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一条咸鱼 > 第10章:不把你的狗腿打折了我这气下不来!

第10章:不把你的狗腿打折了我这气下不来!

  “你还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是吗?你还跟我要理由,好,我就给你一个理由,否则我江志斌还打不得你江志军了!你读不了书,没个出息,我送你到铁哥们身边做个司机,去的时候,我告诉你什么了?我让你踏踏实实做人,好好开车,你是怎么做的?”司机的大哥怒极反笑。

  “哥,王总说什么我做什么,我全听他的,真的一点儿违逆都没有,我向你打保证!”司机赶紧申辩。

  “你全听他的?江志军你知道吗?王哥今天打电话给我,问我一个事,假如咱们的老父亲没死,他派个车过去,接咱爸过来享福,可是司机嫌咱爸身脏,不让上车,问我有什么想法?江志军,现在我问你,你说我心里应该怎么想?我是不是要谢谢那个司机?”江志斌越说越愤怒,举起皮带,劈头盖脸的往弟弟身上抽。

  “我没有,我没有不让上车……”名叫江志军的司机不敢躲,只能伸手架在头上硬扛,一边拼命否定。

  “你还敢说没有?”江志斌一口气连抽了弟弟十几皮带。

  “哥,我真什么都没说!”江志军好不委屈。

  “你是没说不让高飞的父亲上车,可你给人家开车门了没有?你是司机你把车门锁着不让别人上,你让他怎么上?”

  江志斌越说越怒。

  像头怒狮。

  他挥舞着皮带又是一顿狠抽。

  他的妻子赶紧抱着他,连声劝:“好啦好啦,志斌,你的心脏不好,别气坏了身子。”

  江志斌稍微压制一下火头,指着弟弟痛骂:“丢不丢人,那是你的车吗?开个车你也能抖起来,你是不是忘了你也是工人子弟出身?咱爸当年没有修过机器吗?身上没有让机油弄脏过吗?怎么到你全忘本了呢?你在大城市出身就天生高贵是不是?人家出身在乡下就天生乡巴佬?人家连个车都不配坐,你是不是这意思?”

  “那个车,我告诉你,它代表的不是你个人,而是天海师范的颜面,懂不懂?”

  “人家天海师范招个天才学生,特地借个车送他回去,一片诚意。”

  “全让你给砸了!”

  “你这蠢货给天海师范抹黑了知道不?”

  “江志军你知道什么叫做天才吗?人家未来会是歌唱家,有可能上央视,上春晚,甚至到国外演出,你只不过是个破司机而已,你哪来的自信给人家脸色看?”

  “你算个什么东西,江志军,我告诉你,你连个屁也不是!”

  “老实说,你要犯了别的错误,王哥顶多给你几耳光,不至于直接让我领人。”

  “今天这是为什么呢?那是他觉得你这个人已经无可救药了你知道吗?”

  “普通的错误可以原谅。”

  “可以纠正。”

  “可是你做人有问题,脑子有问题,等于烂泥扶不上壁,别人想扶你,你反而把人家的手弄脏了!”

  “王校长收了个天才学生,心里高兴,他让手下跟儿子借个车子,等于给儿子未来搭条人脉,你倒好,直接给人家堵上了!我和王哥要不是铁哥们,换成是别人的弟弟,坑成你这样,他都得跟那人翻脸知道不?”

  “车子脏了可以洗,坏了可以修;可是人心如果脏了你怎么洗?本性坏了你怎么修?”

  “我们小时候没有穷过吗?”

  “我们也穷过啊!”

  “小时候,我们曾经饿得厉害,爸妈为了给你省一口吃的,两老差点饿死掉,你怎能这么忘本呢?”

  “你知道吗?那个学生的妈妈一个月才80块工资,她请你吃一桌好的,要上百块,等于她在煤堆里辛苦铲一个多月的煤泥……你嫌弃不吃,你瞧不起谁呢这是?你连我们家的脸都丢了你知道吗?才吃几天饱饭啊你,怎么就变成这样的呢?你知道我打电话过去调查情况,人家饭堂职工说出你嫌弃不吃那话的时候,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吗?我丢人啊,我完全没脸见人了我!”

  “王哥派你去,那是好心给你一个机会。”

  “那个高飞还在起步阶段,你送他一程那是雪中送炭,本来人家会真心谢谢你的。”

  “可你呢?”

  “一路上的脸色不说。”

  “快到了还嫌人家父亲身上脏不让上车,你作为王哥派过去的司机,连王哥的脸也丢尽了!”

  “当年我和王哥一起下乡,水土不服,我病得厉害,上吐下泻,是你王哥背着我走出大山求医的,他要嫌脏现在没我了!”

  “半路有个老农,赶着牛车,在王哥筋疲力尽的时候好心载了我们一程。”

  “他要嫌脏我也没了。”

  “他没有嫌脏载我一程,这就是雪中送炭!”

  “这份救命大恩,我能记他一辈子,现在我还念着那家人的好!”

  “你倒好,机会给你了你往外推,自家不珍惜还把王哥的人脉给堵上了,江志军你说你是不是欠揍?”

  “我一开始告诉你,你自己不聪明不要紧,要学会跟着聪明人走……你刚好反过来,自作聪明!你知道什么叫做‘宁欺白须公,莫欺鼻涕虫’吗?天海师范看中的那个高飞,你是不是觉得人家只是个师范生,出来顶天了做个教师,所以瞧不起人家?我告诉你,那只是他人生的起点,天海师范是他走向成功的一个跳板,那个高飞是个天才,未来前途无量,你这个猪头连给人家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你即使没有犯错,你这辈子顶多也就吹吹当年‘我给青年歌唱家开过车’的牛皮!”

  “现在还全砸了!”

  “你告诉我你还怎么吹?”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我当年给青年歌唱家开过车,不过嫌他父亲身上脏,没让他父亲上车’?”

  “说到这我忍不住还要打你一顿,不把你的狗腿打折了我这气下不来!”

  高飞不知道。

  开车送自己回来时那个鼻孔朝天的司机,直接被他哥打进了医院。

  现在的他。

  正在舒服地享受悠闲的暑假。

  像咸鱼一样躺着,什么也不用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多舒服。

  “儿子,再唱个歌!”鱼妈妈这两天把儿子当成点歌台了,想听就让儿子唱。

  “妈,我还在长身体,唱多了会声带小结的。”高飞有点唱不动了,你听起来舒服,我唱得嗓子快冒烟了。

  “那练字吧!”鱼妈妈特喜欢看儿子写字。

  他平时不是那样写字的。

  但一认真。

  写出来的字特别好看,字里面有股特别的精神气,让人忍不住想看。

  高飞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我手指凹一块了你看见没有?练字很费劲的,我手疼写不了!”

  “儿子,你什么都好,人也聪明,跟我一个样,可就是懒,这点也随我!”鱼妈妈忍不住吐槽儿子。

  “对。”高飞除了点赞之外还能说什么呢?

  你是妈妈。

  你说什么都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