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一条咸鱼 > 第14章:你是妈妈你说了算!

第14章:你是妈妈你说了算!

  高飞以前在小视频里刷过全是单字画出来的肖像画,特别喜欢那种创意,当然上辈子没本事模仿。

  上辈子的情况是。

  脑子:这个我喜欢,貌似很简单,好,我学会了。

  手:不,你不会!

  这辈子有挂。

  他估计自己能模拟出来。

  名字的肖像画,顾名思义就是用单字无限填充起来代替线条完成整个肖像结构。

  画这种画其实需要专业的工具,不过高飞现在没那个条件,只能出去卖几支圆珠笔代替。

  接下来的三天。

  鱼妈妈一有空就会坐下来给儿子做模特。

  她不知道儿子半小时已经在脑海里完成了构图,后面全程开挂根本不需要再做模特了,天天眉开眼笑的坐在沙发上看儿子慢吞吞的写字,满心愉悦,看自己的样子自纸上一点一点活灵活现地浮现出来。

  这幅全是‘妈’字的画。

  画到一半。

  已经全厂传开了。

  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过来看。

  其中还来了一个口气特别大的副厂长,他带点趾高气扬地开口,让高飞给他也来一幅。

  高飞以要开学了为借口拒绝了他,这个心里没点逼数的家伙还想花一百块钱,买走高飞给妈妈画的肖像。

  “先生,请你圆润地离开好吗?这画是我给我妈画的,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东西!你想要,回家让你家人给你画!”高飞直接让他滚蛋。

  那个副厂长表情有点恼怒,鉴于围观的人太多,不好当场发作。

  铁青着脸走了。

  鱼妈妈很担心这家伙会耍手段报复。

  高飞反过来好言安慰她:“这工作不干也罢,辛辛苦苦的,累得人都要散架了,一个月才80块。之前没有办法,以后我可以用笔杆子挣钱,你安心在家看电视,过点悠闲日子。你要可惜每个月80块的收入,我以后每个月给你800,行了吧?”

  鱼妈妈一掌劈在高飞脑门上:“上你的学,家里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好吧,天大地大。

  妈妈最大!

  你是妈妈你说了算!

  时间匆匆,还有两天返校。

  高飞正准备骑车出去买火车票,没想到丁主任又来了。

  而且这一次来不再是上次的皇冠,而是一辆霸气侧漏的黑色虎头奔。

  虎头奔。

  其实是奔驰S级W140在这个年代的称呼。

  在这个桑塔纳也是豪车的时代,售价一百多万的虎头奔,绝对是豪车中的战斗机,放在任何一个城市都将是惹人注目的存在,更别说乡镇下面一个小小的钢铁厂了。

  “丁主任,你怎么来了?”高飞有点惊讶丁长林会来,自己会唱个英文歌真有那么牛逼吗?

  “这是王总特意给你派的车,他是我们老校长的大儿子,润华商厦的老总,上次的车也是跟他借的。你不知道,回去之后,王总把我说了一通,又把那个不长眼的司机给开除了,他让我代表他,向你们家表示歉意。这不,这回他特地派个奔驰过来,让我一定要把你接到了。”丁长林脸上笑出一团花。

  “没事没事,哪能怪王总……当时是我自己不上车的!”高爸爸这下心里舒服了。

  之前要说他心里没点小毛刺。

  那不可能。

  现在嘛~

  他反而觉得自己倍有面子,人家堂堂一个大商厦的老总竟然跟自己表示歉意。

  丁长林同来的那个司机自称老李,这是个高大健壮的中年男子,鼻梁上要戴上一副墨镜,更像一个保镖。

  老李把那辆虎头奔七转八绕。

  兜了好大一圈。

  强行开到高飞家门口。

  邻居们沸腾了,这种学校派专车来到家门口,接学生上学的阵仗他们还真没看过。

  鱼妈妈正想着怎么不经意地提起儿子在暑假里的出色表现,邻居们已经抢着替她宣传了,什么高飞会唱日文歌吓得别人再不敢在他面前张嘴,什么高飞花三天时间用妈字画了一幅妈妈差点能从画里走出来的大作……

  反正丁长林还没进屋,已经知道了高飞这个暑假的全部情报。

  丁长林进屋。

  一看。

  忍不住惊呼起来:“这画真是高飞画的?”

  那个老李司机同样被镇住了,王总再三叮嘱自己要端正态度对待的这个少年,原来还真是一个超级天才!

  画得好不好。

  先不说。

  光是用妈字来描绘自己母亲肖像的这个创意,已经不是一个十几岁的普通学生可以有的。

  更别说这画栩栩如生,神似其母,又更胜现实,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个大师的灵感大作呢!

  “画了好久吧?”丁长林凑近了欣赏,发现画中密密麻麻说不定有万字之多。

  “前后画了快五天才画完,开始两天吃饭,端碗的手直抖。”

  高飞摇头。

  开挂是能画不错,但手是真的累。

  画完这一幅,这辈子再不想动手画第二幅了。

  丁长林拍拍高飞的肩膀,道:“天海市接下来有个画展比赛,你这个画的创意,应该能拿一个奖回来,要不带上它吧?参展完,拿了奖,到时再放家里也不晚。”

  能拿奖?

  鱼妈妈眼睛狂冒小星星。

  高飞只好把快冲到喉咙的‘算了吧’给咽了回去。

  家里没办法招待。

  又到厂里的饭堂请客。

  老李司机跟之前那个鼻子长额头上的年轻司机完全不同,除了说有命令不能喝酒之外,席间跟高盛典聊得那叫一个痛快。

  高盛典结帐时。

  发现老李司机趁上厕所悄悄把账给结了。

  “哪有让你破费的道理,这不行,绝对不行!”高盛典执意要把钱还给老李司机。

  “那不是我的钱,是我们王总特批的,他说上次的司机给他丢人了,这次叮嘱我一定要补偿回来。你要瞧不起王总,瞧不起我老李,那你掏钱。你要当我们是朋友,愿意接受我们的歉意,这钱不要再提了。”老李司机反过来把高盛典给说服了。

  临走前。

  老李司机搬出一箱茅台,笑道:“这次我要开车不敢喝酒,下次我送高飞回来,再跟你喝个痛快!”

  高盛典激动得不行:“好好好,我等你!”

  挥别家人。

  高飞坐车前往天海师范,开始全新的求学之路。

  路上,丁长林跟高飞聊分班:“梁老师今年是幼师4班的班主任,你要过去没问题,不过班里恐怕只有你一个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