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是我的星球 > 第十六章 道与家

第十六章 道与家

  夏归玄之前要下楼揍人的时候,是打算装个逼的。

  结果没装成,被人截胡了。

  这回他真没打算装,因为他真就觉得那是个很低级很普通的东西。

  都不知道自己意外装了个大的。

  他随口扯了两句,都没打算多说,直接结束了通话。

  “?”殷筱如又傻了。

  就这样挂我电话?

  你挂我电话!

  你手表还是我的呢!

  小狐狸七窍生烟,把他的支付额度从一万改成了八千,犹豫了一下,又改成了8888。

  然后哼了一声,昂着头进了实验室。

  后续实验还得跟进呢,想揪着夏归玄问话也得迟些问,反正他无家可归。

  哼。

  夏归玄哪知道小狐狸丰富的内心戏,他还在跟面前的胖虎玩呢。

  见他结束通话看过来,胖虎吓得一个屁墩坐在地上,呆愣愣地瘫在那里看着夏归玄,努力要做一个很凶的表情,却又不敢。

  夏归玄敲了它一个暴栗,老虎委屈巴巴抱头,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多好玩啊这,比变成人的狐狸好玩多了对吧。

  夏归玄蹲在它面前,很是慈祥地摸着老虎脑袋,心中沉吟。

  这么只人工养着的老虎,连野性都缺失,居然却已有了妖化之兆,快要启灵了。现在虽然没妖化,也已经比一般动物更有灵性一些……

  殷筱如之所以如此重视此地,贴钱都要养着,和家族闹翻也要留着,意义昭然若揭。

  小狐狸是觉得这里也能诞生神裔呢……

  对整颗星球来说,由于夏归玄早就不溢散灵气了,布置在外的聚灵大阵也已经失效,不再聚集宇宙能量了。那么光靠早期溢散的灵气留存,以及宇宙能量自然渗入,那就太过稀薄,能支持修士修炼就不错了,并不足以支持生灵进化。

  所以世上早就不再诞生新的神裔,都靠繁衍。

  而这个地方稍微有点特殊,灵气要比别处浓郁那么一点点。

  因为这是夏归玄当年遁入地核的位置。

  所以出关的时候还是自然选择了这个方向出来,出来的时候感受到生灵聚居的气息,所以偏离了一点点,从桑榆城出现,就是这个因果。

  当时下去的时候,不是土遁术,没有形成通道,是直接融于土行而下的。倒是并没有多留什么灵气在这路径里,但留了点别的……

  他当时负伤……土遁的过程中,自然在不断排出对方的能量,以及自己的伤势淤血等等。这些能量比较沉,没有直接溢散在外,日积月累才有一部分慢慢上浮,越来越接近地表。

  如今似乎在地下千尺之外,已经开始对地表产生轻微影响了。这生态园应该也就是这些年才开始有些异样的,再过些年,大概会开始影响整个桑榆城……

  所以老虎还想凶他呢,才不会把他当爹,因为老虎受的是对方的灵气,是“仇家”才对。

  “哟呵还龇牙!”夏归玄又敲了它一个暴栗,失笑道:“你要是化妖了,也是一只恶妖,我要不要先炖了你?”

  胖虎大哭。

  夏归玄揉着它的胖脸,自语道:“焱无月所谓的魔道遗迹,就是这里啊……怪不得小狐狸那时候欲言又止,恐怕也猜到几分了。”

  对方不是魔道,也是真仙道,但既然是他受伤排出,自然属于破坏性力量和腐化性气息,被人认为是魔道遗迹太正常了。

  焱无月找的肯定是这里……

  唔……还有周家。

  夏归玄怀疑周家也在找这个“遗迹”,看上的也是有变异征兆的生态园生物。

  所有线条指向焦头烂额的小狐狸努力在保护的生态园,好像可怜巴巴地抱着牌子说“这是我的园子”……

  可他们保护的争夺的到底是什么鬼玩意……

  夏归玄摸了摸下巴,努力回忆了一下自己有没有放过屁,否则溢散在外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当做鸿蒙紫气?

