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是我的星球 > 第二十六章 殷筱如在洗澡

第二十六章 殷筱如在洗澡

  门很顺利地推开了。

  夏归玄还没养成锁门的习惯,事实上他觉得那玩意没用……刚才焱无月神念窥探他早发现了,要是刚才自己也是刚出浴,是该神念隔绝呢,还是变一身法衣挡挡呢,还是随便她看?

  真是没点自觉。

  我要是想看你们俩,你们俩早被看光了。

  无聊。

  焱无月推门探进个脑袋,看见夏归玄依然安静看书,理都没理她一下。她有些尴尬地问:“夏先生没睡啊?”

  夏归玄眼皮都不抬:“要是我睡了,你这进来是想干嘛呢?”

  焱无月脸色僵了一僵。

  她可不是狐狸精,可做不来不要脸卖骚的事情。

  殷筱如洗着澡忽然打了个喷嚏。

  但焱无月有她自己的特色,她也做不来扭扭捏捏或者暗中观察的事情。

  想问就是想问,推门进来就进来了。

  主要还是不怎么确定,要是真确定那男人是他,以她的性子估计还更奔放些。

  “咳。”焱无月干咳了一下,也不回答夏归玄的问题,直接闪身进门,还把门带上了。

  夏归玄:“……”

  焱无月背着手一摇一晃到了床边,探头看了一眼:“看小说啊?”

  “嗯。”夏归玄还是头都不抬。

  焱无月越感尴尬,这是男人么你?怪不得殷筱如那么说……

  她站在床前被晾了几秒,感觉手脚都没处放,实在忍不住蹦出一句:“那个比我好看?”

  夏归玄道:“这个有学习价值。”

  你看一后宫小白文还能有学习价值?学的泡妞手段还是学的床上功夫?我看你也不像啊。

  焱无月实在无力吐槽,殷筱如平时是怎么和这男人交流的?

  她憋了一阵子,忽然道:“夏先生爱看书,那爱看画吗?”

  “嗯?”夏归玄被这么问得有了点兴趣,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什么画?有趣的我就看。”

  焱无月暗道你想看色图是不会有的,悠然到旁边壁柜上取了纸笔,道:“我画给你看。”

  夏归玄奇道:“你怎么对这里比我还熟?”

  “因为这间客房我常住,你现在谁的那床我起码睡过七八次,也不知道殷筱如洗过床被没有!”

  夏归玄:“……”

  焱无月踱了回来,随意坐在床沿,刷刷地画画。

  夏归玄很是无语:“还真半夜三更坐我床边来画画,我看你是有……”

  “病”字硬生生憋了回去没说,焱无月自己脸红如血,也知道自己这表现在旁人看来就是神经病,就算不是有病,也是来卖骚的。

  一个是夏归玄认为,一个是殷筱如认为。

  可她还是得吃了这么认为。

  “算了。”夏归玄还是个随和的性子,总算把话收了回去,转而问道:“画的什么画?”

  焱无月都做好被奚落的准备了,闻言反倒愣了愣,这男的到底是个直男还是个亚撒西啊?

  不管了,既定的试探还是要做的。焱无月干咳两声,回答:“《殷筱如在跳舞》。”

  “嗯?”夏归玄探头看了看,正看她几笔素描,画了一个长发男子的背影,男子手里揽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

  “……这么看着不像筱如啊。”

  “这本来就不是筱如。”

  “那殷筱如呢?”

  “殷筱如在跳舞啊。”

  夏归玄眨巴眨巴眼睛,“噗”地一声笑喷出来,乐不可支。

  焱无月被他笑得面无表情。

  画是笑话没错,给旁人这么说的话,反应是该笑没错。

  但给你看不应该是这反应啊。

  如果你是那男人,应该知道我这是在怀疑你了,神色总会有点细微变化吧?

  如果你不是,真就是筱如的男朋友在陪她跳舞,看我这么“污蔑”难道不是该生气或者反驳?

