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是我的星球 > 第二十三章 奴纹

第二十三章 奴纹

  夏归玄收了精神联系。

  女子的血脉共鸣切断了,跪下喊爸爸的姿态顿了一下,抬起头来眼里都是凛冽杀机,狂暴的剑意缭绕。

  夏归玄又引动了一下联系。

  剑意消失,女子再度俯首。

  夏归玄又收了联系。

  女子愤然抬头,杀机倒是不敢露了,有些惊恐。

  这是怎么回事……那种根本无法抗拒的臣服与尊敬,完全发自内心,她完全没有感到人类催眠洗脑或者神裔的控魂摄心的任何迹象,这是为什么!

  看看左右,四个下属还很尊敬地跪在四周等待,仿佛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夏归玄兴致勃勃,因为以前真没这么玩过,把自己的血给人换……想不到还挺好玩的,还有这种效果来着。

  其实以前给人换一身血,最多强化一下他人,并没有现在这种效果。如今是因为他演化了这颗星球的修行之道,他的血蕴含了全方位的道则填注,对方从中吸收贴合天道,沁入灵魂不分彼此,自然也臣服于他的灵魂。

  好处大大的,坏处只是“认爹”了,那血脉浓度比亲女儿还离谱。

  认“天道”为父,也不寒碜。

  他玩得乐呵,女子都快崩溃了。用尽全力挣扎都挣不脱魔掌,怎么联络也联络不到近在咫尺的部下,仿佛陷入了一个叹息的囚牢,让人绝望。

  她终于放弃般垂下脑袋,有些沙哑地低语:“你、你是谁……莫非是神裔无相以上的仙神?”

  夏归玄当然不会去秀底细,想了一想,忽然一指点在她的额头。

  女子毫无反抗能力任他点上,能感受到自己的眉心隐隐出现了一道玄奇的血色印记,妖异凄美。

  “这是奴纹。”夏归玄板着脸道:“你中了本座的变天换地神鬼慑服大法,九天十地不可逃也。”

  “……”女子心中涌起了无尽的屈辱。

  还不如叫爸爸呢,好歹是尊重,这主奴……

  刚刚谋算强敌,“杀了”一个人类军方威名赫赫的大将、在神裔心中都极有威慑力的乾元强者,取得圣血融合,正是自己巅峰之时,回去便是独揽教派大权,睥睨天下。

  一眨眼间,变成了奴。

  这心理落差简直了……

  她沉默片刻,脸上却终于没有表露出来,只是俯首低言:“是。”

  夏归玄觉得这心理素质可圈可点,好玩的想法倒收了几分,便问:“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来路?”

  女子愣了一下,神色有些古怪地低声道:“我是……凌墨雪。”

  夏归玄面无表情。

  这种介绍方法……你很有名吗?

  凌墨雪垂首不语,因为她真的很有名。

  大夏可能有人搞不清现在的最高统治者是谁,也大概没什么人不知道她凌墨雪。

  她是大夏参议长的孙女,还是这颗星球上最知名的歌星,双重身份结合起来几乎就是人类社会最璀璨的明珠,加上冷傲如霜的倾城绝色,不知道多少人为她痴狂。

  背地里,她是修仙协会秘密成员、天道教圣女,进修天道,杀伐凌厉,冷酷无情。

  她从没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莫名其妙被人种下异术成为奴隶……而这个人居然还不知道她是谁!

  难道不是应该看见她斗篷下的面庞就该认出来的吗?

  灵魂深处又泛起了那种无可抵御的臣服,她低垂螓首,很是无奈地解释:“我是天道教圣女……人类之中有一股思潮,认为科技已经到达无法突破的瓶颈,这个星球的原住民证明了我们远古的仙神传说是存在的,那或许才是真正的进化之路。这股思潮容易受主流排斥,因此秘密结社,表面以兴趣协会形式存在……”

  夏归玄笑笑:“但其实你们野心挺大的,不止是探索天道吧。”

  凌墨雪低头不语。

  “啧。你还挺傲的。”夏归玄笑道:“一般人处于你的状况,真是有问必答,你居然还总能沉默压制……多半还在想,回去之后用尽办法破解我的法术?”

