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是我的星球 > 第十五章 普通方子

第十五章 普通方子

  夏归玄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抠自己,抠哪里……

  正待问时,殷筱如已经一溜烟跑了,看得出对新的试剂很重视。

  挺可惜的其实……死狐狸那一手正宗的心狐火,压根没锻炼过都有那么稳定精准,可见优秀的丹师天赋,她本人却并不重视。

  夏归玄知道殷筱如怎么想的,因为类似这样档次的丹药,一个丹师可能要苦修数十年才能炼出来,更高档次的涉及修行提升类的,一个丹师苦修几百年都不稀奇,而且必然十分珍稀少有。然而人类读几年书就可以参与大规模生产、大规模培养基因战士了……

  说不定苦修一辈子的神裔丹师见状真会怀疑人生,道途迷茫都正常。

  殷筱如自幼在人类社会长大,恐怕是不太吃神裔那套的了。

  当然夏归玄自己对此倒没什么冲突感,他层面更高,深知各有利弊,才不会纠结于此。

  科学是认识宇宙的实践方法,当真正可以飞天遁地的修真文明确实存在时,那修真文明也就是科学的一环。

  虽然大家的解释不同、体系不同,但实际上不是对立的东西。

  有冲突,大部分源于不了解与拒绝了解。

  宇宙不同位界有很多玄之又玄的东西,技术很难破解模拟——或许有朝一日可以,至少现行还是不够的。

  比如火焰也需求属性,青莲火炼狱火三昧火是不一样的;丹炉也有不同效果,涉及阴阳生死这就很玄乎了,要破译都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工程。

  最麻烦的是那些需求特定血脉的凤凰火、朱雀火、心狐火,诸如此类基于生物基因的东西……

  殷筱如这种心狐火,炼心魂类丹药非常有价值的,在炼器上也有妙用。

  比如她那面具,蝠人还以为什么精神异能,其实是狐族致幻天赋。

  技术可以控制温度变化,但不太可能模拟出她的心狐火那种烧灼灵魂的特殊效用,除非掠夺她的基因去研究?

  夏归玄大致知道为什么神裔在这里不敢随意露馅了,恐怕不止是敌对的问题,还会更倒霉,甚至敌对的原因里也必有这一份。

  蝠人那种改造之所以成为禁忌,就是会惹神裔暴怒,以及还在人类之中任职的混血儿如焱无月等都会暴怒。恐怕也涉及人类之中的伦理学者的反对之类,成为禁忌可以理解。

  夏归玄有点想忽悠小狐狸学法术,不然真有些可惜。

  另外……死狐狸没说真话。

  她说地球生物移植到这里,很多都产生了变异。其实夏归玄又不是没在外看过,外面的地球植物还是很多的,但这生态园里号称都是地球生物,异种比例反倒要比外界稍高些。

  因为这里的灵气有点怪。

  他沉吟片刻,果断把殷筱如交待的“别瞎逛”丢到九霄云外去了,第一件事就是去山里看老虎。

  狐狸有什么好看的,有老虎威武雄壮吗?

  山丘居然还有守卫,也带着俩憨憨机器人到处巡逻,防备还挺严密,夏归玄甚至能感到空气中到处遍布某种类似于精神波段的玩意,分析可得是探测与伤害兼顾,要是乱闯说不定就跟蝠人撞上电网差不多……

  夏归玄直接闪身进去了,那些波段直接穿过他身上,就如穿过什么都没有的空气。

  …………

  此时的研究所。

  几名研究员同时在测试殷筱如刚刚提供的配方。

  其实殷筱如心里有点不自信,因为夏归玄给的配方太粗糙了,什么一株草加一株花的比例一起研磨取浆,花草的年份没有,大小也不提,就算老中医也知道说千年雪莲万年人参几钱几两的剂量啊,哪有这样的……

  再说了这花草什么成分,谁不知道啊,有点常识也知道配不出什么名堂啊。

  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回顾自己这一天的表现,确实信任那个臭直男信任得有些不正常……

  研究员们都带着一脸看文盲的表情,配合女老板胡闹。

  以前老板还挺懂的,这次是怎么了这是……

  时间都快到了,就没感觉有什么变化,汁液乳白乳白的,倒有点像那啥……

  殷筱如被诡异的目光打量得很是有些没面子,强自嘴硬道:“你们懂什么,这是炼丹术!炼不成说明你们没修行而已!”

