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绛都春 > 010 无耻的凡人

010 无耻的凡人

  “奴婢见到了咱们武国的人!”豆芽弯下身子,压低了声音道。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既然嫁到了燕北国,以后就是燕北人。当自已是武国人的话,再也休提。”肖绛低垂着眼睛,貌似专注在饭菜上,伸手推开了豆芽凑得过近的脑袋。

  “这里又没有外人,小姐何必那么小心呢?”豆芽不满地哼了声。

  肖绛顿住筷子,抬头望向这黑丫头。

  果然掐不到对方的命门,只凭吓唬是不长久的呀。

  “高闯你知道吧?”她慢慢咀嚼了几下,就着汤,咽下口中的馒头。

  豆芽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高闯就是燕北的天!

  全体燕北人心中的战神!

  就像她们武国的皇帝一样,谁敢这么直呼其名?神情间还毫无恭敬。

  所以有时候她觉得,她家这位“小姐”确实古怪得不像人。

  “你之前不是打听到,他十一岁就上了战场,积累至今,百战而不败?”肖绛似乎没注意到豆芽的神色,继续说,“这样的人杀气重,煞气也重,我初占了人身,神魂不稳,很是有点畏惧于他。所以,不敢造次,你也给我老实一点。”

  瞎话说得像真的一样,妖精的人设必须立得稳稳的。

  再看豆芽,神情间很有些不以为然。

  显然并非不惧怕高闯之名,而是不再百分百相信妖精之说。这证明她所“遇到”的那些人,倒是挺有说服力的。

  “可是小姐,您还这么年轻,就一辈子被关在这冷宫一样的落雪院吗?”豆芽继续道,“您说久居深山,可不知道这世间多么繁华呢。就说我们武国,哪怕一个地方小县村,也比燕北不知强多少倍。”

  肖绛闻言,望着窗外,似乎很是向往,连饭都忘记吃,就举着筷子发愣。

  半晌,才又半真半假地说,“我是想去阔气的地方享福的,再抓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丁,没事就吸**气……只等我法力恢复,这里又怎么困得住我?清修艰苦,比起山中岁月,不过是暂时忍耐罢了。”说完笑笑,小白牙闪闪发光。

  豆芽心虚。

  她就怕小姐的这种笑法,倒不是吓人。虽然那张脸还是不好看,但不知为什么,那笑容仿佛洞悉她心中的一切,让她很不安。

  再说小姐真的是妖精吗?

  是吗?不是吗?

  瞧这话说的,真事仿佛,根本让人分辨不出真假。

  但她有自已的打算,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就怕……就怕别人容不得小姐您慢慢恢复……先下手为强。”

  “你打听到了什么消息?”肖绛登时就专注起来。

  豆芽却摇手,“奴婢没有打听,您不是不让奴婢多说话么?是……是那几个咱们武国的人告诉我的。”

  “他们是谁?”肖绛紧接着问,喘口气的工夫都不给。

  豆芽也极快地答,“就是送婚使严大伴!还有他的手下人。”

  又瞄着肖绛的表情,试探,“小姐,你可还记得他吗?”

  肖绛嗤笑,“大伴?不就是皇帝身边的亲信太监?精气不足,本大仙实在没有兴趣。况且那时候我还没有占了这肉身,谁识得什么姓严什么姓宽的。”

  说完,咔嚓咔嚓再吃。

  天气太冷,滴水成冰。

  所以哪怕屋里烧了两个炭盆和一个小泥炉子,热乎乎的食物不尽快入肚,也很快就会冷掉。

  豆芽却眼看肖绛才被引起点兴趣又转移了,不禁有点发急。

  “我的小姐啊,不,我的大仙,您怎么就不想想呢?”她连忙说,“您不稀罕燕北王妃的位子,与世无争地蹲在这破地儿,打算法力恢复了就走。可外人不知道呀,只会觉得您碍了眼,挡了道。他们之前不动您,是因为王上发了话。但时间久了,王上怕早忘了您这号人。到时候有个神不知,鬼不觉……”

  她做了个抹脖子上吊的姿势。

  “哼,谁能动得了我?”肖绛冷哼,显得无比狂妄。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小姐。”豆芽很恳切,“要是,他们请法师呢?”

  肖绛放下筷子,表明正视这件事了,话风却又一转,“可是除了你,有谁知道我是妖精吗?”

  豆芽吓了一跳,觉得自已差点说漏嘴,着急忙慌地想着补。

  本能中,她使劲摆手,“奴婢没说过!您信我!奴婢真的没有对谁过一个字!”

  才怪!

  “我……奴婢,就是打个比方。对,打个比方而已。”

  “你今天实在是口齿伶俐,连成语都用对了好几个。”

  “奴婢是急啊。”豆芽使劲拍拍鼓囊囊的胸口,“奴婢听到咱们武国人说的那话,就急得不行,生怕小姐您被人暗害了去。”

  “你这么忠心啊,倒是难得。”肖绛又笑笑。

  每当这时候,豆芽就紧张,根本无从分辨肖绛是什么意思,只得顺着这话题继续往下,“奴婢是您的贴身赔嫁丫鬟,和您就是一条绳上拴的蚂蚱。他们要害小姐,必定不能放过我。奴婢虽然忠心,可自已也怕的呀。”

  嗯,有理有据。

  “那他们……我是说那几个武国人,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豆芽咽了咽口水,手掌无意识地在裤子侧面擦了擦,“他们听说,府里有人放出话,三天内必让您腾出这个院子,住进祠堂里去。”

  就是跟地些牌位摆在一起呗,就是要了她的小命呗。

  “无耻的凡人!”肖绛猛一拍桌子,令那个咬了几口的馒头掉落于地,滚了几滚,显见有点脏了。

  肖绛这个心疼。

  “趁你病,要你命,以为本大仙眼前孱弱,就敢冒犯!来啊,倒看看是他们强还是本大仙强,大不了鱼死网破,血流成河!”

  她这样生气,豆芽就更加疑惑和迷糊,只觉得事情有点脱靶,连忙想也不想的往回拉,“小姐别啊,您别啊,何必非要两败俱伤?”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被困在这里,还能有什么办法?”肖绛怒道,“我已经不去惹他们了,何苦再来惹我!”

  “那我们不让他们困住不就行了?”豆芽赶紧说,“小姐,我们逃吧。”

  叮咚!

  绕了半天圈子,正题在这儿!