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怪异的实验 二

怪异的实验 二

  “你们好,我叫伊玛,可以说英语吗?”还没等钱宁慧看清楚对方硕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和棕色的长发,美女已经用英语向他们打招呼了。

  “Ye……Yes!”孟家远赶紧点头,磕磕绊绊的发音让钱宁慧不禁担心他以后在英国可怎么存活。但她不敢嘲笑他,因为她压根儿连对方说什么都没听清。

  “如果有困难,可以请外面的李小姐来协助你们实验。”伊玛微笑地说着,果真打算去叫外面的女助教。

  “NoNoNo……”孟家远慌忙阻止了她,好不容易找回了雅思口试时的感觉,“没问题的,伊玛小姐,请你开始介绍吧。”而一旁的钱宁慧也赶紧点头,好不容易有近距离接触异国美女的机会,她也不愿意放过。不过这个伊玛究竟是哪国人她可看不出来,似乎不像美国人也不像欧洲人,于是好奇地插了一句嘴:“对不起,伊玛小姐,请问你从哪里来?”

  “西班牙萨拉曼卡大学,不过我持的是危地马拉护照。”伊玛将他们带到电脑前,熟练地打开桌面上某个程序,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你们知道危地马拉和中国没有外交关系,我能来北京真是个奇迹。”

  “危地……?”钱宁慧没听懂这个单词,用汉语向孟家远求助。

  “危地马拉,中美洲的小国,和台湾建交的。”孟家远小声解释,“她大概是殖民的西班牙人后裔。”

  “可以了吗?”伊玛耐心地等两个中国人窃窃私语完毕,让他们分别坐在两台相邻的电脑前。她调整了一下架在电脑显示器上的摄像头,分别给钱宁慧和孟家远各照了一个大头照。然后屏幕上测试程序开启,光标自动停留在“开始”键上。

  “一旦按下开始,里面就会出现需要你们回答‘是’还是‘不是’的各个问题,你们用鼠标点击作答,左键表示‘是’,右键表示‘否’。另外有一些快速闪动的画面,并非试题,你们不必管它们。记住不要漏过任何一题,明白了吗?”伊玛看了看两个被试者,见他们都肯定地点了点头,于是发令:“开始。”

  钱宁慧吸了一口气,点下鼠标左键,然后屏幕上便有什么一闪而过,在她下意识去揣摩时,一道问题已经呈现在眼前:“如果颜色A与黄色混合后变成绿色,与红色混合后变成紫色,那么颜色A可以判断为蓝色。左键:是;右键:否。”

  题目很简单,眨眼之间钱宁慧已经不假思索地按下了答案,随即又是什么东西在屏幕上闪过,不待她看清,瞬间已经进入了下一个问题:“二十六个英语字母中,J字母排在第十一位。”

  后面大概还有三四十个问题,难度都不曾超过前面两题,如果时间充裕,小学毕业的人就可以达到全对。但是这个测验的特殊处在于题目出现的速度越来越快,被试者的神经也越绷越紧,加上那些不断穿插在题目中一闪而过却始终无法看清的画面,到得七八题之后,钱宁慧觉得自己根本就是勉强看一遍题目,然后凭借本能按动左键和右键。有时候明知道自己按错了键,却又无法修改甚至没有时间后悔,因为下一个题目已经迫不及待地扑面而来,让她目不暇接,就连当年读书时考英语六级的听力都不曾如此紧张过。

  等到全部题目答完,墙上的挂钟不过走了三分钟。可钱宁慧却精疲力竭地靠坐在椅子上,闭了闭酸痛的眼睛,有一种脑力耗尽的晕眩。再看看旁边的孟家远,则精神抖擞地歪在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伊玛高挑的身影。

  不愧是应试教育的佼佼者,孟家远做高强度测试明显没自己这么费劲……钱宁慧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压下心中烦闷恶心的感觉,正想问能否从墙角的饮水机里接水喝,就听伊玛对前一个做测试的女生摇了摇头:“抱歉,你的初测结果不合适,不能进行下一步实验。”那个女生只好说声谢谢,一脸失望地走到外间去了。

  “伊玛小姐,我能否问问那些快速闪动的图形是什么,我一个都没能看清楚。”趁自己的测试结果还没出来,孟家远瞅着空子问。

  “哦,这是个有关潜意识的测试,那些图形是故意不让你们看清楚的。”伊玛坐在自己的电脑位上,手指熟练地敲击着键盘。

  “可那些题虽然简单,时间却太紧迫,我心里一急按错了键怎么办?”孟家远撞上钱宁慧赞同的眼神,知道自己问的也正是钱宁慧的问题,于是继续聒噪。

  “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梦境、口误和笔误都是由潜意识决定的。我们这个实验的目的,正是为了寻找被试者笔误与潜意识影响之间的规律。”伊玛说完这句话,盯着屏幕沉默了十几秒钟,忽然转头扫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等待初测结果的两个人,脸上有一种难以掩饰的不可思议的神情,“很幸运,你们两人都通过了初测,那你们要进行下一步实验吗?”

