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一条咸鱼 > 第9章:路上没什么特殊情况吧?

第9章:路上没什么特殊情况吧?

  丁长林在招待所里住了一晚。

  第二天。

  他又犯了个乌龙。

  丁长林以为高飞的户口是挂在钢铁厂里面的,于是起来洗漱完毕,特地去找钢铁厂的领导,希望他们出面劝服高飞父母,将高飞的户口迁到天海市。

  哪想到厂领导找来档案一看,才发现除了高盛典这位爸爸外,鱼妈妈和儿子高飞的户口根本不是厂里的。

  母子户口还在农村。

  再仔细一查。

  发现高飞妈妈只不过是厂里的临时工,每个月工资只有80元。

  至于高飞,他根本不是钢铁厂里的小学毕业的,严格来说跟钢铁厂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丁长林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高飞妈妈那么抗拒把儿子的户口迁走了,敢情她是怕失去这么一个儿子,变成一个孤独无依的母亲。

  这件事丁长林觉得自己办糊涂了,情报不足操之过急。

  这件事唯一的好处就是整个钢铁厂都知道高盛典生了个特别厉害的儿子。

  不仅被天海师范免学费给奖学金特招。

  还要给他迁户口。

  好吧!

  高飞在重生的第二天,已经活成了‘别人家孩子’的可恨模样。

  此后好几年,钢铁厂每当有熊孩子挨骂挨打的时候,高飞总会成为他们的梦魇:你看看人家高飞!你小子还跟我顶牛是吧?有本事你上学不要钱还给我拿奖学金回本啊,我也不多要,你倒给我一百块试试!

  高飞不知道的是。

  丁长林过来告辞之后并没有立即走。

  他跑到西潭中学直接找校领导,请学校领导和他的班主任刘老师吃了顿饭,把他的个人档案提前拿走了。

  经过班主任刘老师的介绍,丁长林彻底确定了高飞真是在扮猪吃虎。

  这小子只要认真学习,能拿满分的试卷都可以拿满分。

  这说明什么?

  他平时只是故意把试卷乱做,装成一个普通学生。

  拿到档案。

  丁长林匆匆赶回天海师范。

  第一时间向等待好消息的老校长汇报。

  “高飞,这个学生绝对是个天才,他藏得真的很深,这一次,贺老师功劳很大,没有她,我们发现不了这块璞玉。”丁长林汇报完绝对不提自己,反倒给当初面试的贺明珠请功。

  “贺老师的确有水平。”老校长点点头,贺明珠在学校里可是有名的才女,天才之间总是有共鸣的。

  “这是高飞主动给我们写的意向书。”丁长林又把意向书拿出来。

  “嗯,这个字有精神气!”老校长看得眼前一亮。

  “我亲眼看他写的,否则不敢相信呢!”丁长林摇头苦笑。

  “字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有这个主动性的意识,这个才是最难得的东西。”老校长特别满意,顺口问了一声,“路上没什么特殊情况吧?”

  “没什么特殊情况,快到钢铁厂的路口,我们还遇到了高飞爸爸。高飞爸爸当时外出修车回来,工作服上有些油渍,我让他坐进车里,他怎么也不肯,最后没办好,只好跟他一起走路进去。这个事我办差了,但车子是借的,我不好说什么。”丁长林不动声色地说到最后,轻轻叹息一声。

  “……”老校长一下沉默了。

  “校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丁长林告辞离开。

  老校长沉默了许久。

  好半天。

  才伸手拨了一个电话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传出一个磁性的男子声音:“哪位?”

  “是我。”老校长平静地说了句。

  “爸,是你啊,有事找我?”耳筒里磁性声音的男子,说话透出无限欢喜,“你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昨天那个学生的事成了是吧?”

  “那个学生,让我想起了你上学的时候。当年我和你妈在乡下,你姐带着你们几个在市里上学,考试结果出来,寄信要接近一个月才知道结果。特别是你考上大学了,我和你妈也没办法抽空回来一趟。你说当时,要能有个车过来,把我和你妈接回来,那该多好。”老校长特别的感慨。

  “当年没现在这个条件啊!”磁性声音的男子同样充满了遗憾。

  “是啊,不过我又想,要是真派个车过来,司机看见我和你妈浑身粉笔灰,嫌脏不让我们上车,那还不如不来。”老校长又叹息一声。

  “怎么可能不让上车呢……等一下,爸你说什么?”磁性声音的男子反应过来后,一惊非小。

  “就说到这里吧!”老校长伸手挂断了电话。

  三个小时后。

  天海市的润华商厦十二楼办公室。

  有个四十岁左右梳着大背头的男子正在伏案书写。

  门外,此前送高飞回家的司机敲门进来,自来熟地喊了声:“王总,你找我?”

  伏案的男子抬起头。

  呈现出一张不怒而威的国字脸庞。

  他的声音很平静,以手指轻点了桌面:“车钥匙留下,你可以出去了!”

  司机有点惊讶:“王总,你要去哪我送您得了,您的事情特别多,身边总要留个人听用才方便。”

  王总异常浓密的眉头微微挑起,轻哼一声:“你还蛮替我着想的嘛,今天我给你哥个面子,让你哥领你回去好好教教,什么时候懂事了再回来,出去!”

  司机吓了个半死。

  手颤抖着。

  放下那辆皇冠的车钥匙。

  他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是回来之后去蓝月亮酒吧偷偷喝酒的事让王总知道了?

  平时自己爱去蓝月亮喝几杯王总也没说自己什么啊?

  只要不耽误正事就行。

  今天怎么啦?

  失魂落魄的司机走出门口。

  有个秘书过来,示意司机跟她下去。

  润华商厦外面停车场早有一辆桑塔纳等着了。

  司机上车,一看更是冷汗直冒,车里开车的人竟然是他在邻市经贸局工作的大哥。

  “哥。”司机汗出如浆。

  司机的大哥同样梳着大背头发型。

  也是四十岁左右。

  但他的气色相比王总要差不少,两鬃斑白。

  可能是长途驾车的原因,司机的大哥整个人看起来有点疲惫。

  司机的大哥板着脸,完全不管弟弟什么反应,只顾开车,直到半个小时后,回到自家楼下,才停下车子。

  回到家。

  有个皮肤白皙保养良好的中年妇女迎上来。

  “志斌,你这是怎么啦?发生什么了?小军惹你生气了?”

  “你回房去,这里没你的事!”司机的大哥一边说一边把牛皮带给解下来。

  “大哥,我做错了什么?你要打可以,不过你也让我死得明白啊!”司机吓尿了,他知道这位大哥一旦出手那是真打,绝对不会留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