  甩锅给骗子乱给方剂没用,自己上当受骗不也一样蠢么……还不如嘴硬呢。

  小狐狸还是很拎得清的。

  “呃,殷总,炼丹术哪有用试管加热的,您是不是……”

  殷筱如梗着脖子道:“这是新型炼丹术,不拘一格,你们见识少,不懂!”

  “好好好,我们见识少。”研究员们当然不会和老板争,这么年轻漂亮的老板,不舔就不错了,那还是因为学者们太直男了不知道怎么舔。

  心中都道就算这玩意弄得一团浆糊,也安慰殷总有一丝丝效果算了。

  正这么想着,就看见试管里的液体奇怪地开始旋转起来。

  “咦?”

  好几个研究员站直了身体。

  殷筱如来了精神。

  她都做好上当的准备了,想不到真有反转!

  众目睽睽之下,好几根试管里的液体飞速旋转起来,竟眼睁睁地凝成了一颗黄豆大小的丹丸。

  所有人目瞪口呆。

  这试管里都有半管液体啊,凝成一颗黄豆大小的丹丸,这是什么密度?

  这是什么力量催动的变化,就靠666度的加热?

  而且不同试管的不同配比都不一样的,居然产生了一样的效果。

  见了鬼了这……

  有个老研究员尝试分析了一下,神色变得极为凝重:“殷总,这东西……”

  殷筱如紧张道:“怎么,能用吗?”

  “如果我分析没出岔子……这丹丸确确实实具备消弭我们原先样本副作用的效果,至于能加大多少主成分剂量……”他犹豫了一下,竟似不敢说。

  殷筱如催促道:“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殷总,我建议我们整个配方都可以修改,原先计划供给二级基因战士之用,现在说不定能配给三级战士生效……”

  殷筱如瞪大了眼睛。

  旁边别的研究员没说话,都在测试分析。

  过了好一阵子才有人喃喃自语:“打个比方,如果我们原先的样本副作用是墨水,那么这一颗丹丸大约可以净化一吨墨水……这是不是有点夸张,我可能算错了,再给我五分钟……”

  殷筱如都快傻了,面上看去一脸沉静的面无表情。

  研究员们纷纷惊叹:“果然是殷总,早就胸有成竹。”

  “嗯,嗯嗯。”殷筱如拍拍身边研究员的肩膀:“好好干,把这个新药分析清楚点,不可妄下定论。”

  “殷总是跟我们开玩笑的吧……”有人道:“虽然我们暂时分析不出这情况什么原理,但用试管的肯定不是丹药体系。殷总一定是用了哪位院士的新成果,故意看我们笑话呢……”

  “嗯,嗯嗯。我上个厕所……”

  冷静的殷总转身出门,刚拐出走廊就忙不迭地摁下了手表。

  “喂,你在哪?”

  夏归玄蹲在一只胖虎面前大眼瞪小眼,铃声被他气场包裹得严严实实,近在咫尺的胖虎都没听见。

  低头看了眼手表,殷筱如的虚拟影像都已经冒出来了。

  夏归玄随手摁下不共享环境,才回应来电:“还在生态园。”

  “你那配方什么等级的?”殷筱如觉得夏归玄是不是打肿脸充胖子,把他师父的什么顶级丹方拿出来玩了。

  效果是不是过分了点?

  夏归玄随口道:“那玩意是炼净月丹的辅药之一,净月丹本身就是个普通方子,辅药更是普通中的普通了。反正我觉得对你那样本多半有效,按理说判断不会有错……怎么,如果嫌级别太低不好用,那我换一张吧,这种办法挺多的……”

  殷筱如这是真傻了。

  级别太低?换一张?挺多的?

  ————

  PS:今天新的一周,新书榜数据重置了,大家多投投票,屁股撅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