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是我的星球 > 第二十一章 因果,父神降罪?

第二十一章 因果,父神降罪?

  周家在军部是有人的。

  焱无月受到的压力,可不仅仅是群里跟殷筱如轻描淡写的“找人走关系了”那么简单。

  焱无月这些年的日子并不好过,看似级别颇高,位高权重,实际上因为神裔混血的缘故一直是受到排挤的。从一军大将到负责特战司,级别看似平调,其实政治地位边缘化了很多,还属于脑袋悬在裤腰上的苦活儿。

  要不是因为银河舰队副司令看重,说不定都要被迫赋闲。

  由此还产生了一些风言风语,说她用身子换的,早做了人家的情妇云云,也是为了打击她的威望,带队都不好带。

  这种处境里的焱无月,本应该谨言慎行,低调做事,然而她的修行和性情都决定了,做不到。

  怼殷家就怼殷家,查周家就查周家,哪怕这两家在军部都有人。

  她不是政客,是战士。

  殷筱如的药剂始终没什么进展,是她护着,殷筱如也知道闺蜜处境不好,急得要去偷别人的成果,也是为了减轻焱无月的压力。搞得好了,说不定还能提高焱无月的地位——虽然这个基本属于做梦。

  所以也不能说表面闺蜜,双方还是挺有爱的。

  外人很难理解焱无月这种人死硬刚烈的程度,周家向焱无月施压,暗示改造人研究的事就这么算了,周家会很快收拾首尾,以后不出现类似的事情。作为回报,周家会给焱无月一些其他方面的助力。

  对于政治边缘化的焱无月来说,这种回报其实挺有意义的。

  这个干干净净的常规实验室,就是给焱无月的台阶,当着下属的面没什么发现,那就很好交差,当蝠人单方面口供无效,结案完事。

  结果焱无月根本不领受这个交易,非要继续查,还直奔他们最重要的、不容破坏的大事而去。

  这便是周鹏程说的“撕破脸了”。

  也算是周家倒霉,焱无月来桑榆是找“魔道遗迹”的,她原本是该在殷筱如的生态园做勘察才对,根本不会往周家这边看。结果被殷筱如引出蝠人案子,特意来周家调查,这一查就什么都暴露了,特意把生日宴堵在入口上面开都没用……

  好在……终究只有焱无月一个人能偷入,她的下属进不来。

  那就有些操作余地了。

  “嗖!”焱无月一路往地底深处飞掠。

  她的速度极快,几个闪身就已经到了几里之外。焱无月知道此地已经不在山腹了,早就到了地底,还往北前行了一大段距离……

  这是阴冷潮湿的地道,黑漆漆一片。

  但在焱无月眼中和白昼也没什么区别……

  “吼!”左右传来野兽的嘶吼声,听得出痛苦与狂暴之意。焱无月微微顿足,却没停留,继续飞掠而去。

  这里肯定是真正的生物研究解剖之地,但焱无月知道暂时没必要调查这个了,找到根源最要紧。

  前方的能量反应越来越强烈,气息中隐含的压力和血腥之意让她有些心惊。

  如果这是魔道遗迹,估计是神裔上古极强大的宗门或部族,是消亡于它们的正魔之争么?

  这样的血腥,要是溢散出去,桑榆城必将化为死域!

  焱无月眼神更为坚定,加速位移,眼前忽地豁然开朗。

  焱无月慢慢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玄奇,灵魂都要屏息。

  这是什么啊……

  这地底不知其深的地方,居然有这样广阔无垠的世界……血的世界。

  无边无际的血海,黑暗,幽深,静谧无波,散发着恐怖的腐蚀气息,似是接近就要化为脓血。

  然而最诡异的是,细细感知的话,却又觉得这根本不是海,分明只是一粒极细小的血滴,如血玉一样晶莹梦幻,散发着浩瀚的威压和神秘的感悟。

  焱无月征战星系,见多识广,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以她强大的灵魂感应,竟无法分析这到底是什么。

  这真是血吗?

  为什么灵魂深处涌动着下跪的本能,好像这是天道的召唤?

