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阁楼通异界 > 022:创造历史,完美

022:创造历史,完美

  导演一挥手,就要找来保安,要将李显教授架出去。

  反正是他先不要脸的,那就不要怪他不尊老了。

  顿时几个保安上前,直接要将这个倚老卖老的李显抬出去。

  但这恰恰中了李显的下怀,他就是不愿意自掴脸面,不愿意鞠躬道歉。

  被架出去的时候,他仿佛受到巨大迫害了一般,冷笑道:“王欢你不敢回答了,大家看到了吧,是不是有黑幕?”

  王欢道:“慢!”

  所有人一愕,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欢道:“如果我真的回答出来了,李显教授你是不是确定要自掴脸面,是不是要向我鞠躬道歉?”

  李显教授道:“只要你答出来,我一定向你鞠躬道歉,就怕你回答不出来。”

  他真不相信有人能回答出来,这完全是变态级的题目了,不能用难如登天来形容,根本无法回答。

  但是……

  王欢开始在演播厅踱步,开始作答。

  他最最疯狂的表演开始了,竟然真的把唐朝369个宰相的名字,一个一个诵读出来。

  “唐高祖时期的宰相如下:秦王李世民,裴寂,刘文静,萧瑀,窦威,窦抗,陈叔达,杨恭仁,封德彝,裴矩,高士廉,齐王李元吉,宇文士及,长孙无忌,杜如晦,房元龄。”

  “唐太宗时期宰相如下:裴寂,萧瑀,陈叔达,李靖,封德彝……”

  “唐高宗时期宰相如下:长孙无忌,褚遂良,于志宁,张行成,高季辅,李世绩,柳奭……”

  “武周时期宰相名单如下:刘仁轨,薛元超,姚元崇,裴炎,袁恕己。”

  王欢在演播厅走动越来越快,背诵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高。

  明明是在背名字,那感觉却仿佛是李白饮酒三百篇一般,充满了无限的豪迈气概。

  所有人真的完全惊呆了。

  全场死寂,静静地看着王欢的表演。

  太……逆天了。

  太疯狂了。

  太可怕了。

  这……这还是人吗?

  这可是完全没有准备的啊,谁会去记这玩意啊?

  寒秋惊呆了,李显教授也惊呆了,导演组也惊呆了。

  一时间,整个演播厅就只有王欢高亢的声音。

  这个时候的他,真是光芒万丈。

  整整用了二十分钟,王欢将唐朝369个宰相的名字,全部背了出来。

  一个不漏,一个不差。

  然后,全场依旧死一般的静寂,望向王欢的目光,仿佛不像是人类一般。

  女主持人率先鼓掌。

  然后所有人鼓掌,掌声如雷,整整持续了几分钟。

  “王欢牛逼,王欢牛逼!”在场几十人高呼。

  他们真的是服了,恨不得趴在地上鼓掌。

  这种画面,这种神人,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王欢盯着李显教授道:“李教授,你觉得我回答对吗?”

  所有人噗哧一笑,望向了李教授。

  王欢是否回答对了,已经没有人可以判定了,只有他自己。

  尽管没有人知道答案,但所有人都确定,王欢回答是对的。

  专家组还是非常非常认真的,他们真的对着史书,一个一个往下查。

  整整查了一个小时,然后郑重宣布道:“王欢回答正确,369个宰相,一个不差,顺序都全对。”

  这话一出,众人更加震骇,望向望向的目光真的如同神一般了。

  王欢道:“李教授,该你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所有人都盯着李显教授。

  李显教授感觉到无数的目光在他脸上疯狂地乱拍,前所未有的打脸,前所未有的耻辱和丢人。

  难道真的要自扇耳光,难道真的要给王欢鞠躬道歉吗?

  可是一再毁约的话,他的人品就要被踩在脚底下了。

  王欢冷笑道:“李显教授,我知道你是特殊运动时期上的大学,最爱文斗武斗。我有一言送你,尔等老贼,你枉活六十有三,一生毫无建树,只会摇唇鼓舌,一条断脊之犬,还敢在我面前狺狺狂吠,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于是,李显教授脸色一胀红,浑身颤抖,猛地一抽搐,整个人直接昏厥了过去。

  众人惊呼:不好了,不好了,李显教授抽过去了。

  导演知道这老家伙可能是装的,但不能冒险,于是道:“赶紧叫救护车,把李教授送去医院抢救。”

  导演上台,拿着一张巨大的二十万元支票模板,双手递给了王欢。

  “恭喜你王欢,正式创造历史,三年来无人能征服的《天才辞典》巅峰,终于被你攻克了。”

  “你是名副其实的天才!”

  王欢接过了这二十万的支票样本,全场再一次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掌声。

  全场所有观众都不会忘记今天的,太刺激,太精彩了。

  ………………

  当天晚上的宴会依旧在梅地亚酒店进行,李显教授已经住院了,而且没脸出现。

  昨天晚上,王欢还只是坐在偏僻的角落。

  但是今天,他已经坐在了主桌上,身边分别是寒秋,还有节目组的导演木岩。

  桌子上除了王欢和寒秋之外,就没有其他选手了,都是电视台的导演和编导。

  一桌人笑语欢声,偶尔还飙个段子。

  王欢这才发现,尽管在电视上都是高大上的样子,但私底下都是有血有肉的人,而且还是有趣的人。

  美女作家寒秋尽管心机很深,颇有心机婊的感觉,但情商很高,让人如沐春风。

  之前木岩导演还担心王欢是一个偏激,甚至乖戾的人,但这一接触下来发现,他是一个有趣的人。

  酒桌上开始比赛,讲段子,看谁的段子最牛逼,最浪。

  此时轮到美女作家寒秋了,她想了一会儿,说道:“从前有一个男人,喜欢光着身体躺在草地上,有一天来了一个采蘑菇的小姑娘,嘴里念着:1个,2个,3个,4个,5个,5个,5个……最终她放弃了。”

