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阁楼通异界 > 026:太装逼了

026:太装逼了

  那媳妇见到许铁这个样子,不由得疑惑地用许铁的勺子舀了一口黄金炒饭。

  刚刚吃到第一口,她也呆住了。

  然后,泪水不断涌出。

  有些人感觉到幸福会我艹,而有些人则会流泪。

  接下来,一家几口人,争抢着将这一盘炒饭吃完了。

  吃完之后,许铁还舔了舔嘴唇,望着这个空盘子有些疑惑。

  刚才那么好吃的,真的就是这份炒饭?莫不是我的自我催眠?

  而且吃了这炒饭,竟然这么幸福,这么美好,那些压力,仿佛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太神奇了。

  太不可思议了。

  足足好一会儿,许铁问道:“兄弟,你……你这里面?”

  “没有。”王欢道:“它比世界上任何食品都安全健康,接下来你要把它加工一下,变成普通的汤料,然后送去几个权威机构进行检测,并且拿到证书。然后我会寻找一个契机,把它彻底包装成为一个神秘而又安全的秘方,并声名大噪。”

  许铁道:“那你是去杀了一条龙,把龙肝凤胆拿来炒饭了吗?”

  王欢道:“它能不能救你的饭店?”

  “能,太能了。”许铁道:“这种神仙炒饭要是还不火爆,那我就该一头撞死。”

  接着,许铁道:“欢子,我们是不是投资一笔钱,把我这家饭店装修得高级一点?”

  “不。”王欢道:“就这个样子,就是要这个破旧的样子。”

  许铁道:“这个饭店怎么干,都听你的,我们两口子给你打工。”

  王欢道:“不,这饭店就是你们的。”

  “不,不行。”许铁道:“没有这神仙炒饭,这饭店就是一个屁。”

  王欢道:“这些先不谈,我先说说这个饭店应该怎么搞。”

  许铁兴致勃勃地坐了下来,道:“行,你说。”

  王欢道:“首先,这饭店要始终破旧,不能装修。”

  “其次,这个饭店要把招牌摘下来,直接没有任何招牌。”

  “然后,饭店不卖任何菜,只卖一种东西,就是黄金炒饭。”

  “一份炒饭,一百块。”

  这话一出,许铁吓了一跳。

  一百块钱一份炒饭,这个价格太夸张了,基本上是很多人三天的工资了。

  王欢道:“就是要贵,讲究一个逼格,爱吃不吃。而且有客人在的时候,你们态度要淡漠,千万不要热情”

  “饭店里面要挂一个招牌,只卖炒饭,一百一份,概不还价,爱吃不吃。”

  “还要写一个招牌,进入本店吃饭者,不许再去隔壁的美食缘,否则下次恕不接待,勿谓言之不预。”

  听到王欢的话后,许铁夫妻完全呆了。

  他们形容不出来,词汇量不够,但心里有一个念头。

  这么装逼,不怕被人打死吗?

  足足好一会儿,许铁道:“这……这是让我们当大爷,把顾客当孙子吗?”

  “有这个意思,但不是这个性质。”王欢道:“我们讲究平等,我们不歧视任何顾客,我们也绝对不高高在上。我们只是曲高和寡,在茫茫人群中,寻找美食的知音。我们不是在卖炒饭,我们是在分享灵魂的美好,分享内心的幸福,一百块钱贵吗?简直太便宜了。”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我们只是茫茫尘世中的修炼者,我们掌握了至高无上的美食文明,我们来普度众生,拯救疲惫的人群,就区区收你一百块钱,贵吗?”

  许铁夫妻完全目瞪口呆,之前完全没有看出来,他这兄弟这么会忽悠啊。

  王欢道:“还有注意一点啊,你们的手绝对不收钱,请顾客自己把钱扔在箱子里面。我们之所以定价一百元,不是因为贪婪,仅仅只是不想碰钱,省去找钱的麻烦而已。”

  这个时候许铁忍不住道:“那为啥不定价十块,也不需要找钱啊。”

  装逼被打断的王欢,怒目而视道:“我弄死你,下次我装逼的时候,绝对不许打断我。”

  许铁没有回答,五岁的小宝贝丫头认真点头道:“好的。”

  接着,她又问道:“叔叔,什么是装逼啊?”

  许铁赶紧捂住宝贝女儿的耳朵,然后小心翼翼道:“兄弟,我们这样是不是太装了啊?”

  王欢叹息道:“铁子啊,人生在世,不装逼是活不下去的。人性本贱,你若跪舔,她便厌弃。你若高冷,她反而追逐。”

  许铁媳妇道:“兄弟,可是我和铁子都是没有文化的人,装……装不来的。”

  许铁道:“对啊,我们不会装啊。”

  王欢看了一眼被捂住耳朵的小丫头,然后道:“性冷淡会吗?”

  许铁摇头道:“不懂。”

  王欢道:“你肚子疼,想要上厕所却又不能走开,所以憋得很辛苦的经历有吗?”

