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八章丑事

第八章丑事

  扫盲班众学员被田志高三封信搅得一团乱的时候,田家院子冒出滚滚浓烟,临水村村民们纷纷跑去救火,几乎全村人都聚合到了田家,厨房后柴堆、猪圈的火势已经被扑灭了,但人们都没有散去,人挤人的,哪怕脚踩脚肩撞肩也想往院子里钻,这是因为田家人搞出来的的奇葩丑事,让大家好奇啊,都忍不住想亲眼看一看。

  大队干部和村里长者们出面,却也难以驱散人群,最后只得叫民兵来维持秩序,守着田家院门不准村民们进去,毕竟现象太不好了,伤风败俗的。

  但很快又喊队里的拖拉机手把拖拉机开过来,垫上稻草和棉被,从田家院里抬出两个人,连夜送公社卫生院去了。

  一个是田阿贵,到底年纪大了,可能又被冲进院里救火的人吓着,中风了;一个是田香兰,她倒是衣裳齐整,好像没干什么,却不知为何倒在堂屋柱子旁边昏迷不醒,额头上撞出一个血窟窿,不送医院抢救怕活不成。

  大队卫生室的赤脚医生和乡村土医忙着煮药汤,一个一个地给田家人灌药。

  对于围在田家院门前听消息的人们,乡村土医给出了一个解释:田水凤多年来自己捡草药吃,经常在炖汤的时候自行加点有滋补作用的草药,这确实是对身体有好处,但今晚她大意了,她炖鸡肉时放错了一味草药,所以,全家中毒了!

  乡村土医说的是中毒,人们暗暗咋舌:这毒好厉害,也忒邪门了,以后不经医生看过,可不敢乱吃草药,再补也不敢吃啊。

  有好事者跑去扫盲班传消息,说田家出事了,又是火灾又是食物中毒,整个扫盲班的人都吃了一惊,孟桃更是立刻起身要往村里跑,周翠玲忙叫上大伙儿一起,陪她回去看看什么情况。

  孟桃等人跑回到田家门口,大部分村里人都还站着议论纷纷,不知谁贡献出来的松脂火把点了两个,照得门口亮堂堂,看见孟桃跑来,大妈大婶们立刻上前把她围在中间,问她去哪里来?

  孟桃还是那句老话,回答说家里客人多,晚饭时看看碗筷不够,坐的地方也太挤,田水凤让她先出去外头玩会,她就去了扫盲班学习。

  大妈大婶们顿时松口气,有的骂王水凤太坏了,干活时知道喊儿媳妇,全家杀鸡吃就把儿媳妇赶出门,更多人只为孟桃庆幸,大声感叹:去扫盲班就对了,学文化好得很哪,要是留在家里,可就糟糕了哟!

  队里的知青们也站在角落里看热闹,其中一个男知青拍着另一个男知青的肩膀说道:“孙玉堂,看来我刚才把你拉走是做错了,要是由着你跟那个田雅兰进了屋,现在可就……真的做成她家女婿了哦!”

  孙玉堂回了那男知青一拳:“滚蛋!”

  哄笑声中,另一个知青道:“人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表哥表妹亲上加亲,你孙玉堂就是进屋了,怕也没戏!”

  孙玉堂推着知青们:“少拿我寻开心。回去吧,我藏了瓶二锅头,再炒点黄豆,人人有份!”

  “嗷!哥们够意思!快走快走!”知青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地走了。

  村邻们也逐渐散去。

  周翠玲拉着孟桃不让她进田家院子,看见妇女主任从里面出来,就走去问了几句,妇女主任看看孟桃,也同意让她暂时跟周翠玲回家,今晚田家的事,由大队部处理,请了村里几个年纪大些的妇女帮忙,暂时用不着桃花在旁边。

  孟桃从善如流跟着周翠玲去了她家。

  周翠玲父亲周世安正在厨房叮叮当当修整放杂物的木架子,田家出事他知道了,听翠玲妈回来说的,但他没去现场,一级有一级的规矩,大队干部能解决的事就不必他这个公社干部在旁边喊喳喳指指点点了,有什么大问题或需要汇报,他们自然会找过来。

  看见闺女带着孟桃进厨房找吃的,说孟桃没吃晚饭,周世安就先不做事走了出去,叫闺女给孟桃热碗饺子,翠玲妈今晚包饺子,用春天晒干的嫩荠菜拌馅,很好吃,剩一碗在碗柜里。

  孟桃吃饺子的时候,周翠玲走去堂屋,把田志高那三封信拿给她爸看,周世安看完,也拍着桌子骂:

  “兔崽子良心让狗吃了!当年信誓旦旦,那么多好听话全是哄人的?孟老是不在了,我们几个可都还活着呢,我倒要看看,他小子翅膀有多硬!就算飞得再高,也没有忘本的理儿!”