  其实夏归玄把这里的能量收走,此地也就没什么特别。但想了想,没这么操作。

  对世界的观测,当然越是有矛盾冲突的地方,信息量就越多,也越有意思。

  夏归玄从来没打算神识一扫,把整颗星球如掌上观文……那是真的无聊。他观测过不少位面,就从没那么做过。

  只不过……那只小狐狸夹在这里,好像有点弱小可怜又无助……自己高高在上的观测视角,把一切当成一场游戏,对她或许有些……唔……

  正当夏归玄想进地底看看时,“滴滴滴!”

  手表又响了。

  夏归玄无奈地接通:“又怎么了?”

  面前“呼”地展开一道光幕,殷筱如的脑袋在光幕上冒了出来,笑吟吟的:“午饭都没吃,你不饿的吗?研究员都下班吃饭去了,你也先回来吃饭。”

  回来吃饭……

  夏归玄一时有些怔忡。

  不是,咱们啥时候这关系了?

  …………

  殷筱如当然只是随口说的回来吃饭,那是她自己家不这么说怎么说?

  但这种话听在夏归玄耳朵里,意味并不一样。

  这种有归属的感觉,是他在割舍的东西。

  她这时候心情很好,夏归玄的配方在研究所得到了验证,确实有效,还超出预计的作用,这可对她很重要。

  夏归玄回来的时候,殷筱如围着个小围裙,哼着小曲子在厨房里做菜。

  听见夏归玄进门的声音,殷筱如头也没回,笑道:“坐那玩会……哦电视是全息投影的,你可能搞不明白,开关是在……”

  “你好歹也是个公司总裁,自己做饭的?”夏归玄倚在厨房门边,看着她忙活的样子,眼神有些复杂。

  殷筱如笑道:“都是千年狐狸装什么聊斋,你能不知道我不想让外人接近生活的原因?”

  “我不是千年狐狸,你也就二十几年……”

  “……”殷筱如回头惊奇地看了他一眼:“虽然我在你面前没有隐瞒我是神裔,但你怎么知道我是狐族?神裔并不是妖,而是类人种族,看穿族属是很难的事情。”

  “你若跟我学,这些真的很简单。”

  “一边去吧你,弄了个配方就想翻身做主人了?”殷筱如锅铲一挥:“殷仲翔想着泡我人财两得,你还玩收徒弟套路,小心我揍你。”

  “你那人、那财……算了。”夏归玄此时没多少打击她的心思,转而问道:“你即使没佣人,不是有家政机器人,为什么要自己做菜?”

  殷筱如很奇怪他为什么连续追问这无聊的事情,随意道:“平时懒的话倒也是它做,不过总要换换口味,人工智能这玩意不可能彻底代替人的。反正今天心情好,便宜你尝到本小姐的手艺了。”

  “不要对我太好。”

  “?”殷筱如怔了怔,停下手中活儿,再度转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夏归玄重复:“不要对我太好,你对我的不设防,是有因素影响的,非你本性。”

  “嗤。”殷筱如没好气道:“不吃就滚蛋,吃个饭而已也能引起你的自恋?等焱姐姐把你的证办下来,哪来的滚哪去,以后路上见到你还得规规矩矩喊我一声殷总,听见没?”

  夏归玄很认真道:“好。”

  殷筱如好心情都被他搞没了,臭着脸道:“去去去,杵这儿让人怎么做事?你不吃饭我还要吃!”

  夏归玄退出厨房,安静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出神。

  求道是不能有牵绊的。

  会影响心静,会钝了剑锋。

  原本他离开仙界,弃位而出,就是为了这个。

  脑子里忽然闪过离开没多久的时候,在宇宙中曾邂逅了一家子奇葩。

  那莺莺燕燕围着一个男人,这样的人为什么能证得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