  许铁道:“太有了,那是一句话都不想说啊,一个动作都不敢有,害怕一个大气喘出来,下面也喷出来了。”

  王欢道:“对,就是这个境界。”

  许铁老有经验了,直接作出来这个姿态。

  王欢道:“对,对,对,就是这个味道,下巴再稍稍抬一点点,还可以叼一根烟,摆出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太好了,这架势朝一流的。”

  “你要记住装逼的第一法则,就是不开口,不说话。能用眼神不用手势,能用手势,不用说话,就算迫不得已要说话的时候,也不要超过两个字。”

  “听懂掌声!”

  ………………

  说干就干。

  拿来一个大黑板,王欢用白毛笔在上面写下一行大字:本店只出售蛋炒饭,一份一百,概不还价,概不解释。

  接着,又在另外一个牌子上写道:进入本店吃饭者,不许再去隔壁的美食缘,否则失去本店用餐权,勿谓言之不预。

  许铁看完后又忍不住说了一句道:“兄弟,我们能不能找一个字写得更好的人来写这个招牌,你这毛笔字实在有点不堪入目啊,我这样没文化的人都看出来了。”

  王欢道:“铁子,你这又不懂了。满大街的招牌字都写得很好,就咱们家的招牌字那么丑陋,这就是个性。字好的招牌千篇一律,丑陋的招牌万里挑一。”

  一切完成之后!

  摘掉了许铁饭店原本的招牌,这家饭馆就完成了灵魂升级。

  成为了一家彻彻底底的无名餐厅。

  “欢子,我们这无名饭店,什么时候开业啊?”许铁问道。

  王欢道:“明天早上九点,准时开业。”

  许铁道:“好。”

  他充满了无限的期待,因为这黄金炒饭实在太牛逼了,无法用言语形容。

  但又无比忐忑,因为实在太贵了,而且王欢制定的营销套路太装逼,太强势傲慢了。

  然后,许铁道:“欢子,在开业之前,有一件事情一定要弄清楚,否则我宁可不开业。”

  王欢道:“什么?”

  许铁道:“股份,亲兄弟明算账,做生意一定要弄清楚股份,否则以后一定会闹翻散伙。”

  王欢道:“我不需要股份。”

  许铁道:“那我也宁可不做这生意,我们这个饭店的灵魂就是黄金炒饭,除了这个我们饭店一文不值。我说定了,你七我三,兄弟我占你一点便宜。”

  王欢想了一会儿,拿出了一张纸,拟定了一个简单的合同。

  王欢和许铁二人,共同经营无名饭店,各自股份百分之五十。王欢提供配方,许铁负责店面和经营一切事物。

  “各自百分之五十,否则也不用干了。”王欢斩钉截铁道。

  许铁想了一会儿道:“行,那就当你这个叔叔给我宝贝丫头攒嫁妆,占你便宜了。”

  于是,两个人签订了这个最简单的合同。

  王欢就拥有了这个饭店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这样也好,起码在很长时间内,他和父母都不需要坐吃山空,都有稳定的经济入账。

  ………………

  上午九点钟。

  尽管王欢说要淡定,但许铁夫妻还是充满仪式感地开门营业。

  他们实在是太看重了,毕竟一家子的希望都在这饭店上,也都在这黄金炒饭上了。

  具体流程是这样。

  找了一个吹唢呐的,一个敲大锣的。

  这个时候,这条街的人流量还是可以的,见到这架势,不由得好奇停下来观看。

  这两傻逼要干嘛呢?

  一人鼓起丹田之气,猛地吹响了唢呐。

  这乐器之霸道,诸位看官之知道的。钢琴是乐曲之王,而唢呐是镇王之王。

  任何乐器遇到唢呐,都会被无情地镇压,并且完全被跑偏。

  “呜儿哇!”

  这个响啊,这个高亢啊。

  那真是裂石流云!

  听到这声音,刹那间汗毛一竖。

  紧接着,另外猛地敲响了大锣。

  “哐呛!”

  全街的人,无不娇躯一震,虎躯一震。

  几乎所有人都涌过来看热闹了,密密麻麻,人声鼎沸。

  唢呐配大锣,这像是什么曲子,丧曲吗?

  然后,许铁面无表情,一副死人脸的声音道:“本店开业。”

  最后,王欢更加面无表情地挂出了两面招牌。

  左边牌子写着:本店只出售蛋炒饭,一份一百,每日限量五十份。概不还价,概不退还。

  右边牌子写着:进入本店吃饭者,不许再去隔壁的美食缘,否则永远失去本店用餐权,勿谓言之不预。

  所有围观者,完全彻底惊呆了。

  这家饭店太嚣张了,太装逼了!

  一份蛋炒饭卖一百块钱,想钱想疯了吧,脑子进水了吧!

  ……………………

  注:兄弟们若还有推荐票,请赐之一二,糕点感恩涕零,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