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一条咸鱼 > 第8章:一时开挂一时爽,一直开挂一直爽

第8章:一时开挂一时爽,一直开挂一直爽

  来客人了。

  晚饭肯定没有办法做了,家里今天没有买肉。

  高盛典换一身衣服,匆匆到厂里的饭堂,让饭堂的师傅做上一桌丰盛的硬菜。

  吃饭时。

  司机有点嫌弃饭菜的味道做得太咸,坐下来没一会,就拿起车钥匙,说要回车里睡了。

  高盛典赶紧表示厂里有招行所的,放下杯子给司机安排好住所,又到厂里的小卖部拿了一条好烟,偷偷塞给司机。丁长林端着酒杯,将一切默默看在眼里,一言不发。

  吃完晚饭。

  丁长林又回到高飞的家。

  继续喝茶聊天,他等一起喝酒的同事邻居告辞离开,才把身边带着的包拿到桌子上。

  “两位家长,我现在代表天海师范,正式跟你们谈谈高飞同学的特招问题。高飞同学是我们天海师范渴望特招的优秀学生,对于这样的尖子,我们学校有个春苗计划,是用以辅助学生学习,让尖子们能够有个更好的环境加速成长的。我们天海师范对高飞同学开出的条件是,三年学费全免,不仅免除学费,还有奖学金,进一步解决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后顾之忧。”丁长林将公文包打开,取出一叠百元钞票,总值三千大元。

  “谢谢丁主任,我们愿意让高飞去天海师范。”高盛典激动得声音有点抖。

  “丁主任,我倒是怕高飞万一没学好,辜负了你们的期望。”鱼妈妈却有这样的担忧。

  收别人钱了。

  万一没有达到别人的期望怎么办?

  有奖学金拿是好事,但怎么好像有点像卖儿子?

  高飞看出了鱼妈妈的顾虑,于是好言开导她:“你别担心,我会努力学习的。”

  丁长林更是哈哈大笑:“高飞妈妈你尽管放心,你把高飞同学交给我们,我们会全力将他培养出来的,培养不好那是我们的责任!你一万个放心,我们天海师范有信心将这孩子培养成一个青年歌唱家,你等着在电视里看他演唱吧!”

  他站起来,双手将钱递给高盛典。

  高盛典赶紧站起来。

  双手带点颤抖。

  接过后。

  脸上又有点不好意思,“高飞还没有去上学,先收钱不太好……”

  高飞很无语,你的反应也太慢了吧?早应该这样想的,不过你钱都收了,还可能退回去吗?

  “丁主任,我给你写个意向书吧,言明天海师范是我上学的第一志愿,除了不可抗力因素影响之外,否则新学期我一定会到天海师范报道!”高飞这么一说,丁长林大喜过望。

  有这个意向书。

  丁长林心里一颗大石头可以落地了。

  高飞会有这样表态,那么证明他真被自己的诚意打动了,自己这一趟没有白跑。

  趁高飞一笔一画慢悠悠地写那份意向书,丁长林又给高盛典和鱼美心许诺:“高飞上我们学校,我们会安排最好的老师专门带他,你们不知道,我们学校几个音乐老师争着收他做弟子呢!完成三年学业后,他如果愿意往上求学,我们有推荐名额的,我们可以给他推荐去音乐学院继续深造。我敢保证,只要高飞愿意上学,我们绝不会耽误他成长,要有最好的路子我们绝对不会给他安排第二个。”

  说完。

  丁长林意犹未尽地提议:“两位家长,出发前,我们校长曾提过,如果高飞同学愿意,可以考虑把他的户口迁到天海市。”

  九十年代的城市户口。

  简直不要太吃香。

  不过丁长林没有料到的是,这话一说马上被鱼妈妈拒绝了。

  鱼妈妈觉得这户口一迁更像卖儿子了,她怕这儿子一去不复返,带点惊吓地摇头:“户口不能迁!”

  丁长林察觉到鱼妈妈表情不对。

  暗暗后悔。

  心急了。

  对于别人来说。

  落户到大城市是天大的好事,意味着变成城里人了。

  可是高飞妈妈显然更加重视亲情,对于物质并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看重。

  当然。

  也不着急。

  高飞要进了天海师范,有的是时间慢慢说服。

  “这个并不着急,你们可以考虑清楚再作决定,高飞户口落在天海市,对他未来发展会有更多好处。要不这样吧,现在先让他安心上学,别的方面慢慢来!”丁长林努力消除刚才失言产生的影响。

  “谢谢你,丁主任,您看看这个意向书有没有问题。”高飞将一笔一画写好的意向书递给丁长林。

  “好字,你这字太有灵气了!”丁长林接过一看,赞不绝口。

  这手字特别工整。

  好像一个个昂首挺胸接受检阅的士兵。

  笔划间有种说不出的韵味,仿佛有种阳刚的力量要从里面迸发出来似的。

  老实说。

  要不是亲眼看见高飞他一笔一画写出来的。

  丁长林还不敢相信这是高飞的写的。

  因为,他和老校长查过高飞之前的试卷,高飞考试的字很小,不像个男孩子,倒有点像女孩子的字,而且写得没什么力,结构过于随意,属于那种没有练过字的普通人随手写的字,谈不上什么特点。可是现在却不,面前这一手字,绝对是有灵性的,有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

  看见这一手字。

  丁长林秒懂。

  高飞之前是故意的。

  他这个天才学生为了融入同学之中,故意装傻,伪装成一个普通学生……

  那些普普通通毫无特色的字明显是故意那样写的,甚至那几张可能会错的地方一点没错、该对的地方反而做错了的试卷也是故意那样做的。

  这孩子知道天才容易招人嫉妒,所以将一身本事深藏不露。

  要不是跟同为文艺青年的贺老师谈得来。

  他说不定根本不会给她唱歌。

  甘当一个普通学生。

  “你这字看来是练出来的,像我!”高盛典看见儿子的字很高兴,他觉得这是遗传。

  他为了显示自己,同样拿笔在纸上写了一首唐诗。

  丁长林发现这位高爸爸写字的确不错。

  铁划银钩,力透纸背。

  说是遗传还真没错。

  高飞笑而不语。

  遗传?

  不存在!

  我是开挂模仿小视频里书法牛人写的字,写得手指生疼,才写出这么一个意向书……不过开挂真的爽,一时开挂一时爽,一直开挂一直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