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7章 神秘的来客 一

第7章 神秘的来客 一

  2012年中国北京

  钱宁慧知道自己无可救药了。

  虽然每日打点精神努力工作,但她仍在不断大大小小地犯错。当某个客户打电话来投诉她复印的合同资料居然漏了几页后,钱宁慧将草稿箱中早已写好的辞职信发送到了老板的邮箱,然后开始默默地收拾起办公桌上的东西。

  老板没有挽留她,只是略带些失望和怜悯地让她去跟同事交接工作。钱宁慧的职位不重要,其实也没有多少工作要交接,只是把手里的办公用品和门禁卡往人事那里一交就算完事。等到她抱着一袋私人物品走出公司大门时,也不过才下午四点。

  乘坐电梯到达写字楼出口,钱宁慧伸手挡了挡外面依旧炫目的阳光,心中一片茫然。她留恋地回头看了看阴凉的写字楼,原来真要到离开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对这个平素抱怨有加的小破公司是如此的依赖。

  而现在,她就像是一只鼹鼠,被人从地底的洞穴强行驱赶到了阳光下,顿时惊慌失措,生不如死。

  “死。”这个字如一记重锤,敲得钱宁慧心中一凛,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走到了马路中央,斑马线对面的行人指示灯正发出醒目的红光。她惊慌地往马路两边望了望,密密麻麻的车辆流水般在她身边穿梭,让她移动着脚步却不知该往哪里躲闪。就在进退两难之际,忽然迎面驶来一辆法拉利跑车,风驰电掣的速度和一往无前的气势让钱宁慧一瞬间失去了躲避的信心。她像一个吓呆了的孩子般怔怔站在马路中央,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钢铁怪物,等待它将自己拆骨入腹。

  既然是自己闯了红灯,就算被撞死的话父母也拿不到多少赔偿吧……法拉利冲到眼前的瞬间,钱宁慧最后冒出这个念头。

  不出所料,下一瞬间,一股大力猛地撞击在钱宁慧身上,将她整个人倾覆在地。眼前的景象蓦地颠倒,她感觉到身下马路的坚硬,心头忽然生出来去无牵挂的轻松解脱,嘴角竟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丫个神经病,要寻死也别往老子车上撞啊!”一个声音蓦地蹿进了钱宁慧的耳中,“笑,你还笑?大家可要给我作证,是她自己闯红灯撞上来的!”

  原来死后的世界也是这么吵吵闹闹的……钱宁慧眨了眨眼睛,盯着滚落在自己身边的不锈钢保温杯和英汉词典,那都是她刚从办公室里打包带出来的……等等,难道旁边那个人骂的,就是自己?

  “看这姑娘呆呆愣愣的模样,可能真是个神经病……”

  “要不是有人救得及时,怕真就撞死了吧?”

  “哎呀这不就是楼上的小钱吗,听说今天被老板炒掉了,莫非就是因为这个想不开?”

  耳边盈盈嗡嗡的,就像是一万只苍蝇在盘旋围观。钱宁慧刚想爬起身来,眼前却忽然多了一只修长有力的胳膊,轻而易举地将她扶了起来。

  “你还好吗?”胳膊的主人微笑着问。

  剧变之下,钱宁慧一时没有听清对方在说什么,只勉强分辨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少年,从他光洁的皮肤和柔嫩的嘴唇判断,大概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可惜他戴着一副很大的黑色墨镜,几乎遮住了上半张面孔,让钱宁慧无法看清他的模样。

  见钱宁慧没有回答自己,少年宽和地一笑,蹲到地上开始捡拾她散落一地的东西,塞回有些破损的纸袋里。

  看来就是他救了自己。钱宁慧呆呆地想,能及时将自己扑开,莫非这个男孩子刚才一直跟着自己?

  “警察来啦。”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大叫了一声,法拉利车主随即碰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迎了过去,絮絮叨叨地陈述自己如何遵纪守法却又如何运气不佳。

  “受伤了吗?”交警听完陈述,见钱宁慧还有些神不守舍地站在原地,皱着眉头问。

  钱宁慧低头看了看自己,除了衣服蹭脏了几处,还是好胳膊好腿,就连油皮都没磨破一点,于是赶紧摇头。

  “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你闯红灯?”交警问。

  “我……我没留神……”钱宁慧低下头,涨红了脸满是羞愧。

  “救人的人呢?”交警转向墨镜少年站立的方向,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离开了。

  “既然都没事,就散了吧,别在这儿阻塞交通。”交警见人车完好不存在任何纠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记下法拉利的车牌和钱宁慧的身份证号,驱散人群让车主开走了。

  围观众人见再无热闹可看,纷纷散去。钱宁慧随众走到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四下张望,果然隔着马路看到那个戴墨镜的少年站在一家零售店门口,双手悠闲地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他似乎也觉察到钱宁慧的目光,转过头朝她微微一笑,然后摘下了墨镜。

