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一条咸鱼 > 第18章:我作为重生人氏也是有很大压力的好不好?

第18章:我作为重生人氏也是有很大压力的好不好?

  “高飞,这个歌你创作方面我就不点评了,我说一说你的演唱技巧和情感表达。可以看出来,它真是你亲手创作的,完全吻合你的思想和声音,成年人作不出这样的曲子,也唱不出这样的感觉。你的呼吸还有控制方面的弱点,在这首歌上完全被掩藏起来了,因为它是一种责问,一种呐喊,你只要尽情抒发感觉即可。”古老师认真地给高飞点评。

  “古老师您继续说。”高飞知道表扬之后,肯定会有个转折。

  “之前的‘500  miles’,要我打分,我只能给你及格。”

  古老师一看梁老师想说话。

  立即做了个手势。

  表示自己先说。

  “给你六十分你别不服,你纯是自己的嗓子唱的,用的是最好天赋,别的方面还差得远。”

  “第二首‘我爱你塞北的雪’要好多了,你除了嗓子之外,还用了你的灵感,开拓出一条新路,光是这个灵感的闪光,就值得给一个优秀。不过那个歌毕竟是女高音唱的,你唱起来有点勉强,打个八十分吧!”

  “到了这首‘tell  me  why’,我可以给你打九十分。”

  “而且是除开创作方面评估的分数。”

  “你很适合唱这个歌。”

  “技巧先不说。”

  “在情感抒发方面,你超越了自己的嗓子,或者说超越了我们的最大预期。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的声音里有一种力量,它迸发出来能让人打心底震撼,然后被牵引,全身心与之共鸣,刚才我们几个就是这样被你的歌声情不自禁地给拉了进去。这个歌声的强大力量,是别人没有的,这是我最为欣赏的一点。”

  “你身体里有股隐藏的力量还远远没有冒头,这首歌是你恰好找到的一个爆发点。”

  “要想将你的天赋全部挖掘出来,你还要花很大的功夫去努力。”

  “同时你要注意一个问题。”

  “唱这个歌。”

  “里面有你年轻的优势。”

  “这个歌跟我们老师唱不了你们学生的校园歌曲,比如毕业歌,它其实是有很大局限性的。”

  “‘tell  me  why’这首歌我给你的建议是,趁你现在是最好的黄金年龄,你要将它完美地唱出来。”

  “这个歌怎么说呢?”

  “唱得越早越好。”

  高飞心悦诚服地给她一个鞠躬。

  别看这位古老师很严肃,她是真有水平的老师,看问题可谓一针见血。

  接下来几位老师都简单地作出了自己的点评。

  有表扬的。

  也有指出某个地方不足的。

  梁老师比较护犊子:“你们差不多得了,他才多大,能唱成这样我觉得打个一百分那是最基本的评分。”

  陈老师大笑起来:“按照普通人的标准给一百分还给少了呢,可他必须是天才的标准!”

  “要不我们认真给高飞和声一次如何?刚才没唱过瘾,再来吧!”梁老师一拍手。

  她给安排任务。

  丈夫章老师负责手风琴。

  至于一贯使唤的工具人陈老师负责弹钢琴。

  雷老师负责打鼓以及男中音的和音,肖老师负责男高音的和音。

  “古姐你负责女中音可以吗?我只能唱女高的,那行,任务分配好了,我们开始。”梁老师手一挥。

  “等等,咱们就一个乐谱,还是简谱。”陈老师马上反对。

  “我去复印。”肖老师主动请缨。

  “我来吧,我知道有个新开的店有复印机,离这里很近。”此时牛老师自门口走进来。

  后面。

  还跟着丁主任。

  让梁老师奇怪的是校长竟然还没出现。

  梁老师忍不住开口:“丁主任,校长怎么还没来?”

  丁长林笑了:“校长早来了,在门外听见你们在唱歌,让我们不要打扰你们,听完他有事忙先走了,他让我跟高飞同学说一声,这个歌他很喜欢。”

  说完,丁长林又将手中的豆浆和包子递给高飞。

  高飞有点愕然。

  你堂堂一个招生主任还给我买早餐?

  当然又不好拒绝他的好意,高飞只好再三感谢,将豆浆和包子接了过来。

  正当他准备将包子给梁老师她们分分的时候,梁老师却摆摆手:“你吃吧,你是半大的小子扛不住饿,我们要吃得太饱了,反而唱得不舒服。”

  牛老师把第一版没有乐谱的稿件还给高飞。

  拿着带简谱的第二版匆匆而去。

  趁高飞吃早餐。

  梁老师她们热烈地讨论起来。

  哪里应该强哪里应该弱,什么地方男声要响亮一点,什么地方女声要冲出来,都有自己的看法。

  不统一?

  那抄起乐器来一遍,比比谁的效果好吧!

  丁长林微笑地看着梁老师她们,完全不觉得自己被无视了。

  等牛老师复印十份回来,梁老师她们各抢一份,立即往上添加五线谱,再次把辛苦跑腿的牛老师无视掉。

  “雷老师,你们要是排练完,中午去南园酒店吃饭吧,我已经跟那边打过招呼了,回来记得把发票拿回来给我就行。”丁长林悄悄过去跟年龄最大的雷老师说了几句。

  雷老师是全场唯一比较顾及领导感受的老师。

  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丁主任和牛老师转身离开。

  梁老师她们继续吵某个音乐理解的分歧,有时甚至还拉高飞出来,让他做个裁判评理。

  吵了半天。

  分歧没有消失。

  最后好歹能求同存异了。

  工具人陈老师坐在钢琴前开始前奏,章老师的手风琴柔柔的加入。

  梁老师不顾那是自己丈夫,一再用手势示意要更轻,不要压钢琴的声音,更不要压了高飞的开头。

  还别说。

  有几位音乐老师的配合。

  尽管跟原版有出入,可比高飞刚才一个人清唱要好得太多了。

  特别是到了需要和音的地方,梁老师她们层次分明的和音一出来,整个歌声好像一幅画活了过来似的,瞬间多了一种鲜活的生命力。

  唱完。

  高飞自己都想给这次演唱打九十九分,不多加一分,那是怕梁老师她们骄傲。

  “还不行,效果出来了,但细节没有到位,雷老师你的鼓点渐进时要密,更密一点没关系,但不要强,高飞的声音是空灵的,是一种带有忧郁的呐喊,鼓点不能强。还有老陈,你的声音要放得远点,你那是美声。肖老师你拉高没关系,尽量拉上去。不行,我们还得找一个声音沙哑的男低音,否则和音还是有点薄。”

  没想到梁老师她非但一点不骄傲。

  还觉得有很多不足。

  高飞有点汗颜。

  你们的标准也太高了吧?

  难怪你们几个能够代表天海市出国演出!

  你们要求这么高,我作为重生人氏心里也是有很大压力的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