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 第066章 我才是受益人(一)

第066章 我才是受益人(一)

  秦雅洁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确定了方季同宁肯便宜外人,也不愿让她这个妻子沾光后,她也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她辞职了!

  然后跟方季同表示,她要创业。

  方季同早已对秦雅洁厌恶至极,偏偏这个女人死也不肯离婚。

  方季同又是个爱面子的人,不想把离婚的事闹得太大,秦雅洁不愿好聚好散,他也不好提出诉讼。

  婚,暂时离不了,那就把秦雅洁当成空气吧。

  方父方母本就不喜欢秦雅洁,尤其是方母,经历了被诬陷的事,早已把秦雅洁恨到了骨子里。

  过去碍于方季同,他们再不喜欢,也只能忍着。

  现在方季同表了态,方母也就没有了顾忌。

  秦雅洁一回来,方母就各种指桑骂槐;

  秦雅洁赌气不回来,方母就跑到秦家所在的小区,状似闲聊,实则散布秦雅洁对公婆不孝的种种消息。

  反正吧,方母一通闹腾,让秦雅洁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名声,愈发臭了。

  害得秦父秦母又不敢出门了,天天躲在家里,老两口对着唉声叹气。

  面对这些,秦雅洁并没有吵闹,只是眼底的温度愈发冷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秦雅洁辞了职,并宣称创业。

  方季同:你爱咋地就咋地,干我屁事?

  秦雅洁随后用事实告诉方季同,她“创业”,还就跟方季同有关系。

  因为,秦雅洁偷偷摸到了方季同的身份证和印章,用他的名义,向银行、各种网贷、民间贷等等组织,贷了巨额的款项。

  当方季同被人追上门来讨债的时候,他才知道秦雅洁竟办了这样的事。

  但,这个时候,方季同已经找不到秦雅洁了。

  秦家那边,也是人去楼空。

  方季同:……

  其实,就算秦雅洁不跑,就算她用自己的名义借钱,作为合法配偶,方季同也要为她承担债务。

  方季同那个悔啊,他已经知道秦雅洁不是个善茬儿,结果他居然为了那点儿面子,而继续让她顶着方太太的旗号。

  他、他早该跟她离婚!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哪怕方季同悔得肠子都青了,也于事无补。

  他找不到秦雅洁。

  有人说,她已经带着父母出了国。

  也有人说,她去了其他的省份。

  但,方季同也明白,就算把人找回来了,她不肯出钱,债务也要落在他方季同的头上。

  与其这样,他又何必白费力气和金钱的去找人?

  还是痛快的还钱吧。

  偏偏他手头上并没有太多的流动资金,还是他变卖了一些股份,又把方母名下的那套别墅卖了,才勉强堵上了这个窟窿。

  经此一事,方季同元气大伤,主要是他遭受了这样的打击,整个人都仿佛没了精气神儿,也似走了霉运。

  而生意场上的事,往往就是有些邪门,若是差点儿运气,别人都赚钱的买卖,他去做就能赔钱。

  方季同倒也没有破产,只是过得不上不下。

  反倒是钱淑涵的医美工作室,越做越顺畅,几年不到,就有了正规的医院,还开了分院。

  有了事业,有了来往的生意伙伴,钱淑涵慢慢走了出去,社交圈子越来越大,人也变得愈发自信、开朗。

  她从一个自卑的失婚妇女,成长为了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女强人,周身都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待到她快四十岁的时候,居然跟一个比她小十来岁的小鲜肉谈起了姐弟恋,最后在钱父钱母的期盼和祝福下,两人修成了正果。

  钱淑涵再婚了,也没有为了婚姻、孩子而彻底放弃自我。

  她始终记着魔珠的那句话:人,最爱的人始终都应该是自己。

  魔珠:其实我只是想让你自私一点,就像我们魔,就都各个自私!

  钱淑涵却不管魔珠怎么想,她非常感激魔珠的出现,更加感激它对自己的救赎。

  所以,随后的几十年,她一直都在做善事。

  魔珠大人说了,它喜欢吃带着道德金光的灵魂。

  而唯有多做善事,才会有功德,也才会让灵魂沾染更多的金光。

  “魔珠大人,谢谢您!”这一世活到了九十多岁,钱淑涵躺在病床上,门外守着一堆儿孙小辈儿。

  弥留之际,她喃喃的对着虚空说了一句。

  “……咱们是公平交易,我帮你逆袭、复仇,你给我灵魂,钱货两讫、互不相欠!”魔珠有些别扭的说了一句。

  “不,我还是要谢谢您!”钱淑涵很执着,因为她知道,魔珠大人并不明白它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她是发自心底的感激它、敬仰它!

  轰!

  又是一股浓郁的信仰之力,魔珠啊呜一口吞下,只觉得餍足。

  钱淑涵永远的闭上了眼睛,灵魂慢慢悠悠的飘出了身体。

  面对泛着金光的神魂,魔珠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将神魂彻底吞噬。

  它分出了一抹神魂,送她入了轮回。

  而剩下的绝大多数神魂,则被魔珠一口一口的咽了下去。

  “嗝~~”魔珠打了个饱嗝,满足的喟叹:“果然是带着金光的灵魂最好吃。”

  魂力也充沛!

  原本只有珍珠大小的魔珠,吞噬了钱淑涵的大半个神魂后,个头儿大了一圈,从过去小米珠,变成了胖胖的大米珠!

  ……

  一处人烟罕至的悬崖边。

  “啊~”

  凄厉的惨叫中混杂着不可思议在山谷中回荡。

  紧接着就是“噗通”一声,重物坠落的声音。

  再随后,悬崖下的密林归于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