  虽然隔着一条宽敞的马路,头顶的阳光也很强烈,钱宁慧却不知怎么的被对方的眼睛吸引了。就仿佛那里射出了两道激光,轻而易举地刺进钱宁慧的脑子。等她反应过来这个念头有多么荒谬时,少年已经重新戴上墨镜,消失在人群之中。

  回去的一路上钱宁慧都很紧张,生怕自己再走神就会摔下天桥或者掉进下水道什么的。等到终于下了公共汽车,平平安安走进自己在双榆树租的公寓,钱宁慧才放松了紧绷的肌肉,发现自己抱着纸袋的双臂都已酸疼不堪。

  她暂时不愿去想失业了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这种恼人的问题,却也不敢放纵自己在床上倒头大睡。实际上,最近对于睡眠钱宁慧都有一种恐惧感,特别是上次梦游打开煤气的事情发生过后,她左思右想,觉得不论是关掉煤气阀门还是将厨房门反锁都不能解决问题,只好在网上发布了寻求合租女房客的帖子,这是她唯一可以对付梦中自己的方法。

  不过现在失业了,还可以选择回老家去和父母住一阵……但是那样的话又会让父母担心的……

  心烦意乱之下,钱宁慧打开了电脑,胡乱上网点击。

  MSN上再没有孟家远的留言,就像这个人已经凭空消失了一样。招合租的帖子下面倒是有几条回复,不过都是泛泛地问着问题,只有一个女孩有诚意地留下了手机号码。钱宁慧正想给她打个电话谈谈,忽然发现MSN显示自己有几封未读邮件。

  她随手点开邮箱,发现大多都是垃圾邮件,然而有一封邮件却出乎意料地吸引了她,邮件的标题是:“北京大学暨萨拉曼卡大学心理学系潜意识实验反馈函”。

  钱宁慧仔细看了两遍拗口的邮件标题,终于弄明白是什么意思,这才郑重地点开了邮件。

  和标题不同,邮件是用中英两种文字写的:

  “亲爱的被试者:首先感谢您参与了北京大学心理学系和西班牙萨拉曼卡大学心理学系联合举办的潜意识实验。萨拉曼卡大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几所大学之一,距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由于您的协助,该实验在中国取得了极有成效的结果,我们再次对您表示感谢。

  虽然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实验植入的潜意识内容安全无害,但出于对被试者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还是给您发送了这封反馈函。如果您因为实验原因产生了任何异常的心理状态,并需要我们提供专业帮助,请拨打手机159xxxxxxxx进行咨询,该咨询项目是完全免费的。

  您忠实的:伊玛弗兰德斯”

  伊玛,不就是给自己做实验的那个美女科学家吗?孟家远还猜测她是西班牙殖民者后裔什么的……钱宁慧紧紧握着鼠标盯了屏幕很久,等到转开眼珠时,终于下决心给那个号码拨个电话。

  不停地在溶洞中奔跑逃生的梦,梦游时打开的煤气开关,还有莫名其妙就走进车流中的经历,每一个都让钱宁慧心惊肉跳。她不能确定这一切是否都与她参加的那次潜意识实验有关,但找个专业人士咨询一下总是好的。

  已经是晚上7点了。她忐忑地拨通了邮件上的手机号码,不知道下班时间对方是否还会接听。

  没有惯常的彩铃音乐声,听筒里只传来简单的长音,干净,却又将人的心弦扣得更紧。

  “Hello。”一个女人的声音接通了电话。

  “Hello……”钱宁慧重复了一遍这个单词,一下子懵了。她忘记了伊玛不会说汉语,可是自己本来英语就不好,加上劫后余生心慌意乱,根本就没法用那点可怜的词汇量来描绘自己的状态。

  对方又用英语说了些什么,钱宁慧紧张之下几乎什么也没有听懂。憋了半天,终于结结巴巴说出一句话来:“kChinese?”

  电话那头的女人笑了,这笑声中有一点不出所料的意味,让钱宁慧更加气馁。就在她准备挂上电话的时候,听筒内却忽然传出了一个低沉的男声:“喂,你好。”

  是中文!钱宁慧精神一振,慌忙应答:“你好……请问您是北大的吗?”

  “萨拉曼卡大学。”对方平淡地纠正了她的话。虽然站在西班牙大学的立场上,但纯正的普通话还是证明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华人。

  “哦,对不起……”钱宁慧有点心虚,“我收到了你们发来的实验反馈函,说有问题可以打这个电话。”

  “是的。”对方的语调依然平淡,几乎让钱宁慧怀疑手机那头没有人,只是一个自动答录机,“你需要帮助吗?”

  “嗯。”钱宁慧鼓足勇气继续说,“我最近会做一个奇怪的梦……”

  “知道了。”还没等钱宁慧描述自己的详情,对方已经平板地念道:“北京市双榆树青年公寓12-5房,对吗?”

  “是的,不过……”钱宁慧还想说什么,对方已经淡淡地打断了她,“我今天就过来。”说着不容任何反驳地挂断了电话。

  “唉,等等……”钱宁慧徒劳地放下手机,看了看窗外。天已经黑了,难道那边真的要连夜派人过来?这也太敬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