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阁楼通异界 > 003:野性时代

003:野性时代

  四月份的天,还有些春寒料峭,半夜时分尤其如此。

  王欢走在街头,白日喧嚣的街头此时显得尤其冷寂。

  你见过凌晨两点的杭城街头吗?

  王欢见到了,街上很少车辆,洒水车甚至都还没有出来。道路两边偶尔也能见到流浪汉裹着脏被子睡觉,显得心安理得。

  他没有要去找旅馆住下来的意思,而是漫无目的地走在街头。

  脑子里面仿佛显得极度的冷静,但又乱哄哄的,什么都无法思考。

  “帅哥,进来啊……”不远处的楼下,一个穿得单薄的浓妆女子,明明冻得瑟瑟发抖却还强装风骚朝着王欢招手。

  可惜啊,刚才钱洒完了。

  紧接着王欢发现,卫衣帽子里竟然还有三张百元钞票,刚才洒得忘情掉进去了,也没有发现。

  他将这三百块钱拿出来,走到这个艳装女子面前。

  “二百快餐,五百包夜。”女子道。

  这个价格不低了,2003年的平均工资才两千多块。

  妹子你虽然长得漂亮,但也不能哄抬肉价啊。

  王欢将三百块钱放在她手中。

  女子惊愕,这是什么意思,包半夜吗?但没有等到她开口,王欢却直接走了。

  “啥子意思?老娘不需要你可怜。”女子喊道,生气得方言都飙出来了,直接把钱扔在地上。

  王欢没有理会,直接走远了。

  那女子看着他的背影好一会儿,骂了一句:“脑子有病。”

  然后她又将三百块钱从地上捡起来,跺了跺脚钻回小巷,心安理得睡觉去了,也懒得继续站街了。

  王欢继续走在街头,也不觉得累,也没有方向感,就这么茫然走着。

  就这样他走到了天亮,车渐渐多了起来,街道又渐渐恢复了喧嚣,不适合走路了。

  他已经被扫地出门了,必须要租房子,否则真要露宿街头了。

  拿出银行卡走到一个ATM机上查了一下余额,3721元,这是他的全部家当了。

  一切都过去了,他没有家,孑然一身了。

  没有去找中介,直接钻到老旧小区墙上找招租的小广告。

  基本上一室一厅,五十平米左右的房子,房租都在一千左右,押一付三的话,基本上就没钱了,能省则省吧。

  王欢的心里底线是500一个月,房间里要有单独的卫生间。

  差不多半天时间,他找到了。

  这是一个群租房,145平米的房子隔出来8个房间,一个公用厨房,一个共用小餐厅。

  真是让人叹为观止,竟然能够将房子利用到如此极致。

  押一付三,交了两千块钱后,王欢就住进这个不到十平米的房间内。

  这套房子里面,总共住了十九个人,有大学生,打工族,还有无业的颓废大神。

  他左边隔壁,不到十平米的房间住了四个人,是一对民工夫妻,带着两个孩子。

  他对面房间也不到十平米,住着四个大神,天天不工作,瘫在床上打CS,****,看小说,躺在被窝练手艺。

  王欢静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这里的隔音不好,旁边不管什么声音基本上都听得清清楚楚。有的在看电视,有的在吵架,不过大部分人都在外面上班。

  “我这算是成功混到了社会底层吗?”王欢忽然心中问自己,又或者他重新回到了社会底层。

  两年多前的辉煌,仿佛就在昨天;娇妻新房,也仿佛就在昨天。

  而现在一切都化为乌有,他彻底一无所有。

  足足在床上躺了几个小时,直接天黑了。

  这套房子里面的十几个人陆陆续续回来了,顿时充满烟火气息,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有人在做饭,有人在喝酒,有人在打牌,有人在玩游戏。尤其是左边房间民工兄弟的两个熊孩子,实在是很吵。

  差不多到了十一点钟,这个群租房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不过稍稍尴尬的时,那种声音响起来了。

  啥声音?

  就是那种声音,吟唱和喘息声。

  而且不是发自自然的,而是职业的,竟然有女人在租房里面接客,还真是三教九流啊。

  干一行爱一行,白天在发廊上班不算,晚上还要加班。

  听声音大概三十来岁,大姐你太拼了,这还真是一个充满野性的时代。

  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多,王欢才睡着过去。

  大约到了一点多,又被一阵哭声吵醒了,是右边的邻居。

  是一个女人压抑的哭声,年轻婉转,声音不大,却很扰人。

  住在这里的人委屈太多了,哭很正常,以至于无人过问,也没有人喝止。

  满是天涯沦落人。

  听着这哭声,王欢眼睛才稍稍有些湿润,有点泪意。

  不是因为离婚被扫地出门,而是脑子里面总是浮现自己的光辉时刻。

  全运会二百米短跑第二名,距离奥运会只有一步之遥啊。而现在真正的低到尘埃之中了,整个身体仿佛都完全沉入泥潭了。

  断了两次的小腿,再一次作痛。

  如果之前的一切没有发生,那该有多好?他没有和于子晴结婚,也没有发生车祸,他依旧可以在赛场上挥洒泪水,依旧可以参加2004年的奥运会,成为父母和家乡的骄傲。

  ………………

  次日上造成,周围依旧一片嘈杂之声。

  刺耳的手机铃声便响起了,是于子晴的号码。

  “过来民政局,办手续。”她说完几个字后,立刻挂掉了电话,仿佛和王欢多说一个字都觉得难受。

  王欢洗了一个澡,但发现没有换洗的衣衫,他被于子晴一家人赶出来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有带,这两天也没有去买。

