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8章 神秘的来客 二

第8章 神秘的来客 二

  虽然无法理解,但钱宁慧还是乖乖地没敢出门,只找了包方便面泡来做了晚饭。然而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过去,对方却一直没有动静,让钱宁慧怀疑“今天”的承诺是否能够兑现。她窝在沙发上抱着抱枕,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毫无例外地,她又梦见了那个迷宫般的溶洞,她无助地在里面摸索奔跑,想要逃出生天。可是这一次,她似乎没有在溶洞中待太久就听到了救援的声音,那是锤子在敲击洞壁,清晰得仿佛就从她身边的钟乳石后传来。

  一、二、三……一、二、三,锤子持续不停地敲着,带着明显的召唤意味。钱宁慧循着声音找过去,恍惚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前方,可是当她想要看个仔细时,眼前忽然一片光明。

  公寓内的灯光射进钱宁慧张开的眼睛,她从沙发上醒了过来。

  一、二、三……一、二、三,敲击声依然传进耳中,那是有人在敲门!每次都是有规律的三下,每一下的间隔精确得如同时钟控制。

  扫一眼桌子上的闹钟,已经快夜里十二点了,居然这么晚才来……钱宁慧心中有些恼火,凑到猫眼处,犹豫着要不要装睡。走廊上的声控灯虽然已经熄灭,仍然可以隐隐绰绰地判断出门外站着的是一个男人。对于一个人孤身在外打工的钱宁慧来说,安全问题不可不防,而对方深夜前来的行径也让她颇有些不满。

  男人依旧很耐心地敲着门,似乎笃定屋里有人,一二三、一二三很有节奏,也很有礼貌地敲着,没有半点焦躁和气恼。似乎只要钱宁慧不开门,他就会一直不停地敲下去。

  钱宁慧终于耐不住,站在门口应了一声:“不好意思太晚了,您能不能明天再来呢?”

  “不能。”门外传来一个平淡的声音,正是接她电话的那个男声。

  “可是现在挺不方便的……”听到对方一口拒绝,不留一点余地,钱宁慧有些恼怒。

  “因为多耽搁一个晚上,你的生命就多一分危险。”门外的男人说,“据我猜测,你最近有强烈的死亡幻想,比如说站在窗边或阳台上就想往下跳,看到水面就幻想溺死的感觉,甚至在梦里也常常重复你过去离死亡最近的经历……”

  “进来吧。”钱宁慧一把拉开门,打断了对方的话。实际上她并非惊骇于对方对自己症状的了解,而是觉得深更半夜的一个男人站在自己门前说死呀死的会惊吓了邻居……

  “你好,我叫加百列。”门外瘦削的身影走进了公寓,在灯光下呈现出一张俊秀苍白的华人脸孔。

  “当然,你也可以叫我的中国名字——长庚。”年轻男人微微朝钱宁慧点了点头,脸上只有一片如水的淡漠。

  这是钱宁慧第一次见到长庚。而她对他的第一印象也颇为奇特——面前的不会是个仿真机器人吧?

  虽然钱宁慧知道自己的评价有些尖刻,但长庚的身上确实没有多少活人的生气。他的脸色是这样苍白,仿佛多年不见阳光;他的眼睛是如此冷冽,仿佛一切都引不起他的兴趣;就连他说话的声音,也平平无波,若是画成频率波形图,几乎就是一根直线。

  也只有这种人,敲门时的频率会如时钟般精确,杵在屋内会如同电线杆般笔直。

  “请坐。”被这么一闹腾,钱宁慧的睡意已经消散了。她指了指客厅里的沙发,又手忙脚乱地找一次性水杯。

  “不用了。”长庚既不喝水也不坐下,只是打量着钱宁慧这套一室一厅的单身公寓,让钱宁慧不由暗自庆幸先前已经把房间收拾过了。

  “长庚先生……”就在钱宁慧绞尽脑汁想找点话题打破屋内尴尬的沉寂时,长庚忽然开口了:“上床吧。”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钱宁慧当即目瞪口呆。

  “我的意思是……你去床上躺着。”长庚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抱歉的表情,“我很久没说中文了,用词不够准确。”

  “不不,很准确很准确……”钱宁慧就像是夸奖外国人一样客气地笑着,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笑得犯傻,赶紧问出最关键的问题,“可为什么……要躺着?”

  “方便我给你催眠。”长庚例行公事一般解释,“你的死亡幻想是潜意识造成的,唯有找到这种幻想的根源,才能破除它对你日常生活的影响。”

  “可我并不想死啊,哪里能有什么根源?”钱宁慧下意识地抵抗。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要是自己老老实实被这个男人催眠了,天知道他会占什么便宜?

