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怪异的实验 一

怪异的实验 一

  2012年中国北京

  八月三十日下午两点十五分,钱宁慧走进北京大学南门,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切,她还茫然无知。

  钱宁慧并不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实际上,为了在星期四工作日来到这里,她特地向公司请了半天假,惹得老板颇不高兴。

  钱宁慧也不愿意招惹老板,只是孟家远明天就要离开北京飞往英国了,什么时候能再见都是未知数,于情于理,她都得来送送他。

  她沿着五四路一路朝前走,用纸巾轻轻拭去脑门上的汗珠。此刻正是一天中最为炎热的时候,天气预报说最高温度35摄氏度,但钱宁慧只要一想起老板青黑色的面孔,身周的气温霎时间就会再上升十度,烤得脑海中老板的脸如同油锅中吱吱作响的臭豆腐。

  “师太,师太!”远处的大讲堂广场上有人朝她招手,高大敦实的身板,圆圆的脸上洋溢着小熊维尼般的招牌笑容,可不就是孟家远?

  “师太”是孟家远给钱宁慧取的绰号,因为她的名字“宁慧”听上去就像武侠小说里舞刀弄剑的女尼。钱宁慧非常讨厌这个绰号,于是假装没听见,视线也故意避开了远处使劲挥舞胳膊的孟家远。

  “走这么慢,是不是又崴了脚?”孟家远放下挥动的胳膊,迎着钱宁慧大步走过来,眼睛里满是笑意,“都工作一年了,居然还没练好穿高跟鞋走路?”

  “我笨,哪里比得上你北大高材生?就连高跟鞋都穿得比我好!”想起为了眼前这个家伙得罪了老板,今年的加薪大概就没了指望,钱宁慧没好气地揶揄——早知道应该买个穿高跟鞋的小熊维尼送给他!

  “哈哈,我才不用穿增高鞋。”孟家远得意洋洋地俯视着矮了自己一头的钱宁慧,巧妙地把“高跟鞋”偷换了概念。

  “好啦好啦,高富帅小熊,希望你去英国之后能多学习人家的绅士风度——对待女士要文质彬彬,谦恭退让!”钱宁慧不假思索地回敬。由于父辈是世交,她和孟家远从小就熟识,不过与其说常在一起玩,不如说常在一起斗嘴。哪怕她工作以后刻意伪装职场女性的端庄稳重,一碰到这个家伙还是会原形毕露。

  其实钱宁慧并不想见孟家远,若非被父母一再催逼,她才不会特地跑来给孟家远送行。从小到大,孟家远高高在上的分数总是让钱宁慧觉得自己被压成了影子,于是出于自尊或者嫉妒她总是不遗余力地在言语上和孟家远较劲,而且可悲地养成了习惯,让有心撮合他俩的双方家长颇为郁闷。

  他们沿着大讲堂广场往前走,一路上投下的树荫让钱宁慧烦躁的情绪渐渐平息下来,于是暗自警醒,任由孟家远得意洋洋地吹嘘他即将前往留学的雷丁大学,自己则像个真正走上社会的成熟女性一样维持着礼貌而又心不在焉的倾听。

  “其实我真正的目的是雷丁大学的ICMA中心,那是全欧洲最强调证券市场与投资银行实务的商学院,研究水平和剑桥牛津齐平,学生毕业后大多都去高盛、瑞士信贷和摩根斯坦利……咦,你在看什么?”虽然胸腔里充满了即将前往英伦看海听风的豪情,孟家远还是觉察到了钱宁慧注意力的转移——她明显对路边的布告栏发生了兴趣。

  “这个有意思。”钱宁慧指了指一张白底黑字的启示,上面写着:

  “北大心理系特招心理实验被试者若干人,年龄性别不限,报酬优厚。有意者请到哲学楼302室报名参加,时间:8月27日—31日下午2:00—5:00。”

  启示的右下角,则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像是一张涂鸦出来的怪脸,让钱宁慧联想起小时候看过的傩戏面具。

  “现在好像正是时候……”钱宁慧自言自语,“不过哲学楼在哪里?”

  “那个就是哲学楼。”孟家远朝着图书馆侧面的一座灰白色建筑扬了扬下巴,“不过你不是来送我的吗,干嘛又想参加什么实验?真是好没诚意啊。”

  “我还从没参加过心理学实验呢,肯定很好玩。”钱宁慧仰头看着面前高大的家伙,“再说人家还报酬优厚!”至少比听小熊维尼吹嘘光明前途有意思……

  “我本来想先去未名湖边坐坐,再去天外天吃烤鸭……”孟家远说到这里见钱宁慧一脸“真没想象力”的鄙夷表情,终于有些心虚,无奈地拍了拍新剪了发型的脑袋,“算了,实验就实验吧,算是我明天离开祖国前为母校最后一次捐躯!”

