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绛都春 > 011 还大仙呢,呸!

011 还大仙呢,呸!

  /

  “逃?”肖绛反问。

  豆芽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从面上看不出肖绛的心意,只是不停点头。

  “你以为燕北王府是什么地方,是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肖绛连连冷笑,同时丢了筷子,起身围着豆芽转了一圈。

  她探寻的目光,她意味深长的笑意,不知道为什么,令豆芽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小……小姐,您看奴婢干什么?”她抖着声音。

  “看看你有几个胆子。”肖绛哼了声,“这地方困不住本大仙,我所缺的不过是时间而已。但你就不同了,说的好听,为了小姐,其实不过是想自己逃命。”

  豆芽暗松了一口气。

  误会倒没关系,只要相信就行。你看,连借口都给她找好了。

  现在她心里虽然七上八下,但已经走上这条路,就容不得她回头。

  “求小姐救命!”她见机很快,立即跪下叩头。

  “不过蝼蚁!”肖绛故意轻蔑,“救你?还怕浪费我的时间。”

  顿了顿,在豆芽试图再次游说之前,露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摆了摆手,“算了,看你有把子傻力气,我入世后也需要人侍候……”

  又顿了顿,“如果你的消息属实,三天内真有人过来动手脚,也怪烦的。”

  “绝对属实!”豆芽连忙道。

  “你如何确定的?不是要害我吧?”肖绛歪过头。

  豆芽吓得心头乱跳,双手摇得像拨浪鼓,一连气儿的否认。

  肖绛抬手,阻止她的车轱辘话,“看来,你是很相信那几个武国人,难不成他们想到逃走的办法了吗?”

  “他们在武国也是能人,不然怎么能做到那么大的官!”豆芽扬扬下巴,好像跟着一起荣耀似的。

  送婚使,以武国官位,是正四品。

  “照说嫁过来已经月余,他们为什么还没有离开?”肖绛假意问。

  豆芽就拍了下巴掌,重重叹气,“唉,所以说燕北人不安好心。”

  又觉得自已声音大了,哪怕外头并没有人,也下意识压低声音,“送婚使严大伴说,送亲之后,他们就被扣在了燕北。这说明什么,说明两个字!危-险!”

  她喘了口气,“所以小姐的决定无比正确,如果不逃,燕北人逮到机会就会杀掉小……杀掉我们的。”

  “他们有办法就好,本大仙懒得和玩花样。”肖绛再度摆摆手。

  瞎话刚开始听着有趣,越说越多的时候就很令人烦气了。

  “何时离开?”她问。

  “因为还要准备,就定于两日之后。”

  “你真的决定这么做了?”肖绛仁慈的给了最后一个机会,“这么大的事必有危险,而且中途也会有变故。”

  奈何有人执迷不悟。

  “留在府里左右是死,不如博个命吧。”豆芽怕肖绛反悔,再度以生命威胁鼓动着。

  不管是人是妖,都是怕死的吧。

  是人的话,看小姐在府里的处境,不被困死,也会杀掉。

  是妖的话,不是惧怕煞气杀气双重的燕北王吗?

  可她只是一个丫鬟,凭什么要被连累?

  一念及此,摇摆不已的心反而坚定起来。

  “要做就尽快。”肖绛掐指一算,“我料,两日后又有大雪。我法力还没有恢复,到时候路途难行,就增添的变数。”

  豆芽点点头,斜眼看着窗棂上映出的一点太阳晃儿,心里半点不信的。

  还大仙呢,呸!

  “你知道他们的计划么?”肖绛垂下眼睛问。

  豆芽摇头,“严大伴说燕北王府防守严密,正如小姐所说,不是那么容易逃得出去的,所以计划要随时会改变,说什么因时令导。小姐到时候只管跟着就行了,不必太操心。”

  不操心?

  哈,把她卖了还要给人家数钱吗?

  不过心中这样想,面上却半点不露,只回到桌边,催促豆芽再把饭菜热热。

  与此同时,在燕北王府的前院鹿鸣居,高闯正在处理公务。

  身边协理的,是三夫人练红霓和大和尚郭奴心。

  正所谓霜前冷,雪后寒,在这样冷的天气里,偌大的房间里却只烧了一个炭盆,也没有其他侍候的人。

  哪像王府的气派,倒像是军营。

  老郭穿得胖胖墩墩,活像一个包子般喜庆圆润。

  倒是高闯和练红霓都只穿着普通常服,并没有畏寒的样子。

  “极北之地,暴雪成灾,关于救灾的事,老郭你全权处理。”合上一件加急公文,高闯抬起头来。

  门外,有微弱的阳光映过来,却连窗纸也透不过似的。

  “王上请放心,虽然咱们燕北缺粮,但王妃的嫁妆单子上还有些,正好这时候用得上。”老郭袖着手,很认真的说。

  那模样,活像一只农民揣的老猫。

  “哼,赵渊好歹是个帝王,王……那女人的嫁妆寒酸粗笨就算了,难道连答应捐助燕北的米粮也要克扣吗?”练红霓冷声,“那样就不是没品恶劣,而是金口玉言当放屁了。”说到后来爆粗口。

  “赵渊任性狂妄,咱们这边的消息递到开阳,听闻他哈哈大笑,完全没有生气或者担忧,只说咱们燕北又多了几个吃白饭的。王妃就算了,明显就是一枚弃子。可那严天东,却是从小伴他到大的。”老郭叹了口气,“其实这位武帝看着简单,实则让人琢磨不透呢。”

  “调查肖家的结果呢?”高闯眉头微蹙,转了话题。

  赵渊的反应,早在他预料之中。

  然而,却有一件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怪事,他无法预料的女人。

  “今天早上刚收到的消息。”老郭连忙从袖筒中取出一封拆过的密信,“王妃就是肖十三娘,肖十三娘就是王妃,没发现任何不对的对方。至于说王妃小时候说话特别晚,三四岁发现有疯癫之症,一年后就被放到城外尼庵,与之前所知也并没有出入。”

  “她是真的王妃……”练红霓皱眉,“那为什么疯病突然好了?”

  “这个大概只有她自已知道。”老郭一摊手,“似乎……被妖精附体是惟一合理的解释了。底下人的说,王妃对自已的陪嫁丫鬟豆芽,就是这么解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