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一条咸鱼 > 第24章:你的行李呢?

第24章:你的行李呢?

  高飞在路边找间小店买了把小剪刀。

  回招待所。

  把饭票一张张剪好。

  费了半天劲,总算把它搞定。

  晚上。

  吃完晚饭。

  高飞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头发有点长了。

  决定前往那间玻璃门贴着刘得华和温璧霞海报的发廊理个发。

  “碎发?碎发是什么?”理发师有点懵,现在年轻不是喜欢刘得华或者郭富成那样的分头吗?

  高飞说了半天。

  又给他画了一张概念图。

  理发师拿高飞的头做了近两小时的新发型实验,好不容易才弄出高飞想要的结果。

  他很高兴。

  一再跟高飞解释说自己不是不懂,而是之前没明白高飞意思。

  “本来洗剪吹要十块,今天收你五块吧!”理发师收了钱,又吹捧起高飞,“你这个头,特别适合这种新发型,人看起来精神,回去同学看了要喜欢,介绍他们到我这里理发吧!”

  “好。”高飞心想,同学看了恐怕会认为这是狗啃的。

  现在流行中分或者四六分。

  流行碎发?

  再过几年吧!

  当然高飞可不想留什么中分或者四六分,蟹钳一样,还不如自己这狗啃过的刺猬发型呢,最少我这刺猬头是独一无二的!

  第二天。

  梁老师她一看高飞,眼前大亮,笑道:“小高飞,你这发型看起来精神,年轻人要像你这样才对嘛!”

  不仅梁老师,别的老师看见高飞也觉得他这个发型不错。

  迎新舞台。

  在天海师范的大食堂。

  水泥的平台上,十几位学生会的学长学姐在拉电线,也有的在挂红布条幅。

  梁老师让高飞走了几遍舞台,看看感觉如何,趁陈老师章老师他们调试乐器,又问他:“紧不紧张?”

  “现在没事,不知道明天上千人看着怎样。”高飞摇头。

  “哈哈,那可不行。”

  “老师教我个消除紧张的法子吧!”

  “你要觉得紧张,你别当他们脖子上的是脑袋,你当他们是脖子上顶着的是大西瓜。”

  “大西瓜?好吧!”

  一会儿。

  丁主任和班主任牛老师他们过来了。

  他们站在台下打了个招呼,又示意学生会的同学先停下来。

  梁老师暂时做指挥。

  陈老师的钢琴和章老师的手风琴一起,高飞赶紧站在舞台中间酝酿情绪。

  等他拿着麦克风一亮嗓,整个食堂大厅响起了他的声音。

  丁主任和牛老师他们还好。

  此前听过。

  学生会那十几位学长学姐满脸震惊,这个是新生?这种水平怎么还跑来读师范啊?你还没进校水平已经超过我们了,你这种新生进校,作为学长学姐的我们,压力太大了……

  特别唱到‘ why’的时候,那种清澈、纯净又高亢的歌声,能直接冲进人的大脑深处。

  无可阻挡。

  那是一种让灵魂为之颤抖的心灵呼唤。

  当老师们的和声进来,以不同声部进行多层次和唱,一遍遍地将高飞的歌声推向巅峰。

  他们越听越入迷,最后整个人完全不懂思考了,沉浸在歌声里难以自拔。

  等高飞唱完。

  他们还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再等他们清醒过来,想鼓掌,梁老师她们已经上去跟高飞纠正各种表演细节了,他们只好暂且忍下,继续看着高飞是不是会来第二遍排演。

  “老陈,你明天的钢琴声还要再响亮些,这里太大了,音箱的效果没那么好,你的琴声被小高飞的声音压得太弱了。雷老师你那个鼓点要保持,今天的感觉特别好。别的地方没什么问题,第二遍不排了,咱们直接上千千阙歌。为了保持神秘感,这歌高飞你在这里只唱一段日语版,完整版明天再正式表演……”梁老师说完,又示意工具人陈老师去伴奏。

  高飞唱完日语版的千千阙歌,学生会的学长学姐彻底懵圈了。

  日语?

  你不是刚来的新生吗?

  不仅英语歌,怎么连日语歌你也会?你还是人类吗?

  几个学生会的学姐看得两眼放光,这么帅又这么有才的小学弟,爱了爱了……如果高飞真有系统,那么肯定可以叮咚一声,成功收获脑残粉若干名。

  唱完。

  梁老师又拉着高飞的手,用自身经验提醒他:“你要是紧张,你可以望远一点,头往上仰,但不要高,眼睛刚好越过观众的头顶。还有,如果你上台找不到唱歌状态,你上场可以先跟大家打个招呼,缓一缓,然后你给个手势,我们再开始就位,千万不要急,知道吗?”

  高飞很感激地点点头:“好的,那明天我上台后,先给大家说个段子活跃下气氛再开唱吧!”

  梁老师一听乐了:“你还会说段子?”

  高飞耸耸肩膀。

  摊摊手。

  表示小意思。

  “那行吧,期待你明天的段子。小高飞,回去之后注意保持嗓子,知道吗?”梁老师叮嘱一番,和古老师匆匆走了,她们是幼师4班和5班的班主任,今天特别的忙。

  “高飞,你跟牛老师去办入校报到吧,行李你可以先留着,把生活用品那些领了再说!”

  丁长林让高飞跟牛老师走。

  等高飞一走。

  学生会的同学围住丁长林七嘴八舌地打探消息。

  “丁主任,他是新生吧?哪里招过来的?这也太厉害了吧?”

  “他唱的好像是日语?”

  “前面是英语。”

  “对!”

  “他叫什么名字?”

  “他在哪班?牛老师今年好像是1班的班主任,牛老师带着他,那他在1班是吗?”

  丁长林双手连晃示意同学们安静下来,笑道:“我只能告诉你们,他叫高飞,今年的新生,我们天海师范特招的尖子,别的信息你们自己打听。如果你们想知道他的个人情报,你们可以邀请他进学生会,不过根据我对他的了解,高飞他更愿意做一个普通学生,你们想邀请他进学生会恐怕不容易。”

  另一边。

  牛老师正跟高飞聊起这个问题。

  他问高飞有没有兴趣做班长或者学习委员。

  高飞摇头,很诚恳地告诉牛老师:“谢谢牛老师,我对做学生干部没有兴趣,我更愿意做个普通学生。”

  牛老师其实早跟丁主任沟通过这个问题,知道高飞有身为天才却甘于平淡的心理,但他还想劝劝:“你在初中也是学习委员是吧?”

  高飞摆了摆手:“正因为做过,我才知道自己不合适,换别的有责任心的同学上去更好。”

  牛老师心里有点小遗憾。

  但并不强求。

  高飞能选择1班,自己已经很幸运了。

  要知道,2班和3班的班主任整天羡慕得不行,天天叹气高飞怎么不选择自己班。

  牛老师带高飞进校。

  到了报到地点。

  将高飞交给负责新生报到的学生会学姐。

  自己匆匆的向教职工办公室那边走去,估计是安排接下来的工作。

  高飞在新生报到的登记点正式报到。

  先是确认自己的身份。

  找到班级。

  最后在自己的学号和名字后面签名。

  “好,你们班只差你一个了,高飞同学,你怎么现在才来报到?”负责报道验证的大眼睛学姐带点好奇地看向高飞,问道,“你的行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