  “别说得那么悲壮,人家又不会劈开你的脑袋对比与猪脑花的相似性。”钱宁慧随手把手里一个纸袋塞进孟家远手里,“这是给你的礼物,怪沉的,你就自己拎着吧。”

  “师太你还真客气……”孟家远喜滋滋地打开纸袋,看见里面是一把崭新的天堂男士伞和一本et旅游书系列的《英国》,不由喜笑颜开,“谢啦师太,哦不,慧姐!”他大步迈到钱宁慧身前给她领路,慷慨地拍着胸脯,“做这个实验如果真有钱,我保证全捐献出来请你今晚吃烤鸭!”

  哲学楼是北京大学心理学系和中文系所在地,外面虽然骄阳如火,楼内却清凉得如同走进了冰箱冷藏室,也不知道是否和这些雅静的楼名系名造成的心理暗示有关。

  由于此刻学校正放暑假尚未开学,校内只剩下工作人员和钱宁慧孟家远这种闲杂人等,安静得几乎没有人声,就连踏上楼梯时的脚步都是那么清晰,一声声打在钱宁慧心坎上,让她既好奇又紧张。

  “我真后悔,如果那时候我能恶作剧地尖叫一声往外跑,你说不定也就跟着跑了,那样我们就不会参加那个该死的实验……”很久以后,孟家远这样对钱宁慧说。

  可是他们那时候谁也没说话,径直爬上了三楼,在楼道的尽头敲响了302室的房门。一切都顺利异常。

  “请进!”房内有人应答。

  孟家远推开了门,侧开身避免挡住钱宁慧的视线。这是一个颇大的房间,被白色的布屏风分隔成内外两部分,外面的部分放着两张组合在一起的办公桌,一个长相纤柔的年轻女人坐在桌前,看上去像个助教。

  “您好,请问是在这里报名参加心理实验吗?”钱宁慧开口。

  “是的。”戴眼镜的女助教点了点头,示意他们两人进门,“你们两个人都参加是吧,请先填一下这张表格。”

  钱宁慧拿过一张表格,弯腰在办公桌上开始填写,填写内容包括姓名、年龄、身份证号、电子邮箱、手机和联系地址等。“这些内容都要填吗?”她有些警觉地问。

  “是的,因为要发放酬金,所以必须提供完整的被试者信息。”女助教一边在电脑上敲打着什么,一边回答。

  “请问实验要多久,酬金是多少,什么时候发放?”钱宁慧顺藤摸瓜,赶紧问出这几个关键性问题。

  “测试分初试和复试,总共一个小时左右。只要通过初试进入复试,每人能获得五百人民币,实验完毕在我这里领。”眼见钱宁慧和孟家远都露出一副飞来横财的惊讶模样,女助教不由笑了,“这个钱是老外支付的,北大可给不起——对了你们懂英语吗?懂就直接进去吧。”

  “听我的没错吧,算算能买多少只天外天的烤鸭?”钱宁慧得意地朝孟家远眨了眨眼睛,当先绕过白色屏风,走进了302室的内间。

  内间明显比外间宽敞得多,靠窗的一侧是一排电脑桌,摆放成L形状,一个女生正坐在一台电脑前全神贯注地摁着手中的鼠标,就像是做GRE机考一样。而房间相对的一侧则摆放着三张单人床,床顶都挂着厚厚的遮光帘子,其中一张床上的帘子拉得严严实实,隐约可以看到有人站在床边,正弯腰摆弄着什么。

  房间里很安静,连那个女生按动鼠标的嗒嗒声都清晰可闻。于是钱宁慧和孟家远只好默默地站在墙根下,等着有人来招呼他们。

  忽然,寂静的房间内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嘀嘟声,像是某个仪器已经开启。随后站在布帘内的人轻轻走了出来,在掀开帘子的一刹那,钱宁慧注意到另一个人躺在帘内的单人床上,一动不动像是睡熟了一般,而他的脑袋上则套着一个黑色圆箍,导线连着床边一个收音机大小的方盒子,盒子上绿色和红色的小灯闪闪烁烁。

  “看见了吗?”钱宁慧用手肘捅了捅发呆的孟家远。

  “当……当然看见了!”孟家远的身体绷得笔直,就仿佛在参加军训拔军姿一般,和他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颇不相称,就连压低的声音都有一丝颤抖。

  不就是个测试仪吗,至于紧张成这样?白长了这么大个儿……钱宁慧鄙视地收回目光,看见那个操作仪器的工作人员正朝他们走来,骤然明白孟家远和自己说的根本不是一码事,男人和女人的关注点就是不一样!

  因为朝他们走过来的是一个女人,美女,还是外国美女!她虽然穿着宽松的白色大褂,将身体曲线几乎遮盖殆尽,仍然如同好莱坞科幻电影里的美女科学家,带着神秘与知性结合而成的迷人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