迟早会害死小宝,以此作为对我的报复!”

  “如果真的是这样,你打算怎么做呢?”长庚依然平心静气地问,“有没有想过找法师来收了他?”

  “收了他,收谁?”田原猛地高声反驳,此刻她不再像个游刃有余的交际花,而是只拼命张开翅膀保护鸡雏的母鸡,“你让我找法师收了那个孩子?不不,我已经害死过他一次了,怎么还能害死他第二次?其实我知道他想要什么,他只是想要找妈妈,想要我像疼小宝一样疼他……我想好了,如果不能让他满意地离开小宝,我就死了去陪他!反正我这辈子该享受的全都享受过了,也没什么可遗憾的!”

  “这个女人是真的疯了。”钱宁慧用眼神告诉长庚。

  然而长庚不为所动,连看向漂亮妈妈的眼神都还是一贯地倾慕和专注。“你确定小宝的玩具丢失时,你一直在照看他吗?”

  “是的,比如昨天保姆在做饭,我就陪他坐在地毯上玩,结果虽然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认知卡片还是丢了一张。”田原笃定地回答。

  “那这样吧,我可以给你催眠,让你看到真相。”长庚建议。

  “能看到‘他’吗?”田原陡然一震。

  “不能,只能看到被你忽略的东西。”长庚解释,“就比如上个星期你在超市里浏览过若干商品的标价,现在你几乎全都忘记了,但那些数字却全都保存在你的潜意识里。”

  “好吧,无所谓,反正我也没试过催眠。”田原捋了捋额发,随意地将手中的烟蒂扔进烟灰缸,像一只慵懒的猫一样往沙发上一靠,那种天然的优美和颓废让身为女人的钱宁慧都心中一动。

  “首先,闭上你的眼睛……”长庚果然开始催眠,却不忘了转头看向钱宁慧,小声叮嘱了一句:“学着点。”

  “哦。”钱宁慧无好奇地观察着,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首先,闭上你的眼睛,让你的心灵像扫描器一样慢慢从头到脚扫过你的全身,心灵扫描到哪里,哪里就开始放松……”长庚说这些话的时候,整个房间里安静得再无一点别的声音,就连钱宁慧也屏住了呼吸,深怕打搅到一丝一毫。

  “慢慢地有规律的呼吸,把空气深深地吸进去,再缓缓地吐出来,这时候你的内心会变得很平静,你仿佛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有人物,有场景,也有声音,但他们都不会干扰你,反倒让你更加融合到那个世界里面去……”随着长庚平稳的语声,田原脸上的不安渐渐消散,整个人仿佛陷入了舒适的睡眠。

  “现在,我会从一数到十,当我数完的时候,你就会在那个世界里找到你想知道的东西。不要试图去阻止,你只要静静地观察和体验就好。现在我开始数数:一、二、三……”

  长庚数得非常慢,但钱宁慧却不觉得焦躁。虽然不是对她催眠,但长庚从容镇静的口气也感染了她,让她感到一种奇妙的放松和愉悦。她从侧面看着长庚,他的表情沉静无波,就像是一座白色大理石的雕像,让钱宁慧的心微微一动——原来这家伙还挺耐看的。

  “八、九、十!”长庚数完数,停了下来,屋子里再度陷入安静。

  “现在告诉我,今天是几月几日?”见田原已经慢慢进入了状态,长庚躬身在她面前问。

  “十月九日。”田原立刻回答。

  “不,今天是十月八日。”长庚用他特有的平缓语调描述着,“你看,保姆正在厨房做饭,而你正陪着小宝坐在地毯上玩。”

  “看见了。”田原点了点头,然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难道催眠没有成功?钱宁慧一惊,刚想开口却被长庚拉到一旁,给田原让开了通路。

  田原睁着眼睛,却没看向长庚和钱宁慧,自顾绕过茶几坐在了地毯上。“小宝,看,这是马,小马,对不对?”她似乎从地上捡起什么,对着身边的虚空露出慈爱的笑容,“这个呢?这个是小猫,喵喵,喵喵……乖,慢点爬,别撞到了头……”

  原来她又回到了昨天与孩子相处的时刻!想清楚了这一点,钱宁慧不由自主地看向长庚——催眠竟有这样神奇的效果么,而长庚身上还有多少本事是她无法揣测的?