  “死亡幻想的根源在你的潜意识里,而所谓潜意识,就是自己无法觉察的。”长庚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或者压根儿就是不在乎钱宁慧的戒备,仿佛一个早已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一样有条不紊地说下去,“潜意识占据大脑92%的大小,显意识仅占剩下的8%,所以我们最不了解的人,就是我们自己。”

  最后这句话颇有哲理,但配上长庚毫无起伏的语调,干巴巴只成了心理学科普。可就算钱宁慧承认他说得有理,还是不肯就此投降,乖乖上床:“可我就是不愿意被催眠,难道没有别的方法吗?”

  “你有难言之隐,怕被我知道?”长庚的眼神中多了探究的意味。

  “我能有什么难言之隐?”钱宁慧恼羞成怒,连声音都拔高了几分。她从小就是父母的乖乖女,二十三年来安分守己清清白白,连和以前交往的男朋友也只到了拉拉手打打kiss的程度,长庚这句话分明让她生出莫大的冤屈。

  “那么你就不用抗拒催眠。”长庚望着钱宁慧,漆黑的眼眸中似乎有波澜涌动,又仿佛有星星在里面熠熠闪烁,“坐吧。”

  他的眼睛可真漂亮,自己怎么会觉得这双眼睛的主人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呢……钱宁慧突然冒出这个念头,顿时有些羞愧,依言坐到了沙发上,嘴里兀自喃喃地说着:“可是我不喜欢被人摆布的感觉……”

  “没有人摆布你,我们只是去探寻被你遗忘的记忆……”长庚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奇妙地不再显得清冷平淡,而带着让人舒适的温柔,“让我们顺着你记忆的河流,上溯到被你封闭后再未涉足过的领域……”

  听到这飘渺如仙乐的话语,钱宁慧觉得自己真的躺在一条小船上,顺着一条小河缓缓向下游飘去。小河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树林,草地上开满了白色的小菊花,就仿佛一颗颗璀璨的星辰。清新的空气包围了她,那是在雾霾重重的北京难以享受得到的。

  好久没有过这样放松和愉悦的心情了。钱宁慧从船上坐起来,伸手撩动船边清凉透澈的河水。一时间,失业的烦恼,撞车的恐惧,噩梦的侵扰全都消失无踪,仿佛她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

  不知在小船内惬意地漂流了多久,忽然,前方的河道上出现了一座山峰,山脚是一个半圆形的天然石灰岩洞口,隐约可见里面石笋参差。河水蜿蜒流入洞中,从明河变成了暗河,而她乘坐的小船也自然而然地顺流朝洞内漂去。

  不,不能进去!钱宁慧莫名其妙地冒出这个念头,赶紧在船上寻找桨绳之类的工具,却什么都没有找到。慌乱中她只能死死拽住河边的树枝,想要阻止小船前行。

  啪地一声,树枝折断了,奔流的河水继续将她往洞中推去,似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但是钱宁慧也下定了决心,眼见再无树枝可以攀附,索性纵身一跳,从小船上直往岸上扑去。

  若是平时,她断没有胆子做出这种冒险举动,然而这一次似乎一切都是凭借本能,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河边的草地上。

  身后的溶洞还在大大地敞开着,就像是野兽张着血盆大口,随时都会扑上来将她撕咬吞噬。惊恐之下,钱宁慧迈开步子奔跑起来,虽然脚下不时有野草或藤蔓想要阻拦她的脚步,但她只是心无旁骛地奔跑,居然真的跑出了河边的森林,将溶洞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她不知自己该往何处去,只能顺着小路一直往前,爬上了一座小山丘。朝山下望去,翠绿色的原野中伫立着一座小小的城镇,淡黄色的民居鳞次栉比,竟不像是中国房屋的样式。

  钱宁慧朝着那座小镇走了过去,发现这是一个美丽而整洁的地方。街道不宽,两旁都是淡黄色的两层小楼,镶嵌着弧形上沿的窗户,楼前的小花园里盛开着色彩鲜艳的花朵,红的、黄的、紫的,大多数都叫不出名字。一个小酒馆前摆放着几套精致的桌椅,窗户中弥漫出烟草与食物混合的味道,然而招牌上所写的文字,钱宁慧一个单词也看不懂。

  她漫无目的地在小镇中闲逛,初时还沉醉于过去只能在电视旅游片中看到的欧洲乡土风情,逛着逛着却心生惶惑——这座规模并不算小的城镇,一切都整理得井井有条,除了自己却没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