  “Absolutely。”这次不等孟家远开口,钱宁慧已经用英语抢先回答。等到答完之后她才有些奇怪,工作一年从未用过英语,这个单词她已经遗忘了很久,怎么一下子就可以脱口而出?

  孟家远看了一眼钱宁慧,似乎责备她同意得太急切太无保留,为了五百块也不该猴急成这样。钱宁慧只好假装没看见。

  “下一步实验是要趁着方才的潜意识效用,测量你们的脑电波。”伊玛指了指实验室里空置的两张单人床,“当然,测量前需要给你们注射一支□□,确保你们能陷入睡眠,让潜意识浮上水面。”

  原来还要打针……钱宁慧心里有些忐忑,但看到孟家远已经义无反顾地走到一张床边,只好鼓起勇气也走了过去。

  伊玛的消毒动作很到位,注射也很熟练,显然受过专业的护理培训。她为钱宁慧和孟家远进行了静脉注射后,安顿他们在床上躺平,又将测量脑电波的探测仪在他们头上装好,甚至胸口和手腕上也连接上了探测触头,这才轻轻关上床帘,任由两个被试者陷入了平静的睡眠。

  床帘的遮光性相当好,一拉上就仿佛把白天变成了黄昏。而针剂的药效反应也很快,没多久钱宁慧的眼皮就开始沉重,原本被方才的电脑测试激发的头疼也渐渐消弭,而身下只垫着薄褥的单人床更像是一块落入水中的糖,不断溶化、溶化,于是她整个人就在四面八方轻柔的水波中轻轻荡漾,缓缓下沉……

  等到她终于沉到水底时,钱宁慧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天然岩井之中。一泓碧蓝色的泉水映着天光在自己脚边闪烁,可是仰头望去,湿滑的井壁却如同坚不可摧的牢笼,挡住了自己逃生的路。

  原本松弛的神经再度绷紧,钱宁慧沿着井壁搜寻,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狭小的入口,当即孤注一掷地钻了进去。光线被抛在身后,她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只能靠手脚在光滑潮湿的洞壁上摸索,身上不时被洞顶滴下的水滴激起一阵阵寒意。

  溶洞刚开始很低矮,钱宁慧不得不弓着腰向前行进,额头不时还会被洞顶的钟乳石撞痛。可是走了一阵,溶洞却越来越宽敞,四周奇形怪状的石笋石柱也越来越多,越来越诡异莫测。仿佛她钻进的是一个巨大的螺丝壳,从最开始针尖般的逼仄到后来一层层无限叠加的开阔,让人感到的却不是豁然敞亮,而是一种无法跨越无法逃离的绝望。

  难道,这辈子都无法出去了吗?钱宁慧猛地冒出这个念头,顿时觉得浑身发凉,连再往前走一步的力气也失去了。

  忽然,钱宁慧发现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个人位于洞壁高处,斜靠着一根粗大的石笋坐着,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仿佛正在沉睡。钱宁慧的心里骤然涌起一阵惊喜,不顾满地冰冷的积水向那一壁钟乳石形成的斜坡爬过去,嘴里不知不觉地喊了一声:“外婆,外婆救我!”

  那个人没有回答,而钱宁慧也终于爬上了那片石笋林立的斜坡。“外婆……”她轻轻喊着,伸出自己水淋淋的手撩开了对方垂落的长发,那些黑色的柔软的头发却在碰触她的一瞬间化为了飞灰,露出了原本被掩盖的一张脸——一个年少男孩儿的脸。

  钱宁慧呆呆地看着那个男孩的脸,再度伸手摸上了他紧闭的眼睑。指尖上传来透心彻骨的冰凉,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很显然,他已经死了,而他的肌肤,也从长发化为飞灰的瞬间开始不断地枯干变色,就像是挂在屋檐下风干的腊肉。

  钱宁慧忽然爆发出了一阵尖利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