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怪异的实验 三

怪异的实验 三

  “怎么样,还好吗?”一个声音传入耳中,视线里顿时出现了一张轮廓鲜明的美丽面孔。钱宁慧想起来,那是伊玛。

  “要不要喝点水?”伊玛将探测仪从钱宁慧头上取下,让她在床上又休息了几分钟,才拉开了遮光帘让她下地。

  “实验结束了吗?”钱宁慧有气无力地问。

  “结束了,你可以走了。”伊玛宽慰地笑着,看着钱宁慧一口气喝干了纸杯中的水,“没事的,大概是你对□□有些过敏,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钱宁慧英语不是太好,对伊玛的话只能听懂大概。幸而这个时候孟家远也醒了,没事人一般穿鞋子下地,还不忘了用英语和伊玛叽里咕噜说了一通,逗得伊玛都笑了起来。

  钱宁慧没心思听他说什么,只是暗自庆幸孟家远没有听见自己睡梦中的惨叫。拿到两人合计的一千块钱酬金时,钱宁慧失去了任何喜悦之情,只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这种情绪一直到她走出哲学楼,重新沐浴在北京七月的烈日下才稍有缓解。

  “对不起孟家远,”钱宁慧说,“我不去吃饭了,我一想起烤鸭两个字就想吐。”

  “不想吃烤鸭,我们就去吃……”孟家远的声音忽然停滞了,因为钱宁慧真的弯下腰,干呕了起来。

  想起刚才梦中那个缩皱成腊肉一般的男孩尸体,钱宁慧心想自己这辈子是再也不会吃烧烤腌制类的食物了。

  2012年西班牙

  安赫尔正在接电话。

  安赫尔罗萨雷斯教授位于萨拉曼卡大学的办公室有着极好的视线。站在窗前,可以眺望到这座属于欧洲最古老大学之一的建筑群全景,无论是哥特式还是巴洛克式的学院,墙壁边缘都装饰着雕刻精美的神像和怪诞的人脸,并用连绵的卷叶纹和葡萄纹缠绕,透出浓浓的文艺复兴时期装饰风格。而窗下的内庭中,恰好是神学家、诗人和哲学家弗赖路易斯德莱昂的雕像,雕像和萨拉曼卡大学的其他建筑一样,用产自马约尔镇地区的赤金色岩石雕凿而成,常常让安赫尔想起那句著名的诗句:“禁闭着你灵魂的那些岩石,带着成熟的谷穗颜色。”

  探查人类被禁闭的灵魂,恰恰是安赫尔教授的专业爱好。

  不过此刻安赫尔并没有心思打量窗外这座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历史名城,他全神贯注地接着电话,电话那头,正是他派往中国进行项目研究的学生伊玛。

  “是的教授,经过一个星期的实验,在参与完复测的二百八十七个样本中,有效样本一共三十四个,而刚才我提到的样本数据很明显与众不同。”伊玛的语气中明显带着兴奋,“我刚刚把整理好的样本数据库发送到了您的电子邮箱中,您看了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联系我。”

  “谢谢你伊玛,我很抱歉占用了你的整个周末来整理这些数据。我想你现在可以放轻松一些在北京玩玩了,长城和故宫都是享誉世界的名胜。”安赫尔和蔼地笑了笑,“我希望项目经费还足够为你支付这些门票。”

  “没问题,蒙泰乔集团的赞助还是很慷慨的。”伊玛娇媚地笑了,“我很想您,教授,希望您能早点到北京。”

  “我也很想你,亲爱的伊玛。”安赫尔挂掉电话,坐在电脑前打开了自己的工作邮箱。

  三个小时后,安赫尔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在停车场钻进了自己的银灰色福特车里。他开车驶出游人如织的萨拉曼卡大学城,沿着CL-517公路向西行驶了大约50公里,终于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小镇,路边的指示牌上用西班牙语写着这里的地名:佩拉隆索。

  小镇上的民居都油漆成淡黄色,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块新鲜的乳酪,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树林和草地之间。这里的景象总是让安赫尔感到亲切和安宁,因为这里是他自幼生长的地方,他甚至考虑等手头这个项目结束以后就办理退休手续,那样他就可以长期在此居住了。

  安赫尔教授在小镇中心的一座小山前停下了车,然后步行向山上走去。小山顶上是建于十六世纪的一座城堡,用少见的黑色玄武岩建造,显得庄重而又阴郁。不过这座曾经的军事堡垒如今已不再神秘,早在几十年前,它就被佩拉隆索政府开辟成了镇里的图书馆,免费向公众开放。

  “下午好,教授。”入口处的图书管理员礼貌地向安赫尔微笑致意,“您还是要去私人工作室么?”

