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一条咸鱼 > 第13章:这儿子太争气了!

第13章:这儿子太争气了!

  他的话让目瞪口呆的人们如梦初醒,赶紧疯狂鼓掌。

  好多人一边拍手一边呜哇大叫。

  激动得简直没办法。

  里面包括了高盛典这位爸爸。

  他此刻满脸通红,嘴巴里根本说不出话来,只知道合不拢嘴地笑。

  鱼妈妈趁别人不注意。

  用最快的速度擦拭掉眼泪。

  哎呀,这么厉害的儿子,妈妈爱了爱了……叮咚~高飞同学成功收获妈妈粉一名。

  “你们不是骗我的吧?”高飞又问。

  “不是。”

  “没有骗你~”

  “你唱得太棒了,比歌星还好听!”

  “好听,特别好听,你唱歌全厂第一,谁也比不上你!”

  高飞向喊得最大声的邻居木桶伯竖了个大拇指:“木桶伯,谢谢你的称赞!趁没人我悄悄告诉你,我心里其实也是那样想的。不过,我想说,木桶伯你说话这么梗直很容易挨打的,你看,全场只有我一个人支持你。你看我示范一下该怎么说话才不会挨打,我在这里郑重宣布,我是伏马山钢铁厂半坡职工宿舍第5排最末尾那间屋的第一名!在这,我敢拍着胸口说,除非我妈反对,否则我就是实至名归的全家第一!”

  他还没说完。

  全场已经笑翻了。

  等高飞向半空竖起一只食指,特别声明自己是全家第一时,鱼妈妈忍俊不禁要上来打他。

  第二天。

  因为儿子唱歌过于优秀,高爸爸和鱼妈妈‘被迫’请邻居们吃了一顿大餐。

  这种特攒人品的操作受到了邻居们的一致好评。

  同时也让高飞摆脱了成为点歌台的命运。

  妈妈再不敢让他唱了。

  高飞要一张嘴。

  那么邻居们肯定蜂拥而来,不进屋全部挤在门口看热闹。

  听高飞唱歌,估计不是他们来凑热闹的目的,他们来听歌更多是想听高飞说段子。

  接下来半个月高飞像咸鱼那般躺着。

  鱼妈妈受不了他的懒劲。

  催他。

  “好久没回老家看你爷爷奶奶了,你骑车回去一趟。”

  高飞能说什么吗?

  只能骑上家里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别的地方都响的凤凰牌自行车回老家,十公里的路不算特别远,可是阳光太毒了,一路晒得高飞皮肤差点没有冒出焦糊味。

  爷爷奶奶六十多岁,普通的乡下农民,朴实无华。

  两老身体硬朗。

  言语不多。

  干起农活特别的利索。

  高飞在农村住了两天有点受不了那种平淡生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生活实在太单调了。

  唯一的好处是这时代的河水很清澈,可以下去游泳,特别解暑。

  高飞还兴冲冲地跟爷爷到河湾里抓了一次鱼。

  用上各种他叫不出名字的工具。

  鱼没抓到多少。

  但心里特别有开心。

  “没鱼了,水也少了许多,你爸小时候我带他抓鱼,小于二指大的鱼我都不要的,直接放回去。有一次我捕到了一条大鱼,有十几斤重,本来已经装起来了,可你爸好奇,偷偷揭开盖子来看,结果让它跳了出来。没有跑掉,它是跑不了的,我当时立即把河水搅混,不到十分钟我又把它给抓回来了!”爷爷回忆起了当年,有点遗憾无法在孙子面前展示自己高超的捕鱼本领。

  “厉害!”高飞直接给爷爷竖个大拇指,幸好那条大鱼重新抓回来了,否则高盛典同志恐怕得断一条腿。

  高飞临走之前两老各给了两百块。

  以前是一百。

  这回翻倍。

  那是高飞的三千块奖学金远远超出了鱼妈妈的心理预期。

  两老推辞不要,高飞笑道:“这么点钱不算什么,以后我会挣大钱的……放假我再回来,走了啊!”

  挥别不舍的爷爷奶奶,高飞回到了钢铁厂的家。

  鱼妈妈看他晒黑了。

  有点心疼。

  当然嘴上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反而再给他安排个任务:“你考上天海师范了,不得谢谢你的班主任啊?你和你爸下午过去请班主任吃顿饭吧!”

  高飞屁股还没坐下来,又得出发了。

  他的班主任姓刘。

  名叫安雅。

  这是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教师,按照高飞的审美标准,这位刘老师也是一位气质型的老师。

  她对于高飞和高爸爸的到来特别高兴,热情招待。

  对于高爸爸请客的提议。

  刘老师以新学期快开始了工作太忙再三婉拒。

  她倒是特意带上高飞去见校长,当着诸多学校领导面前,无比自豪地给他们介绍高飞。

  老实说,学生考上师范根本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地方,尤其还是个自费生,但架不住高飞是天海师范派专车送回家并且主动索要个人档案的特招生,看那位丁主任对高飞的重视态度,绝不是一般学生能比的。西潭中学的领导们对高飞勉励一番,笑着拒绝了高爸爸提议出去吃顿饭的邀请。

  高飞和高爸爸骑车即将离开学校时。

  一位副校长追了出来。

  他掏了两百块钱给高爸爸:“这是我们校长给高飞同学的助学金,希望高飞同学在新学校里继续深造,学业有成。”

  高爸爸推辞不得只好谢过学校的好意。

  “你出去请别人吃饭,还能倒拿钱回来啊?”鱼妈妈满心骄傲,这儿子太争气了!

  “对。”高飞不能说那是因为自己一直在开挂,否则别说拿钱回来,能不能见到人家校长还得两说。

  又过了几天。

  鱼妈妈开始给儿子收拾行李。

  高飞忍不住提醒她:“妈,还有一个星期才开学好不好?”

  结果鱼妈妈赏了高飞一个白眼,道:“有人替你收拾行李你还嫌弃是不是?”

  这时候除了举手投降。

  还能说什么呢?

  别的也罢。

  让高飞有点想吐槽的是鱼妈妈又给他买了一对白球鞋。

  没耐克,鱼妈妈你给我买双回力也好啊,6块钱的白球鞋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穿腻了。

  高飞不知道。

  鱼妈妈是故意买的。

  她知道商场里有鞋子卖一百多两百块,她怕儿子大手大脚,买那种中看不中用的进口球鞋穿,所以提前给他买好了。白球鞋多好,便宜实惠,全白的款式很漂亮,还不像绿色的解放鞋那么老土。

  “妈,为了表示我的感谢,我给你画一幅全是字的画像。”高飞怕鱼妈妈继续买买买,赶紧给她找个事。

  鱼妈妈。

  不要再做剁手党了。

  在家里安静地做个模特才是你的工作。

  千万别再出去给我买人参蜂花洗发露之类的东西了,那包我快扛不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