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一条咸鱼 > 第22章:我是正义的朋友,天海第一鬼见愁

第22章:我是正义的朋友,天海第一鬼见愁

  “歌方面我不说了,我说说我的看法,你第三段才开始唱日语,让观众的期待感等得太久了,如果它调到第二段更好,你可以将它换过来吗?”

  她不知道高飞是故意这样调过来看看老师们反应的,周大鱼原唱就是将日语版放在第二段。

  高飞给古老师鞠了一躬:“可以,我之前有想过在第二段唱日语。”

  梁老师一看古老师给高飞的建议他欣然接受了。

  立即也给个提议。

  “小高飞,你清唱的话,各段间隔之间停顿少太赶,停顿过久则会很闷,你中间可以来点加花的炫技,海豚音会吗?要不是我教你一点小技巧?”

  陈老师赶紧阻止她:“别,时间来不及了,要是高飞学海豚音唱坏了嗓子那怎么办?”

  梁老师一看这个工具人还敢反对自己。

  顿时大恼。

  她脑筋急转。

  给陈老师安排个任务:“学海豚音来不及了,那老陈你给高飞伴奏吧!中间的间奏你的钢琴声进来,让他休息一下。”

  陈老师直翻白眼:“找个磁带伴唱得了,千千阙歌这种又不难找。”

  梁老师坚持反对这种偷懒行为:“磁带跟小高飞的唱法不同,你伴奏可以配合高飞,磁带太死板了不好!”

  身为工具人的陈老师只好接受自己被抓苦力的命运,谁让他是钢琴弹得最好的一个呢!

  而且他不上。

  相信古老师也会出手的。

  要是那样,梁老师估计会跟着抢这活。

  闹腾起来还不如自己一肩挑了省事,于是他带点苦逼地点头:“彳亍口巴!”

  高飞返回招待所,看时间还早,准备到校园逛逛。

  丁长林找来了。

  他给高飞带来了一大堆的饭票和菜票。

  饭票是薄薄的纸印刷的,呈蓝色,上面印着天海师范的小字。

  然后中间大字是一两、二两或者三两,最下面印着饭票两个小字,十几大版一整张连着还没有剪开。

  菜票又不同。

  它是厚塑料片上印刷的。

  两指大,半指长,上面字样跟饭票差不多,印的是一角两角五角甚至一块,用不同颜色区分。

  比如一角钱的菜票是褐色的,两角钱是白色的,五角钱是蓝色的,一块钱是红色的,一块钱的菜票明显要比别的更大些。

  它们统统用橡皮筋捆起来,好几大捆,看起来数量非常惊人。

  “这是多少钱?”高飞有点吃惊。

  “30块钱的饭票,一共211斤2两,170块钱的菜票。我忘了告诉你新学期要带米来,食堂饭票是需要用米换的,我给你买了两百斤……没事,粮票今年要取消了,不用也是浪费。如果你觉得饭票够用了,那么再坚持一下,接下来学校饭堂会进行一个食堂改革,学生不需要再带米回校兑换饭票了,甚至饭票可能撤消掉,学生直接用菜票购买。”丁长林细心地提醒高飞。

  “谢谢丁主任,太谢谢你了!”高飞赶紧掏两百块钱出来,递还给特地替自己购买饭票菜票的丁长林。

  作为不同时代穿越过来的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自己的饭票。

  那两百斤米是用丁长林用自己的国家粮兑换回来的,跟自己出去购买的米完全是两回事。

  国家粮的统一买价是1毛4分2,高飞自己出去买的议价米最贵要9毛钱一斤,这就是为什么人家城市户口吃香呢?姑娘都愿意嫁到城里呢?人家有工作不说,吃的米面还是国家粮,比农村户口的农民便宜好几倍。

  农民要是自家的米不够吃了。

  想出去买。

  那叫议价米。

  最差劲最便宜的米也要七毛钱一斤。

  甚至,农民与农民之间偷偷私卖的米,必须买够一百斤才会便宜到五毛钱一斤。

  高飞不知道中间的差价,单纯以为这个时代的米就是这么便宜的,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个农村户口的乡下人幸运地吃上城里人的国家粮了。

  “你那歌排练得怎么样?”丁长林收下钱,又找个话题。

  “梁老师说明天再到舞台上走一遍。”高飞道。

  “那行。”丁主任点点头。

  “丁主任,咱们中午一起吃个饭吧?”高飞想请丁长林吃个饭表示一下感谢。

  “这几天我太忙了,改天找个时间吧,你别在意这个,以后有的是机会。”丁长林笑了,伸手拍了拍高飞肩膀。

  中午。

  高飞又出去那间叫做‘老张饭店’的良心饭店吃了个三块钱的炒粉。

  今天终于有牛肉了。

  而且特别大片。

  虽然牛肉不算特别上乘特别鲜嫩,但架不住量大实惠,同时肉汁也做得很到位。

  高瘦的老张炒完之后,惯例的过来给高飞倒茶,一边倒一边笑道:“你其实是个高中生吧?在天海大学附中上学吗?你天天跑出来吃饭店,这钱要在月初花完了,月底怎么办?还是节省一点好!”

  高飞大晕。

  你担心我的钱包?

  你还是担心你这店什么时候亏本倒闭吧!

  炒个牛河你下那么多牛肉,除非你有个美食系统免费提供食物,否则你这种讲良心的老板早晚关门!

  老张饭店这个名字我看起得不对。

  要我说。

  你这店得叫‘老亏饭店’。

  “我是天海师范的,今天是8月30,可不正是月底嘛,而且我不能是个有钱的富二代吗?”高飞反问。

  “别怪我直说,你不太像是有钱人家的小孩。”高瘦的老张摇了摇头。

  “老张,你要继续这样说话,会失去我这个顾客的。”

  “哈哈哈~”

  吃完午餐又灌了几杯茶。

  高飞挺着沉甸甸的肚子往回走。

  路边。

  有间发廊。

  玻璃门上贴着刘得华和温璧霞的大头海报。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站在路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海报上妩媚动人的温璧霞,嘴唇蠕动,一副想亲的样子。

  高飞看了有点愕然。

  小朋友。

  你太早熟了吧?

  我十六岁了还没你想得多好不好?

  看你这模样,长大了九成九是个时间管理大师……

  高飞再一看对方白白胖胖的模样和打扮新潮的衣着,明显像个城里人,别看现在生活在这边LC区好像不怎么样,可是人家未来不是个富二代就是个拆二代。

  有钱做个时间管理大师怎么啦?

  人家有的是时间!

  于是。

  高飞默默地给这位未来的时间管理大师竖了个大拇指,准备走人。

  那个小屁孩冲着高飞做了个鬼脸,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或许是乡巴佬,也可能是大白痴。

  高飞乐了。

  “小朋友你这是要跟我单挑吗?你怕不知道我是正义的朋友,人称天海第一鬼见愁!”1603414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