  长庚没有理会钱宁慧,只是专注地盯着田原,眼神清明平和。“你看到了?”他忽然问。

  “看到了。”钱宁慧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在说什么,田原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她走到宽大的客厅墙角跪下,掀开地毯的一角,果然从下面掏出了一张儿童认知卡片。卡片上,画着一只手捧鲜桃的猴子。

  田原掏出卡片,并没有停下,而是走进了里面的卧室和客房。等她终于重新走回客厅时,她的手里已经捧着好几样东西:玻璃球,小汽车,钥匙扣,还有一枚一元硬币。

  “你看,东西都找到了,所以没有人抢小宝的东西。”长庚说到这里,准备给田原解除催眠。

  “不,这些就是那个孩子藏起来的,他只是借助于小宝的手而已!”田原站在沙发前,虽然眼神游离,口气却不容置疑,“他想要玩具,想要引起我的注意,所以才这样做……可怜的孩子,他一个人在地下一定很寂寞很害怕,他需要我……”说到这里,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滚落出来,田原加快脚步,走到了窗户边。

  “拦住她!”钱宁慧这一次反应倒是很快,大喊一声就朝田原冲去。

  “放开!”田原疯狂地推搡着钱宁慧,踢掉脚上的鞋子就往窗台上爬去。

  “长庚,你在干嘛?”钱宁慧死死拽着田原的胳膊,气急败坏地大声吼叫。这家伙,催眠适得其反不说,眼睁睁地看着有人要跳楼自杀,居然都不上来阻拦。

  “我要去陪他,我要去陪我的孩子!”濒临疯狂的田原狠狠将钱宁慧推开,整个人都爬上了窗台!

  “你根本没有别的孩子,你唯一的孩子是小宝!”长庚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带着毋庸置疑的权威,“那个孩子根本就不存在!”

  “胡说!”田原的身体一僵,随即被长庚一把拽下地来,滑倒在地毯上。

  “看着这个。”长庚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张纸,在田原面前抖开,“说说看,你怎么会觉得自己以前还有个孩子?”

  “我当然有!”田原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那张纸,竭力回忆,“那天我在酒吧和宁强喝酒,后来就去开了房间……我喝醉了,所以没小心,事后就发现自己有了孩子……”

  “不,你记错了。”长庚仿佛一个知情人一般反驳着她,“那天你确实去酒吧喝了酒,但是喝醉了以后你就回家了,所以那天晚上什么也没有发生,你也根本不曾怀孕。”

  “不,我没回家,我和宁强去开了房……”田原兀自喃喃地坚持。

  “看着这个。”长庚再度晃动了一下手中的纸张,似乎要将田原的全副身心都吸引在这张纸上,“你再仔细想想,那天晚上你确实直接就从酒吧回家了,根本不可能有孩子。”他的语气依旧从容镇定,带着不容反驳的威力,但是一旁的钱宁慧却看得出他的眼神从未有过的凌厉,仿佛全身的力气都用在注视田原上,而大颗的冷汗也不断从他的额头上滚落,让钱宁慧担心下一秒钟他就会精疲力竭地倒下去。

  “真的,我直接就从酒吧回去了……”田原目不转睛地盯着长庚手中的纸张,口气渐渐与长庚趋于一致,“所以不可能有孩子……”

  “对,所以关于那个被打掉的孩子的一切,都是你的幻想。”长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钱宁慧终于觉得不对劲。“长庚,你是要删除她的记忆吗?”她颤抖着问,但她的声音没有引起任何回应,她无法介入田原和长庚的世界中。

  “原来我以前没有孩子……”田原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语气渐渐低沉下去却又蓦地拔高,“可是宁强后来为什么给了我两万块钱?他说那是给我打胎以后补身体用的!”

  “那是因为你病了,所以他才让你补身体。”长庚坚持说着,眼睛亮得如同星辰,“根本就没有那个孩子,你所有关于他的记忆都是一场梦,很快就会如同其他被你遗忘的梦一样,消散无踪。”

  “消散无踪。”田原呆呆地重复。

  “对,把你所有关于那孩子的记忆想象成一个巨大的肥皂泡,然后你伸出手指一戳,它就啪地粉碎了。”长庚一只手举着那张纸,另一只手却伸出食指往前一点,“呶,就像这样。准备好了吗?”

  田原闭上眼睛,似乎真的在用力将那些散碎的记忆聚集成一个气泡,然后她点了点头。

  “好,点破它!”长庚说。

  田原伸出手指,往面前的虚空中一点,口中还配合地发出了一声“啪!”然后她的身子就往后一倒,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