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一条咸鱼 > 第6章:我要做一条快乐地躺在青春里混吃等死的咸鱼!

第6章:我要做一条快乐地躺在青春里混吃等死的咸鱼!

  这位高飞同学是外市过来报考的,主动权在他,跟本市考生可以直接录取还不一样。

  你得先让我们校领导做好工作,耐心说服他和他的家长。

  太心急了。

  反而会把他给吓着的。

  “梁老师你们先去演出,高飞同学这边我们来安排。”老校长一锤定音。

  好不容易。

  才把局面控制下来,重新开始面试。

  高飞被带到校长室继续问话,老校长问些关于高飞的家庭情况,他能看得出来这是个来自贫穷家庭的学生。

  前来参与面试。

  身上穿的衣服是旧衣服。

  脚下的鞋子是一双洗得发白而且磨损严重的旧球鞋。

  再加上他前来报考师范的动机,多半是家长希望他早点毕业出来,有份安定的教师工作。

  “高飞同学,我们学校对于优秀学生,其实是有奖学金扶持的,我们有个春苗计划,在艺术、文学以及体育多方面着手,培育学生成材,是我们天海师范一贯的宗旨。像你这种情况,我们学校可以特招,给予你学费全免和一定数量的奖学金。”老校长知道能不能留下这个学生,奖学金方面很重要。

  “谢谢校长!”高飞知道在这个时代能谈奖学金那太难得了。

  “我们天海师范虽然是个师范,但我们的师资力量不弱,我们的老师队伍是顶尖的。梁老师,她是我们天海市第一女高音,每年都会跟团赴欧美演出,另外几位音乐老师也一样。你要进我们天海师范,所能接受到的教育不会比别的地方差。”老校长又小小的介绍一下自己学校的优势,老师水平高。

  “梁老师这么厉害?”高飞配合地露出震惊的表情。

  那位梁老师是挺厉害的。

  高飞上辈子没有读过师范这种学校,并不知道师范里面的老师能牛成这样。

  梁老师开口唱歌时,还真的把他给镇住了。

  而且不仅梁老师。

  另外几位音乐老师比如古老师的实力同样超强,这个破学校,怎么也看不出能有那么多牛人。

  “丁主任接下来会送你回家,他会做好你家长方面的工作,你一切无须担心,只要安心上学就行。”老校长趁热打铁。

  “车子我已经安排好了。”丁主任点头。

  都安排好了。

  高飞还能说什么呢?

  快乐地做一条躺在青春里混吃等死的咸鱼得了。

  接下来要动一下。

  算我输!

  不过丁主任没有立即送高飞回家。

  而是以感谢西潭中学向天海师范输送优秀学生为由,请马老师和其他同学吃了一顿大餐。

  席间,丁主任向马老师各种打听高飞的情报。

  很遗憾的是马老师并不是高飞的班主任。

  他是尖子班1班的班主任。

  对高飞了解不多。

  马老师只知道高飞是5班的班主任刘老师推荐过来的,说他是5班里最优秀的学生,别的几乎一无所知。

  高飞才不管这些,他放开肚皮,来个大吃特吃,天海市这边大酒店里的饭碗很小,他一口气干掉了6碗米饭,还有起来再装的意思,这种饭桶姿态,让邻席吃得比猫还少的曾文静同学看得目瞪口呆。