  穿上原来的衣衫,离开群租房,换乘了两次公交车,来到了民政局。

  于子晴依旧很漂亮,穿得还是那么精致,仿佛又恢复了之前的优雅,就单纯站在那里就已经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很多去结婚的,又或者去离婚的男人,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见到王欢过来,于子晴戴上墨镜,戴上口罩,仿佛和王欢这样落魄男人走在一起都是丢人的事情,更别说是来离婚的了。

  “你以为把钱洒得满小区都是,被那些保安和保洁捡走了,我就能多看你一眼?”于子晴冷道:“这只会更让我瞧不起你,你知道利用离婚敲诈我,做不了好人了,但没有想到你连坏人都做不了。”

  说完之后,她直接朝着离婚的窗口走去。

  一般来说,面对来离婚的夫妻,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都要先询问一下离婚原因,然后努力挽回。

  所以第一次来离婚,基本上都是离不了的。

  轮到王欢和于子晴的时候,工作人员没有抬头,而是本能道:“为什么离婚啊?先回去冷静几天,夫妻之间不容易……”

  话没有说完,工作人员抬起头看到了精致的于子晴,还有落魄的王欢,顿时住口了。

  半句话没说,直接就给办了离婚,并且盖章了。

  因为见得实在太多了,她们一眼就看得出来什么是真离婚,什么是一时意气。

  什么情况下的夫妻必定离婚?

  冷冷清清,互相没有感情就一定会离婚?不是的,当一个女人看男人的目光充满了无限的鄙夷,从头到脚都彻底瞧不起的时候,那就一定会离了。

  当离婚证拿到手的那一刹那,于子晴长长松了一口气,就仿佛整个人活了过来。

  那种重获自由,重获新生的感觉,太明显了。

  “谢谢……”于子晴真诚地向工作人员说了一句,然后直接转身离开,离王欢越远越好。

  她终于脱身了,就让王欢一个人彻底烂在泥潭里面吧。

  ……………………

  走出民政局。

  “叮铃铃……”刺耳的手机声再一次响起了。

  王欢拿起来一看,微微颤了一下,因为这是家里的电话号码,他稍稍停顿了片刻,才拿起手机接听。

  “爸……”

  “欢……”对面父亲的声音有些颤抖。

  王欢心中一颤,道:“出啥事了?”

  “欢,你……你那还有钱吗?”

  王欢道:“要多少?究竟出什么事了?”

  “你弟弟生病了,脑炎,医生说非常危险,大概需要三四万。”

  王欢脑袋顿时一阵轰鸣,足足好一会儿才恍惚过来。

  他前天晚上洒掉了五万块。

  当然他并不后悔,要钱只是为了惩罚于子晴而已,如果那五万块拿来自己用了,王欢真就抬不起头来了。

  正常情况下,他的工资加上退役津贴,负担母亲的药费,还有一家人生活费是够的。

  但是,祸不单行,出了这趟事。

  需要三四万的脑炎,那就是急危性脑炎了,耽误了治疗真的会有生命危险的。

  王欢和父母感情不太好,因为他从小到大学习成绩差,加上调皮捣蛋,父母对他很失望,觉得他这辈子大概是完了。

  但没有想到王欢竟然在体育上走了一条路,而且还拿了全运会亚军,娶了大城市的漂亮体面女孩。

  所以在几年前,王欢又成为了家里的骄傲,父母在家乡农村也能挺直腰杆说话,甚至还有些张扬飘了。

  但这两年,父母的腰杆又弯了下去了,说话声音又小了。

  因为王欢受伤退役,不但彻底和赛事无缘,而且还被学校开除,彻底毁了前途。

  父母好不容易恢复的骄傲,再一次被折断了。

  大儿子废了,小儿子就成为家里所有的希望。

  王欢的弟弟王心,性格和王欢简直是两个极端。

  王欢跳脱张扬,调皮捣蛋,而王心内向羞涩,斯文懂事。

  王欢成绩烂得一塌糊涂,而王心从小到大都是学霸,今年高三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高考上一个985问题不大。

  从小到大父母不待见王欢,但弟弟和他的感情却非常非常好。

  弟弟不但乖巧听话,当所有人都瞧不起王欢的时候,弟弟发自内心的崇拜他,仰慕他。

  王欢带着弟弟上山砍柴,下河抓鱼,弟弟被人欺负了,王欢直接冲过去将对方打个半死。

  弟弟从小到大的压岁钱,永远都给王欢。

  王欢受伤的时候,弟弟旷课了一个月来照顾他。

  这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孩子,一定要救的。

  “欢,欢……你在听吗?”电话那边的父亲道:“咱家没钱了,周围也借不到了,医生说再不筹钱的话,就耽误治疗了,你弟弟就怕好不了了……”

  对,家里借不到钱了。

  一是因为乡下老家太穷,三四万是一笔大数字。

  二是爹娘在家乡人缘一般,加上王欢前途废了,大家不愿意借。

  “欢,爹爹知道你难,但现在实在没法了,要不你向媳妇开开口,向她家借三四万块?这对她们家应该不是大数字。”父亲颤抖道:“大不了借了这笔钱后,你就成为她家的儿子,就当是入赘了,爹娘这边你就不用管了。”

  都离婚了,还借个屁钱,于子晴现在恨不得王欢去死。

  王欢道:“什么时候要这笔钱?”

  电话那边的父亲道:“最晚明天傍晚,不然医院都要停药了。”

  王欢直接道:“好,这笔钱我明天给你打过去。”

  ……………………………………

  注:新书不易,渴求推荐票,恩公们给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