  “男人觉得很舒服,第二天依旧光着躺在草丛里,采蘑菇的小姑娘又来了,嘴里念道:1个,2个,3个,4个,5个,5个,5个,6个,7个,8个……”

  说完这个段子后,全桌人大笑。

  寒秋捂着通红的脸蛋道:“以后不和你们吃饭了,你们这群男人太坏了。”

  木岩导演朝王欢道:“欢子,轮到你了,不要被女同志比下去啊,不好笑就罚酒三杯。”

  王欢酝酿了一会儿,道:“一男一女在捐献中心碰面了,两人聊了起来。女人说‘我来献血,他们付我五块钱。’男人说‘我来捐那玩意,他们付五十块。’女人听后考虑了很久。几天后,俩人又在捐献中心碰面了,男人主动打招呼‘嗨,又来献血吗?’女人紧闭着嘴一边摇头一边发出呜呜的声音............”

  王欢的段子刚刚讲完,全场轰然大笑,拍案叫绝。

  “王欢,你赢了,你的段子最浪,我们罚酒,我们罚酒!”

  美女作家寒秋也脸蛋通红地喝酒。

  酒席散了的时候,美女作家寒秋还主动和王欢换了手机号码。

  “王欢,我为之前的冒昧向你道歉,你大男人可不能小心眼嫉恨我啊。”寒秋道:“还有等我新书发布的时候,一定邀请你,到时候不许你不来。”

  这女人真是妖精,心机深,势利眼,情商高,会撒娇。

  明明八分长相,八分身材,却有九分的媚劲。

  ……………………

  酒宴散了之后,木岩导演主动道:“王欢,去喝杯茶吗?”

  然后,两人在酒店的卡座喝茶。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木岩导演问道:“这笔奖金虽然不少,但也花不了多久。”

  王欢道:“您要提携我吗?”

  木岩道:“你历史功底那么深,而且语言也不错,有没有兴趣来做一个编导,当然是合同工,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力给你编制。”

  王欢感动道:“木哥,谢谢你的厚爱。但我还有一个梦想,我要站在奥运会赛场的领奖台上。”

  木岩道:“你不是受伤退役了吗?”

  王欢道:“等我恢复到巅峰后,我打算重回国家队。”

  木岩道:“还是短跑?”

  王欢道:“对,而且是一百米。”

  百米短跑,是所有运动含金量最高的一面金牌,没有之一。

  它几乎代表了运动的最高境界,也是竞技体育的代表。

  木岩道:“不是我打击你啊,百米短跑我们黄种人不行,这是基因问题,无法更改的。”

  王欢道:“对,我知道!我们国家百米短跑的成绩,一直都是零,而且完全看不到突破的希望。所以我一直都梦想着创造历史,为国争光,为国家摘下这面最巅峰的金牌,征服竞技体育的这项珠穆朗玛峰。”

  木岩本来想要泼冷水,因为从历史,从人种,从基因等等所有方向,王欢都只是臆想,完全没有可能实现的。

  但他终究还是举起茶杯道:“来,敬梦想,哥愿你人生不悔。”

  ……………………

  王欢这边得意非凡,但他兄弟许铁这边,境遇却非常不好。

  他开的饭馆要倒闭了,一家四口人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要断了。

  他年轻的时候和人打架,腰椎被钢管打重伤过,根本不能用大力,所以也无法去打工赚钱。

  就是靠这个饭馆维持生计,夫妻两人也不敢雇人,从早忙到晚,孩子都没人带。

  幸好宝贝很乖,五岁的女儿已经自己会带三岁的弟弟了,而且还帮爸爸妈妈洗碗。

  在夫妻的努力下,原本饭馆生意不错的。

  但是一个月前,隔壁开了一家大饭店,名字叫美食缘,专门针对许铁的饭店,就是为了把他干倒闭。

  这家美食缘财大气粗,天天打折,价格压得比许铁的小饭店还要低。

  这段时间,许铁天天都在赔钱,已经要支撑不住了。

  关键下个月就要交房了,届时要付一大笔钱,还有房贷也要交了,为了买这房子,夫妻向两家亲戚都借钱了。

  现在饭馆要倒闭了,下个月交房的钱还缺了好几万,也不知道哪里去补。

  最关键的是,一家四口以后靠什么生活?

  真真是走投无路了。

  当时许铁还把五万块钱借给王欢救弟弟,这已经不止是雪中送炭,而是把活命粮食分一半给王欢了。

  她媳妇也闹过,救人一命难道不重要,王心也和他弟弟一样,难道不该救?

  旁边的美食缘生意兴隆,人声鼎沸。

  而许铁的饭店,一个人都没有,一家人望着空荡荡的饭店愁眉莫展。

  而这个时候,旁边美食缘的老板走了进来,道:“许老板,今天又没有客人啊?你那点本钱,能陪到什么时候啊,还是把店面转让给我吧。”

  许铁盯着对方,问道:“于老板,你家大业大,为何要针对我?我根本不影响你赚钱。”

  那个于老板缓缓道:“因为一个人。”

  许铁道:“谁?”

  于老板道:“我的名字叫于豪,我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王欢前妻的哥哥。”

  许铁一愕,顿时记起来一个月前他还和这个于老板吹牛,说自己有个兄弟是全运会亚军。

  没有想到冤家路窄,他竟然是王欢的大舅子。

  于豪冷笑道:“许铁,从你是王欢兄弟从那一刻起,你这家饭店就注定要倒闭了。”

  ……………………

  注:恩公翻下口袋,或许还有漏网之票呢,投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