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是我的星球 > 第十八章 大戏开局

第十八章 大戏开局

  那边群聊里正在说:“我们勘测,能量反应最明显的好像就是你这片东郊附近。”

  “emmmm……”殷筱如口不对心地输入:“那不是挺好的,我能多配合点。”

  火火火:“能量反应最明显,说明离这附近最近,但这不代表这附近就是最合适的挖掘点,如果真是魔道遗迹,指不定这方向就有强大禁制。我们需要更细致的勘测,挖掘遗迹不是第一目的,保证桑榆城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不要急躁。”

  虽然她想岔了,不过立意确实很好,夏归玄看得颔首,要是一国之将都有这种心思,那国怎么都不会差的。

  殷筱如再有自己的小心思,其实也挺尊重自己这个闺蜜的。纠结了好一阵子才叹了口气:“你们可以到我这附近勘测,我给你们提供掩护。但是焱姐姐,如果下面真有魔道遗迹,军方会不会征了我的地啊?”

  “那要看情况啊,就算真要征你的地方做开发,军部也不会亏待了你啊,给你的补偿总不会少了。”

  那点补偿有啥用啊……夏归玄总感觉一只小狐狸正在呜呜地咬手帕。

  殷筱如抽了抽鼻子:“……算了。你带走那蝠人,审讯什么结果?”

  “周鹏程在秘密研究改造人……这种混账东西总是一茬接一茬,没完没了。现在暂时还没审出是周鹏程自己来桑榆城偷偷做的呢,还是整个周家在做……周家势力有点麻烦,单靠蝠人单方面口供弄不死他们,我们需要多取得点证据才能动手拿人。”

  殷筱如眼珠子转了转:“所以你们有没有想过,周鹏程做这件事为什么要在桑榆,他们是不是掌握了一些魔道遗迹的痕迹?”

  殷筱如不知道周家是不是掌握了一些遗迹,但她知道周家秘密研究所里各种改造研究,一旦让焱无月亲眼看见,什么证据都有了。

  祸水东引,驱虎吞狼,就算到时候自己这地没了,也要让周家一起没了。

  夏归玄斜睨着她,这狐狸其实也在利用闺蜜,不是什么好人……

  那边焱无月道:“我也想过,本打算今晚派人去暗中查一下周鹏程的别墅区,看看底下是不是藏有什么文章。但是我既然抓了蝠人,现在周家都到处找人走关系了,周鹏程自己还没点准备才叫傻,多半已经销毁或转移了研究之处,难道你有线索?”

  殷筱如道:“怎么可能转移这么快,才一天,怎么也有痕迹留下的。再说了,如果他们真有魔道遗迹的入口之类,那又不会长脚跑了。”

  焱无月道:“那也是戒备森严……嗯,这是你也想做的事情,是不是给点配合?”

  殷筱如愣了愣:“这我怎么配合?”

  “周鹏程不是找你家提亲嘛,说明他对你有想法嘛,你晚上约他出来相个亲怎么样?”

  “焱无月你去死!”

  得,两个闺蜜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夏好闺蜜。

  结果焱无月的恶劣怂恿炸了自家马蜂窝,群聊直接轰然:“焱队你太过分了啊,对兄弟们藏得严严实实,反而派出去勾搭别人?”

  “这放在小说里叫送女知不知道,要扑街的!”

  “放屁,送女是指主角的女人,你是主角吗你,狐狸关你们几个屁事啊!”焱无月开启了全群禁言。

  夏归玄:“……”

  殷筱如气道:“他们不是主角就可以送吗,我自己是主角好不好,你一女人连这意识都没有,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气抖冷!”

  “我什么时候让你送了,就相个亲吃个饭怎么了,演戏不是你的拿手好戏?”

  “周鹏程又不是弱智,这时候约他怎么可能出来?”

  正一团乱哄哄的扯皮,屋外传来护卫通报:“小姐,周家来人送请柬。”

  殷筱如愣了愣,请柬?周鹏程明知道自己的研究被军方抓了辫子,这都火烧眉毛了还有闲情逸致请客吃饭的吗?

  出门一看,一个黑西装站在门外,很恭谨地双手递过一张请柬:“今天是我家公子二十五周岁生日,请桑榆城各家名媛公子与会,还望殷小姐赏光莅临。”

  殷筱如一头雾水地接了请柬。

  这时候还有闲工夫办生日宴,那大量精力和人手放在宴会这儿,他暗中的其他东西防护必然就没那么严了,他本人也没法分身管理,导致疏漏的可能性大增。

  这不是送上门的给焱无月机会查案子吗?

  真是弱智?还是绝对自信他没东西查?

  回群里跟焱无月说了,焱无月听了都很惊奇。

  虽是本能觉得必然有点问题,但无论怎么想,也想不出能有什么问题。

  哪有借着生日宴的借口抓客人的,再怎么动不动就打架,这怎么也是现代法治国家,光天化日大庭广众真这么做才叫见了鬼了,周家还要不要立足于大夏了?

  殷筱如这肯定随便去,没问题。

  说不定问题在于想故意引焱无月去危险之地?这反而有点可能。

  但焱无月身为特战司统领、特种战队队长,她干的就是这活啊,什么敌军的龙潭虎穴都要义无反顾地闯,说白了以她的实力,整颗星球能对她造成威胁的人都没几个,还怕这?

  再说了,一个家族公子、在偏远城市、设计对付一国之将、还是专精于这类事件的特种战队,这是怎么想都很无厘头的事情。

  焱无月想了半天,还是道:“看上去反而是他真觉得自己已经把痕迹都处理清楚了,断定我没东西可查,特意表示一下光风霁月?”

  这反而是最靠谱的答案了。殷筱如也只能这么想,便道:“那就这样吧,他秘密研究所的地形我探过,传个图给你。你也多小心,我的图最多只是参考,他随时可能改机关和路径的。”

  焱无月根本不觉得会难得倒自己:“就算没你的图,也不会有问题。”

  关闭了群聊,殷筱如对夏归玄道:“你去不去?”

  夏归玄当然是打算暗中去看看的,闻言反而一愣:“这意思,我能公然跟着你去?”

  “当然啊。”殷筱如叉腰:“带个护卫保镖不正常吗,你想哪去了?”

  夏归玄才懒得计较是以什么身份去呢,能去玩玩就行,这事肯定另有内情,他很感兴趣。

  殷筱如又皱着眉头道:“生日宴,还得送礼,我不想送他好东西,又不想在别人面前送得太难看,那是丢自己面子……你说送点什么好?”

  夏归玄道:“表面看上去不错的东西,实际过了一时辰就成垃圾,这不是很简单嘛。幻术也可以,实际变化也可以。”

  殷筱如兴致勃勃地拉着他:“诶,你有这手段的话,能不能弄个表面能用的宝贝,实际用起来炸他一脸开花?”

  夏归玄道:“你要杀伤性的呢,还是就恶作剧炸得一脸黑的?或者把他绑起来之类的,还可以绑出姿势……”

  “这个最好,绑成乌龟型怎样?诶,表面用个什么呢……”

  “这个你自己想啊,我又不知道你们平日里送怎样的东西。”

  两人兴致勃勃地凑着脑袋商量坑人恶作剧,居然是都对这种事情很感兴趣。门外护卫们远远看着都无力吐槽,怎么看都觉得这俩货其实很配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