  周翠玲又把今晚孟桃能够逃过一劫,实是因为田家有肉吃,就把她支应出去了,她是饿着肚子去扫盲班的,像这样的情况,四年来不知有多少次。

  周世安沉默一会,叹口气道:“孟老临去有嘱托的,是我对不住他!这些年来没尽心照顾,可桃花那丫头也太……怎么说呢?跟个灰兔子似的见人就跑,根本近不了,说句话可难。她胆小、怯弱,进了田家就把那里当成她家,只听王水凤的,我们都是外人,我除了时不时找田阿贵、田水凤谈谈,嘱咐几句,还能怎么样?那孟家院子是我让大队部收回一半的,不然……唉,桃花自己立不起来,难哪!”

  周翠玲说道:“桃花性格软弱,不懂得反抗,被人蒙骗,那是因为她不肯上学读书,思想封闭不长见识。因为想给田志高写信,她现在渴望学文化了,得坚持带她上扫盲班,我相信知识能改变一个人,她会坚强起来,能够自立自主的。”

  周世安点点头:“可以,那以后就麻烦我闺女,多看顾着桃花些。”

  “哎,不麻烦。桃花就是让田家给埋没了,其实接近她慢慢了解,我发现她还挺聪明。”

  “桃花只是软弱,并不傻,小时候很伶俐可爱的,孟老活着时,她也还好,见人能打招呼,不害怕。可能是因为出生就没父母,也没个兄弟姐妹陪伴,爷爷也走得早,她性格就变那样了——她想要亲人,想有个依靠,可是看错了田志高,田家又不是好人家,尤其那个王水凤,全村女人数她最精怪!你看她这样待桃花,桃花还对她感恩戴德的。”

  “爸,田志高那信上说他要跟城里的‘三嫂’举行婚礼,就在今年十月一日。”

  周世安哼了一声:“没有那么容易的事!”

  等孟桃吃完饺子洗好碗,走到堂屋里来,周世安尽量温和地跟她谈话,见桃花不再像个灰兔子般想逃跑,还能好好地应答,周世安很满意,认为是有闺女周翠玲陪伴的缘故。

  对于被田志高背弃,孟桃不是原主,悲伤不起来,只好尽最大的努力,拼命追忆前世奶奶去世时自己的悲痛,这才逼出两行眼泪,然后只管低头猛擦眼睛,表示:

  “他不要我了,我以后就住回自己家院子,不去田家了。”

  “田志高他是倒插门,你本来就应该住自己家,这是你爷希望的,你爷也是为你好,你这性子,住进田家就是吃亏。”

  周世安皱着眉头,继续道:“田志高他敢不要你?你和他成亲是全村人见证的,你才是原配知道吗?你放心,他娶不到别人,我们给你把他抓回来!”

  孟桃哭着摆手:“我以前年纪小不懂事,现在懂了,有文化和没文化不一样的,就算他人回来,心也回不来,有什么用?由他去,省得两个人都难过。”

  周世安眉头皱得更紧了:“桃花,只要你还想跟他做夫妻,他就必须得回来。除非你不要他了,那就另外做打算,你明白吗?”

  孟桃:“我配不上他,就不耽误他了,分了吧。”

  “意思是你不要跟他过了?”

  “他在信上教老六老七喊别的女人做三嫂,那就已经跟那女人过日子了,我还要他来做什么?”

  周翠玲表示赞同:“桃花你这样想是对的!田志高跟别的女人一起过这么久了,咱还嫌他脏呢,人脏心也脏,咱不要!桃花,不是你配不上他,是他坏,他配不上你!”

  周世安无语,过了一会点头:“行,你这想法我知道了,等明天跟队里商量过再看看怎么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