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近身兵王 > 第2232章 蚂蚁社会

第2232章 蚂蚁社会

  “知道了。”姜忠波明白,苍浩不想继续跟自己说下去,于是起身敬了一个礼,就出去了。姜忠波才刚一走,庞劲东来了:“刚才那人是谁?”“北非行动指挥官,过来向我汇报工作。”苍浩微微一皱眉头:“不过他的表现有些怪异。”苍浩把自己跟姜忠波的交谈经过大致说了一下,庞劲东呵呵一笑:“他的表现确实怪异,从军衔上来说,他跟你差着好几级,你们之间的交流,通常都是你向他下达命令,他向你反映自己的诉求,你们之间不应该探讨如此深奥的社会问题。”顿了一下,庞劲东又道:“不过,他的这些观点我是认同的,未来社会将会出现严重的阶层分化和固化,也就是所谓的蚂蚁社会,不同阶层在生理上会出现极大差异。今后的底层阶级,只能提供廉价劳动力,提供税收和各种资源给上层阶级。但是,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发展,所有这些都可以被取代,底层阶级能够创造的价值也越来越有限,唯一存在的意义就是给上层社会在战争情况下充当炮灰。”“当阶层固化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有可能出现物理上的隔离,其实现在就已经出现了。”苍浩沉重的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不同阶层的人,从出生那一天开始,就没有机会碰到一起。大家吃的东西、喝的水甚至呼吸的空气都完全不同,成长环境和接受的教育当然也完全不一样。由于AI和机器人技术的大规模应用,上层阶级所需要的资源,可以由机器来提供,不存在跟底层阶级打交道的必要。可以这么说,以后底层阶级以后想要揭竿而起,只怕都没有机会,因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推翻的人是谁。他们看不到这些人,不知道这些人生活在哪里,当然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样子。”庞劲东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样看起来,人类社会的未来,并不乐观。”“未来这种阶层固化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并且出现这种物理意义上的隔离之后,上层阶级可能会做这么一件事,那就是给自己开辟一个优越的生存空间,那里有着优美的环境,最好的医疗条件,安全放心的食品和饮用水。他们躲在里面不出来,然后把环境污染,重金属污染的土壤,有着各种化学物质的饮用水,以及各种各样的垃圾留给底层阶级,也就是说底层阶级今后就可能要自生自灭了。”苍浩耸耸肩膀:“底层阶级在这样一个环境当中成长,其身体条件以及智慧必然被彻底锁定在底层,根本不足以对抗上层阶级,那么阶层固化就变成一种天然存在,已经不是能否打破的问题,而是像物种差距一样根本没办法跨越。”“话说,米国人拍的很多科幻电影,对人类社会的未来做了各种构想,其中有一些在我看来可能性非常高。”庞劲东这会儿还真想起这么一部电影:“《极乐空间》,几年前的片子,里面构想的社会,就是你说的这样。地球已经被污染的不像样子,有钱人于是建造太空站,去太空享受优质生活,而把满目疮痍的地球留给了穷人。”“未来的社会很可能真是这个样子……”苍浩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不过,道理虽然如此,姜忠波跟我谈论这个话题,还是让我感觉有些怪异。”苍浩正说着话,墨师打过来电话:“关于北非行动,我发现数据被人修改过。”“什么?”苍浩一愣:“你确定?”“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但我可以肯定,这个人对矩阵系统拥有一定权限,否则根本没有机会修改。”墨师非常确定:“数据被修改是北非行动失策的重要因素。”必须解释一下墨师所谓“数据”是怎么回事。军队的任何行动,都以各种情报作为基础,而这些情报就以数据形式存在。现在这个时代,早就已经不是古典或者近代战争,通过情报人员或者侦察兵,搜集对方军队部署和火力配置情况,然后己方进行针对性行动,这个时代的一切都是数字化的。血狮雇佣兵已经实现数字化作战,从侦察卫星、各种无人机搜集到的信息,到侦察兵实际诊查了解到的情况,都会汇总到矩阵系统进行分析。而北非行动正是通过这样的数据汇总,判断亚丁之魂的分布情况,部队才会展开行动。如果有人修改过数据,导致判断错误,部队必然扑空。