  凌墨雪低声道:“不敢。”

  “教派圣女,俗是俗了点,倒还有点作用,嗯……”夏归玄顿了一下,忽然莫名其妙转了一句:“咦原来你还是个明星啊。”

  “?”凌墨雪莫名其妙,你怎么忽然又知道了?

  她怎么想得到,此时上方的生日宴里,夏归玄和殷筱如跳完了舞,正靠在一边沙发上休息,夏归玄当场查了一下手表,小鸡同学刚刚告诉他的……

  “抬起头来我看看。”夏归玄的语气里又多了几分兴致。

  凌墨雪又多了几分绝望。

  完了,要是强者有意义的交流,多半不会想那些事情。可一旦男人和女明星交流,那往往思维角度就会变得有些那啥,凌墨雪可见得太多了……

  她又无法抗拒,只得勉强抬起头,看着夏归玄饶有兴致的眼眸。

  “长得还可以。”夏归玄下了论断。

  凌墨雪:“……”

  “感觉你会很有用。”夏归玄笑道:“你虽心思恶毒,但终究未遂,做了奴仆也算受到教训了,别的嘛……”

  未遂……焱无月没死,可她在哪?

  凌墨雪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夏归玄上下打量着她,笑道:“别怕,你只要听话,我就不会杀你。”

  结果凌墨雪脸色更白了,深深吸了口气,半闭眼眸,睫毛都有些颤抖:“是。”

  一听明星就看脸,看了脸就要人听话,谁不知道你什么心思呢……

  保留了二十几年的清白,终究要丢在这里了么……

  却听夏归玄道:“把那些变异了的怪物带走,我给你一篇法门,你把它们体内的扭曲抚平,回归普通生物,放生自然。”

  凌墨雪目瞪口呆。

  你让我听话,然后说这个?

  这和用迷药控制少女然后让人去挖矿有什么区别?

  夏归玄把血滴丢到她手里:“就这样吧,以后有任务本座自会找你。”

  凌墨雪脑子都懵的:“主、主人难道不是为圣血而来的么?”

  夏归玄似笑非笑:“你慢慢吸收,还能有大长进,别太急,小心撑爆。”

  凌墨雪眼中的夏归玄忽然不见了,周围四个下属正在狂喜:“恭喜圣女成功吸收圣血!”

  凌墨雪心中更是惊骇。

  这男人的修行,简直到了玩弄一切的地步,让人不知道是幻是真,他到底是谁!

  “呃,圣女,圣女?”

  “哦。”凌墨雪回过神来,有些疲惫地挥手道:“把这里的所有东西全部带走……除了焱无月。”

  “焱无月没死?”下属大惊:“那何不找出来斩草除根?”

  凌墨雪冷冷道:“我自有分寸。”

  开什么玩笑,那恐怖的男人八成就是为了焱无月来的,斩草除根,你够几条命填?

  凌墨雪浑身都隐隐有些发抖,想到被这样恐怖的存在种下了奴纹,她实在无法想象等待着自己的是怎样的未来。

  下属更不知道圣女吸收了圣血,修行大进,怎么还一脸苍白严峻的样子。见她是不可能多解释了,也无奈行礼:“是。”

  血雾渐渐散去,地下回归黑暗空旷。

  焱无月发现束缚自己的压力没了,她可以动了,也可以视听了,但人也没了……救她的男人不见了,那五个黑袍人也不见了。

  血海消失,变异的野兽没了,那毁天灭地的力量无影无踪,这里就是一个阴暗的洞窟,除了她自己傻愣愣地浮在半空,什么都没有……

  焱无月不死心地扫描了好一阵子,确确实实连根毛都没有了。

  仿佛一切只是场梦境。

  她自始至终连男人的脸都没看见,只在他侧抱自己的时候看见了半张侧脸……

  此时努力回忆,却觉得有些面熟……

  焱无月慢慢站起身来,抬头上望。

  那男人八成是个神裔,修行恐怖无比,而会让自己觉得有些面熟的、又恰好可能就在附近的神裔男性……

  只有一个。1603425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