  老实说。

  上辈子的高飞可没有这等惊人食量。

  现在这个青涩少年的身体,可能因为平时热量摄入不足,又正在疯长身体,所以才会化身变成一个无底洞式的超级大胃王。

  “爽!”有个吃嘛嘛香的身体又能免费大吃,高飞觉得太舒服了,穿越重生果然很爽。

  吃完饭。

  已经是下午两点。

  同学们坐上原来包车前来的长途汽车。

  丁主任邀请马老师坐自己的车,那是一辆借来的皇冠轿车。

  这年头有辆皇冠那太高级了,要不是为了加大力度说服高飞的父母,丁主任可不会下大面子借这个车。

  至于天海师范自己嘛……

  不好意思。

  天海师范没车。

  别说校领导没有配车,即使连一辆校车也没有。

  天海市离开市区后的道路已经有点糟糕了,让高飞没想到更糟糕的还在后头。

  一路上。

  差点没有颠簸得把饭菜给统统抖出来。

  特别是正在维修或者扩建的公路,更是坑得让人绝望。

  这时代唯一的好处是不堵车。

  路上有车。

  但一点不堵。

  大家都在大坑小坑中慢悠悠的前进,行进速度跟几十年后的堵车差不多吧!

  高飞有点庆幸自己是重生在一个少年的身上,要是肉身穿越,这一路恐怕直接给抖散架了。

  连续抖了四个多小时,终于抖到了漠江市的龙潭镇。

  龙潭镇?

  这名字。

  啧啧。

  一看就知道是个能出大人物的地方……可惜一个也没有!

  “高飞,前面这个入口是伏马山钢铁厂,你应该认得路吧?我下去了!”马老师下车前,还特地问了高飞。

  “我到这里认得了,马老师再见。”高飞点头。

  高飞不仅是5班的独苗。

  住的地方也不同。

  他是唯一一个住在伏马山钢铁厂里的学生。

  这也是别的同学为什么完全不认识他的原因之一。

  晚上六点多。

  太阳早下山了,天色却还明亮。

  伏马山钢铁厂入口的路上,高飞发现前面有两个背影,其中一个有些眼熟,车子驶得很快,一下子给超过去了,高飞来不及细看,但脑子里面记忆翻涌,将背影一对应,这不是前身的爸爸吗?赶紧跟司机喊停:“司机大哥你能不能停一下,刚才那个好像是我爸。”

  司机闻言把车子停下来。

  高飞急急下车。

  一看。

  发现还真是前身的爸爸高盛典。

  穿越成对方的儿子,一声爸爸是跑不掉的。

  “你不是去天海师范面试吗?”高盛典有点惊讶儿子怎么从一辆豪华轿车里出来。

  “是啊,这位是天海师范的丁主任,他亲自送我回来。”高飞给高盛典介绍同样下车打招呼的丁主任。

  “你好丁主任,谢谢你送我们家高飞回来,我这刚干完活,手脏,还没洗,就不握手了!”高盛典有点不好意思。

  丁主任看这位高爸爸还挺年轻的。

  看上去才三十多岁。

  浑身上下。

  到处是汽车的机油污渍。

  双手应该洗过了,但对方显然是怕自己嫌弃才没有伸手。

  高爸爸身边的另一个估计是同事,年纪要大十岁左右,同样一身的机油。

  丁主任懂得如何跟这种机修工人打交道,二话不说先掏烟,而且还是特意买的红双喜,分别递给高盛典和那位同事,又拿打火机要给对方点上。

  高盛典赶紧摆手不敢接受。

  还是那位同事反应快。

  抢先一步。

  自口袋掏出打火机,抢先给丁主任点烟。

  丁主任拢起手,挡住风,低头吸一口,又伸手轻敲一下对方的手背,示意好了。

  同事再转身给高盛典点上。

  有香烟开路。

  话匣子顺利打开。

  “好烟,红双喜味道特别香,抽起来舒服!”高盛典小小地拍对方个马屁。

  “对。”那位同事一个劲的点头附和。

  “我叫丁长林,是天海师范的招生主任。这次过来,其实是冲着高飞同学来的,我们通过笔试和面试,对高飞同学个人成绩和艺术天赋方面,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们确定高飞同学是我们天海师范想要的优秀学生,所以校方特地安排我送高飞同学回家,也顺便了解一下你们这边的想法。”丁主任直接把来意说了出来。

  “……”高盛典有点愕然,我儿子真有那么优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