没有人能够攻破矩阵系统的核心,所以这种数据修改不是通过黑客技术,而是通过合法途径。事实上,数据是允许人为修改的,因为任何一种侦查途径,获得的情报都不能保证完全正确,肯定存在偏差。如果在偏差基础上对数据汇总,得出的判断必然谬之千里,那么就需要人为干预。更具体地说,比如有一架侦察兵无人机发现,某个地区汇聚亚丁之魂,而且似乎有其他亚丁之魂从其他地方赶来,侦察兵无人机会自动把这些数据传递给矩阵系统。但矩阵系统只负责搜集和分析数据,根本没有能力验证数据可靠性。接下来,通过真正的侦察兵实际侦查才发现,其实这里的亚丁之魂数量非常少,而且正在向其他地方迁移。如果把主攻方向设定在这个地区,毫无疑问,只会收获不多的战果,同时错过了亚丁之魂的主力。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要对侦察兵无人机的数据进行修正,以避免出现这种误判。每一次数据修改,都会留下记录,包括是什么人进行修改、进行了哪些修改,都会记录得清清楚楚,可这一次的情况却非常特殊。当然不是什么人,都有这种修改权限,必须是一定级别的军官才行。“我相信对方应该曾经试图攻破矩阵系统的防御,直接毁掉所有数据,但后来发现无法攻破,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墨师告诉苍浩:“但是,这个人对自己的身份做了很好的掩饰,目前还查不出来到底是谁。”苍浩冷冷一笑:“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有内鬼。”墨师直接给出答案:“而且,这个内鬼很不简单……”“为什么这么说?”“血狮雇佣兵所有成员,都培训过矩阵系统的使用和操作,上传信息和获取信息都不是问题。但绝大多数人并不了解矩阵系统是怎么工作的,也不知道各种数据都有什么作用,只是被动使用而已。就算给他们机会修改数据,他们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深吸了一口气,墨师不无忧虑的道:“而修改数据的人,显然对矩阵系统有一定了解,而且很清楚什么数据是做什么用的。”“也就是说,血狮雇佣兵内部可能潜伏间谍……”苍浩说到这里,摇了摇头:“有间谍倒是正常,任何组织机构内部,都不可能完全干净。但那也不对啊,亚丁之魂是全人类的威胁,这个间谍在其他方面做手脚可以理解,为什么却要放过亚丁之魂?”墨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也很奇怪,但我找不到答案,只能把问题反映给你,你自己想办法处理。”庞劲东听到了电话内容,等到苍浩放下电话,立即提出:“要不要把姜忠波站过来,仔细了解一下情况?”“他什么都不会说。”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或者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又或者他自己就是间谍,反正不要指望能从他嘴里问出来什么。”庞劲东一字一顿的道:“不管怎么说,他作为行动指挥官,出了这样的事儿,是需要负责的。”苍浩也是这么想,可还没决定怎么处置姜忠波,又接到了孟阳龙的电话:“你们的北非派遣队现在具体位置在哪?”苍浩立即说出了一个经纬度,孟阳龙显然是看了一下地图,这才道:“看起来离马拉喀什挺远啊。”马拉喀什是非洲北部最繁华的一座城市,人口密集,经济发达,其实算是一座现代化大城市,跟很多人想象中贫穷落后的样貌完全不同,但距离血狮雇佣兵清缴地非常远。亚丁星门在东北方,血狮雇佣兵的清剿行动也以此为中心,而马拉喀什则在西北方,两地之间几乎横跨大半个非洲。苍浩对马拉喀什不了解,血狮雇佣兵的行动方案当中,也不包括这个地方。苍浩很好奇:“马拉喀什有什么问题?”“失联了。”“什么?”苍浩愣住了:“你说是某个人在马拉喀什失联了?”“我是说这座城市失联了。”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整座城市与外界的联系全部中断。”“这怎么可能?”苍浩实在难以想象:“我要是没说错,马拉喀什至少有一百多万人口,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城市,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失联?”“偏偏就是失联了,与外界没有任何通讯,不管是固定电话、手机还是互联网。连外部交通也已经中断,包括航班、陆路交通以及其他交通方式……”孟阳龙深吸了一口气,又道:“没有人从这座城市出来,外面也没人知道这座城市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