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一条咸鱼 > 第7章:我开挂了,不开挂哪有这个效果!

第7章:我开挂了,不开挂哪有这个效果!

  去天海师范面试。

  对方不但派专车送回来,还派了个招生主任过来,直接上门抢人?这似乎有点太夸张了吧?

  要不是对方自一辆豪华轿车下来,他都要怀疑这位丁主任是不是个骗子,你说这话真有点吓到我了!

  高盛典再看看自己的儿子。

  要不是一模一样。

  真是自己儿子。

  他甚至会怀疑是不是别人给自己换错了一个儿子。

  “丁主任,确定是高飞吗?不会是同名吧?”高盛典带点试探地问。

  “放心,没弄错,也没有同名,我们学校就一个高飞,我们要的也只是你儿子!”丁长林乐得哈哈大笑,敢情你不知道你儿子是个天才啊?

  高飞趁他们吞云吐雾的时候,跑到路边草丛放水。

  得亏年轻肾好。

  否则这一路说不定给抖出来了。

  那个司机锁了车,同样出来放水,然后点了一支烟,蹲在路边无聊地等,脸色莫名有点难看。

  “这里离你们家还有多远?几百米?那不远,上车吧,到家了再慢慢聊!”丁长林拍了拍高盛典的肩膀。

  “身上脏,不坐了,我们走着回很快的,高飞,你先带丁主任到家里坐着,我很快回来!”高盛典其实是想坐坐豪车的,可是车门锁着,他伸手拉了一下没拉动,没好意思再拉,于是转身给儿子安排了一个任务。

  “让司机送高飞同学先回家吧,我跟你们一起走!”丁长林连连摆手。

  他知道。

  要是自己坐上车。

  让高飞的爸爸走路回家,那么来的诚意可没了。

  天海市到这里,那么远的路我都来了,还差这最后一哆嗦吗?

  司机一看高爸爸他们两个浑身脏兮兮的工人不上车,愿意走路回去,脸上掩饰起来的不喜消退大半。

  这车子尽管不是他的。

  但他讨厌洗车。

  同时。

  出身大城市的他对于这种浑身脏兮兮的乡下人有点歧视。

  你们这样的乡巴佬也想坐我的皇冠?

  “我家住在半坡上,车子进不去,只能到坡底,司机还是留下来跟着丁主任吧!爸,我妈在家吗?她还没下班?那你给我钥匙,我跑回去,准备一下。”高飞看也不看司机一眼,直接沿着马路,脚步轻盈地快跑回去。

  丁长林有点尴尬。

  他是个人精。

  自然懂得司机的心理,更知道高飞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过这是借来的车,他不好说什么,只好把恼火强忍在心。

  几百米又是大马路说远不远,丁长林一边走,一边跟高盛典放开了聊,偷偷打探对方心里的想法。

  路的尽头。

  是一个规模不小的钢铁厂。

  最里面是车间,前面入口是保安亭,再往里一点点是钢铁厂的办公大楼。

  办公大楼后面是各种各样的员工宿舍,有单身青年的单间,有职工干部的楼房,也有普通职工的平房,林林总总,沿山而建。

  司机把车子停在办公大楼前不走了。

  丁长林也不说他。

  只顾前行。

  高[ ]飞家。

  是半坡上的一间砖瓦平房。

  在数排集体宿舍里面,它是中间一排最末尾的一间。

  进了屋子。

  丁长林发现半间屋子用松鹤图案的幔布隔开,前面算作客厅,后面则是卧室。

  家里没什么像样的家具,只有个木头做的沙发和几张藤椅,家电是一台18吋的彩色电视机。

  丁长林暗叹,如此普通的一个家庭,谁能想像到它能出一个让梁老师古老师她们争相收徒的高飞?要是高飞以后真能成为一个歌唱家,那只能说,天才是任何东西都挡不住的!即便像高飞这样,出身于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家庭,人生起点远远低于别人,但也挡不住他旭日东升般的天才闪光!

  “我们家里条件不好,让您见笑了。”高盛典有点不好意思。

  “丁主任,请喝茶。”高飞给丁长林捧来一杯茶。

  “好!”丁长林很高兴接过。

  微呷一口。

  感觉这茶喝起来特别舒服。

  别看茶叶普通,架不住这是未来歌唱家亲手泡的茶。

  丁长林对高飞的观察远胜其他老师,他发现这个学生与众不同,不仅仅唱歌天赋方面无以伦比,更重要是这个学生认知新鲜事物极其敏锐,思维方式无比巧妙,举一反三,直接从让别人意料不到的角度来分析本质。

  这样的学生。

  绝对是一个天才。

  即使未来不成为歌唱家,也会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

  又或者说,像高飞这样拥有超龄智慧又兼有过人天赋的年轻学生,假如学校全力培养,未来没有出人头地的可能性,比他脱颖而出成功登顶成为一个全国闻名的歌唱家的可能性更小。

  除非出了意外。

  否则丁长林敢打赌。

  自己会有看见高飞站在大舞台上放声高歌闪亮全场的一天……

  正聊着。

  门外有个穿着工作服披着大厚布帽戴着猪鼻口罩浑身满是煤灰的妇女走进来。

  她进门才发现来了陌生的客人。

  惊讶地停下脚步。

  “这是我妈,这位是丁主任,天海师范的招生主任,今天是他亲自送我回来的!”高飞主动站起来介绍。

  “你好!”丁长林伸手,跟高飞妈妈握了握。

  高飞妈妈握完手。

  才反应过来自己浑身是煤灰,万分抱歉地向丁长林致歉:“哎呀,真对不起,我手是脏的!”

  丁长林赶紧摆手表示没有关系。

  之前没有跟高爸爸握手。

  他其实有点后悔。

  现在无论如何也要表现出一点诚意来。

  而且他通过观察发现,相貌清秀的高飞应该随妈妈,而不是随爸爸。

  高飞妈妈姓鱼,叫鱼美心,她今天其实是比较幸运刚好忙完任务,提前下班,平时得忙到八九点,甚至十二点,没想到刚一回家,就有远方而来的贵客登门。

  “丁主任,高飞他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鱼妈妈带点担心。

  她以为高飞打碎天海师范什么贵重的东西了。

  这位丁主任是追上门讨债的。

  所以内心暗暗祈求。

  千万不要太贵。

  否则赔不起。

  “没有,你误会了……”丁长林看见她一脸担心,赶紧将之前说过的来意重复一遍。

  “你们要特招我们家高飞?我没有听错吧?会不会是同名,弄错了吧?”鱼妈妈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哈哈哈,我们没有弄错也没有重名,真是你们的儿子,我们不可能把特招的学生弄错的,我都亲自到你们家了,你们还不相信吗?”丁长林乐得不行。

  鱼美心这个妈妈的反应跟爸爸高盛典有所不同。

  她高兴地搂住儿子。

  叭滋一声。

  用力地亲了儿子一大口,然后眉开眼笑,“原来我的儿子这么厉害!”

  高飞直翻白眼,你儿子是有点唱歌天赋没错,不过更多是我这个重生人氏开挂,不开挂哪有这个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