  “下午好。”安赫尔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晃了晃在加油站便利店买来的三明治纸包,虽然作为佩拉隆索镇图书馆的名誉顾问,他得以在这座古堡内开辟出一个专供研究用的私人空间,但将食品公然带进图书馆总不是个光彩的事。

  “没关系,我们能够理解。”图书管理员忽然压低了声音,善解人意地笑了笑,“‘他’从今天早上九点进去就没有出来过,确实该吃点东西了。您知道,我们不好贸然打搅……”

  “谢谢你的提醒,再见。”这一次安赫尔似乎没有心情和寂寞的图书管理员闲聊,口中敷衍着就匆匆穿过了图书馆大厅。

  按照规划,佩拉索隆古堡的一楼为公共阅览室,二楼为专题阅览室,三楼则是工作人员办公室。可安赫尔却偏偏舍弃了采光和通风比较好的三楼,选择了地下室作为自己的私人研究室。用他的话说:“我需要一个绝对安静的所在来从事深不可测的心理学研究。”

  图书馆大厅后有一扇挂着“私人场所”警示牌的木门,橡木上的铜扣因为年深日久已经变得黝黑发亮。门后是一道狭窄的石制阶梯,螺旋形向下延伸,安赫尔不得不扶住阶梯旁的石壁来保持身体的平衡。

  石阶的尽头又是一座加铜扣的橡木门,门楣上悬挂着一盏昏黄的灯泡,给这个地下室增添必要的光亮。不过安赫尔显然对这里极为熟悉,即使没有光亮也可以娴熟地推开木门,毫无障碍地走进门后那间堆满了书架和挂图的工作室。

  由于没有窗户,这间古堡内的地下室非常阴暗,难怪传说中是古堡主人某伯爵囚禁异教徒的地方。关上厚重的橡木门,室内唯一的光源便只剩下宽大的书桌上一盏台灯,一个瘦削的背影正伏在桌前,丝毫没有察觉安赫尔的到来。

  “加百列。”安赫尔伸手拍了拍伏案之人的肩膀,把装着三明治的纸袋放在书桌上,声音里含着浓浓的慈爱,“来吃点东西,我猜你今天又忘了吃午饭。”

  “父亲。”伏在书桌上专心研究一本图册的男人抬起头,露出黑发下年轻而俊秀的眉眼。虽然称呼安赫尔为父,这个年轻人却有着一副典型的东方面孔,只是因为常年幽居在地下室内,他的皮肤显得比安赫尔苍白得多。

  “蒙泰乔实验中国站已经结束了。”看着加百列开始吃起了三明治,安赫尔站在书桌边说,“根据伊玛的报告,这次的被试者中有一个人出现了γ波。”

  “γ波?”加百列停下了啃咬三明治的动作,“也就是说被试者的脑电波大于35赫兹?那是可以致人死命的频率,能确定是受到潜意识刺激产生的突变吗?”

  “是的,伊玛严格测试了被试者被显意识和潜意识分别控制时的心跳、体温、血压和脑电波等,经过数据对比,确定该γ波是由初测时的闪动画面造成。”安赫尔说着打开了书桌角落里的电脑,从自己的邮箱里调出了伊玛的测试数据,“另外该被试者的初测结果也很有意思,撇开未受潜意识完全控制的前五道测试题,剩下的四十道常识性测验中,一般被试者的平均错误率是47%,你猜她的错误率是多少?”他顿了顿,却并不真的要加百列去猜测,“95%,也就是说,四十道题目中她按错了三十八道题的按键。”

  “她?”加百列皱了皱眉,“我可以看看她的样子么?”

  “可以。”安赫尔从数据库中调出一张摄像头拍摄的大头照,口中开着玩笑,“或许你想确定她并不是我们要找的人,而是一个白痴?”

  加百列咬了一口三明治,无意识地嚼着,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上被安赫尔放大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中国女子,略带着好奇的神色望向摄像头,微微张开的嘴唇似乎想要说着什么。

  “很明显不是白痴,甚至可以说和所有的女人一样敏感。”安赫尔说完这句话笑了起来,而加百列一直沉静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

  “需要我去一趟中国么,父亲?”

  “需要,但不是现在。”安赫尔遗憾地耸了耸肩,“申请中国签证很麻烦,得花时间准备一些材料。”

  “不是有蒙泰乔财团吗?”加百列问。

  “他们只是出了项目经费,不到最后关头不肯多出一把力的。”安赫尔不满地抱怨。

  加百列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所以我想让你先去一趟英国,名义上是为一个退伍老兵做治疗,实际上是去接触这个人……”安赫尔再度从数据库中调出一张照片来,“孟家远,男,英国雷丁大学经济系研究生,此刻他正在英国。”

  “他的测试结果怎么样?”加百列问。

  “虽然比不上刚才那个女性被试者,却也明显高于其他人。”安赫尔勉励地拍了拍加百列的肩膀,依然用无法拒绝的慈爱口吻说,“所以你可以先用他来实践一下,用来提高你中国之行的成功率。你说对吗?”

  “是的,父亲。”加百列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俊秀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仿佛他只是一个执行命令的机器人。

  台灯的灯光继续从书桌上方倾斜射下,照亮了加百列方才悉心研读的图卷。那是一张由脱毛榕树的内树皮制作的粗糙纸张,不同于埃及的莎草纸也不同于古代欧洲的羊皮纸,上面写着篆刻一般笔画繁复的象形文字,文字旁边还配有人物画像,用红色和绿色的颜料加以装饰。

  而压在这张图卷角上的,则是一册典型中国传统装帧风格的书籍,残破的纸张上带着被烈火烧灼的痕迹。此刻,那脆弱如同枯叶的书页上,清晰地展现着几个繁体中国字:永乐二十年。

  永乐二十年,也就是公元142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