  焱无月一个激灵,这肯定是敌人的伎俩,不可中招。

  事实上她出神也就刹那,凝神望去,血海四周悬浮着四个黑袍人,似乎组成了一个四象之阵,有无数动物在他们脚下的血海里浮沉,嘶吼声,嚎叫声,混成一团。

  动物都没死,而是在变异。

  焱无月清晰地感应到血海里的狂暴与阴暗气息不断地通过阵法注入动物体内,于是动物发生了奇异的畸变,有的长出了骨翼,有的突出了脊椎,有的变成了两个头颅……

  伴随着的是极致痛苦的嘶吼,和满眼通红的暴戾,直欲择人而噬。

  “这是……强行催化神裔?却似是而非,变成了怪物?”焱无月捋清了场中状况,心中震惊不已。

  这是群什么人!

  “焱将军误会了。”空中传来冷漠的声音。

  焱无月抬起头,便见四个黑袍人中央的更高处悬浮了一个黑衣女子,同样黑袍笼罩,看不清面目。

  女子淡淡道:“实际上,如果让这片血海继续上浮,桑榆城恐怕连人类都会变成怪物,我们在做的是净化它,催动阵法让这些动物吸收承受了戾气。”

  焱无月心中泛起怪异的感觉:“不要告诉我,你在做好事?”

  “好事说不上,我们有我们的私心,净化之后,这圣血当然是要带走的。所以你我此番会面的性质,该是属于宝物争夺,不用觉得我们在害人。”

  “圣血……”

  女子不答。

  焱无月道:“你跟我解释性质,莫非还不希望和我过分冲突?”

  “正是。”女子声音平静:“焱将军也有神裔血脉,大家何必你死我活?”

  “你们是神裔。”焱无月叹了口气:“以五位的修行,也是神裔里的一支大势力了,不知隶属何族?”

  女子摇头,没答这话,反而道:“焱将军……此时本来不是很恰当的净化时机,我们原本循序渐进,每隔一段时间净化一些,而且最好是需要在正上方地面上布下奇阵,上应皇天、下感后土,方可确保无虞……否则我们自己也吃不消这里。”

  焱无月点点头:“这就是周鹏程一直在试图谋取筱如生态园的原因?”

  女子淡淡道:“他可不知这么多,对他来说只是想人财两得罢了。”

  焱无月颔首:“我也觉得你们不该和人类合作这么深入,看来是靠骗的?”

  “合作很简单,我们造成了这种怪物般的神裔……或者该叫魔裔了?总之他们拿去解剖揉合,研究他们的生化改造人。”女子道:“谁知道殷筱如这个满脑子搞笑的狐狸居然会为了你的试剂供应,跑来偷周鹏程的研究……引发的连锁反应让所有人始料未及,我们至今都觉得如在梦里,仿佛父神降罪,诸事不顺。”

  “你们居然知道殷筱如是狐族……”

  “本来不知道,前因后果一串就知道了……”女子一直显得冷淡的声音终于显出了些无奈之意:“我们几个并没有天天呆在这里……昨天听说你们人类军部扫描到了这里的能量反应,我们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便汇聚过来试图抢在你们之前解决此事。人还没到呢,就听说有人潜入偷血清,殷家管家又向他们总部打小报告,说殷筱如带男人回家过夜……”

  焱无月眉毛一挑,也知道她为什么说父神降罪了,确实有点倒霉的样子……

  女子续道:“周鹏程本来就在向殷家提亲,原因你也知道了。听了这事便怂恿殷萍过来快刀斩乱麻,如果成功联姻,取得了生态园,那凭借周家在军部的势力,这片地方就没你们的份了对不对?”

  焱无月淡淡道:“很对。”

  “由于偷血清的时间比较巧合,周鹏程自然就会让蝠人跟殷萍一起去看看,看殷筱如和偷血清的狐狸有没有关系。很自然的安排对不对?”

  焱无月露出一丝笑意:“对。”

  女子抬高了声音:“然而殷仲翔为什么会发疯导致蝠人暴露,你又为什么会那个时间出现,导致蝠人落在你手里?”

  “哈……”焱无月想想也觉得很好笑,谁能想到她出现在那里,居然是被殷筱如打电话喊来办证的……

  女子又道:“你又软硬不吃,一定要查蝠人案子,我们知道一旦被你查进来,这个血海必然暴露,我们经营好久的东西变成要和特战司夺食。这也罢了,反正我们也已经汇聚到此,那就争取用生日宴挡一下路,今晚就把事情做完走人,可焱将军为何不依不饶,一定要来破坏呢?”

  焱无月笑了起来:“这么说你们真是倒霉,简直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女子叹了口气:“难道不是么?”

  “当然不是。”焱无月眼眸渐渐凌厉:“因为你们根本不是神裔,从一开始就在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