  不管哪种反应,都能得到一个初步答案。

  怎么就能跟个旁观路人一样在那笑呢?

  焱无月索性把稿纸一递:“喜欢就送你了。毕竟和你有点关系。”

  “嗯嗯,这个画噗哈哈哈有意思,我收下了哈。”

  “这男的画得像不像?”

  “你是想说这个男人本来在跟筱如跳舞,结果跑去抱……”夏归玄打量了一下她的身材:“抱你?”

  焱无月知道自己不是个心思细腻的试探者,做得很是尴尬,索性不说话,默认。

  夏归玄笑道:“那你这标题就该是《殷筱如在洗澡》啊。”

  言下之意,你现在让我抱一下,就是完美重现画面了。

  焱无月呆了呆,合着你真以为我是来投怀送抱勾引你的?

  这风评掉到谷底了都……

  她脸颊青一阵红一阵,心中却忽然想到,那时候他拦腰抱开自己,由于形势紧急,自己没怎么感觉清楚是什么感受,但好歹修行摆在这,那身躯记忆的触感还是很容易回忆的,如果再差不多方式接触一次多半能够判断出来是不是同一个人。

  想到这里,青一阵红一阵的脸色彻底变得红润,脸上勉强做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有道理呀,那就把标题改成《殷筱如在洗澡》。”

  说着慢慢往夏归玄身上挨了过去,昵声道:“你的手呢?不配合一下吗?”

  “哐!”门被踢开,殷筱如似笑非笑地站在外面,手上端了个盘子,上面放了两杯果汁:“殷筱如在送果汁呢。”

  焱无月脸上火烧一样,触电般弹开了身子,正襟危坐:“咳,你……你洗澡这么快啊?”

  殷筱如悠悠道:“你浴巾散了。”

  焱无月一把揪住也不知道散没散的浴巾,飞快地夺门而出,从殷筱如身边窜了出去,瞬间不见。

  当场捉奸,没脸见人了……

  “哟。”殷筱如也不追她,端着盘子悠悠然进屋:“夏老爷喝果汁么?”

  夏归玄面不改色,居然还在笑:“喝。”

  “果汁可不如妹汁好喝。”殷筱如款款进来,随手把盘子放在床头柜上,媚声道:“焱无月香么?”

  夏归玄抬头想了想,确定道:“挺香的。”

  “是不是我打扰你们了?”殷筱如切齿道:“小女子真是不识抬举,应该把屋子让出来,给焱将军和夏先生渡过一个美好的夜晚,一只小狐狸去住园子就可以了……”

  看得出殷筱如那心情怪得很,明明气炸了,又不知道以什么名目生气,夏归玄又不是她男朋友,两人说穿了也就是萍水相逢留宿两天的关系而已呀。

  但怎么看就怎么不爽,联系到现在园子灵气都没了,小狐狸更是气得呜呜的,园子屋子都送你们好了,你们最好再去生个孩子!

  夏归玄偏头看了她一阵,忽然道:“你之前说要给我配方钱。”

  是是是,票子也给你们。殷筱如差点泪奔。

  却听夏归玄续道:“钱我就不要了,给我个住处如何?”

  殷筱如愣了愣:“什、什么?”

  “那生态园里我看也有些屋子,是守园人住的吧?拨一间偏僻些的给我住如何?”

  殷筱如都忘了自己来找茬的,听得很是惊讶:“你……要住生态园?”

  “是啊。”夏归玄笑得很和煦:“那是我在桑榆城见到的最喜欢的地方。如果我要自己找地方住的话,与其住别处,不如住那里……”

  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也是与你隔邻。”

  殷筱如眨巴眨巴眼睛,他这话……好奇怪哦。

  明明说着要搬走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却很舒服,连带着他和焱无月那点破事,好像都洗白了似的……

  他真要和焱无月偷情,或者巴结女将军,那还不如随焱无月赴京呢。

  可他说,要与你隔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